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82章:跟踪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权果松开郑夕晨的手,轻快的跑到了饭桌上,他实在是饿坏了。

    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模样,郑夕晨嘴角忍不住上扬起一抹笑意来,只要一想到今天权果被绑架,差点儿就见不到他了,她就一阵心惊。

    她不想让权夜知道自己这些家丑,哪怕那个黑衣人会代替她告诉他今天经历的事情,她也不想亲自开口。

    回到家后,权果心疼地扯了扯郑夕晨的衣角,想要将还在发愣的郑夕晨从呆愣中拉回来。

    李丽就像心底揭不开的疤痕似的,死皮赖脸地待在她疲惫不堪的心里,一次又一次地触动着她心底的防线。

    这是她和李丽的事情,若告诉权夜,让他强行插入进来,她做不到。

    “夕晨姐姐,你还好吧?”

    “原来还有这样的事啊……”管家灰眸微沉,转而却又换上一副笑眯眯的模样对权果说道:“那小少爷你觉得,郑xiao jie人怎么样呢?”

    “夕晨姐姐当然很好啊!人又温柔又漂亮,特别是对果果很好很好!果果很喜欢夕晨姐姐啊!”

    “那你在纠结什么呢?”管家慢条斯理地为权果倒好一杯漱口茶,灰色的眸子里倒映出茶面的静止,“既然小少爷你很喜欢郑xiao jie,那就是你喜欢的是她这个人,那么她有什么样的家人你又何必在意呢?你喜欢的是她,又不是她的家人。”

    权果静静地看着管家的侧脸,在那一刻,他的眸子微微一亮,好像忽然之间明白了,自己到底期待着的,向往着的,到底是什么。

    而在另一边的神锋公司内,贺磊大发雷霆的怒斥着一个大光头和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一张脸被气得通红:“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一个小屁孩你们都看不住吗?我要你们有什么用?”

    “诶,我们也不知道那个小屁孩儿那么容易遛啊,鬼知道是不是你们给别人通风报信让人来把他救走的?别什么破事儿都赖在我们的头上,你这个屎盆子,我们才不接!”光头男脾气不是很好,一被贺磊这么说心头的怒火便窜了上来,啪地一声大掌拍到了贺磊的办公桌上。

    贺磊也是个老狐狸了,根本就没有被光头男吓到,他也知道有话语权的人根本就不是这个光头男,转而对黑衣男子说道/“现在你看看事情怎么办吧?人没有给我带到,你们的报酬我自然也不会给你们!”

    黑衣男扭了扭头,像是根本就不在乎贺磊说的话,自顾自的对光头说道:“大牛,记得把车上的东西给处理好,明天我们有大生意要做。”

    “大生意?你们有什么大生意?难道这件事你们就不管了?”贺磊脸色一沉,果然眼前这两个货色是靠不住的。

    哪知黑衣男直接无视了他,扭头就要走。

    “我们会给你个满意的答复的,但是现在,闭上你的臭嘴。我听着烦。”

    贺磊浑身僵硬地站在原地,面对着黑衣男的话,他居然生不出一丝一毫的反抗了来,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脑子里哪根筋抽了。

    只不过现在他也不会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这两个来路不明的人身上,攥紧了拳头拿起dian hua,对那一边的助理大吼道:“你去打dian hua问一下那位景言先生最近有没有空,我想约他出来单独谈谈。”

    ……

    “老大,我们真的就这么走了?而且我们还有什么大生意啊,我怎么不知道?”大牛走出了神锋之后不断的摸着自己的大光头,很是不解为什么黑衣男会说出那样的话来,就不怕得罪那个神锋老板吗?到时候他们的酬金怎么办?

    “不走还能怎样?你还想继续呆在那里等那个老狐狸把我们吃干抹尽了吗?”黑衣男不屑的瞥了他一眼,冷哼道:“没出息。”

    “可、可是我们的酬劳怎么办啊……”大牛甚是尴尬的笑了笑,紧忙跟上黑衣男越来越快的步伐,在其后紧紧追问道。

    只见黑衣男摇了摇头,朝他们车后的人影怒了怒嘴:“喏,那才是我一直等的人。”

    大牛顺着他的指示往那边看去,只见一身灰色风衣的高瘦男子斜靠在他们的车旁,高高的衣领几乎遮住了他大半部分的脸,可也能从他上半张脸猜的出来,这定是一个长相不俗的男人。

    “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来找我呢。”黑衣男贼贼的笑了笑,刀刻般的嘴角看上去就像一个恶魔。

    那人沉默着,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只等他在那里自言自语着:“说来也是,你终究还是放不下那个女人,要不是因为她从我这里带走了一个孩子,你恐怕一辈子都不想见到我吧?”

    黑衣男阴测测的走近,在他的耳畔轻声低语:“但是你可不要忘了,你可是我,看着长大的,你的一举一动我能不知道吗?那个女人对你就这么重要?你难道没看见她有孩子了吗?”

    “关你什么事?你以后少去碰她……和她的孩子。”

    “笑话,那可是钱啊……锦森。”

    ……

    市区偏远的郊区之地,落地窗外星空璀璨,闪耀着微弱却又明亮的光芒,在幽深的天空中尽绽着光彩,令人忍不住痴迷其中无法自拔。

    漆黑深远的树丛围绕四周,看上去有一种莫名的阴冷气息,却衬得这夜空意外的美。

    郑夕晨仰望着这样的天空,嘴角很是苦涩。

    她的手机在屋内闪烁着微弱的亮光,二十四个未接来电显示在了桌面,且有着不断增加的趋势,她却根本就不想走进去搭理,甚至连看都不想看一眼。

    房间内并没有开灯,漆黑的一片,却还是能隐隐约约看见些许月光洒落其上,雪白的床铺若银河般披洒,柚木的地板透着股夜里独有的冰凉。

    郑夕晨紧紧的用双手环抱住自己,破碎凌乱的额发随着晚风轻轻摇曳着,时而挠者她白皙的额头,痒痒的,像是挠在她的心上,让她的思绪渐渐飘远。

    吱呀——

    房门从外被轻轻打开,发现屋内与平日不同的凌乱时好似吓了一跳,整个气氛都变得沉闷不安起来。

    “怎么了夕晨姐姐?”

    权果鼓着鼓鼓的腮帮子,疑惑的眨巴着眼睛盯着一口都没有吃的郑夕晨,嘴上的动作也跟着减慢了下来。

    郑夕晨却像是没有听见权果的问话似的,紧紧的盯着那牛排,突然起身仓皇逃离了。

    “郑xiao jie,我不知道你们今天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你还年轻,不该一直把人生给你的苦涩时常挂在脸上。”管家慈爱地看着郑夕晨,他经历了那么多,又怎么看不出来郑夕晨心头的苦闷?

    “你要多想想这世界的光明和温暖才是,这样,你会发现,其实这个社会待你还是很柔和的。”管家顿了顿,微微垂眸,接着说道:“就算你不为你自己着想,你也该为小少爷着想。他还是个孩子。”

    郑夕晨娇躯微微一颤,还不等她回答,管家便已经抬脚离开了。

    “你也该饿了,来吃点东西吧。”

    宽阔的客厅内,昂长的饭桌上摆放着琳琅满目的佳肴,她缓缓挪步到自己的座位上,看着面前的菜肴,看着那五分熟左右的牛排,看见其中略略泛着粉色的肉,脑海里总是会浮现出那穿着骚粉色衣服的大妈缠着自己张牙舞爪地扑来的场景。

    如果他不在了,真不知道她该怎么办。

    “啊,郑xiao jie,你们回来了。”管家刚摆弄好热腾腾的晚餐,一看见权果他们,不由很是欣慰的说道。

    权果一看郑夕晨离开,自己也莫名变得没有了饿意,默默放下了叉子,向管家投以询问的目光,一张粉嘟嘟的小嘴微微张了张,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将自己和郑夕晨今天的遭遇告诉了管家。

    “我没有想到夕晨姐姐还有这样的家人!”一想起李丽他就觉得郑夕晨特别的可怜,居然还有这样的妈妈。

    然而尽管郑夕晨这么说,权果还是觉得很不放心,小嘴一嘟地说道:“可是……那两个老婆婆好凶啊。要不这样吧夕晨姐姐,我今天晚上等爸爸回来了就告诉爸爸让爸爸给你出气好不好?爸爸一定会帮忙的!”

    一听权果提到权夜,郑夕晨的眼底一抹遐思匆匆划过,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提到权夜,她心里的不安就像脱了缰的野马一样,一发不可收拾地占据了她本就不大的内心。

    郑夕晨顿了顿,柳眉微微一蹙,漆黑的瞳眸看向权果,眸光渐渐变得柔和起来,闪耀着不一样的光泽。

    她轻轻将手搭在权果小小的肩膀上,樱唇轻启:“当然没事啊,夕晨姐姐很坚强呢!”

    她轻抿着唇,身后的黑衣人神色一动便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独留下郑夕晨和权果待在客厅里。

    一时之间,客厅里有的,只是郑夕晨和权果两人的呼吸声,她拉着权果缓缓走到了客厅的中央,轻轻摇了摇头,并没有开口回答权果,也没有告诉他为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