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75章:黑裂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张晓蓉的脾气从来没有好过,但以前的人都不敢忤逆她,所以她虽然脾气暴躁,却一直没怎么为难过下人,只要她们低头做小,千万不要和她作对,那边能安稳度过一天,但是自从张晓蓉遇到郑夕晨之后,发火的次数便越来越多了。

    可是害怕归害怕,她还是只能进去,这样想着,女仆的表情像是去参加敢死队一样的慢慢打开了门,尽量把姿态放的很低,生怕张晓蓉一个不开心就对她施暴。

    “啊!我的手!好痛啊,贱人,是谁,是谁干的,啊!”张晓蓉痛苦的捂住了手,一松手,茶壶中的水又滚到了脚上,一时间,她脸上的表情既扭曲又痛苦,早已不复之前的高傲和美丽,活脱脱是一个疯子。

    欧式的大气装修让这个房间无比的璀璨,墙上的巨幅画像更是彰显了文化与历史的底蕴,即使只有一个人,也是灯火通明,从国外进口的羊毛地毯铺满了房间的每个角落,这种地毯非常昂贵,在外面都是靠米这个单位来卖的,房间主人的财力可见一斑。

    张晓蓉表情狰狞,画着烟熏妆的眼睛挣得无比的大,疼得眼泪流了一些出来,将她的眼妆弄得一塌糊涂,此时她也顾不得诅咒郑夕晨了,愤怒的大喊道:“女仆,女仆!给我进来!”

    对的,是那些可恶的,多事的女仆!为什么每天都要去倒水?都怪她们!一个二个,都是一群贱人,没脑子的!

    黑暗中,权夜抬起了头,看向外面落地窗外有几十层楼高的夜空,笑出了声,阿波罗般俊美的脸上却是冷酷无比,没有任何表情,如同潜伏在黑夜中的蝮蛇,挺直了脖子,眼神凝重,死死地盯住了自己的猎物,就等着一击必中之后,喝干猎物的鲜血。

    这个原因非常简单,因为她有钱,有美貌的面庞,世界上对世人觉得最重要的东西莫过于此,就算有例外,总不会太多就是了。

    一个人本来便是与她的家世,钱财,权力和地位捆绑在一起的,权夜这么完美,不正好与她相配吗?为什么又要去找那个郑夕晨,找那个小小的,无权无势,甚至还很穷的郑夕晨!

    如果她是输给了颜怡,那她可以理解,毕竟颜怡家世长相都是不输给她的,但是为什么,现在冒出来一个郑夕晨也会比她更得权夜的欢心,她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一定是郑夕晨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勾引了权夜,不然以她那家世和相貌,权夜怎么可能看得上眼,不要和她说什么爱情,那不可能,权夜只会爱上张晓蓉,而不是郑夕晨!

    张晓蓉状似疯癫的这样想着,女仆依然被她扯着头发,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生怕打扰到张晓蓉的思绪了,她反应过来又会打她,可即使这样想着,她的身体依然是忍不住的颤抖起来,身上仿佛笼罩了一层死亡的阴影。

    突然,张晓蓉的瞳孔慢慢的收缩着,回过了神来,微眯着眼睛,看到了女仆那噤若寒蝉的样子,轻笑出声。

    她抬起来白皙但带着因红肿而溃烂的手臂,轻轻的抚摸着女仆的脸,叹了一口气,用可惜的语气说着:“哎,看这小可怜啊,多美丽的一张脸,现在肿成了这样,真可惜啊”

    女仆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战,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压根儿摸不清楚张晓蓉内心在想什么,一会儿像一个疯婆子一样的凶恶,一会儿又做出这样一副怜惜的样子,她到底想干嘛?

    这时,她忍不住开始怀念起了之前的张晓蓉,至少之前她虽然蛮横无理,娇气任性。但至少心智还是正常的,哪像现在,就跟个精神病似的无理取闹。

    张晓蓉还好意思这么怜惜,简直是太假了,她的脸不就是被张晓蓉自己亲手打的吗?真是疯婆子!她等事儿结束了之后就马上去ci zhi,这工作简直不能干了!

    虽然这样想着,女仆的脸上还是保持着楚楚可怜的表情,不敢表现出一点儿对张晓蓉的不满,然而这么明显的情绪张晓蓉会看不出来吗?张晓蓉的确是骄纵,但不代表她就傻到不懂得察言观色,看不出女仆脸上如此明显的情绪。

    张晓蓉微微眯起了眼,原本还算清澈的眼神变得昏暗无比,像是从一个炎热的沙漠走到了寒冷刺骨的极地之中,让人不寒而栗。

    她的笑容仍然看起来极怜惜的样子,可是女仆深切的感受到了,张晓蓉变了,这是一种很难形容的变化,只是细微之处的改变而已,也许不注意都察觉不出来,明明张晓蓉看起来还是和往常一模一样,但是却有些地方,真真切切的变得不一样了起来。

    女仆想不明白,这不过就是一个骄纵的富家大xiao jie而已,为什么望进她那双没有一丝波澜的眼瞳里,会给她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呢?

    事实上,张晓蓉不过是完成了她人生中最奇妙的心路历程而已,这是量变累积起来的质变,是必然,之前她只是以自我为中心而已,她已经一步跨入了极端自我主义的悬崖,摇摇欲坠,而现在,郑夕晨这件事只不过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

    即使她的容貌是怎样的美丽动人,那双眼睛是怎样的水波潋滟,那脸蛋再怎么白皙动人,也无法抵消这个笑容带来的恶感。

    正如她的脸庞一般形象扭曲的,还有她的日渐腐蚀的,不再纯净的心灵。

    凭什么一个小小的保姆能得到权夜的青睐,凭什么权夜会对那个小保姆比对她还好?明明她是最美丽的,而且她的家族可是大名鼎鼎的张家啊!这样的身份拿出来,在什么场面上都不会没有面子,

    现在的张晓蓉和一个恶鬼有什么区别呢?

    然而女仆的如意算盘还是落了空,张晓蓉神色狰狞的看着女仆走了进来一边,大步便向她走去,狠狠的揪住了她的头发,强迫她抬头看向自己,一边嘶吼道:“婊子,看看你做了什么!”

    女仆被她揪着头发,没办法再继续低头装傻吗,只能一边顺着她的力道向上仰头,一边眼角含泪的解释道:“xiao jie,xiao jie放过我吧,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啊”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张晓蓉扯过去狠狠的打了一巴掌,“啪”的一声,不亚于之前瓷器摔碎的声音,震得女仆当场便吓得呆住了,连哀嚎也停住了,脸瞬间就肿了起来,原本白皙的脸蛋上遍布着红色的血丝,看起来十分吓人,可怖。

    然而张晓蓉仍觉得不满意,她歪头看着可怜兮兮的女仆,看着她那副泫然欲滴的样子,心中的那所剩不多的良心慢慢消失殆尽,慢慢的,她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像一个索命的女鬼一般丑恶。

    进门后,女仆完全不敢抬头看向张晓蓉,只能低头站着,一副任人打骂的样子,殊不知这个样子对张晓蓉来说,只能更激起她心中的施虐欲,而不能唤醒一丝人性。

    在外面等候的女仆早已吓得瑟瑟发抖,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像一只可怜巴巴的兔子一样,刚刚听到了里面的砸东西的声音之后,她已经吓得不行了,更不要提现在还要进去,那和走进地狱有什么区别呢?

    在之前她喜欢权夜的心思没有搞到人尽皆知的地步时,追她的人几乎可以排满京城,只要有张家在她的身后,即使她其丑无比,或者是已经嫁为人妇,都会有数不清楚的人来巴结她,讨好她,为了她的一句话能放弃尊严。

    是什么让这些人如此的迷恋疯狂?自然不会完全因为她这个人。

    张晓蓉披头散发,美丽的脸庞扭曲的不cheng ren样,穿着一身华丽昂贵的手工定制而制成的宫廷丝绸睡裙,活像一个刚刚才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疯婆子。

    她自言自语的诅咒了一会儿,不知道又想起了什么,怒火涌上了心头,提起骨瓷的茶杯就往地下摔去,本想着解解气,但无奈她家到处都铺设了羊毛地毯,一个大活人摔下去都感觉不到痛,更何况是一个杯子呢?

    而房间的主人正是原本等着看好戏的张晓蓉,她现在早就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嚣张和高傲,此时,她正坐在她的蕾丝公主大床上,捏着被子,咬牙切齿的诅咒着。

    “可恶的郑夕晨!简直是妖魔,这狗屎运也太好了吧,我好不容易才把她赶出了权家,为什么,为什么现在她又回到了权家?为什么!”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张晓蓉龇着牙,也不去穿鞋了,光着脚便下了床,飞快的捡起了杯子,“啪”的一声往墙上摔去,顿时,碎渣四分五裂,飞的到处都是。

    听着这清脆的一声,张晓蓉满意的笑了,但她觉得还不够,又马上端起了一套的茶杯和茶壶,一个一个的往墙上砸去,渐渐的,她用的力气越来越大,最后,她端起了茶壶,正要往墙上摔去,却没有想到,茶壶里面居然装了开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