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81章:恍惚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张晓蓉此时已经完全听不进去权夜的话了,她不停地自己呢喃着:“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我不相信”

    权夜嫌弃的看了她一眼,说道:“算了,张晓蓉,你赶紧回去找你的外公说说你干的破事儿吧,明天早上我会登门拜访,我告诉你,你最好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要是明天早上这件事情还没有解决,你就等着法院的传票吧!”

    “你说我没有资格,那郑夕晨有什么资格,她有什么资格,难道我还不能骂她了吗?”张晓蓉一向是高傲的,一听到权夜说她没有资格,脑海里就没了其他。

    气氛一时紧张了起来,张晓蓉原本还泫然欲滴,有些悲伤,却在听见郑夕晨这个名字的时候,内心的怒气爆发了出来。

    听见张晓蓉又把话题扯到郑夕晨身上去,权夜有些不满:“她有没有资格不是你说了算的,是我说了算,张晓蓉,我警告你,你不要在去招惹郑夕晨,她是我权夜的人!”

    此话一出,让原本气势汹汹的张晓蓉一屁股做、坐回了椅子上,不敢置信的问道:“权夜,你什么意思,什么叫你的人,你喜欢她?”

    权夜看着她狼狈的样子,丝毫没有心软,反而因为她这丑陋的形象而对她更加厌恶,他站起身来,一字一句的对张晓蓉说道:“张晓蓉,你真是个疯子!你觉不觉得这个场景很熟悉,当时郑夕晨被我误会的时候,我也不会想要听她的解释的,因为我就是这样的人啊,更何况现在shi pin都已经在这里了,你让我拿什么信你,我又凭什么信你呢?张晓蓉,你倒是给我一个理由。”

    他对张晓蓉的感情有些复杂,之前他一直觉得她只是个依靠张老爷子而耀武扬威的大xiao jie,但是碍于张老爷子的面子上,他又不得不和她有接触,这一度让他很是抵触。

    但是到了后来,权夜发现一件事情,张晓蓉这个人和她的外公一样,都是狼心狗肺的一个人,便对她有了一丝关注,但这种关注绝不是说情感上的,根本无关风花雪月,而是对她性格上的关注。

    像张晓蓉和张老爷子这样的人,心是没有温度的,他们表面笑嘻嘻的,好像很和善一样,其实不然,他们笑着,但是心里比谁都看得清楚,冷漠,所以和这种人成为敌人是非常恐怖的。

    但是和他们成为合作者也好不到哪里去,指不定那一天他们就会把你给卖掉了,所以还是尽快取消和他们的合作吧,只是由于张家和权家的合作实在太多,这件事情恐怕要从长计议。

    这样想着,权夜大步流星的走向了地下停车场,驾车回家。

    车开到路上,权夜心中有了一丝疲惫,说不出来的疲惫,一方面因为文件的事情,他忙上忙下,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郑夕晨,原本在办公室里见到她他还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现在想来,他真的误会她了,不过,还好,她又回来了,回到了他的身边,没有像颜怡一样离去,没有因为弱小就放弃解除误会。

    他真的很高兴,郑夕晨是个坚强的女孩儿,也许她会失落,会进入低谷时期,也会颓靡一段时间,可是隔一会儿她便像一个打不死的小强一样重新活了过来。

    这样的女孩儿,像天使一样美好。

    权夜开车驶向权家,第一次有些期待见到郑夕晨。

    而张晓蓉这边,就没有权夜那么好的心情了,她浑浑噩噩的吃完了饭,叫侍应生拿来了镜子和纸巾,打理了一下自己的妆容。

    她看着镜子里像一个恶鬼的自己,嗤笑一声,自嘲道:“张晓蓉啊张晓蓉,你是不是没有想到你也会有这么一天?真是太狼狈了,这下子,权夜也看到了你这个丑样子了呢,他在也不会喜欢你了不过不要伤心,张晓蓉,我来救你好不好?我来帮你,夺回权夜,掌握张家的大权”

    张晓蓉对着镜子喃喃自语,状似疯癫,那说出来的话语却让人不寒而栗。

    镜中的人慢慢的勾起了一个奇怪的微笑,仿佛有某种魔力或者是力量之类的东西附在了她的身上,她一下子变了,宛若新生。

    知道擦掉了她的所有妆容,张晓蓉才面无表情的起身,拿起手包往外走。

    站在门口的侍应生因为刚刚没有听到回应,心中正有点急,不知道该继续问还是该保持沉默,继续问吧,怕惹恼客人,不问的话,又怕客人的安全出点儿问题,那他的工作也就不用干了,就在他想要敲门继续问的时候,张晓蓉走了出来。

    她带着一个得体的微笑,完全看不出来刚刚曾经那么撕心裂肺的大哭过一场,张晓蓉也看到了门口的侍应生,嘴角上勾,笑道:“结账吧。”

    侍应生很快就反应过来了,鞠了一躬,才说道:“那位先生已经付过钱了,您直接走就行了。”

    “是吗好的,我知道了。”张晓蓉有些恍惚,但也没有说的太多,直接向外面走去。

    又走到了饭店以外,张晓蓉抬起头,看了看天空,天已经要全部暗下来了,四处的灯都亮起来了,那些纸醉金迷的人开始陆陆续续的从家里出来,走向欢乐场。

    张晓蓉宛若撕心裂肺的哭过之后,为了出来一次精心画过的妆全部花掉了,样子十分难看,张晓蓉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拿起了刀叉,慢慢的吃了起来,根本不想回话。

    良久,她露出一个笑容,看起来颇为温和,但是因为妆容问题,她看起来犹如一个恶鬼,人气不在,权夜把她的骄傲和自尊全部打碎了,没有给他留一点儿的机会。

    张晓蓉用叉子叉起一块三文鱼,看了许久才放入口中,直到把菜吃的差不多了,张晓蓉喃喃自语着,“这应该是你请我吃的最后一次饭了吧,我得好好的吃完才行啊。”

    权夜冷漠的看着张晓蓉,不想在和她说场面话,直接站起来,拿上自己的西装,走到门口后,最后说了一句:“我有多绝情难道你还不知道吗?张晓蓉,当初你陷害郑夕晨的时候,她也是哭的像你一样伤心,你不也是和我一样绝情吗?不,是你更绝情才对,好好体验这伤心的感觉吧。”

    说罢,权夜摔门而去,留下张晓蓉在房间里嘶吼着:“权夜,你别走,真的不是我啊你相信我好不好啊。”

    侍应生站在门外,由于张晓蓉的嘶吼实在是太大声了,他有些担心在饭店会出什么事情,便礼貌的上前敲了敲门,问道:“xiao jie,请问您没事吧?”

    “滚!滚蛋,我才没有事情,我好得很,我好得很,呜呜”张晓蓉在外ren mian前一贯强势,她是美丽的,高傲的,充满魅力的,又怎么能让别人看到这么难堪的一幕呢?

    侍应生听见这话,也没有办法了,只好温和的说道:“xiao jie,那我在外面等着,如果您有事的话,直接叫我就行了,好吗?”

    “为什么你要这么绝情,权夜,我这么喜欢你,你怎么能这么绝情啊”

    “不管什么喜不喜欢,只是张晓蓉,你再敢动她,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说罢,她又神色一变,眯着眼,勾起了一个邪恶的微笑,像魔鬼般的低语道:“不,不会是最后一次饭的,权夜,这是你自己逼我的,可不要怪我啊我会让你主动来找我的,放心,以后的时间,还很多呢!”

    权夜走之前把账结好了,心中的想法变幻莫测。

    “我不能打吗?这一巴掌是我帮郑夕晨打的,张晓蓉,你真以为你是个什么人物了吗?没有张家和张老爷子,你什么都不是!你有什么资格骂郑夕晨,又哪里来的立场骂郑夕晨?”说罢,权夜嫌弃的拿起桌上的手帕,擦了擦手,好像连打她都是脏了手一样。

    “我为什么没有资格,你说说我哪里讲错了,郑夕晨她不就是一个勾引男人的婊子吗,每天什么都不用干,等在床上让人来干她就可以得到一切,而你,居然为了她来打我?”张晓蓉状似疯癫的骂道。

    她不顾形象的大声骂道:“郑夕晨算个什么东西,她就是一个婊子,一个贱人,我真不知道她是上辈子干了什么事情,还是踩到了狗屎,你为什么相信她不相信我?啊?权夜,你告诉我啊,这件事一定是她陷害我的,我没有把文件给任何人,一定是那个婊子养的把文件拿给贺磊的------”

    一大段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啪”的一声,张晓蓉有些呆滞的坐在椅子上,看着权夜不敢置信的喃喃道:“权夜,你打我,你居然打我?”

    这副穷凶极恶的样子让人完全看不出来她竟然是张家的大xiao jie,说她是骂街的村妇都不为过。

    权夜皱眉看着张晓蓉,看到张晓蓉居然想要起身抓住他,马上后退一步,嘲讽道:“你这个女人真的是不可理喻,简直疯了!我才懒得跟你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