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72章:消失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看着权果艰难撑起了小脑袋,一副没睡醒的样子,郑夕晨既心疼又好笑:“你啊快起来吧,谁叫你昨天那么激动的啊,现在知道后果了吧。”

    “知道了”权果有些难受的半阖着眼,十分的后悔昨晚的自己,但还好在一番挣扎之后,他终于起了床。

    “小懒猪,还不快点起床啊,谁昨晚告诉姐姐他要早上六点起床的啊,是谁啊?”

    “这个嘛,你就不用管那么多了,你不是说和我立场相同吗,那等着看好戏便是了。”贺磊阴沉的盯了景言一眼。

    “唔是我。”权果艰难的睁开了眼,小脑袋上翘着两根呆毛,还不自觉的抿了抿嘴,看起来十分可爱。

    郑夕晨温柔的笑着揉了揉他睡得通红的小脸,使劲捏了捏,“嗯?那还不快快起床,果果再不起床夕晨姐姐一个人走了哦?”

    “那贺总打算怎么办呢?”景言有些好奇的问道。

    “那就好,我能习惯的,一定可以的,不用担心我!”权果一听郑夕晨不是不让他去,立马放下了心,开心的说到。

    虽然他的确不喜欢这种人多的地方,但是为了鬼屋,他应该可以忍的吧?

    小孩子一般都觉得自己什么都能做到,但权果是个很聪明而且非常坚强的孩子,郑夕晨觉得他不会答应自己做不到的事情,而他一旦答应了,就都会做到,所以便放心的一笑,拉起了权果的小手,半蹲着看他。

    “那等会儿果果跟紧我,一直牵着我的手好吗?”

    “嗯嗯,好的,我知道了,我们赶紧进去吧。”权果无比激动的说着,眼睛里仿佛有无数颗星星一闪一闪的。

    “你啊”郑夕晨失笑,无奈的站起来牵着权果往里边的中心地带走去。

    权果为了表现的好一点儿,一路上态度端端正正的,不敢造次,生怕郑夕晨冷不丁来一句不去了,非常的乖巧。

    走了大概有一会儿吧,两人一边问着路,一边看着指示牌,终于到了鬼屋面前。

    郑夕晨害怕权果一个人会出事,便带着权果一起去买了票,不敢放他一个人待在原地,而权果也是知道郑夕晨的顾虑的,十分乖巧的站在郑夕晨旁边,惹得售票阿姨连连称赞他懂事。

    摇了摇头,郑夕晨有些无语,这位阿姨是没见过权果小霸王在家里那副霸王样子呢。

    拿到票之后,郑夕晨带着权果走进了鬼屋,这座鬼屋是根据国外的一个恐怖故事改编的,全部由真人扮演,十分的恐怖,但是因为郑夕晨还带着权果,考虑到权果还是个小孩子,他们便选择了一个不是那么恐怖的主题。

    在权果的惊声大叫和郑夕晨的安慰的声音中,因为周围的气氛,两人都没有看到有几道黑影悄悄的跟在他们的身后。

    走了一会儿,不知是不是被吓到了,权果哭丧着脸说道:“夕晨姐姐,我想上厕所”

    郑夕晨想了想路线,带权果来到了厕所旁,有些不好意思:“果果,你进去上厕所吧,我在外面等你好了,如果出事了就叫我好吗?”

    “好的好的。”权果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冲了进去,看来是憋得急了。

    郑夕晨看了看周围,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决定坐着等权果。

    郑夕晨在椅子上坐了有好一会儿,心情也从欣喜变成了慌乱,坐立不安,十分的担心。

    权果上的这一趟厕所,未免也太久了一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就算权果是去上大号,这个时候也应该出来了才对啊?

    郑夕晨在厕所的门口踌躇着,她又不可能进男厕所找权果,但是现在都已经这么晚了,权果都还没有丝毫的消息,郑夕晨心中那抹不安的感觉愈加的浓郁了起来。

    “那个你好,请问你能帮我进去看看厕所里面是否有一个小孩呢?”郑夕晨实在是等不下去了,一把拦住刚巧路过的人,焦急的问道。

    那人在弄清楚了情况之后,很是通情达理地答应了郑夕晨,过了一会儿,他却出来告诉郑夕晨,他根本就没有在厕所里看到什么小孩。

    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轰隆砸在郑夕晨的脑海之中,权果不见了!

    “是不是他在你不注意的时候已经出来了?要不你先去另一边找找看吧,说不定已经有人发现他了。”

    路人有些不忍心看见郑夕晨这般的可怜,忍不住出声提醒道,甚至还提出了自己也帮着找的提议。

    然而时间犹如车马流水一般一去不复,别说是权果了,整个鬼屋及鬼屋的附近,都没有见到过权果的一片衣角。

    他真的不见了。

    而范甜甜此刻在家里也并不比郑夕晨的心情好到多少,只见张晓蓉在她的家里翻来覆去的,四处找着什么东西,而她也只能窘迫地站在一旁,什么都不敢说。

    尽管她很想和张晓蓉打好关系,可是这种久到底翻的也是她自己的家啊,论谁亲眼看见自己的家被别人翻了个天翻地覆,就差没有把房顶给掀了,心情也不会好吧?

    可是偏偏她还没有任何的立场去组织张晓蓉,只能在暗中数落着张晓蓉的仗势欺人。

    “范甜甜你就在那里杵着?你就没想过来帮我一起找一下的吗?”张晓蓉气呼呼的抬起头来,双手叉腰,一看见范甜甜那张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脸就一阵气恼。

    她本来就是因为担心文件那些都在范甜甜这里有些担心,毕竟她可不想就真的害权也,到时候自己再说从郑夕晨那小贱人那里拿到了文件,权夜就算再不喜欢自己也会对自己态度缓缓的,哪知道只是过来看看文件,结果两个文件都消失了,问范甜甜,她居然还一脸不知道的样子。

    “我让你好好保管文件,你就是这么给我保管的吗?”

    他们没有刻意躲开汹涌的人流,怕刻意反而惹人注意,因此身旁的人极多,本就是在市中心地带,人山人海,而且正好赶上了游乐场做huo dong,人更是比平时还要更多,权果本就很少经历这种挤得不行,连走一步都困难的境地,现在连一步耶动不了了。

    郑夕晨却没有想到这点,当即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担心还是该笑,因为她本来就不是什么有钱人,所以她自己是挤惯了的,但是她却没有想到权果一直待在权家,所以对这种情况是没有见过的,像权果这样的小孩儿,哪个不是被宠到天上去的?谁会想穷人家的小孩儿一样挤来挤去的呢。

    “这要不,我们等到人少了再来玩吧?行不行,果果。”郑夕晨思索了一下,目光闪烁着,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觉得先考虑权果的意见比较好。

    坐在车上,郑夕晨心中突然一跳,出现了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这种预感来的有些奇怪,但郑夕晨又想不出自己最近是哪里出了问题,便只能责怪自己了,也许是因为最近出的事太多了吧,有什么风吹草动她都草木皆兵的。

    “夕晨姐姐,我们快要到了吗?”权果坐在郑夕晨旁边,眼巴巴的抓着她的袖子,期待的问道。

    郑夕晨看着权果这幅期待的样子,就算心里有什么事都抛开了,不忍心打击权果的兴头,便压下心中的忧虑,挑了挑眉,笑道:“是啊,马上就到了呢。”

    “耶!我要去鬼屋玩了,嘻嘻。”权果开心的叫了起来。

    这样想着,在郑夕晨的忧虑和权果的期待下,车开到了游乐场。

    在权果急匆匆的打理下,两人终于出门了。

    如果是脑子清醒的权果一定听得出来这是郑夕晨在吓唬他,但是因为睡得迷迷糊糊的,权果都快哭了,“不要,夕晨姐姐不要走,呜呜,我要去游乐场,我马上就起床了”

    权果听郑夕晨这意思,可能就是差不多想让自己回去,一下子眼眶就红了,有些不满的皱了皱小鼻子说到:“我不,明明你答应了我要带我去看鬼屋的不是吗,你是不是想要反悔?”

    “怎么会呢,我就是怕你不习惯这里的环境而已啦,你不是一向不喜欢这种人多的地方的嘛?”郑夕晨无奈的解释道。

    贺磊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往门那个方向点了点头:“请便,今天的礼物,我很喜欢。”

    得到贺磊的允许,景言立马离开了饭馆,心中有些发毛,马上去见了lisa。

    景言颇有些毛骨悚然,明明周围温度被调成了最适宜人体的温度二十六度,但是他却背上冒出了冷汗。

    “既然这样,那景言就先行告辞了。”景言有些不喜欢这里阴沉的气氛,站起来说道。

    他有预感,这次和贺磊的合作将会十分危险,无异于与虎谋皮,如果不及时想好退路,或许会把自己给赔进去。

    第二天的时候,太阳刚刚升起来没多久,郑夕晨就早早的起来了,来到了权果的房间,看着昨天晚上吵着闹着说要今天六点起床去游乐场玩一整天的小孩儿,大笑出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