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83章:我算什么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好……”她的声音很是苦涩沙哑,就好像一个刚从沙漠里走出来的人,渴求着水,却在走进绿洲时才发现,原来是海市蜃楼一样,孤独又无助。

    “我走。”

    权夜怒了,他本来就被张晓蓉的事情弄的心烦,现在回来又看见郑夕晨这幅软不溜秋的模样,心里的烦躁更甚了许多,甚至连动作都开始粗暴了起来。

    直到一道修长笔直的长腿忽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将她呆滞的视线遮挡住,她才缓缓地抬起头来,借着月色看着面前男人俊逸却有些疲惫的面庞,傻傻的笑了笑:“你怎么在这儿?”

    只见他愤怒的拉着郑夕晨纤细的胳膊,将她狠狠的从地上拽了起来,不知是故意没有看见还是因为夜色的原因,好像并没有发现她手臂上被自己捏出来的几道斑斑红痕,那双深邃的眼眸中满是怒意。

    “郑夕晨你要是不想干了,现在就给我滚出去!你做出这幅样子是给谁看?”

    郑夕晨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的房门已经被人打开,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外界的任何事都无法打扰到她一般。

    你怎么了。

    这几个字就好像死死的卡在了喉咙里面,无论他怎么做,都说不出口。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权夜就像是护着宝物的护卫,轻柔的将她的手重新放下,看了眼那白皙手臂上的勒痕,一时之间喉间像被针扎了一样难受。

    此时的她就像是一个极易破碎的玻璃娃娃,眼泪止不住的沿着脸颊滴落在地板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她双眼无神的直视着前方,明明鼻尖已经通红,又顽强的硬将自己狼狈的哭声压抑着,只听得见一声又一声细微的抽泣。

    权夜哀叹着,拿着纸巾的手迟迟停滞在空中没有落在她的脸上,僵持了许久,他轻抿着薄唇,那张纸就好像被他抛弃了一样,窸窣落在了地上。

    还不等郑夕晨从呆愣中反应过来,浓烈的男人的气息忽的扑面而来,外界的风尘味在他的身上夹杂了几许微风拂过的淡淡清新,哪怕他累了一天了也并不难闻。

    郑夕晨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权夜居然会抱着自己。

    这已经是第一次了?她难道……不是一个保姆吗?

    她困惑着,疑虑着,甚至在思考着要不要将权夜推开。可是她却发现,她有些贪恋他的味道,贪恋被他抱着的感觉,温暖而又舒适。

    他低沉的嗓音在她耳旁轻声响起,却是这夜里最好听的协奏曲:“想哭就哭吧,没有什么好丢人的。”

    这句话像是击垮了她心底最后的防线,她忽的放声大哭起来,手紧紧攥着权夜的衣角,整个人都趴在了他的身上,贪婪的索取着他怀里每一个角落的温暖。

    “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对我……为什么啊……我有没有做错什么……”

    她夹杂着些许哭腔的声音令他甚是心疼,圈着她瘦弱身体的手渐渐紧缩,就好似生怕下一秒,他一松开,她就会恢复成先前那幅魂不守舍的模样似的。

    “对,你没有错。”

    他从未安慰过别人,哪怕是颜怡也不例外,她甚至还嘲笑过他是一个一声不吭还不会安慰人的木头。

    可现在,他感受着怀中人儿的脆弱,他竟情不自禁地想要去安慰她,想要成为她可以依靠的港湾,想要她在自己的怀里放肆的哭泣,哪怕将他昂贵的西装哭的脏兮兮的他也不再会介意。

    “呜呜……为什么,人,生来,命运就不一样呢……”

    “我为什么就一定要这么委屈的活着,权夜……活着,好累啊……”

    好累啊……

    心头忽的一紧,一抹不安匆匆划过。

    权夜紧紧的抱着郑夕晨,心里不断咒骂着自己先前的凶恶,他真不该对她这么凶,明明已经看得出来她的心情比自己更加糟糕。

    他甚至开始害怕失去她,那样的感觉比先前更佳浓郁,更加真实。

    “那就回到这里来,我会帮你。”权夜低垂着眼,头渐渐埋在她温暖的脖颈,贪婪的呼吸着她发丝之间的淡淡清香。

    “郑夕晨你要记住,以后我不许你再说一个累字,我不会让你觉得累,你要好好活下去。”

    “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呢……”郑夕晨自嘲的笑了笑,所谓的社会,所谓的现实。

    亲父和继母的步步紧逼,她已然快生活在了活着的边缘,她又如何能不会再感觉到累?她忽然觉得,原来成熟入权夜,也会说出这般幼稚的话语来。

    “怎么不可能?你有我。”权夜顿了顿,用着只有他们两人才听得见的声音低语着:“只要你一直留在我身边就好。”

    郑夕晨娇躯一震,似是有些不敢相信权夜居然会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手却不自觉的用力捏着他的衣角。

    她好怕这一切都是幻觉,她想要把自己掐醒,却又不想让自己这么快就从梦里醒来。

    郑夕晨啊郑夕晨,你什么时候这么傻了?居然也会沉浸在幻想之中了。

    她傻傻的笑了笑,身子忽的一轻,她和他之间忽然隔着一道空气隔阂。

    郑夕晨抬起头来看着权夜,明明是这么不真实的梦境,为什么他眼底的温柔却又那么深,那么深?

    灼热的呼吸愈来愈近,就连她自己都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不住的激烈跳动着,她薄弱蝶翼的睫轻轻颤抖着,似乎也在诠释着自己心中的不敢置信。

    下一秒,冰冷而又炙热的唇轻轻覆上了她的干裂,她唇齿打着颤,不敢相信自己唇间的那一抹湿热会是属于眼前这个男人的。

    直到一条火热的灵舌倏地窜入她芬芳的口,她忽的惊醒了过来,却又迅速沉迷在他温柔却又霸道的攻势之下,渐渐酥软,卸下自己所谓坚毅的wei zhuang。

    原来这都是真的?还是说,这也只是她的梦而已?

    郑夕晨的心底满满的都是不确定,甚至都不敢睁开自己的眼去看面前的真实,生怕自己一睁开眼后,所有的都会是一片虚妄,都会当着她的面消失的无影无踪。

    唇齿间的藕断丝连夹杂着两人湿热的粗喘,就连皎月都忍不住拉过了一片云彩遮住自己的光辉,将时间和空间都留给屋内的两人。

    桌上的手机停止响动了很久,却又忽的亮了起来。

    一条短信簌簌提醒着郑夕晨它的到来,只见手机的屏保界面上,爸爸两个字样浮现其上。

    “女儿,你还好吧?”

    短短的几个字,却仿佛是用尽了发信人这么久以来的所有勇气。

    不像是以往找她借钱那般的客套,短短的几个字间却凝聚了沉重的担忧。

    天边的云彩渐渐移开,璀璨的光辉又一次席卷了大地,郑夕晨凝视着眼前这个男人的眸,心中的沉重仿佛就像他说的那样,有他在,就不会感到累。

    然而话还没有说完,啪嗒一声轻微的脆响明明很是细微,甚至微不可闻,可是他却能清晰地听见那声脆响,就好像是他心头发出的声音一样。

    权夜睁开有些许血丝的疲惫眼眸,在看清楚后,眼中原有的那些疲乏和不耐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见在银白的月色之下,郑夕晨的眼就好似注了水一般闪耀着点点星光,绝美的脸上一道晶莹匆匆滑落,若夜空中的流星,若一道明光一闪即逝。

    “郑夕晨你给我正常一点!”

    权夜忍不住大吼道,就连脖子也都忍不住红了一层。

    那是他第一次对她发这么大的火,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也许是太累了吧。

    他这样宽慰着自己,看了眼低垂着头的郑夕晨,他轻轻抬了口气,疲惫地揉了揉眼睛:“要是知道了自己不对的话,就给我去弄好洗澡水……”

    她蹒跚着步子,想要从权夜的手里挣扎出来,奈何现在状态不对的她无论怎么挣扎都是无济于事,对于权夜来说也只不过是在戏弄着敷衍着象征挣扎了一下罢了。

    像是被权夜的话惊醒了神,怔怔地盯着权夜的脸,嘴角微微向下,就连嘴里都莫名的苦涩起来。

    权夜怔怔地看着这样他从未看见过的郑夕晨,那一刻他就像是一个木头,站在原地动都不敢动,就连手轻轻松开了几许他都没有察觉。

    “你……”

    “哦……”

    郑夕晨依声应答道,却并没有行动起来,反而是往一旁更偏僻的角落里挪了挪,小脸上有又一次成功的被洒下了一片星月之辉。

    权夜看着她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狼狈模样,好看的眉倏地一皱,很是不喜看见平日里和权果笑嘻嘻的她露出这样的神情来。

    “你看看你这是什么样子?还不快去把自己梳理好?”

    星光映衬得她更加白皙了几许,长长的睫轻轻颤抖着,在这星辉之下闪烁的更加扑朔迷离,看上去宛若一个即将破碎的玻璃娃娃,白皙若瓷器一般的肌肤仿佛一碰就碎。

    “你是听不懂我的话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