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55章:丧家之犬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权夜的呢?他明明那么霸道,又不讲道理,现在还要冤枉她,想到这里,郑夕晨凄迷的一笑,如果她不喜欢他的话,现在根本不会如此悲伤吧?

    可是喜欢上了便是喜欢上了,没有如果,也不能后悔。

    郑夕晨看着他们拥抱,接吻,俨然是一对热恋之中的情侣。

    她被赶出来了,被这样像一条丧家之犬一般的赶出了权家,郑夕晨抿了抿有些干裂的小嘴,眼睛因为哭泣而十分干涩和红肿,想两个小核桃一般,更增加了她脸上的稚气。

    又隔了一会,天色渐渐全黑了下来,男生对女生说着:“天有些冷,咋们回家吧。”

    那样子既痴情又温柔,正是郑夕晨想象中的男朋友的样子。

    夜幕彻底占据了整片云幕,公园的人非常少,郑夕晨不知不觉便走到了公园中,有些呆呆的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清澈见底的眸子中看不见任何情绪,脸上是干了的泪痕。

    也许之后误会会被解开,那时她会再回到权家,但那又怎么样呢?即使误会解开后权夜对她再好,依然掩盖不了这繁华下的苍凉。

    但是也有可能lisa根本帮不了她,她只能这样被冤枉一辈子,再也不能回到权家,再也见不到权果了。

    “对不起啊,果果,可能,姐姐真的再也看不到你了”郑夕晨痛苦的瘫软在长椅上,心中又酸又涩,脖子上的淤青也在提醒着她今天发生的事,让她几近感到窒息。

    就在这漫长的苦痛之中,她渐渐睡着了,枕着坚硬的椅子,沉沉睡去。

    梦里,郑夕晨看见她好像还在权家,为权果热着牛奶。

    她温柔的端着牛奶敲响了权果的门,“果果,来喝牛奶了。”

    “夕晨姐姐!”权果兴高采烈的扑出来抱住郑夕晨,大大的眼睛亮晶晶的,闪烁着明媚的光芒。

    就在郑夕晨沉浸在这温馨的场景中,不愿醒来之时,一夜悄无声息的过去,天空蒙蒙的亮起来了。

    清晨的空气既干净又清新,几只麻雀叽叽喳喳的飞上枝头,公园的小树林笼罩在一片薄雾之中。

    郑夕晨哭的肿胀的双眼被逐渐刺眼起来的阳光穿过,隐隐约约之中,一个娇媚的声音在她耳边响了起来,带着淡淡的嘲讽之意。

    晚上的时候,lisa通过特殊渠道,已经知道了今天在郑夕晨房间发生的事了,心中十分的鄙视张晓蓉。

    “呵呵,就让你多得意一会儿好了,到时候,等我找到了文件……你就和你的权夜说再见吧!”lisa的语气既得意又嘲讽,上调的眼线和娇媚的眼神,让她的样子看起来如同西方神话中邪恶的女妖,在浓雾中游上海面,以梦幻的歌声引诱船上心智薄弱的船员下水,然后趁机吃掉。

    “xiao jie。”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严肃的低着头,向lisa鞠躬问好。

    “哦?回来了,之前你不是说郑夕晨被权夜赶出来了吗?现在郑夕晨在哪儿呢。”lisa妖娆的坐在椅子上,穿着暗红色蟒纹高跟鞋和黑色si wa的mei tui上翘着,眼神十分勾人。

    西装男子微微抬头,目光正好对上lisa那诱人犯罪的胸脯,顿时一慌,连忙低头恭敬的说道:“郑夕晨被赶出来之后去了公园,现在坐在公园的长椅上。”

    “这家伙坐在长椅上干嘛。”lisa疑惑道。

    “没有干嘛,就是坐着发呆。”西装男子敬职敬责的说道。

    “嘁,郑夕晨……可真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废物啊,不过,她蠢正好便宜了我,要不是她这么天真,我也许还真的会被权夜那个狐狸发现啊,哈哈哈哈。”lisa眯着眼睛,得意的大笑了起来,洁白如玉的手掌抬起来鼓着掌。

    “xiao jie打算怎么处理郑夕晨?”

    “呵……自然是要由我这个救世主去拯救她啊。”lisa嗤笑一声,从身后的柜子上拿出了一**暗红色的指甲油,打开盖子,慢条斯理的补着指甲。

    看见lisa这样,男子微微的皱了眉,抬头看着lisa欲言又止。

    心情正好的lisa小声哼起了歌,眼波流转中,轻飘飘的撇了撇嘴,无趣的问道:“这是怎么了,要说不说的。”

    西装男子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开口说道:“属下看郑夕晨现在睡在公园里,万一有人对她不利的话,xiao jie的计划……”

    “你这是心疼她了?哟,看来这个郑夕晨还是朵娇花啊,这才多久,都已经把你的魂儿勾走了。”lisa冷冷的看着他,皮笑肉不笑的样子让西装男子不寒而栗。

    西装男子听着她的话,猛地一愣,想起了他家xiao jie惩罚人的手段,眼中闪过一丝恐惧,连忙慌乱的抬起头来澄清道:“不是的,属下只是害怕xiao jie的计划---”

    lisa“嘭”的一声将手中的指甲油摔在地上,眼神犀利的盯着西装男子,那眼神像极了淬了毒的刀子,一刀一刀的剜在西装男子的身上:“别去学着其他人一样怜香惜玉,记清楚你的身份,你根本没有同情别人的资格,再说了,她出不出事关我什么事呢,就算她被人给捅上两刀……呵,让她受点伤,她才会感恩戴德的记得我的恩情。”

    “是。属下先下去了。”男子见她神色极其不耐烦,知道她心情定然十分不好,连忙告退了,生怕她一个想不开,就拿自己开刀。

    “滚吧,心情都被你搞差了。”lisa双手抱胸,站了起来,不再去看西装男子。

    等到西装男子离开之后,她走到窗边,闻着窗外馥郁芬芳的山百合的香味,微微眯着眼,唇角微勾,露出一个灿烂笑容来,口中的话却是恶毒不堪。

    “张晓蓉,就让你再得意几天吧,这一次,让你毫无翻身之地。哈哈哈哈……”

    后来权夜说让她做权果的妈妈,她也以为自己会一直和权果在一起,这是一个不像家的家,但是那个家是她偷来的,权果和权夜从始至终,认同的只有颜怡,而不是她,郑夕晨。

    也是,她从来没有得到过,何谈失去呢?这些原来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而已,权夜他既有钱又有势,他可以拥有更优秀的女人,会选择她,也只是他们刚好遇到了而已。

    想想也是吧,颜怡如此完美,家世也和权夜刚刚好相配,还会音乐,又高雅又漂亮,是男人心中当之无愧的梦中qing ren,就连权果也更喜欢颜怡一点。

    她也曾经以为权夜真的可以给自己一个家,一个没有争吵,没有恶毒的辱骂,没有无休无止的欺辱的家。

    现在这些都没有了,她在权家的这几个月,仿佛是一场长长的大雪,来时美轮美奂,如同不愿醒来的梦境,去时也太过匆匆,她都还没有好好的感受美好,可笑的是,她一直活在梦境中不愿醒来,把梦境当成现实,所以现在梦碎之后,她才会如此的悲伤难受。

    她现在也不能回权家了,至于她自己的家,她一直以为,那已经不再是她的嫁了,自从母亲死去之后便已经不是了。

    以前她总盼着能回家,而自从继母来了之后,一旦回家,等待她的便是无尽的打骂,她有些时候也会反抗但后来也就认命了。

    直到她长大以后出来工作了,她多么感谢成长,让她离开了那恶毒的继母和嚣张的哥哥,现在又怎么能回去呢?

    郑夕晨觉得自己还是天真的,天真的相信权夜那天提出来要她做权果的妈妈时,她虽然觉得权夜不会喜欢她,但起码还是对她有那么哪怕是一丝的好感。

    可是权夜确实不同的,郑夕晨皱着柳叶细眉,微眯着眼睛,放空着思想。

    但是权夜在想要为权果找一个妈妈时遇到了她郑夕晨,郑夕晨也刚刚好在失去了孩子的时候遇到了带着权果的权夜,才有了这段相遇。

    如果不是今天张晓蓉的陷害,也许她会永远活在权夜虚假的信任之中自鸣得意。殊不知别人都只是把她当成一个跳梁小丑,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张晓蓉让她看清楚了一件事,权夜根本就不信任她。

    而她现在却被赶出来了,郑夕晨有些凄楚的仰头,头发因此落在了湿润的木制椅子上,而一向爱干净的郑夕晨却仿佛完全没有看见一样,轻轻的将头靠在椅背上。

    “好美的天空,真好看。”郑夕晨**的喃喃道。明明一生的泪水都好像已经为权夜流干了,再看见这干净无垢,仿佛一块可以被人拿在手心把玩的美玉一样润泽的夜空之后,居然又有了酸涩的泪意。

    “丧家之犬啊”原来,她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把权家当作了家。

    一个温暖的,可以让她依靠的地方,一个可以泊船的港湾,一个即使在晚上两三点是也会有灯光的,让她安心的家。

    郑夕晨突然高高的抬起头,那滴泪水便在她的眼中扩散着,晕染着,最终还是在地心引力的吸引下,顺着她洁白莹润的脸颊滑落在了长椅之上,又慢慢的被风吹干,带向公园的小树林里。

    那里有一对小情侣在互相诉说着衷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