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84章:恼羞成怒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身后郑夕晨的声音徒然响起,漫无目的奔跑着的权果就好像得到了新的指令一样,忽的站在了原地,一动也不动。

    郑夕晨气喘吁吁地跟在权果的身后,看着前面同样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小背影,嘴角不自觉地泛起一抹苦涩来。

    不知是不是和权夜有了更加亲密的接触的原因,郑夕晨现在更加将权果看成了自己的孩子,哪怕就算他愿意承认自己,她也会像以前一样好好的照顾他。

    而这,自然躲不过权夜的眼。

    狭长的走道里,权果不知道跑了多久,这条长廊比他以前走过的时候仿佛还要长上许多,他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么长,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跑了多久。

    他就像是一个不知疲惫的机器人,漫无目的地在这长廊奔跑着,他的脑子里仿佛只有“跑”这一个指令。

    两人在房间内忘我的温存着,郑夕晨感受着嘴唇的湿润,一时之间很是不敢相信权夜居然深吻了她,眨巴着眼睛,眼底闪过一抹娇羞之色来。

    她根本就不配站在权夜的旁边,这一点她是知道的。

    可命运就是这么的造化弄人,她忍不住自己心中对权夜的那份愈来愈深的感情,她也无法控制住。

    “姐姐不是故意的,如果姐姐伤害到了你,我向你道歉……”

    然而还不等郑夕晨把话说完,权果反过来一把抱住郑夕晨纤细的腰肢,将脸埋在郑夕晨的怀中嚎啕大哭着。

    “不是的……不是的……果果、果果没有怪你的意思……”

    只是他还需要时间,他还小,他没有办法这么短的时间内去轻易接受一个即将会代替自己母亲的女人,即使这个女人他很喜欢很喜欢,可是在他的心里,这终究不是自己的妈妈啊。

    郑夕晨轻抿着唇,心疼的将他搂在怀里。

    一旁漆黑的角落里,权夜看着那相拥的两人忽的陷入了沉思。

    他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但是他很清楚,也只清楚一件事——他想要保护郑夕晨,不想再看见她那样无助地抱着自己自我安慰式的哭泣,他忍不住想要吻住她,甚至若不是因为她今晚的心情很糟糕的话,他都恨不得今晚就让她完完全全的属于自己。

    正当在场的所有人都沉默的时候,门外不适宜地响起了一阵激烈的敲打声。

    在这么晚的时间里,居然还有人来到郊区敲门,这实在是一件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事情。

    很快,玄关处便传来了管家开门的声音。

    “请问你找谁?”

    “郑夕晨呢?我女儿呢?你们把她藏到了哪里?她现在怎么样了?还好不好?请你让我见见她,求你……”

    郑夕晨听着这熟悉的声音,身形微微一动,抚慰了一番权果将他带上了床便下了楼,来到了玄关。

    门外一身被汗水沾湿的沧桑男人身形颤巍巍地站在那里,他额角的发被汗水彻底浸湿,紧紧地覆在他油黄的额头上,他的双眼之下满是疲惫之色,浓厚的黑眼圈彻底遮盖了他眼眶附近原有的肤色。

    郑国安看见郑夕晨的那一刹那,原本灰暗的眼眸忽的亮了亮,似父亲看见女儿尚还安好的宽慰。然而那光亮却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便熄灭了。

    “你怎么连dian hua都不接一个?都不回我的短信?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万一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了怎么办?”

    郑国安顿了顿,眸子晦暗无比:“你要是死了,垮了,我们一家人的债务该由谁来偿还?你到底还有没有作为女儿的自知?你要是想死了一了百了的话,那也不要让我知道!”

    原本还为郑国安突然的出现而感到心头一暖的郑夕晨就像被人突然浇下了一盆冷水,面无表情地看着郑国安,像是在看一个根本就不认识的陌生人。

    可笑这样的人居然还是自己的父亲。

    她自嘲的笑了笑,嘴角冰冷的笑意令人忍不住发颤:“那你就当我死了吧。”

    “你!你这是什么话?你难道就不想管我们一家子了吗?你可不要忘了,我可是你爸!”

    说着,郑国安不知为何往自己的身后瞧了瞧,似乎很是忌惮身后的人似的。

    郑夕晨并没有在乎他这些细微的变动,她只觉得眼前的人很烦,让她很心累:“你口口声声说着是我爸,那你到底什么时候尽过一个父亲的责任?别再往你自己的脸上贴金了,你不配。”

    话音刚落,郑国安的身后忽然蹦出一个人影来,猛地抓住郑夕晨的衣领咬牙切齿的吼道:“你说什么?我告诉你郑夕晨,就算你死了,老子都会把你从地狱揪回来!你说不想管就不管?老子他娘的可是你哥!虽然我根本就不想认你这个贱货mei mei!”

    郑夕晨脸色一白,看着面前liu mang一样的李强,也不知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勇气:“你也配做我哥哥?我可没有嘴那么不干净的哥哥。”

    “你他妈说什么?再给老子说一遍?”李强火了,肉大的拳头忽的举起,像是下一秒就会落在郑夕晨绝美的脸上。

    他从没想到郑夕晨居然还敢用这样的语气对自己说话,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给了她这么大的胆子,要是在以前,就算他把她打在地上趴下,她都不敢吭一声的。

    “这位先生,这里可不是街边,请不要这么冲动。”

    管家脸色一沉,看向李强的目光满是阴沉。

    居然来权家的门口动粗,也不看看这里是谁的地盘?这年头的混混怎么都这么没有脑子?

    哪知李强却并没有冷静下来,反倒是把郑夕晨直接猛地推倒在地,冲着管家挑衅道:“怎么了?我就冲动了怎么了?你们这个房子不久大了点儿吗?在我眼里和街边没什么两样!你能把我怎么样?啊?老骨头?”

    管家的脸被李强气的一黑一白的,脸上刀刻般的岁月沟壑也忍不住地颤抖着。

    面前的这个所谓的年轻人也太过不知羞耻了一些!

    “好了李强,你、你少说点儿……”郑国安有些害怕,他看得出来这可是一个大户人家,可不是他们这些穷人能够轻易招惹的,也不知道郑夕晨怎么会勾搭上这种有钱人的。

    “闭嘴老东西!我教训这个小贱货什么时候要你管了?”

    说罢,李强抬起腿来就是要往郑夕晨的身上踩!

    郑夕晨愣了愣,刚想要给予他肯定的答复,却又想到之前她对他说的,她和权夜之间不会有那样的关系,话到了嘴边又被她硬生生咽了回去。

    “你说过你不会骗我的……”权果啪叽着嘴,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仰着小脑袋就朝天大哭,一时间整条长廊都回荡着他的哭闹声:“可是、可是为什么你还是骗了我呢?”

    郑夕晨看着权果这样,也很是心疼,赶忙跑过去将他搂入怀中,柔声在他的耳畔说道:“权果不哭,不哭啊,姐姐不是有意要骗你的……”

    原本还以为权果会想以前一样对她哭鼻子,还会对她大吼讨厌她。

    可是过了许久,权果就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没有丝毫的动静,不哭也不闹。但他越是这样,就越是让郑夕晨感觉到强烈的不安。

    都说小孩子是比较浮躁躁动的,看见什么就是什么,但为什么现在的权果却表现得十分的冷静?这根本就不像是平常的他。

    “权果?”郑夕晨试探性的叫了声他的名字,只见他缓缓地转过身来,双眼通红,看上去好像已经哭了很久似的。

    权果全身都在颤抖着,哆哆嗦嗦地看着郑夕晨,小嘴皱巴巴地撇着,好不委屈的模样,令人忍不住心生怜意:“夕晨姐姐,你是不会骗权果的对不对?”

    她缓缓走到他的身后,像是鼓起了莫大的勇气一般:“权果……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权果你等等!”

    她确实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样的模样。

    起初她只是欣赏权夜那般优秀而已,她也从未想过要和权夜发生什么,特别是知道了权果的母亲其实叫颜怡,而且在他的心里占据着很大的位置的时候,她更是不断地告诫自己,一定不可以深深地陷下去。

    她微微一怔,熟悉的睡衣衣角忽的闪过,她轻轻扯了扯权夜的衣角,很是担忧地望向了门口:“我好像……看见了权果?”

    权夜眼神一凝,他知道权果有多么想要见到自己的妈妈,而现在已经是第二次看见他和郑夕晨之间的暧昧了,他这般小小的年纪其实什么都明白,什么都懂,又怎么会像上次一样轻易地原谅?

    他轻轻的勾起了嘴角,很是满意地看着这般羞涩的郑夕晨,薄唇轻启:“怎么,还觉得不够吗?”

    郑夕晨自然懂得权夜说的是什么,脸刷的一下变得更加通红了起来,连忙转过头去,刚想要嗔怪权夜的不正经,却在门口瞥见一抹娇小的身影。

    一想到又要麻烦的去哄小孩子,权夜就一阵伤脑筋。

    “我去和他谈谈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