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89章:争吵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我才不管你呢!哼!小变态!”小女孩做了个大大的鬼脸,随即便跑开了,留下依旧云里雾里的众人,还有气急了的权果。

    权果受了气,根本就控制不了自己,拉着郑夕晨的胳膊便大哭道:“夕晨姐姐你看看嘛,她说我是小变态!”

    哪知道权果被这小女孩这么一说,气的小脸通红,直跺脚地说道:“你才没有妈妈呢!”

    权夜一直呆在他的旁边,虽然注意到了他的小动作,但是看见郑夕晨很是担心的走了过来,便决定继续摘自己的桃子,却每摘一个桃子都忍不住在心里问自己:为什么我堂堂一个大总裁要来这个破地方摘桃子?

    “那你看什么看啊?难道你是变态啊?我妈妈说,一直偷看别人的人都是变态!嘿嘿,你这个小变态!”

    “果果才不是变态呢!”权果哪里受到过这样的气?特别是眼前的小女孩看上去穿的其实很是普通,根本就不像是有钱人家的孩子,而在权果的认知里,像自己这么有钱的孩子,理应该被其他的孩子捧着才是!

    桃林的外围地区的树比里面的树要矮上许多,至少不至于需要郑夕晨攀着云梯才能上去摘桃子,在权夜的帮助下,权果倒是收获颇丰,但是那一张小脸却总是心神不宁的,时不时地往其他小朋友那边偷瞄着,十足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

    他轻咬着唇,抬起满是泪痕的小脸,渴求着看着郑夕晨迷离心疼的眸:“夕晨姐姐……今天,就今天,你做我妈妈好不好?果果不想在别人的眼里是一个没有妈妈的孩子……”

    郑夕晨轻抿着唇,她从未想过有一天权果会自己提出来这样的请求,眸子忽的暗了暗,心疼的将权果搂入怀中,在他的耳畔轻声念道:“好……我做你的妈妈。”

    得到了郑夕晨肯定的da an,权果高兴的像一个得到了糖果的孩子,心里满是得意,在郑夕晨的怀里扑腾着:“好耶好耶!我有妈妈了!我有妈妈了!”

    权果神色怪异地看着他们两人,心里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让权果这样下去,可是也许让他认郑夕晨做妈妈反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再说了,他一开始不也是这么打算的吗?这样也能让他忘记继续找自己的妈妈,只不过当初郑夕晨拒绝了自己而已。

    权夜复杂地看着郑夕晨,可随即又将眼底的那抹复杂之色敛去,转而对着他们两个人没好气地说道:“你们还在干嘛?还不快点儿过来帮我摘桃子?”

    “哼……明明爸爸一个人就可以摘桃子的……”权果撇了撇嘴,眼中闪耀着的泪光还没有消散,但他的心情却从未如此开心过。

    “你这小子说什么?到底是谁想要摘桃子的?”

    “是妈妈!”权果二话不说,果断的将黑锅甩给了郑夕晨,虽说从原因来说的话,好像确实是她的锅没有错……

    权夜瞥了一眼对着他一脸尴尬的傻笑的郑夕晨,倏地将头转了过去,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可疑红晕来:“既然是你自己提的摘桃子,那就过来摘啊!让我一个大总裁一个人在这里孤零零的摘桃子像什么话?”

    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

    “哈哈,爸爸你是不是害怕了?原来爸爸也会害怕一个人呐,早说嘛,我就勉勉强强地来帮帮你好啦!”

    说着,权果还拍了拍他的小胸脯,很是得意的样子,却没有注意到权夜愈加羞愤的脸。

    “你再给我说一遍?”

    “我说……”权果刚想要盯着权夜的眼睛大气凛然地再说一遍,然而在看见权夜那张难看的脸色的那一刻,他忽的怂了起来:“我……我……”

    “你小子胆子肥了啊,居然连你爸的玩笑的敢开。”权夜面色阴沉地看着眼前这个小不点,一把将他抓了过来,在怀里不停地挠着他的痒痒,将他“蹂躏”地满脸通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我错了爸爸……哈哈哈哈哈,别,别来了。”

    然而权果的求饶却是激起了权夜心中强烈的继续蹂躏的**,不知道有多久了,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亲密过了。

    他悄悄瞥了一眼站在一旁温柔地笑着的郑夕晨,心里没来由地安稳。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的出现。

    “你说什么?!权夜推了我的预约?”

    张晓容气势汹汹地在办公室里仗着自己dai li董事长的身份耀武扬威着,却突然收到了权夜拒绝和自己见面的消息,一张脸气的跟猪肝一个颜色。

    她猛的将桌上的东西全部都摔在了地上,上气不接下气地质问着助理:“你说!为什么?他为什么拒绝我?”

    “这、这……”小助理也是耳闻了张晓容的暴脾气,还把原来的董事长张老给气的住院了,现在的他哪里还敢小瞧张晓容不大的年纪?只求这个母老虎别把自己生吞活剥了就好了:“这我也不清楚,但是权氏那边好像说的是权总今天有事,好像把今天所有的安排全部都推后了……”

    “全部都退后了?”张晓容眼神一凝,像是猜到了什么:“权总有说自己有什么事,要去哪里吗?”

    “这……这个他们倒是没有说,不过好像是和权家的小少爷有关……”助理哪敢怠慢,连忙将自己所知道的全部都告诉了张晓容。

    张晓容的眼底匆匆掠过了一丝阴狠,咬牙切齿地嘀咕着:“权果?权果能有什么事?准是郑夕晨那个小狐狸精在权夜的旁边怂恿着不和我见面,生怕我抢走了权夜!”

    张晓容越是这么想就越是觉得气愤,郑夕晨一而再而三地触犯着她的底线,将自己害到了如此的境地,她怎么还咽的下这口气?

    “你!去好好查一查权总今天到底到哪里去了,还有同行的人都给我一次性的查个清楚!然后给我备好车,我要去亲自找权总商讨要事!”

    小助理也不敢怠慢,连忙点了点头转头就走去了自己的办公桌开始四处搜罗着关于权夜行踪的消息,全然没有发现张晓容在一旁面目可憎地咬着她的手指,那副模样宛若从地狱来的罗刹一般,十分可怖!

    可感受到头顶上的温暖,权果的心情反而变得更糟了。

    “就算是这样!就算是这样……”他长长的睫毛微微低垂着,似是在强行压抑着心底的委屈,免得让眼眶中的泪水夺眶而出。“就算是这样……她也不能说我……没有妈妈……”

    轰的一声,郑夕晨和权夜的脑海里像是突然一个深海的炸弹爆炸了开来,整个空气都凝固了。

    “谁认识她啊!那个没有素质的女人!”

    没有……素质的……女人?

    现在不光是郑夕晨,就连权夜也停下了手上摘桃子的动作,满头黑线地盯着气的眼泪花都快要被气出来的权果,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别人看上去也就五六岁,怎么就变成女人了?

    “好好好,既然不认识那你也不用生这么大的气嘛?说不定她只是想逗你玩儿呢?”郑夕晨笑了笑,轻揉着权果柔软的发,想要让他的心情好一些。

    郑夕晨一脸无奈地看着权果,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该如何安慰他,只能问道:“果果啊,你和那个小女孩认识吗?”

    毕竟在家里的时候,那些来自己家里做客的客人都很是捧自己场的,恨不得得到自己的青睐,哪像这个小女孩一样,恨不得把自己给气死?

    权果低着头,他也感受到了郑夕晨抚摸着自己脑袋的手僵硬了一下,他鼻子一酸,心里甚是苦涩。

    为什么别人都有妈妈,就连刚才跑过来的小女孩都有妈妈,可,他没有呢?

    郑夕晨担忧地俯身在权果的耳旁轻轻问道,心里忍不住以为权果会因为自己的事情而还在自责,以至于连摘桃子都没有了兴趣,连忙宽慰道:“其实夕晨姐姐也没有事哦,你看看夕晨姐姐现在不是很好吗?”

    “恩……”然而权果却好像并没有那个心情去搭理郑夕晨,眼神依旧停留在其他小朋友的身上,原本熠熠闪光的眼眸忽的明暗交替了起来,似乎很是难受,这让郑夕晨更找不着头脑了来。

    要是放在以前,他一定会让助理什么的帮自己摘的,哪里还需要自己来动手?

    “权果你怎么了?怎么不和爸爸一起摘桃子了?”

    顺着权果的眼神看去,其他的小朋友的身边都有着他们的母亲陪着,还能向他们的妈妈撒娇,而妈妈则会很温柔地抚摸着他们的头,轻声的笑着,一派甜蜜的模样。

    郑夕晨看着这样的场景,哪怕权果不说,她也能猜到他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了,美眸不由一黯,刚想要开口说什么,却见一个身着粉色小长裙的女孩子扎着双马尾趾高气昂地跑到了权果的面前,指着他的小鼻子大声的笑道:“哈哈,你这个小屁孩看什么看啊?自己没有妈妈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