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69章:落井下石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mi shu并没有跟进去看shi pin,在她看来,那份shi pin文件肯定是郑夕晨在外面弄的冒牌shi pin,一直都在外面呆着的她看见权夜的那一刻眼神瞬间亮堂了起来,就连步伐都有些迫不及待。

    “权总,里面怎么样了?是不是这个女人还想着要蒙骗您?”

    “这……权总你不看了吗?”

    郑夕晨轻抿着樱唇,若牛奶般白嫩的脸颊渐渐恢复了一些光华,轻迈着步子跟在权夜的身后一同走进了放映室。

    “没有再继续看下去的必要了。”

    没有必要了,他知道不是她就行了。再加上,他已然有些看出来是谁的人了。

    “你不去看看?”权夜看了眼身旁瘦弱的女人,捏着她下颚的手竟有些留恋她肌肤的滋味,迟迟不愿意放开,却还是在一番挣扎下默默落下。

    “记得要常回来看看我们啊,毕竟我们之间还是有些交情的不是吗?余姐这么些年来对我们的照顾,我们可是一直都铭记于心的呢。”

    “哈哈哈哈,哎哟我现在是不是该哭才对啊?可是我忍不住啊,哈哈哈哈……“

    mi shu的手紧紧攥着,银牙紧咬,一张原本妖艳的脸现在看来可是分外的恐怖。

    她知道自己在公司的人缘不好,可是也没想到他们会落井下石到这样的地步。可是他们这样对自己又有什么错呢?自己这么些年来靠着在权夜手底下工作的便利,吃了公司不少的回扣,不敢在权夜的眼皮子底下对公司的账目动手脚,但可不代表她不会对那些小员工动手脚。

    这样日积月累下来,她吃掉的钱可不少。

    她还一直以为权夜什么都不知道,可是现在看来,郑夕晨的出现也只不过是一个契机而已,一个能够找到理由开除自己的契机。

    一旁的郑夕晨被权夜拉回了办公室以后,坐在办公室里的沙发上如坐针毡,可偏偏权夜还一脸的兴趣看着她,令得她竟忍不住想要立马夺门而出。

    “你从哪里得到的shi pin文件?”权夜挑眉地问道,他可是知道郑夕晨的背景的,以她的能力没有其他人的帮助是不会拿到这么重要的东西的,那么到底是谁在帮她,这就成了最关键的。

    郑夕晨轻抿着嘴,一双妙目忽闪着。

    她可不能把lisa给供出去,lisa好心要帮助自己,自己怎么可以就这般辜负她的心意?

    “我自己查到的,误打误撞。”

    “误打误撞?”权夜冷笑着,他可不信什么误打误撞就能捡到这么大的便宜,她到底要瞒着自己什么?居然连他都要瞒着?

    权夜满脑子都是郑夕晨要为了那个所谓帮助她的人要瞒着他,只要一想起他的心中就一阵莫名的烦躁,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他在等着郑夕晨的解释,可是郑夕晨就像在嘴上涂了胶似的,说什么也不愿意将lisa给抖出来,惹得权夜不由一阵火大。

    房门微开,一个职员自外面走了进来,附在权夜的身畔耳语了几句便离开了。

    权夜略有深意地瞥了郑夕晨一眼,心中满是恼怒。

    那卷shi pin是真的,也就正因为是真的,他更加想要知道郑夕晨到底是从哪里搞到的,张晓蓉可没有那么愚蠢,会傻到在半路上丢了shi pin文件,以至于到现在都还不知道。

    可无论他怎么从旁推敲,郑夕晨就是不愿意说出那人的名字,搞得他十分的火大,却又不想表现出来。

    “那个……我现在应该已经洗脱了嫌疑了吧?我是清白的,对不对?”郑夕晨满心疑虑地凝视着权夜,每次看见他那若刀刻般完美的脸庞她就舍不得移开眼来。

    权夜不耐烦地挑了挑眉,并没有说话,直到听见郑夕晨的下一句话的时候,他的情绪才舒畅了不少。

    “那我是不是就可以回权家了?”

    权夜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你想要回去?”

    郑夕晨小脸唰的一红,被他这么**裸的盯着很是不自在,却还是很诚实的点了点头。

    见她这般模样,权夜强忍住心中的笑意,摆了摆手,甚是“威严”得说道:“你现在要是想回去的话,自然可以回去。”

    郑夕晨眨巴着眼,像是不敢相信权夜说的话似的,又问了一句:“真的?”

    “你知道我不喜欢重复同一句话。”

    看着郑夕晨那兴奋不已的模样,权夜忽的想起她离开权家时的落寞,心里没来由的一痛,双脚不自觉的朝着郑夕晨走了去。

    郑夕晨还沉浸在能够回到权果身边的喜悦之中,全然没有察觉到权夜的靠近,直到鼻尖一股浓烈的男人气息扑面而来,腰间一双有力的手将自己紧紧圈围住,她才猛地从自己的遐想中惊醒了过来。

    “权、权夜?”

    郑夕晨浑身肌肉紧绷,一双明眸忽闪着,晶莹剔透。

    她不明白为什么权夜会忽然走过来抱住自己,就像上次忽然吻住她一样毫无道理可言。

    “……苦了你了。”

    权夜的声音在此刻细若蚊蝇,可郑夕晨却是听得清清楚楚,心儿止不住的一阵颤抖,鼻头一酸,莫大的委屈仿佛在这一刻就好似宣泄的堤坝,一发不可收拾。

    感受着怀中人的颤抖,权夜薄唇微抿,心止不住的抽痛着。

    他又何尝没有派人跟着她?可是她就这样在他派去的人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他为此还紧张了好久。

    每当权果问他的时候,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根本就不敢告诉权果,郑夕晨不在了。

    不仅仅是因为他怕权果受不了,也许更多的,是因为就连他自己,也不愿意去相信郑夕晨已经不在了这个消息。

    曾几何时有人问他:“你知道失而复得的滋味吗?”

    那时候的他回答道:“知道,属于我的,终究会是我的东西。”

    在他看来,失而复得,不就是他会把那些属于自己的权,钱,地位,全部都重新收入自己的手下吗?那样滋味当然是很得意的。

    可是当颜怡走了,再也没有回来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真正的失去是多么的痛苦。

    郑夕晨的消失更是让他忍不住害怕起来,害怕她也会和颜怡一样,从此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当他看见她的那一刻,仿佛看见了清澈透亮的苍穹在她的身后徐徐展开,他想,这也许就是失而复得的滋味吧。

    砰砰。

    清脆的敲门声忽的响起,清干的助理焦急的走了进来,并没有注意到房间里还有郑夕晨:“权总,不好了,出事了。”

    权夜眉头一皱,俯身在郑夕晨的耳畔说道:“你先回去,我现在有事处理。”

    mi shu死咬着下唇,恶狠狠地瞪了郑夕晨一眼,随即换上一副很是委屈的模样,朱唇微翘:“权总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了?虽然我平日在公司没有什么出众的表现,可是我好歹也做了您的mi shu那么多年啊,权总您不能……“

    “我不能?我要做什么,决定什么,什么时候居然需要你来说教了?”权夜眸色一冷,“你以为你这么些年来在公司里做了什么我不知道吗?做人,还是有些自知的好。”

    话音刚落,权夜便拉着郑夕晨直直穿过mi shu的身旁,看都不看她一眼。

    “啊?”mi shu一听,心头一喜,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看向郑夕晨的视线中满是不屑。“听到没?像你这样的老鼠屎根本就不配呆在我们公司!还不快出去?”

    “看了这么些天你也是累了,连脑子都不好使了。”权夜瑕眸危险的一眯,那宛若王者般的威严在这一刻忽的压得那mi shu喘不过气来,心头一股不安悄然占据了她整颗心脏。

    “权、权总?”

    她不相信,权夜居然会为了这么一个保姆要将自己赶出去?她在公司呆了那么久,没有功劳也算是有苦劳,他居然就这么无情吗?

    “怎么,你还想让我亲自请你出去吗?”

    然而权夜像是在答非所问一样,瞥了一眼战战兢兢的mi shu,薄唇轻启:“我觉得你有句话说得很对,我们公司是容不下一颗老鼠屎的。”

    张晓蓉……

    mi shu脸色苍白,其他人就像看笑话一般看着自己,令得她如鲠在喉,只想着找到一个缝隙能够钻进去。

    “哟,余姐,你这是要走了吗?唉,真是可惜了哦……”

    他的动作很快,一看便知道并不是第一次敢这样的事情了,身形高大,根本就不像郑夕晨这般瘦弱,也很难的想象这么高大强壮的男人怎么和郑夕晨这幅小身板放在一起。

    权夜眸色深沉地紧盯着屏幕不放,shi pin那的人的脸在他看来很是熟悉,总觉得在哪里看见过。

    放映室里除了应有尽有的放映设备,已然没有其他的东西,可谓是十分的简洁,和外面他们的办公桌上的杂乱全然不同。

    很快,那段jian kongshi pin便被放开了,只见漆黑的夜视**中,一道漆黑的身影缓缓走进了文档室,左顾右盼了一番便开始在档案室里翻找着什么东西。

    忽的,幽深的眼眸中一道亮光一闪而过,嘴角泛起一抹莫名的冷意。

    “你们把这段shi pin拿去验证一下是不是我们丢的那一段。”说着,权夜便要转身离去,走的时候还不忘拉上郑夕晨一起离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