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74章:孤立无援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郑夕晨轻轻抬起她那满是泪痕的脸颊,凝视着面前有些许面熟的脸庞,不由很是疑惑地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她认出来了,这个女人正是方才夸权果乖的那个女人。

    “果果……你到底在哪里?”

    “没有没有。”

    耳边满是人群的喧闹声,嗡嗡嗡地不断地响彻在她的耳旁。

    越是喧闹便越是显得她的寂寥,她就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无论她心底有多么的焦急都无济于事。

    “你好,请问你见到过一个小孩从这里走过吗?”

    郑夕晨鼻头一酸,耳边回荡着权夜的安抚,不由更觉得心头酸楚了起来。

    都怪她,是她没有看好权果,不然也不至于发生这样的事情。

    “现在这样,你先呆在原地不要动,我马上派人过来,你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啊!”

    郑夕晨练声应答着,但是看着远方那辆黑色的面包车,她忍不住挪动了些许的脚步。她不可以就这么坐以待毙下去,谁知道权果在里面受着怎样非人的待遇呢?

    这般想着,郑夕晨便咬了咬牙,只身一人悄然接近了那辆面包车。

    而权夜在挂了郑夕晨的dian hua之后,很快便拨通了一个dian hua,严声喝道:“你们现在立马去今天郑夕晨带权果去的那家鬼屋,记得要小心一些,一定要保住权果的安全!”

    “那……郑xiao jie呢?”dian hua那头的人迟疑了一下,像是在征求着权夜的意见。

    权夜沉吟了许久,眼眸中闪过一抹不易被察觉的光亮,终还是开口:“这还需要问我?”

    啪嗒一声挂掉了dian hua,转而看向满是忧愁的助理。

    权夜给助理使了个眼色,让助理和他一起回到了了办公室里谈话,以免关于文件的事情被有心人听到,从而利用。

    随着权夜一起走进了办公室,助理心中有些发紧,双手也不自觉的攥紧了,不知道该怎样把这件事情告诉权夜。

    这次的项目涉及到一家与他们公司有着密切关系的集团,而与这家集团合作的项目决定了公司整整四分之一的收入,若是和他们的合作黄了,那么全公司上下,只要参与过这个项目的人员恐怕都要受罚,更不要说现在

    想到这里,助理眼神不自觉的颤了颤,颇有些心惊肉跳的感觉,看着面前已经在皮椅上坐下了的权夜,嘴巴一张一合,想说点什么来辩解一下,但就是喉咙发干,一句话也说不了,只能干站着,像一个担惊受怕的受刑者。

    “到底有什么事情?”权夜微微眯了眯眼,他看够了助理心惊肉跳的表情,没有时间在这里陪他耗着。

    “这,是这样的今天和合作的公司派过来签约的人查克来了,我们的人拿着方案去找他,却没想到他勃然大怒,当场把我们的方案给撕成了两半。”助理擦着头上的冷汗,给权夜汇报着。

    “继续。”权夜的表情冷了下来,眸子像是沉淀了夜色,深沉无比。

    他倒要听听这个查克要干什么,不同意合作就算了,还要把他们公司的方案撕成两半,难不成是在公开挑衅吗?不过之前也和他们公司有过合作,这次已经不是第一次合作的,虽然那边派了一个新人过来,但他还是愿意相信这个公司的作风。

    所以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能让查克一过来就将关系搞得如此之僵,当然,他是相信查克不会自己那么傻,能为了自己而断送这个几亿资金的大合作的。

    助理咬了咬牙,抬头探究的看了权夜一眼,接触到他锐利的眼神,又急忙低下头,继续汇报道:“查克说,我们的方案是抄袭的,还说我们公司的信誉不过如此。”

    果然,说了这句话之后,助理仿佛看见了权夜眼底的戾气,顿时吓得像个落水的鹌鹑,瑟瑟发抖,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屏息凝神等待权夜发话。

    “哦,抄袭,有什么证据吗?若是他无缘无故的说我们抄袭我可不让他这么胡来的。”这样说着,权夜眸子一沉,猛地想起来之前被拿走那份文件,因为这件事情,他还把郑夕晨赶出了权家,让她蒙冤而走。

    不过还好,现在郑夕晨回来了,这不是说明郑夕晨心里对他的感情了吗?

    回过神来,现在他们公司的方案被说是抄袭,那么,郑夕晨是不会将文件怎么样的,现在想来,当时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一下子变得极其的不理智,明明郑夕晨只是一个小小的保姆,就算他对她可能有那么点特别,可为什么会影响他的思绪到这个地步。

    对了权夜眼底闪过一丝阴蜇,当时,他其实是想冷静的,可是一听到了张晓蓉的话,他心底就如同冒出了火一般的愤怒,甚至还下手打了郑夕晨,可不就是听了张晓蓉的煽动吗?

    而且当时的shi pin里那个人他记得这个人可是当年张老爷子的得力助手啊,这次“托他的福”,他一定会让这个人生不如死,受到该有惩罚,而张晓蓉恐怕也需要好好地想想怎么解释这件事了。

    助理不知道权夜心中千回百转,已经思考了这么多事情,还在继续的汇报着:“有的,当时查克就拿出了一份文件,我当时亲自去确定了很多次,的确是和我们一模一样的,之后我们被逼无奈,和查克交涉了一番,他们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发话说,如果我们公司的人不给他们一个交代的话这将是他们最后一次来找我们合作了。”

    权夜此时是真的皱紧了眉头,之前郑夕晨那里曾经有一份文件,但是他亲自拿回来的,不可能从她那里泄露出去,那么现在只需要确认是否真的是张晓蓉了,如果直接问张晓蓉,这位高傲的张家大xiao jie恐怕是不会承认的,她也是被张老爷子给宠坏了,居然胆大包天的敢违背张老爷子的意思,和权家作对,该说她傻呢,还是天真呢?

    不知道张老爷子要是知道了他的宝贝外孙女儿已经变成了一个不知天高地厚,而且还没有脑子的人,会不会气的一只脚迈进棺材板儿。

    权夜这样想着,却不知道被他一语中的,道破天机。

    权夜朝着办公桌踢了一脚,椅子缓缓的转了过去,淹没在黑暗中,看不清表情:“滚出去。对了,马上帮我打个dian hua约人,约一下张家大xiao jie,张晓蓉。”

    助理做错了事,不敢多说话,只应了一声好,生怕自己再不走就会横着出去,连忙快步离开,走之前还带上了办公室的门。

    “张晓蓉,我倒要看看你耍的什么花样。”

    “小姑娘啊……我们要不还是先报警吧?就我们两个人,上去不是挨打的份吗?”大妈神色慌张的拉了拉郑夕晨的衣角,面呈苦色。

    她可不想因为这样就白白送了自己的老命,自己家里还有人给自己照顾呢。

    郑夕晨咬紧下唇,知道大妈说的有道理,可是现在这样叫jing cha还不如给权夜打dian hua更为迅速。

    郑夕晨一听是有关权果的事情,脸色忽的一变,脚程也都加快了几许。

    随着大妈的指路,郑夕晨很快便来到了权果被绑架的地方,不远处那一辆漆黑的面包车在这个廖无人烟的地方看上去确实不怎么显眼,若不是因为在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有一辆车实在太过奇怪的话,估计也没有人会注意到它。

    “妈的怎么说好的人还没有来?”

    副驾驶上,一个光头凶神恶煞地从副驾驶座上跳了出来,很是不耐烦地将嘴里叼着的烟头丢在地上,骂骂咧咧的东望望西望望,却没有发现不远处躲着的郑夕晨。

    郑夕晨一见下车的人全身黑衣皮质,便知道这些人她根本就惹不起。

    只见那女人甚是惶恐的模样,拉着郑夕晨的手便要走:“哎哟你快跟我来,我刚刚看见你们家的那个小孩被人拖上了车!我到处找你呢!”

    “诶,小姑娘啊,我可算是找着你了。”一位大妈气喘吁吁地跑到郑夕晨的面前,满脸通红,看上去为了找郑夕晨她可是费了不少的功夫。

    “阿姨,这样,你先回去帮我报警,我在这里继续看着。”郑夕晨也知道自己不能老是拜托别人,也不能就这样吧这么一个热心肠的大妈拖下水,赶忙找了个借口将她给支开,随后拿起手机拨通了权夜的dian hua号码。

    “权夜,怎么办,权果他被人绑架了……”

    “你好……”

    渐渐的,半个下午过去了,别说是权果了,就连权果的影子都见不到一个。

    “你好打扰一下,请问你见到过一个小孩子吗?大概这么高……”

    “抱歉没有……”

    此时的郑夕晨宛若一个孤零零的小孩,双手环抱着自己,蹲在地上,任由金灿灿的阳光洒落在她瘦弱的背脊上,称得一片金霞。

    她无助地在角落之中轻声抽泣着,她不禁想起了以前自己的孩子被迫抱走的那一刻,她还是和现在一样无力,面对孩子的离开,她没有丝毫的办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