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68章:众矢之的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公司内其他人的视线如芒在背,一个个像是恨不得要将她给看个通彻,看个明白。

    也正是这些目光,令的郑夕晨浑身十分的不自在。但她也知道,在他们看见这shi pin之前,是不可能相信自己的。

    周围的人都仿佛是被他这一句话给吸引了过来,一个个都看向了这边,就好像这边有什么稀奇的事情似的。

    那人忙摆了摆手,谁愿意只是为了一个女人而得罪自己的上司呢?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招惹了自己的顶头上司。

    郑夕晨轻轻捏了捏有些许汗珠溢出的手,很是不解地和他对视着:“对,我是郑夕晨,可是我应该和你没有什么过节吧?”

    “没过节?”那职员冷哼了一声,鹰钩般上挑的目锃地亮了起来:“就是你害的我们公司里的这么一大票人不得不留在这里加班加点的,你以为你是啊?还妄想偷我们公司的资料吗?怎么,你要偷给谁啊?”

    “不不不,我怎么会喜欢那样的女人呢?”

    可是她却要奢求自己不该拥有的东西,仅凭着一次误打误撞,仅凭着自己被他的小孩所喜欢。

    郑夕晨自嘲的笑了笑,尽管如此,她还是想要回去,哪怕她比不过颜怡在他心里的位置。

    “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就有用了吗?你以为我们这些人这么多天的日日夜夜是怎么熬过来的?你一句对不起就能完事儿了吗?”

    mi shu越说越气愤,就好像加班的时候她也在场似的,可她就是看不得郑夕晨那张小脸,本以为自己欺负欺负她能够在心底找到一些平衡,把自己这些天来从权夜那里受得气通通都撒在眼前这个女人的身上,却在看见他楚楚可怜的模样的时候,更加恨得牙痒痒。

    只见她雷厉风行一般走到了郑夕晨的面前,抄起茶几上的水杯,哗的一声,水杯中的水瞬间淋湿了郑夕晨漆黑的发,朴素的衣裙湿了一大片。

    mi shu尖利的嘴角上扬起一抹得意的笑来,正想要好好奚落一番宛若落汤鸡一般的郑夕晨,一道冰冷的问话倏的从她的身后响起。

    “你们在吵什么?”

    mi shu身体微微一僵,在公司工作了那么久的她又怎么可能听不出来这声音的主人是谁?

    只见她全身僵硬得转过身去,看见那熟悉的冷峻脸庞之后,妖艳的小脸唰的一下白了个通透:“权……权总……”

    权夜眉头一皱,瞥了一眼站在那里半身淋湿的狼狈身影,心里没来由的一窒,却还是迅速移开了眼,转而落在mi shu的身上。

    “权、权总,是这样的,这个女人硬要闯进来吵着要见您,我也没有办法,根本就阻止不了,谁知道这个阴险的女人力气那么大……“说着,mi shu还摆出了一副好不委屈的模样,若是其他的男人见了,指不定会因为下半身的一时冲动而做出什么事情来呢。

    权夜挑了挑英眉,mi shu这番的妖媚在他的眼中宛若熟视无睹,却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他竟一反常态地轻搂住mi shu纤细的腰肢,嘴角挑起一丝僵硬的笑来:“哦?看不出来这位郑夕晨xiao jie还有这些多余的力气来我的公司闹?”

    “我,我没有闹。”

    郑夕晨脸色甚是苍白,那搂住mi shu的手在她看来十分的刺眼。

    可是她又能说什么呢?她是他的谁啊?她有什么资格去干涉他的日常生活?以前没有,现在,更是没有。

    “没有闹?你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吗?你不是来闹的那你来我们公司做什么?”mi shu因权夜放在自己的腰间的那只手而格外的兴奋起来,妖娆精致的脸庞上一抹霞红飞过,看上去格外的妖媚动人,就连郑夕晨也情不自禁多瞥了她几眼。

    怪不得,他就是喜欢这样的人吗?和她一点儿都不像。

    郑夕晨微垂着头,发出来的声音又忍不住有些许沙哑:“我是来给你文件的,这是你们丢失的jian kongshi pin……你们的企划案,不是我偷的。”

    权夜眼眸微微一凝,搂着mi shu的手不知不觉松开了几许,眼底倒映着郑夕晨略微狼狈的瘦弱身子,一时之间心中五味陈杂。

    只见郑夕晨没有再多说一句话,将手中已然浸染了些许汗渍的shi pin文件放在茶几上,呆愣在原地想要离开,奈何脚上像是灌了铅一样,无论怎样都挪动不了半分。

    “你就放在那?是想让我自己去拿吗?拿过来。”权夜眉头不来由得皱起,很是讨厌看见郑夕晨这幅生人勿近的模样,就好像她走过来自己会吃了她似的。

    他是生人吗?

    权夜一想到这儿,心里没来由的烦躁了起来,松开mi shu的腰肢走到了郑夕晨的面前,紧捏起她白皙的下颚,唇齿间一股阴冷油然而生:“拿起来,亲手交给我。”

    “哎呀权总,不要让这个女人的脏手再碰了,我来吧,我来亲手交给你。”mi shu看见权夜走过去的那一刹那,脸上的笑容一僵,忙走上前去接过权夜的话,说着便要弯腰去拿文件。

    “拿开你的脏手。”

    一声冷不丁的令喝穿刺着在场所有人的耳膜,使得除了权夜本人以外,包括郑夕晨在内,身子都忍不住僵了僵。

    mi shu更是觉得浑身冰冷,权夜的视线如芒在背,她的手僵在半空中,一时之间不知道是收回还是落下。

    “我让你拿开你的脏手,你听不见?”

    权夜不耐烦地说道,他不喜欢重复自己已经说过的话。

    mi shu银牙一咬,娇俏的脸上一阵煞白。

    方才还轻搂着她的腰,她还以为权夜终究是因为自己顺着他的心意而终于将她放在了眼里,去没想到下一秒,自己完全就能沦为他看都不愿意再看一眼的人。

    而这一切,全然都是因为这个叫做郑夕晨的女人!

    轻颤着收回了自己的手,mi shu暗恨了一眼郑夕晨,悄然退到了一遍。

    郑夕晨眨巴着眼,看了看权夜,再看了看那退到一旁的mi shu,眸中满是迷茫。

    她看不明白,为什么权夜能够在眨眼之间判若两人,难道现在的他才是真正的他,而自己在权家那么多些日子里,他都带上了wei zhuang吗?那是要多累啊。

    被郑夕晨看的浑身不自在的权夜抽搐了一下嘴角,最终还是让一旁的职员从茶几上将文件拿了起来,在他的示意下拿到了放映室去。

    “怎么,不去看看?”

    见郑夕晨面色苍白浑身发抖的狼狈模样,mi shu心头不由一阵畅爽,连忙继续打击道:“像你这样的女人,我们权总身边多了是了,你不要以为你在权总家工作了那么几天就真的以为自己能够飞上枝头变凤凰了,不要忘了你自己的身价,你配得上我们权总吗?”

    “再说了,那些上层的xiao jie们都还没有得到过我们权总的青睐,你再看看你自己这穷酸模样,你以为,你就能够得到了吗?”

    郑夕晨樱唇微张,想要为自己辩解什么,可那些话就好像刻意堵在了喉间似的,无论她怎么努力,就是蹦不出一个字眼来。

    “还看着我干什么?你自己干了些什么龌龊的事情你自己不知道吗?还在这里坐着是想让我们亲自送你出去吗?”

    面对着mi shu的咄咄逼人,郑夕晨心里一阵委屈。

    明明不是她做的,为什么大家一定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为什么他们会知道在权家的事情?为什么……他要告诉他们,是自己偷的呢?

    越是这样想,郑夕晨便越发落寞,因文件到手而产生的那丝丝喜悦,在这一刻忽的变得不堪一击起来,能被小小的风吹雨打一次撂倒似的。

    其他人虽然没有说什么,可是他们的眼神已然代表了一切——他们不欢迎她这个不速之客。

    “证明自己就不用了,像你这样肮脏的女人,还是趁早自觉的滚出去吧,毕竟我们公司可容不下任何一颗老鼠屎!”mi shu嫌恶地上下打量着郑夕晨说道,尽管她说的话在其他人的耳中听来我过分了些许,可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站出来指责她的不对。

    郑夕晨被他说的小脸一阵红一阵白,紧咬着下唇,面色苍白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我没有偷你们公司的东西,不信的话就让你们权总来,我会证明我自己的。”

    她说的有错吗?不,一点都没有错。

    她就是卑微,她就是配不上,这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事情。

    “你就是那个郑夕晨?”

    郑夕晨闻声望去,在看见那小职员的那一刻,心中满是不解。

    mi shu冷若冰霜的眼眸恨了郑夕晨一眼,漆黑的眼珠咕噜一转,朱唇微翘,一个想法突然从脑海中忽的闪过。

    只见她在那小职员的耳畔轻声低语了一句,那小职员脸忽的一白,很是为难的样子和mi shu对视了一眼,咬了咬牙便朝着郑夕晨走了过去。

    她并不认识眼前的人啊,可为什么他的眼中全是敌意?

    “我问你话呢,你是听不见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