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70章:回来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这个小孩儿刚刚还一副弱鸡的样子,看起来不过是一个没有什么用的小孩儿而已,为什么现在却这么的可怕?

    这样想着,女人脸上的笑容不免有些僵硬了,眼里闪过一丝尴尬,小声的解释道:“不是,小少爷不要误会了,我只是关心你啊”

    于是,保姆又使劲炸了眨眼,一副很关心的样子对权果说道:“就是啊,小少爷,你不要那么伤心了,不就是夕晨姐姐吗?我也可以来当你的姐姐啊,你看。”说罢,还可爱的笑了笑。

    “小少爷!诶,小祖宗,你快别砸了唉。”管家一边阻止着,一边大声喊到,眉眼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岁,看着别墅里正在乱摔东西的权果,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她这么美丽,又这么关心权果,这个小屁孩儿刚刚喊着什么夕晨姐姐,应该就只是不习惯之前那个保姆走掉而已,现在她多带权果去玩玩,这么小的孩子,很快就会把那个什么夕晨姐姐忘记掉。

    然而权果真的会像她想的那样很快将人遗忘吗,然后还买她的账吗?自然是不可能的。

    权家的别墅里,正在上演一幕可以说得上是鸡飞狗跳的闹剧。

    “原来你就是他们口中的那个什么郑夕晨啊呵呵,不过是一个平常的保姆而已嘛!”新保姆阴阳怪气的嘟囔着,眼神扭曲,有些控制不住自己脸上的表情。

    但她好歹也是经历过权夜私人mi shu的重重选拔的人,费了一番功夫,还是在失控边缘勉强控制住了自己的心情,没敢对权果说重话,万一真惹怒了权果也是不好的。

    但她也气不过刚刚权果那一番冷嘲热讽,便想着只能把气撒在郑夕晨身上,好让自己好受一点儿。

    不过是一个小保姆而已,自己比她可要能干多了,看她那软弱的样子,估计就算是被她骂了,也不敢还口的吧,她治不了权果,难道还治不了一个小保姆吗?新保姆有些嫉恨的想着。

    然而即将对郑夕晨冷嘲热讽的新保姆没有想到,郑夕晨的确只是一个小保姆,可是她自己同样也是一个小小的保姆而已。

    “你是谁啊,怎么敢跑到权家来和我叫板,我可是权总安排下来照顾权果的,你又是个什么身份啊?”新保姆脸上挂着嘲讽的笑容,不留情面的讽刺道。

    郑夕晨松开权果,缓缓转了过来,郑重的看着新保姆,眼神尖锐的瞪着她,直把她瞪得有些心虚了,才开口道:“不,照顾权果的人,自始至终都只有我而已,没有其他人,也不会有其他人。”

    对,不能有其他人。

    郑夕晨以前从没有想过自己可以如此的强势,毕竟她的性格是无法和别人起争执的老好人性格,平时对于这些争吵也是敬而远之,但自从开始照顾权果之后,她几乎天天都在和这些女人们唇枪舌战,可是她没有丝毫的埋怨,甚至甘之如饴。

    因为她可能终其一生都无法这样强势的保护自己的亲生孩子了,那个孩子,那个可怜的,在她的肚子里呆了整整八个多月的孩子。

    所以她才要这么强势,让自己心里能够好受一点,保护权果,对她来说就如同保护自己的孩子一般的,让她瞬间斗志昂扬。

    新保姆听了她这番话,有些没有料到,不过还是态度强硬的吼道:“你,你这么肯定吗,我看你就是个不知所谓的女人而以,我可是听说你是被权总轰出来的?要换了我是你啊,早羞的钻到地缝儿里去了,哪像你这么厚颜无耻,还敢跑回来,你真当权什么人都能说了算吗!”

    本来她是想说权果,想了想权果都还在旁边听着呢,这小孩儿鬼精鬼精的,保不准又逮着她的话头说事儿呢。

    郑夕晨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也许原来的她,那个软弱的她听见了这些话会羞的无地自容,但现在的她不一样了,为母则强,她要照顾权果,就不能怕这些阻碍。

    “你说的对,我的确不敢自己回来,所以,我回来是经过了权总同意的,谢谢你之前代替我的工作,现在你可以先离开了,权果我来照顾就好了。”郑夕晨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说完,又好像想起了什么,“哦,当然,如果你想喝杯茶再走也是可以的。”

    “你,你,这不可能!”新保姆气的咬牙切齿的,脸涨得通红,除了否定什么也说不出来,还有那个什么代替,她这么能干的一个人,需要代替吗,再说,她根本都还没又开始照顾权果,这个人就回来了,这是存心给她找不痛快了吗?

    “为什么不可能,可不可能,你问权总便知道了。”郑夕晨礼貌的微笑着,像是没有看到新保姆扭曲的神色。

    这时,管家默不作声的叫了两个保镖过来将那个新保姆给架走了,他是知道郑夕晨的,郑夕晨不会拿权夜开玩笑,所以这个同意一定是真的,而且这个新保姆口无遮拦,实在是不适合在权家工作,还是让她回到以前比较好。

    也是,她能反驳出什么来呢?承认她和一个小孩子计较吗,或者是承认她真的对权总有意见?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能让她丢脸。

    就在这个尴尬的时刻,反而是权果帮她解了围。

    “夕晨姐姐!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啊……”权果原本想要继续和新保姆吵架的,看到来的女生,立马便激动的扑了过去,小胳膊紧紧的抱住女生,眼睛睁得大大的,眼泪又漫出了眼眶,不停地抽噎着。

    这些人看到他这样哭着找夕晨姐姐,都以为他是个好欺负的傻小孩儿,殊不知他可是权家的人啊,权家的人哪有一个好说话的?

    老,老女人?保姆被气得不行,什么都没想就要开口好好教训他,“你这小孩儿,就算你是雇我来照顾你,也不能这样说我啊,有没有教养啊你!”

    看到这个场景,管家叹了口气,他从来没有那么想过郑夕晨,想来在郑夕晨在的时候,权果一般都是比较听话的,虽然这个比较还是有一些水分的,不过肯定是比现在要听话的多了哎,就是不知道正形成现在怎么样了。

    “请问这位xiao jie,权果哪里没有教养了,我们权果这只不过是表达了小孩子的喜怒而已,犯不着说他没教养,跟一个孩子计较这些的吧,还是说,你对权夜权总有什么意见吗?”

    来人是一个看起来想西欧神话里的天使一样可爱的女生,穿着一身休闲装,没有怎么打理过,脸上甚至连淡妆都没有,却还是显得白净好看。她的脸庞还显得有些稚嫩,但这一番话却说的强势无比,让那个新保姆一时语塞,竟然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呵,你这个老女人,真的当我是瞎子么?还是觉得小孩子都是傻子,看不出来你的敷衍和笑容里的牵强吗?”权果皱着小眉毛,有些轻蔑的说道。

    “哼,你这个坏女人,什么叫你可以当我姐姐啊,你以为你是谁啊,有什么资格能当我的姐姐?”权果原本还一副眼泪汪汪,哭唧唧的样子,听到女人这句话之后,神情一下子变得可怕了起来,不过是几岁的年纪而已,已经有了一些权家人的威严和气势了,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那个保姆,直把她看的心头发憷。

    郑夕晨嘴角带笑,眼底有一丝水光划过,不知道那是欣喜还是什么,她一把将权果搂住,有些哽咽的说着:“是我,我回来了,你看,夕晨姐姐说到做到,不会对果果食言……”

    就在两人互相抱着,正在敞开心扉之时,被当做背景板的新保姆就感觉不爽了。

    新来的年轻女子有些为难的皱了皱眉,用微笑掩饰着眼中的嫌弃,心中则在暗暗的发着牢骚。

    不知道这个小孩儿在乱发什么脾气,虽然小孩子闹腾一些是好事,可是这也太烦人了吧!她自认为也是一个非常好相处的人了,即使她并不是表面上的那么喜欢小孩子,可是一般这种年纪的小孩儿根本看不出来,本来也是,谁会那么闲着没事儿做来照顾这种小屁孩儿呢,要不是看在权总的份儿上,她才不会想来照顾这个小霸王呢。

    “我不,我不要其他人来照顾我!滚开,快滚开!”权果像一个耍无赖的小霸王一样的撕心裂肺的大吼着,然而脸上的表情却是伤心欲绝,让人摸不清楚头脑。

    白白嫩嫩的小脸上布满了因为发怒而造成的红晕,牙关紧咬着,可爱又明媚的大眼睛里像是泡了晶亮的水,眼泪汪汪的,像一只可怜巴巴的小狗狗,无端端让人心生怜惜。

    不过她听说权夜非常疼爱这个权果,所以她只好屈尊来照顾他了。

    想象着权夜英俊帅气的脸庞,对她深情款款的说着话的样子,保姆得意的笑了笑,脸上带着梦幻的笑容,或许把权果照顾好了,权夜会对她青眼相加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