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67章:欺压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贺董事长这么快就急着要过河拆桥了,我现在差不多明白为什么你这么多年都斗不过权夜了。”

    “你!”这话简直是戳了贺磊的痛处了,他刷的一下站起来,眼神暴怒。

    景言锋利的眸子紧紧盯住贺磊,眼神寒冷的能冻死人,他嗤笑一声,十分的庆幸在此之前,他一个字也没有提起他们家xiao jie的名字,今天这个架势,恐怕不能善了。

    lisa虽然属于京城世家,家世显赫,可是却还是比这种在国家中有关系的人逊色许多,他绝不能够给lisa和老爷惹下这个da ma烦!

    看着贺磊的得意的样子,景言的心有些沉,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事情,眸光一闪,有了对策。

    “贺董事长先别急着笑,不如在听我说上两句。”

    那就是贺磊一定在国家里有特殊关系,景言能够确定是因为,这两个保镖压根儿没有到退役的年纪,身体也不像有什么损伤,是两个现役特种兵,这也是景言紧张的原因。

    前台xiao jie愣了愣,尴尬的笑着,似乎没有想到郑夕晨居然这么有毅力,能够坚持到现在还没有离开,不禁在心头佩服着郑夕晨的毅力。

    她也不忍心看着郑夕晨继续在这里等着,直接拿起座机便拨通了权夜办公室的dian hua。

    “有什么事?”mi shu眉目一横地接起dian hua,一听前台说郑夕晨居然还在大厅等着,不由自主地瞥了眼还在办公桌上为文件操神的权夜,撇了撇嘴说道:“我立马下去。”

    “怎么了?”权夜轻轻抬了抬眉眼,只是象征性地问了问,并没有太过在意mi shu回答了什么,他也不需要在意。

    mi shu脸色一变,却也神情自若的应付着,趁着权夜根本就没有来得及细想什么,便说道:“是这样的权总,就是前几日那些xiao jie又来吵着要见您了,要不我下去将她撵走?”

    权夜一听又是那些自找没趣的贵族xiao jie,不由英眉紧皱,很是厌恶地模样:“去吧去吧。”

    他可不想再被那些不知好歹的女人缠上,一个张晓容已经够他烦得了,再来几个,岂不是更烦?索性权夜大肆挥了挥手,将那所谓的“贵族xiao jie”全权交给了mi shu处理。

    mi shu心头一喜,同时也大大松了口气。

    既然权总能将这件事情交给自己,那她一定不可以让权夜失望。

    想到这儿,她的嘴脸不自觉地上扬起一抹阴诈的笑容来,漆黑的眸底浮现出了外面的那“贵族xiao jie”落魄离开的场景,甚至都忍不住想到了权夜知道了后褒奖她,说不定自己运气好,和权夜之间的关系就能够再接近一些呢?

    郑夕晨焦急地等在门口,丝毫不知道已经有人盯上了她。

    “这位xiao jie要不你先坐一会儿吧?”前台接待实在是看不下去郑夕晨张望着里面的那副模样,忍不住出言劝道。

    然而还不及郑夕晨开口,一道满是讥讽的声音便从一旁传了过来。

    郑夕晨闻声看去,便看见一袭黑色职业劲装妖艳女人扭动着她那纤细的腰肢走了过来,看见郑夕晨的那一刻,眼底一抹异光一闪即逝。

    只见她浅笑着,一颦一笑之间都有股迷死人不偿命的味道。

    “你就是吵着要见权总的那个人?”

    郑夕晨微抿着樱唇,蝶翼般的睫扑闪着,尽管眼前的这个xing gan的女人她不认识,甚至还对自己有一种莫名的敌意,她还是甚是有礼貌的回应着:“嗯,请问……你们权总现在有空吗?”

    原本还以为mi shu会好好地回答自己的问题,哪知道她却冷哼了一声,讥讽地上下打量着郑夕晨:“我们权总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你以为你是谁?”

    “我、我是真的有事要找你们权总,麻烦你通报一声。”

    她是谁?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算是什么样的身份,她现在只是想迫不及待的见到权夜,然后澄清自己。

    然而mi shu却是嗤笑了一声,根本不听郑夕晨说什么,直接走了过去对门口的保安叫嚣道:“你们还在那里杵着做什么?还不赶快过来把这个不速之客给我赶出去?难道你们还要权总亲自下来帮你们赶走这个女人不成?”

    那些保安望了望一脸不敢相信的郑夕晨,迟疑地迈开了步伐。

    虽然郑梓辰是很美,可是女人能和自己的饭碗有比较吗?权夜是什么样的人,他们这些当保安的也是早就有所耳闻了,谁敢惹那尊大神?

    “他不会赶我走的,只要你告诉他是郑夕晨来找他,他……应该会见我的。”郑夕晨迟疑了一下,心里很是不平定,但还是忍不住想要去相信一下权夜,她的心中还是有那么一丝不想被抹灭的希望。

    郑夕晨?

    mi shu本就妖娆的身姿忽的一顿,郑夕晨这个名字落在她的耳畔有些许莫名的熟悉。

    “你说你是郑夕晨?”mi shu轻描淡写瞥了她一眼,忽的想起来好像是权总家里的那个保姆,一时之间对郑夕晨的印象更是厌恶了起来。

    这么一个女人居然就呆在权总的身边?她在权总的身边工作了那么久也没见过权夜给她什么好脸色看,更别说去他家了。

    再加上虽然郑夕晨一直都没有在公司里露面过,但是她涉嫌盗窃公私文档的事情可是早就在公司里一传十十传百了啊。

    郑夕晨微微一愣,还以为这mi shu知道自己改变了主意,嘴角不自觉的上扬起一抹微笑来:“嗯是的。”

    “哦……郑夕晨啊,那你先和我上去等着吧。”

    郑夕晨跟在mi shu的后面,眼神不由自主的随着前面mi shu的屁股游荡着,不由在心中暗叹着自己的身材就没有这么凹凸有致,隐隐有些惋惜。

    在mi shu的安排下,郑夕晨坐在楼上的接待室里,四周的人都以一种很是奇怪的目光看着她,令得她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还以为上面有什么东西沾着,不由有些后怕。

    而mi shu则是把她带回来以后便拍拍屁股走人了,压根儿就没有想要继续搭理她的意思。

    “余姐,那人是谁啊?”

    mi shu冷冷的瞥了眼询问自己的人,一声冷哼自鼻中冒出:“还能是谁,就是那哥把我们公司最近搞得不得不天天熬夜的罪魁祸首呗。”

    “什么?文件就是她偷的啊?这么一个美人,还真看不出来啊……”

    “怎么?你还想泡她啊?”mi shu没好气地瞪了坐在沙发上很是不自在的郑夕晨一眼,越看心中越是不服气。

    这种女人也就看的过去而已,充其量就是一个花**。

    她今天就要看看这个恬不知耻的女人的脸下到底有多厚的脸皮?

    “贺总大可不必多问,只需要知道,我们站在你这边便可。”

    气氛僵持着,不知过了多久,贺磊阴沉的笑了一声,伸出手说道:“合作愉快。”

    景言也笑了,“合作愉快。”

    “等等,我倒要看看他能说出个什么来。”

    景言听他的语气,知道自己的第一步差不多成功了,便松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贺董事长这么聪明的人,应该之前也派过人去偷文件吧,为什么你失败了,我们却能够偷到,贺董事长没有想过吗?”

    贺磊听到此言,暴怒的眼神慢慢平静了下来,又坐下来,这时,他才正常的看了景言一眼:“说。”

    “权夜身边有我们的人。”

    “什么?”

    周围的保镖见状,立马围了上来,正要动手,却被贺磊阻止。

    “那倒是没问题,请说。”贺磊扶了扶金丝眼镜,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让景言的青筋忍不住暴起。

    “那个,请问权总还没有开完会吗?”郑夕晨捏紧了文件,心中忐忑不安地走到了前台的面前问道。

    外面的天空已然有些许昏暗,她竟然已经不知不觉间等了那么久,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贺磊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似的大笑出声,笑了好一会儿,才阴沉的说道:“哦?我就是过河拆桥了又能怎么样呢,君子,贺某可不讲究什么君子小人,在商言商,而商人只讲利益,那么你又能给我什么利益呢。”

    利益?真是笑话。景言差点想冷笑出声,难道给他的文件不就是最大的利益了吗,贺磊这个人,果然像是传言所说的,雁过拔毛,手段阴毒。

    思考了一阵,景言理清楚了思路,当即做下了一个决定,绝对不能惹贺磊,或者与他为敌。

    于是,景言并没有再像之前一样插科打诨,而是极力保持着镇定的对贺磊说道:“贺董事长这是做什么,难道是想过河拆桥?这恐怕不是君子所为吧。”

    “贺董事长,难道最大的利益不是你现在手中的文件吗?景言此来,绝对可以称得上是诚意十足了,可是贺董事长却不买账,实话说,这可不是一个聪明人该有的做法。”

    “难道我还不够聪明吗?你们偷文件,我不过是第三方,你才是真正的犯罪者,我就算现在过河拆桥了,不是正好没有人知道吗。”贺磊有些邪恶的笑了起来,差点儿为自己的绝妙想法鼓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