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90章:张晓蓉来到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你这衣服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脏?”

    哪知道权果支支吾吾的,根本就没有要说清楚的意思,拉着郑夕晨的手便笑嘻嘻地说道:“妈妈我们走吧,天都这么黑了,权果有些累了呢。”

    “哼哼。倒是你。这么脏兮兮的,还好意思说我呢,你看看,我比你可干净多了!”

    然而过了许久,他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她的丝毫踪影,撇着嘴正要离开时,却在小小的墙角之中看见了不断抽泣着的小小身影,明明穿的是灰蒙蒙的烂布,他却总觉得他一定认识这个人,脚也不由自主地朝着那个小小的身影接近着。

    小女孩只是默默地抬起头来瞥了得意洋洋的权果一眼,很是没趣地从他的身边绕了过去:“我可没看出来你身上哪里干净了。”

    “这这这!这还不是你害的啊!”权果急的想要解释,却在一转头发现那小女孩早已经不见踪影,不由愣愣地嘀咕着:“这也跑得太快了些吧……”

    权果在有了“妈妈”之后很是开心,到处找寻着那个扎着双马尾的女孩的身影,他要告诉她,他才不是没有妈妈。

    “我来这儿当然是来找你的了权夜,难道你忘了你来之前答应过得要和我见面吗?”张晓蓉嫣然一笑道,还时不时地朝郑夕晨耀武扬威地笑了笑:“再说了,人家现在来找你可是为了公事,我现在可是张氏的dai li董事长呢,现在公司上上下下的事务都由我来决定,可累了呢……”

    权夜刚想反驳,却听见张晓蓉现在是dai li董事长的事情,转而联想起他来之前助理跟他上报的事情,不由一阵烦躁。

    原来张晓蓉这个狗皮膏药这么可怕的吗?想逃都逃不掉。

    郑夕晨在他们两人之间来回打量着,权夜的不回答像是一种默认,这让她很是不舒服。

    但转而又对自己念道:自己现在和权夜之间又算得了什么呢?只不过是那一夜的温柔而已,大概换了张晓蓉,他也会这么做吧。再说了,他们之间的事情,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她要以什么样的身份去干涉?

    越是这么想郑夕晨的心中就越是难受,索性直接离开这里可能是对她最好的选择。

    “权夜,你们先聊吧,我和果果先去睡了,毕竟他已经这么困了。”

    权夜看了眼睡意朦胧的权果,他也不知道郑夕晨的心里想的是什么,只能点了点头表示默认。

    张晓蓉难得看见郑夕晨吃瘪,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等到郑夕晨彻彻底底走的没影了之后,正想要和权夜进一步发展,却见权夜条件反射般地直接往后退了一大步!

    张晓蓉抽搐着嘴角,强忍下心中的不满和醋意,对权夜笑道:“权夜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要来吗?”

    “如果你是要为了那些你所谓的无聊算计,那你还是趁现在我没有发火前直接走吧。”

    权夜很是厌恶和张晓蓉待在一块儿,哪怕只有这么短短几分钟,也能让他心里直反胃。

    也不知道张晓蓉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从张老那边得到的这个dai li董事长的位置,手法正不正当先暂且不说,就张晓蓉的父亲心心念念一直都想要代替张老坐在董事长这个位置上也知道,张晓蓉根本就是一个十足的傀儡,一个没脑子的女人。

    在商场上,特别是像张家这样大权大势的家族而言,所谓的亲情可谓是十足的淡薄,也不过是传宗接代的工具罢了。而张晓蓉却一直以为自己就是张家不可替代的掌上明珠,也不知道她到底从哪里来的自信。

    是她太傻,还是张家的戏太足?

    张晓蓉身子僵了僵,早料到权夜会这么说的她哪能会这么轻而易举地就被打发走?

    尴尬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她浅笑着,仿佛丝毫不在乎权夜的话似的:“权夜,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哪又怎么样?你是个男人,你终究还是要顾及到你的公司,你的事业,你的未来的,不是吗?”

    “所以呢?关你什么事?”权夜皱眉,这些废话不需要张晓蓉说,是个人都知道。

    “正因为这样,你才更应该跟我结婚啊!和郑夕晨那个女人待在一起,她能为你的事业做什么?”张晓蓉越说越激动,仿佛之前的恬静都是笑话,她不惜一切地拉住权夜的衣角,不断地说道:“权夜,只要你娶我,就算你只是把我当做发展的工具,我也不在乎!”

    为了和权夜在一起,她已然赌上了一切,就差权夜的一个点头,她就可以立马回去让张家的人筹办他们两人的婚礼。

    然而她所做的这一切,所说的这些话,在权夜的认知里都十分的恶心,根本就不想和她继续这个话题。

    眼见着权夜就要甩掉自己离开,张晓蓉眼底一抹不甘心匆匆掠过,对着他大声的喊道:“权夜!如果你不和我结婚的话,我就让你们权氏永世不得安宁!”

    张晓蓉的话让权夜停住了脚,他冷冷的打量着张晓蓉,薄唇轻启:“张晓蓉,你最好看清楚你自己的身份再和我说话。你,没有那个资格。”

    “那如果我是以张氏集团的董事长的身份呢?你觉得我还没有那个资格吗?”

    张晓蓉病态地大笑道,似乎像是已经站在了崩溃的边缘,只要权夜轻轻一推就能让她直接步入深渊。

    “权夜你可不要忘了,我现在可不仅仅是张晓蓉,一个张家的大xiao jie,我还是张氏集团的dai li董事长,是爷爷亲自说的,亲自把公司的权利交给我的!!!”

    “所以呢?你想要怎样?你又能怎样?”权夜现在很是恼怒,这个张晓蓉总是要做些有的没的,给他尽添麻烦,却又死不悔改,像个苍蝇一样在自己的耳边嗡嗡嗡的叫。

    张晓蓉冷笑着,她知道就算自己这么说,权夜也不会对自己刮目相看。

    只见她唇齿轻敲着,癫狂的睁大她的双眼大声说道:“如果你不和我结婚,我就用我现在的权力,让权氏和张氏所有的合作全部终止!”

    权夜眉头紧皱,他没想到张晓蓉居然这么阴魂不散,像个牛皮糖一样甩都甩不掉!难道他上次说的都还不够清楚吗?

    见权夜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张晓蓉也很难得的不在乎,眼神直勾勾地瞪着站在那里有些尴尬的郑夕晨,轻笑着走到她的面前,瞥见她手中的大小口袋,眼底掠过一丝阴狠,想要从她的手中将桃子抢过来,却被权夜一掌拍开。

    “张xiao jie来这儿恐怕并不是专门来奚落我们的吧?”

    还是明天等他起床了再问问吧。

    权夜撇了撇嘴,心底不由无语着郑夕晨的心软,但是也没有说话,却也眼尖地看见权果时不时往身后瞥的小眼神。

    顺着他的眼神看去,一个小小的身影刷的一声不见了,身后只是一片茂密的桃林罢了。

    转而好不容易三个人带着大包小包的新鲜的桃子来到了农家乐的门口,权夜却看见门口停了一辆他再熟悉不过的车,一时之间眉头一皱,正想要跟郑夕晨说我们走hou men,一道不适宜的尖刻声音便从旁传了过来。

    “哟,这是谁啊?权总不是说自己有要紧事吗?怎么,所谓的要紧事就是来农家乐玩乐吗?”

    郑夕晨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毕竟权夜那么生气,而且她也想知道权果到底去了哪里,然而看着权果睡眼惺忪的样子,好像真的是太累了,也不忍心继续让一个小孩子在这样的精神情况下还要解释什么,索性便随了他的性子,也不再提。

    “权果你跑到哪里去了?”权夜和郑夕晨在桃林外等了他好久,好不容易等到他出来了,权夜肯定没有什么好脸色,他什么时候教他随便乱跑的了?

    我们?

    张晓蓉黑眸一垂,什么时候权夜居然也会说我们了?他就那么承认郑夕晨吗?那她到底算什么?不是她才是最适合他的结婚人选吗?

    “啊啊啊啊——你干什么啊你?住手啊!快住手!”

    低下头看着自己身上的黏腻,权果很是气愤,抬起头却对上她不符合这个年纪的坚定面庞,一时间居然心虚地说不出话来,脑子里的那些质问的话语全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你……你怎么了?”权果嗅了嗅四周难闻的气味,虽然闻着这个气味很是难受,但是却还是想要下意识地靠近那个女孩,忍不住走了过去,却又不想表现出自己是刻意的样子来。

    本以为自己会得到小女孩的哭诉,却没料想她直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扑到了自己的身上来,将脸上的脏东西全部擦到了权果的身上,令权果脸色大变。

    “没妈妈的孩子,你来这儿干嘛?快走开!”

    权果一听,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恼怒来:“我有妈妈!我喜欢到哪里去就到哪里去,你管得着吗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