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93章:妈妈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老板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终究还是忍不住对着权夜说了句:“小哥要不你就别去了吧?这大雨天的,山林里有什么大家都不知道,这片山林本就邪乎的很,特别是下雨天,进去的人几乎就没有走出来过,现在那个姑娘在里面估计也是凶多吉少,要不我们还是等明天……不不不,等雨停了我们再进去找吧?那个时候也要安全一些,说不定那个姑娘吉人自有天相呢?”

    “不想去就闭嘴。”

    一想到这儿,权夜脸色大变,也不再停留在原地和他们继续讨论着是走是留,转身便将还想继续往前走的权果抱了起来,交到了老板的手上。

    见老板这样,镇民们很多都开始迟疑了起来。

    “你们要回去就回去吧,把我孩子带上。”

    “不!我不!爸爸我要去找夕晨姐姐!”权果也是倔脾气,在老板的手里很是不安份,哭着喊着要进山林里去。

    “大家伙快走啊!下雨了!”老板也不顾权夜他们说的什么,大声地叫喊道,一张满是肥膘的脸尽是苍白,挥动着他那肥胖的大手,想要让镇上的人都和他回去。

    郑夕晨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冲着手哈了哈气,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想要从这里出去,哪怕知道其实自己就算出去了也找不到回去的路。

    “姐姐,你是那个男孩的亲生妈妈吗?”

    小女孩不知何时又诡异地出现在了郑夕晨的身后,把郑夕晨吓了一大跳,大叫了一声朝着坑洞的边缘靠去,屁股却碰见了一个坚硬而又冷冰冰的东西,吓得她眼泪都差点要掉出来了。

    小女孩低垂着眼,脏兮兮的鞭子上丝毫不见一开始的干净舒适,就连身上的衣服都十分的破烂,还异常地不合身,看款式也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的款式了。

    越是打量她,郑夕晨就越是觉得害怕。

    她到底是怎么下来的?和自己一样是掉下来的吗?不对吧,为什么一点声音都没有?还有……在坑上面的时候,她这么瘦小,又是怎么追上作为一个成年人的她的?

    郑夕晨越想越害怕,甚至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心里不断祈祷着让人来救她。

    小女孩似乎看出了郑夕晨的害怕。小脸闪过一丝失落来,低了低头,指着郑夕晨身旁的那堆硬硬的东西,告诉她:“欢迎来到我的家,姐姐。那是我的妈妈。”

    被她这么一说,郑夕晨惊吓地几乎要跳了起来,赶忙从那一堆硬硬的东西身边弹开,紧张地微眯着眼朝着那堆东西看去。

    就算光线并不充足,她也能看得出来那是一具骨架,但是看上去却并不似人类的骨架。

    郑夕晨看着不远处巨大的兽形骨架,一时之间竟语塞了起来。

    “这个……是你的妈妈?”

    只见小女孩很是惬意地走到那对白骨的旁边,很是亲切地抚摸着它,动作十分的熟练,一点儿也不生疏。

    “对的呀,这是我的妈妈!”可随即她的小脸却又瞬间垮了下来,“但是镇里的人却都说,我妈妈不是她,说她才不是我的亲生妈妈……所以,姐姐,你是那个男生的亲生妈妈吗?”

    郑夕晨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这个小女孩看见自己之后要问自己那样的问题,一切都只不过是她想多了罢了。

    她似有忽然想起来了什么,对小女孩问道:“那……你是人是鬼啊?那大门口的大熊……是你的?”

    小女孩愣了愣,天真的笑道:“姐姐你真好笑,我当然还活着啊,我一直都在老板的家里住,只是平时很少出来。那个是我在这个山上找到的哦,因为特别像我妈妈,我就带回去啦,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老板好像很讨厌妈妈……”

    “说起来姐姐你跑的真慢呢,这山上我比你熟悉多了,我从小就和我妈妈一起在这里生活,我都可以直接抄近路来找你呢!”

    郑夕晨这才恍然大悟,眼前这个脏兮兮的小女孩只是一个被熊养大的孩子,所以她熟悉野兽的生存方式,虽然熊死后被老板收养,但是熊教给她的习性她并没有忘却,一直都用身体记住的,悄无声息地跟上自己的步伐确实很简单。

    郑夕晨无奈地笑了笑,真不知道她到底是哪根筋抽了,为什么会问一个小孩子是人是鬼,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那小mei mei,你可以帮我从这里逃出去吗?”

    知道小女孩是一个熊养大的孩子之后,郑夕晨瞬间放松了许多,就连交谈都麻溜了不少。

    现在她的当务之急就是要离开这里,然后找到权夜。

    他一定担心死自己了吧?

    “可是姐姐,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你……是那个小孩的亲生妈妈吗?”

    面对着小女孩的执着,郑夕晨也不知道是苦恼还是高兴,她根本就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她心里希望权果是她的孩子,可是他明明有自己的妈妈,而她,只不过是一个权夜带来的保姆,就算和权夜之间发生了关系,可终究权果才是真正的决定人,他会不会接受她?

    “我……应该……不是吧。”

    “那你当我妈妈好不好?”小女孩猛地凑到郑夕晨的面前,脏兮兮的小手捧住郑夕晨的脸蛋,天真地说道:“姐姐你既然还不是他的妈妈,那就当我的妈妈嘛,我也没有亲生妈妈,我妈妈也不在了。”

    “然后我们就幸福快乐地生活在我们家,生活在这里好不好呀?”

    看着面前的小女孩,郑夕晨止不住的心儿颤抖着,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就是想要本能地远离她。

    她的手,好冰。

    “好不好嘛姐姐,你就做我的妈妈,反正那个小屁孩看上去也不需要妈妈的样子,随随便便来一个人都可以当他的妈妈啦,但是我就不一样哦,我喜欢姐姐你呢,从见面的那一刻开始就很喜欢了哦。”

    小女孩迷恋一般地微眯着眼,漆黑的瞳眸中倒映着郑夕晨略微苍白的脸。

    “姐姐,我喜欢你身上的味道……那是……妈妈的味道。”

    郑夕晨想要往后退,可是身体却根本就不听她的话,声音也完全发不出来。

    面对着小女孩的步步紧逼,郑夕晨的上方传来了一阵沙沙的声响,从而伴随着一阵兽吼,小女孩的动作,停住了。

    哪知道老板一听到熊,脸色更加苍白了不少,忙对着权果说道:“对对对,我收起来了。不不不,那个熊的原来的主人来把它抱走了。”

    “抱走了?到底是抱走了还是你收起来了啊?”

    “这……哎呀小弟弟,我们还是快回去吧,你看看这个雨也是越下越大了,我们再继续在这里慢悠悠的走也不好对吧?走吧走吧我们快走……”

    权果看着权夜离去的身影渐渐不再玩闹,看着他的离开,他好像懂了些什么,耳边不断地回荡着管家对自己说的话。

    “小少爷,你喜欢郑xiao jie吗?”

    我喜欢,很喜欢很喜欢。

    所以,夕晨姐姐,爸爸,一定要回来啊。

    正当权果敛眸顺从地跟着老板的身后准备离开的时候,眼神忽的瞥见原本挂在农家乐门口的那个大熊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由忍不住对老板问道:“叔叔,那个熊呢?你收起来了吗?”

    权夜嘶哑着低吼道,目不转睛地看着面前漆黑的山道,被雨水打湿的背影在此刻显得十分的坚挺。

    然而权夜就好像没有听见似的,冷冷地瞥了一眼老板,吓得老板浑身膘肉一抖,连忙承诺着会好好照顾权果才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无论权果怎么哭闹他都没有再搭理。

    在老板的催促下,权果完全没有继续逗留的余地,只能匆匆看了几眼便离开了。

    漆黑的山林里滴滴答答响着雨滴拍打着树叶的声响,郑夕晨略有些绝望的遥望着天空,大片的树林遮住了她的视线,只感觉得到颗颗豆大的雨滴自树叶上滑下,滴落在她单薄的春衣上。

    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把希望寄托在这群人的身上,要不是因为钱,他们怕是懒都懒得动,现在又在山上下起了雨,这大山里树林茂密,原本能见度就不怎么样,现在又是乌云密布的,更别说里面有多黑了,他们一个个都开始退缩也很正常,他也没有怪罪他们。

    倒是老板的行为让他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本来在这么大一个山上要找一个人就很麻烦了,现在还下起了雨,让原本就很难走的山路变得更加滑溜了起来,说不定一个不好再发生一次泥石流,到时候他们怕是跑都跑不掉!

    权夜见众人这般轻易地就被动摇,对老板的做法很是不喜,却也仅仅是皱了皱眉。

    按道理来说,老板是从他这里收钱收的最多的,就算真的害怕,最先提出来要走的人也不该是他才对。

    权夜很是眼尖地看见老板在说出那句话时眼底闪过的惊恐,不由疑惑,他到底在害怕些什么?为什么这么紧张?难道这山里有什么东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