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95章:回去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夕晨姐姐我是不是特别厉害?比爸爸都还要先找到你呢!回去以后我一定要向爸爸邀功!”权果看到郑夕晨便两眼放光,将方才的疑虑完完全全抛到了脑后。

    郑夕晨嗯嗯啊啊了两声,刚准备站起来想要追上去,脚踝传来的刺骨的疼痛将她硬生生地拉回了现实来。

    棕熊悲伤的低吼着,自上跃下坑洞之中,将还在下面的郑夕晨安安稳稳的驼了上来。

    “但她也不是你妈妈不是吗?”

    郑夕晨还没反应过来,一晃眼自己便已经来到了权果的身边,权果原本还想继续和那小女孩吵,但一看见郑夕晨他立马把小女孩统统忘得一干二净,一心扑在郑夕晨的怀中,大哭道:“呜呜……夕晨姐姐。”

    郑夕晨抱着权果,疑惑地瞥了一眼气呼呼的小女孩和那头棕熊,心里甚是疑惑。

    权果一听她这么说,立马就不乐意了:“我的夕晨姐姐才不是你妈妈呢!”

    权果眨巴着眼睛,双眸不安地在权夜和郑夕晨之间来回看着。

    他从来没有见过权夜这般的温柔,反正从他记事开始,权夜一直都是板着个死人脸的,这样的表情他是从来都没有在他的面前露出来过的。

    郑夕晨被突然变得温柔地权夜吓了一跳,脸颊浮现出一抹可疑的红晕来,不敢去直视权夜的眼。

    只要一对上,她就忍不住回想起来昨晚上和权夜之间发生的种种,心跳也渐渐加快了起来。

    “不、不用了,当我下来吧,我可以自己走。”

    “现在还在下雨,地这么湿,你脚受伤了还想要下地走?郑夕晨,你这身体可不只是你一个人的。”

    “就是就是,夕晨姐姐你现在还是不要下地走路的好!”权果鼓着小脸,将权夜方才的话当做对自己的解释。

    也是,夕晨姐姐都已经伤成这样了,怎么还可以下地走路呢?爸爸抱着可能会好些。

    听得权果这么说,权夜更是将郑夕晨抱的更加心安理得起来,“就是。”

    郑夕晨撇了撇嘴,还想说什么,但心里却是甜甜的。同时也忍不住想要在乎权果到底是怎么想的,一眼看去,却在那张稚嫩的小脸上什么情绪都看不出来。

    “权果,我不是让你好好呆着吗?你怎么又跑出来了?”找到了郑夕晨之后,权夜的心情放松了不少,可是在这个鬼地方看见权果不听自己的话跑过来,他还是很生气。

    权果嘟着嘴,想要告诉权夜那个大熊的事情,可是一转眼便发现郑夕晨对自己挤眉弄眼的,忽的双手叉腰,很是神气地对权夜回答道:“我就是想夕晨姐姐了啊,怎么嘛,准你来找夕晨姐姐,不准我来吗?我也很担心夕晨姐姐的啊!”

    “你!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你也出事了呢?那个老板呢?”权夜顿了顿,在心里骂惨了那个老板。

    收了自己的钱不帮自己找郑夕晨也就算了,但是居然连一个小孩子都看不住!亏他还收自己那么多钱。

    “我是趁那个叔叔睡着了之后才跑出来的,哈哈,我厉害吧!”权果丝毫没有察觉到权夜这座火山的即将喷发,依旧没心没肺地大声笑着,就好像做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一样,一边笑还一边比划着,把自己怎么出来,怎么抄的近路,绘声绘色地描绘了出来,把郑夕晨逗得捂嘴直笑。

    反观权夜,便没有那么有好脸色了。

    要不是因为他现在抱着郑夕晨,没有多余的手去揍一顿权果的话,权果现在已经是满头包了。

    “看到了吧?人家比你想的幸福多了。”

    漆黑的树林角落里,黑利搭上锦森宽厚的肩膀,嘴角微微勾起,森然的看着愈加走远的三道身影,像是一个巫师在对迷茫的人做出的“淳淳教导”一般,引人步入you huo。

    “人家可没有你想的那么悲伤,说不定啊,她早就忘了她那个前任男朋友,也忘了你……“

    锦森却并没有答话,反而看着郑夕晨渐渐模糊的笑颜愈加沉吟了起来。

    “她不会忘的。她不是那样的人。”

    “可是你看看,她已经和那个什么权夜好上了,那权夜可是权氏公司的大老板,而林子峰呢,只不过是一个小小公司里的小职员罢了,是我,我也会选择帅气多金的权总啊,你说是不是?”

    说着,黑利巧笑着贴在锦森的背脊上,冰薄的唇在他的耳畔蠢蠢欲动着:“锦森你就不要再做梦了,你是什么身份,你和她不可能的。”

    “我和她之间有没有什么跟你没有丝毫的关系。”锦森冷冽地拍开黑利扒着自己肩头的手,他对这只满是心机的苍蝇扰地心烦意乱到了极致,在加上看着郑夕晨和权夜他们之间笑得那么开心,他的心底就没来由的一阵烦躁。

    “还有,你最好不要再揣摩她的想法,她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清楚的多。”

    说罢,锦森便像一只潜行在夜间的蝙蝠,自由的在山林之间穿梭着,只不过眨眼间的功夫便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黑利瞥了一眼锦森离开的方向,随即再望向了郑夕晨他们离开的方向,悄然笑着拨通了一个陌生的dian hua号码:“嗨,你还记得我吗?”

    “大、大哥嘛,小的又怎么会不记得。”

    “哦,记得就好,我让你办的事你办得怎样了?”

    “我,我已经告诉了林子峰那个家伙了,那个家伙对郑夕晨那小贱货也是情有独钟的很,应该一会儿就会到了吧?”

    “嗯,那就好,看来你也不是一无是处嘛……”

    “啊、嗯,是……”听着dian hua那头的声音忽的挂断,取而代之的则是一阵忙音,李强咬牙切齿地盯着手机上的陌生号码,心里很是不安。

    本来他是根本就不打算给这个人办事的,更是回到家就重新换了一张手机卡,可偏偏那人就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每次也都会用不同的手机号给自己打dian hua,他就像一只被囚禁在别人视野里的实验用的小白鼠,在这密闭的空间里翻不起一点浪花。

    “郑夕晨……这一切,都是你害的!”

    “你这小子,我不是让你回去吗?”

    头顶的上方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权果痴呆呆地向上望去,只见权夜满身湿哒哒地将跌坐在地上的郑夕晨一把环抱在怀中,额角的雨水沿着他的棱角分明缓缓滑下,滴落在他的衣襟之上,好一副美男湿身的画面。

    就算权果早就已经习惯自己的爸爸惊艳的脸庞,但在看见此时的权夜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看呆了。

    “夕晨姐姐你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肚子痛吗?”

    郑夕晨摇了摇头,轻抚着权果的小脑袋,“夕晨姐姐没事,只不过是脚崴到了而已。”

    可就算是这样,权果依旧放不下心来,轻轻撩起郑夕晨脚踝处的裤脚,看着那一片红肿,眼睛里的泪花很快便积满了。

    “呜呜……都怪我,要不是因为我,夕晨姐姐你也不会跑到这里来,还崴到了脚……”

    权果的心里很是自责,想要抚郑夕晨起来,但他的个子实在是太矮了,根本就支撑不起郑夕晨,一个咕噜下去,两人又一次跌倒在了地上,这回权果哭的更大声了。

    “夕晨姐姐你怎么了?”郑夕晨的身体忽的倒在了权果的身上,这让权果很是惊诧,还以为郑夕晨被雨淋病了,很是担心的摸了摸郑夕晨的额头,发现其实并没有发烧之后反而更加着急起来。

    但还未来得及询问,便见那棕熊在女孩的身边低呜了几声,将嘴中的熊皮玩具放在小女孩的怀中,轻柔地舔舐着女孩的脸颊,女孩看了看郑夕晨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却又忽的展开笑颜,跟着棕熊一起往山林的深处走了去。

    “爸爸……?”

    “哼,你也是,刚起床就乱跑,现在好了?”权夜没好气地瞪着郑夕晨,可终究却说不出什么真正指责她的话来,他轻叹了口气,一开始严厉的脸瞬间变得柔和起来:“脚怎么样了?需不需要休息一下?”

    “我才不要!我是来找夕晨姐姐的,现在已经找到了我怎么可以一个人回去!”权果眼眸中集满了泪光,他还小,不明白自己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他知道,他就是不想看见郑夕晨受到伤害,他就是想要和郑夕晨在一起!

    小女孩有些生气,她讨厌权果这般执着的模样,漆黑的眼眸中一抹红光闪过,缓缓走到权果的身边,张开了她的手。

    权果愣了,时不时往依旧还在洞中的郑夕晨看去,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我……我……”

    “哼,说不出话来了吧?既然这样,你还不如把她让给我,我就让你安然无恙地回去……”小女孩信誓旦旦的说道,就好像如果不是她同意的话,权果会一辈子都走不出这个林子一样。

    为什么眼前的小子明明和自己一样没有妈妈,他就能够得到别人的爱呢?为什么都是小孩子,他还活着,而我……

    “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