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96章:女孩与熊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我……我……”老板脸色也是十分的难看,却怎么也憋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我,我确实是没有办法啊,权先生你也看到了,这下雨了,山路确实不好走不是吗?”

    见老板依旧遮遮掩掩的,权夜眉头一皱,甚是不耐。

    权夜微微点了点头,转头看向被权果不断嫌弃的老板,眼眸一沉:“老板,你没有什么需要向我解释的吗?”

    “哎呀你走开啦!”

    老板一愣,尴尬的扭过头去,“你、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明白?哦!你若是要说权果小朋友的话,确实是我的疏忽……”

    还不等老板说完,权夜便一把揪住了他宽松的圆领,满面阴沉地说道:“不要跟我卖关子。”

    回到农家乐,老板就像看见了亲人一样抱着权果哭爹喊娘的又亲又看,就连站在一旁的权夜和郑夕晨看见都觉得一身鸡皮疙瘩四处起,更别用说作为当事人的权果了,被这么一个肥胖症晚期的糙汉大叔又亲又抱的,是个人都无法忍受好吧?

    权果说的也没有错,这样的房子根本就不是给人住的地方,简直就和圈养猪的猪圈差不多。

    老板尴尬地扭过头去,没好气地说道:“现在物价飞涨,我也是要过生活的啊,我还有在外面上大学的孩子的学费要承担,要养活,我还要买那些果子的种子,还要施肥,还要还房贷,我也不容易啊。”

    “可这个孩子和我没有丝毫的关系啊,要是你们,你们愿意为了一个这样和自己没有丝毫关系的野孩子白白付出?”老板瞪着他那大眼说道,在他的眼里,他这样做才是真正一个正常人应该做的事情,又有谁无私到那样的地步呢?

    “再说了,这个孩子是当初我从野兽猎人手上买兽皮的时候,那个猎人托付给我的孩子,说是在熊窝里发现的,当时射杀母熊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孩子就像一只野兽一样恶狠狠地看着他,什么都不懂,就像一头真正的熊。”

    “你们也不想想,这么一个和野兽一起长大的孩子,说不定早就在那个熊身上感染上了什么病毒呢!谁还感养活她啊?我能够好心给她一个房子住都已经不错了!”

    老板越说越激动,他只是一个商人,并不是一个无私的人,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是无私的,特别是在关乎到自己的利益的时候,又有多少人会甘心愿意付出呢?

    郑夕晨眸子微沉,她知道老板说的都是真的,她也曾过过那样的穷苦日子,甚至想要养一只猫都不被允许,只因为宠物生病了会很花钱,所以林子峰一直都不准许她养宠物。

    她一直都明白林子峰的担心未必不是对的,但是即便如此,她现在看见那在屋里不知道在做什么小女孩时,忍不住想起之前的一只小小的流浪猫。

    它一直跟在她的身后,它很小,很可爱,可是瘦的有些不像话,她甚至都是到了家门口了才发现自己的身后居然跟着这么一只小东西。

    她很想养它,很想要将它留下,可是林子峰告诉她,这只猫说不定有病,到时候疗养它又要花一大笔钱,郑国安告诉她,养流浪猫不吉利……

    “可是!就算是这样,她也是人啊!她不也是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吗?为什么你要给她这么不公平的待遇?”权果大哭着,他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总是喜欢挑自己刺的小女孩很是有好感,但是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其实很嫌弃这般脏兮兮的她,可是那又怎么样?

    “小朋友,这个世界就是不公平的。”老板扭过头去不再想要看他,为人父母,他又何尝不曾心疼过这个小女孩?可是心里总是担心她会给自己带来些许不必要的麻烦,不仅仅是他,就连整个镇上的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渐渐地,大家就当做没有过这样的一个人,当她已经死了。

    也许也就只有这样,他们的心才会渐渐平复下来,不再那么愧疚。

    “可是……可是……”

    郑夕晨一把揽过权果,像是下定了决心,坚定的看了一眼权夜,随即对老板说道:“那我来养这个孩子,这样总行吧?”

    老板一惊,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

    屋子内小小的身影在角落里环抱着怀中的熊,在听见郑夕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忍不住微微一颤,晶莹的泪滴沿着她脏兮兮的脸颊缓缓滑落,滴落在潮湿的地板上,绽开出一朵透明晶莹亮丽的水花。

    砰!

    紧闭的门从内被忽的推开,瘦小的身子笔直的站在门口,她的怀中抱着一只用真正的熊皮做的大熊玩具,它的眼珠里闪烁着和她一样亮闪闪的晶莹光芒,好似在她怀里的,并不仅仅是一个玩具而已。

    “我不跟你走。”小女孩挺直了背脊,紧紧抱着怀里的熊不肯撒手,面对着众人吃惊的目光,她的小脸微红,却因为脸颊太脏的缘故,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她脸颊上的细微变化。

    她轻轻咳嗽了两声,小小的拳头捏紧,攥紧自己“母亲”的毛发,像是鼓起了莫大的勇气一般,对着郑夕晨大声的说道:“我、我答应了妈妈,要好好代替她守护这座山的!我,我不可以离开!”

    “我……我……”

    “你可以和我们回去,这座山还会在。”权夜看向小女孩的目光稍稍温柔了几许,他并不讨厌这般倔强的小孩,就像当初的他自己一样。

    小女孩听了他的话,心中说不动摇是假的,可是手指柔顺熟悉的触感是那样的强烈,她又何曾不想要拥有一个家?何曾没想过和其他的小孩子一样,快快乐乐的玩耍成长?

    可是自那一天,倾盆大雨之下,养育自己的母亲在漆黑的枪口下倒下的那一刹那,她就知道,自己和其他人不一样,她是孤独的。

    她将不再有妈妈。

    她紧咬着唇,努力让自己不哭出来:“不用了,我,我想留在这里,留在妈妈的身边。”

    这里是妈妈的家,也是我的家。

    烈阳和煦的光照射在这一片潮湿的地方,圈圈白色的水雾犹若涟漪的冰花一般围绕在她的身边,瞭望着远处郑夕晨被带的愈加远的背影,她的眼角弯得似林边的小渠,怀里的熊也渐渐温顺似真起来。

    “妈妈……再见。”

    “好吧,那孩子就在那边,你们要去看的话你们就自己去吧,反正我是不想再看见那怪异的小孩子了。”老板一脸嫌恶,丝毫不愿意再多提起那小女孩一样。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在权夜冷冽的目光下带着他们一起来到了那小女孩的住处,那地方可谓是十分的破旧,还长了不少的青苔。

    临近了,那半大点的屋子外满满的皆是湿哒哒的绿色青苔,漆黑的屋子里散发着难闻的霉臭味,令的郑夕晨忍不住皱眉。

    想罢,权夜拉着权果和郑夕晨就要走,然而郑夕晨却一把甩开了权夜准备拉着自己离开的手,俨然地走到老板的跟前,柳眉紧皱着说道:“老板,你这儿是不是收养了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小女孩?”

    老板一愣,脸色怪异地上下打量了一番郑夕晨。

    权夜那般紧张郑夕晨的样子他又不是没有看见,自然是猜得出来郑夕晨怕是和权夜之间的关系不浅,也不敢轻易地招惹到了郑夕晨,思量了许久,吧唧了两下嘴,还是决定全然告知。

    只见老板整理了两下自己的衣服,假装咳嗽了几声说道:“咳咳,好吧是这样的,我……确实是收养过一个小孩子,可是……”

    老板看上去很是迟疑,时不时的往权夜那边看去,生怕自己下面的话会激怒他一样。

    索性也不再去搭理他,反正现在人也找到了,他也没有必要继续在这个破地方停留了。

    “你从一开始就想逃走,你,到底在害怕些什么?”

    “你说……她就住在这么一个地方?为什么不给她安排一个好一些的地方?”郑夕晨瞪着老板,像是要在他的身上看的戳出一个洞来。

    被郑夕晨这么一说,权夜也瞪了老板一眼,就连权果也忍不住对着老板大声叫道:“恶心!这种房子就算是求我住我都不会住的!”

    要知道,权夜可是他最大的金主啊,现在权夜还活着,他要是真的把权果给弄丢了,不用别人说,他自己都知道自己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现在他看见权果,真的就跟看见了救世主一样,一点儿也不夸张。

    然而老板就像没有听见似的,依旧紧紧搂着权果不放,就好像权果是他失散多年的老婆一样:“哎哟喂我的小祖宗啊,你可算是回来了,我找你可是找的我好苦啊!”

    说着还时不时地偷偷往权夜这边看了好几眼,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就招惹到了这尊大神哪一根逆鳞。

    而他的身后,一排排的保镖犹如标杆似的笔直的站在那里,在看见权夜和权果都平安无事之后都统一地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

    “权总,还好你们没有什么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