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76章:阴暗面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然而还没有想完,女仆就听见张晓蓉轻声说道:“乖孩子,原来是这样说我的啊。”说罢,张晓蓉勾起了一个温和的笑容,放开了女仆的脸和头发。

    这个笑容的违和感实在是太强了,可至少张晓蓉放手了,女仆看着她诡异的微笑,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两步,恨不得自己马上拔腿就跑,工作她都不想要了!

    张晓蓉自然是不会有读心的能力的,她之所以这么的清楚,完全是因为她现在简直不要太冷静,当你完全放开良知的栅栏时,自然不会因为这些小事而丧失判断。

    显而易见的,张晓蓉的思维偏向了后者。

    “说说,你在心里骂我什么?”

    “疯婆子不,不是这样的,xiao jie,这不是我说的!”女仆愣愣的看着她,望进她那冷酷无情的双眸里,那双眼睛蕴藏的负面情绪太多了,多到了那流于表面的怜悯完全无法掩盖的地步,那双眸子里像是有一只噬人的野兽,正欲冲破牢笼。

    极端自我主义是非常危险的一种心理状态,而当这种心理状态出现在位高权重的人身上时,反而不能及时得到医治,更何况,张晓蓉的心理状态说到底就是因为张老爷子的溺爱,把她捧到天上去,让她觉得天上天下唯我独尊,张家最大,觉得所有人都该顺从自己,事实上这个时代本就是不该有这样的想法的,如果真的有了这种极端的独裁思维,等待她的唯有两条路,就是毁灭自己和毁灭他人。

    张晓蓉这个疯女人,把杯子的碎片划在了她的脸上,划出了一道见骨的伤痕!

    “你这个疯女人,疯婆子,老娘不伺候你了!你简直就是个神经病!啊,我的脸啊,你看看你对我的脸干了什么!”女仆已经丧失了神志,在身体的剧痛之下,她渐渐开始口不择言的骂起了张晓蓉来。

    女人最重要的东西莫过于自己的容貌,钱财,而现在一切都被张晓蓉给毁了,就因为一件不知道什么原因的事。

    “我就知道你这个贱女人肯定在心里偷偷骂我。”张晓蓉眯着眼斜撇了她一眼,看见女仆沾满鲜血,狰狞而丑陋的面庞时,志得意满的笑了起来。

    而女仆听完她这番话,已经没有任何的反应了,她晕过去了。

    倒在地上的女仆和瓷器的碎渣,还有从女仆的脸上流出的汩汩的鲜血,这一切都让张晓蓉感到了微微的晕眩之感,她站在原地,手上还拿着滴着血的瓷器碎片,对地上的女仆的惨状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是这里的一切都仿佛变成了一个炼狱,而张晓蓉,便是从这炼狱中爬出的恶鬼。

    就在这时,外边的走廊上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张晓蓉歪着头有些出神,但没有做任何事情,反而坐在了床边,淡定的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

    “哒哒哒”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慢慢清晰了起来,刚刚接到权夜的mi shudian hua的管家来到了张晓蓉的门前,有些惊讶的发现张晓蓉的门居然半掩着,管家皱了皱眉,刚想要进去,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小心的敲了敲门框,问道:“xiao jie,我能进来吗?”

    张晓蓉挑了挑眉,用正常的语气说道:“不用了,有什么事就在门外说吧。”

    跟着张老爷子几十年,管家的一言一行都极为端正,不会有一点出错的地方,因此他即使心中再怎么好奇,也是不能多管主人的事情的,张晓蓉没有同意,他便也没有非要进去,只在门外道:“xiao jie,权夜先生邀请您去共进晚餐。”

    “我知道了,通知司机到时间了来接我就好了。”

    “是的。”

    管家原本并不确定,现在已经初步确定了,张晓蓉有问题,之前以张晓蓉的性格,只要听见权夜这两个字,那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怎么可能如此平淡?

    一定出了什么变故,管家思索到。

    之前张老爷子让他好好的看住张晓蓉,不要让她太过嚣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现在也不知道张晓蓉做了什么,他记得权夜是从来不会在没有事情的情况下主动邀请张晓蓉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权夜破例?

    这样想着,管家原本站在门外,面朝门的方向,现在他慢慢的往开口方向轻轻的移了两步,顿时,一向见多识广的管家也不禁皱起了眉。

    只见门内,张晓蓉身穿丝绸睡衣,披头散发,手上拿着一个锐利的碎片,在她的脚下,则躺着一个女仆,因为是趴着的,管家也不敢断定她是生是死,只能看见血从她的头部蔓延开来,将周围的羊毛地毯染成了罪恶的血红色。

    “这这是!”管家颇为严肃的小声说到。

    “管家,是还有什么事要通知我吗?”里面坐着的张晓蓉看见了管家之后,不仅没有慌乱,反而还无所谓的笑了起来。

    管家觉得这场景有些触目惊心,然而作为张家的下人,他是没有资格对主人指手画脚的,更何况他总觉得,现在的张晓蓉有哪里变了,变得十分的------危险。

    于是他谨慎的提醒了张晓蓉一句:“xiao jie,你以后将会执掌张家,请你务必小心行事,不要被别人抓到了把柄。”

    出于多年的情分和他的责任感,他只能言尽于此,只看张晓蓉能不能听得进去他的话,好好地当她的张家大xiao jie,不然张家,将会毁在她的手上!

    现在张家表面十分风光,可是内部其实并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富裕,所有的投资和生意大是大,可是经济来源比之以前要少得多,自从张家洗白之后,他们的生意就开始走起了下坡路,的确,他们是京城第一首富,可那得加上张家的不动产来算。

    所以现在张家是最危险的时候,一旦出了什么变故,特别是涉黑这样的政治变故时,说不定会搞得惨淡收场。

    他一直照顾着张老爷子,是最了解张老爷子身体的人,因为最近的季节,张老爷子的身子已经吃不消了,现在张晓蓉又变成了这样,张家,不知道之后会走向怎样一个境地。

    然而这时候知道已经晚了,只见张晓蓉捡起来一块碎片握在手中,叹息了一句:“坏孩子,做错了事情要惩罚。”

    随即,拿起手中的碎片,划出一道罡风,猛地刺向了女仆的脸!

    一道凌厉的风从她脸上划过,随即,女仆眨了眨眼睛,有些茫然的样子,隔了一会儿,她不敢置信的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小,xiao jie。”女仆一听她的声音又变得阴沉,顿时不敢动了,硬直的杵在门口,心中的大石头压着,喘不过气来。

    “说完我的坏话,就想一走了之了?这样不是乖孩子哦。”张晓蓉慢慢的俯下身,在地面上寻找着。

    女仆猜不透她是什么意思,只好唯唯诺诺的开口道:“可是,可是你不是要放我走吗?”

    “哈哈哈,天大的笑话,你真是太天真了,你倒是说说我什么时候说过放你走?”张晓蓉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大笑出声。

    女仆这时才惊恐的反应过来,对啊,张晓蓉只是放开了她,却没有让她下去。

    仿佛看穿了她的意图和跃跃欲试,张晓蓉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站住!”

    看着这双眼睛,女仆情不自禁的说出了心里想的话,随即更感到恐慌,这个张晓蓉自视甚高,现在听到自己这样骂她,还不把她给-----

    那昔日里比鸡蛋还要光滑的肌肤不再平坦,她的脸-------裂开了,“啊,我的脸,我的脸!”伴随着一声尖锐的惨叫,鲜血争先恐后的涌了出来,打湿了那柔软的羊毛地毯。

    女仆睁大了眼,艰难的转过头去,看着左边的落地镜,随即惊恐的大叫一声。

    “你可真是学不乖啊明明我刚刚已经警告过你了,你却还要惹我生气,你说,你是不是贱,我问你,是不是贱?”张晓蓉狠狠的捏住了女仆的脸,前后拉扯着。

    女仆疼得直飙泪,:“xiao jie,xiao jie,我错了,是我贱,xiao jie饶了我吧,求求你了。”这张晓蓉真是个疯婆子,疯了!

    但是女仆是不会想到这些事的,她只觉得张晓蓉身上慢慢的浮现出一种奇特的特质来,那就是疯狂。

    张晓蓉拍了拍女仆的肿的很高的脸,看起来轻轻的,力道却很大,疼得女仆伸手出来想捂住脸,可是看到了张晓蓉冷静之中蕴藏着疯狂的神色,有悻悻的收了回去,她就不信了,张晓蓉这个大xiao jie还能把她打死不成?只要忍过了这几分钟就好了。

    张晓蓉把脸贴在女仆的耳边,像是qing ren间的呢喃一般的说道:“你看,两次了,你在骂我什么,嗯?疯子还是神经病啊,不要在心里说啊,说给我也听听”

    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她能读出她的心思吗?女仆瞳孔收缩着,一脸的惊恐,冷汗慢慢的从背后冒了出来,“xiao jie,你,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可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