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54章:拉钩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上层的家族,有哪个是省油的灯呢?

    “郑夕晨,你难道还不打算承认吗?”张晓蓉狰狞的笑着,上吊的眸角犹若刀刻般给人一种难以直视的感觉,只见她像极了一只高傲的孔雀,自以为是的居高临下般的看着狼狈不堪还没有来得及洗漱便已经又一次哭花了脸的郑夕晨,心里别提有多畅快了!

    他又何尝不想去相信那个昨晚上崩溃到流泪的小姑娘呢?可是权夜的话向来是不准许他人反抗的,哪怕是他也只能听着。

    张晓蓉冰冷的话语一遍又一遍地穿刺着郑夕晨脆弱的耳膜,就好像下一秒她就会被这些冰冷的话语击倒似的。

    “小少爷,既然你相信郑xiao jie的话,那么就请好好的在房间里呆着吧……这便是对她最大的帮助了。”

    管家知道,郑夕晨心里其实最放不下的就是权果,只要有权果在,郑夕晨便会满脑子都是想着怎么保护他,让他宽心,而不是想着去推脱掉自己的罪责。

    “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呢?”

    郑夕晨苦笑着,一张小脸笑着比哭还难看:“你真的,一点点,哪怕就只有一点点,你都不信我?”

    “你只要说出来为什么文件会在你的电脑里,你到底要传给谁就是了。”权夜眉头一皱,他很是不喜欢被郑夕晨这样看着,特别是她那张哭丧着的脸,令他很是气恼。

    下意识的,权夜便将自己心里对郑夕晨的这些奇怪的情感,全然归在了郑夕晨辜负了他对她的期望上。

    张晓蓉一见郑夕晨这幅样子就恶心,就好像她是在故意勾引自己的男人似的,在自己看上的男人的面前露出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装给谁看啊?

    “郑夕晨你哭什么哭?怎么,被发现了你的那些不干不净的目的,你就演技上身了吗?快收起你那勾搭男人的样子,看着就让人恶心!”

    然而郑夕晨根本就不想搭理张晓蓉,这令张晓蓉更加气急了起来:“郑夕晨你又无视我?你这个贱女人!住权夜的吃权夜的,现在还想要破坏权夜的大事!还不说出你的幕后主使来!”

    “我就知道你这般对权果那么尽力的讨好,一定是另有目的!现在好了吧?人赃并获,你还想要狡辩什么?”

    张晓蓉说着说着便发现权夜并没有丝毫想要动手的意思,心中忍不住开始慌张了起来:为什么权夜还没有动?难道还对这个臭狐狸精有念想吗?他难道真的被这个狐狸精给迷住了?

    张晓蓉紧咬着银牙,权夜越是没有作为,她就越是慌乱。

    “怎么?还不敢开口说话了吗?全被我说中了是吧?我就知道,像你这样的女人,准没有什么好心……”

    “闭嘴!”权夜一脸黑沉地瞥了一眼张晓蓉,吓得她立马禁了声。

    可是稍稍回过神来,一张脸上渐渐攀上了一抹羞愤来。

    这算什么啊?还凶她?为什么凶的是她啊?不该凶郑夕晨那个贱女人吗?

    张晓蓉越想越生气,恨不得在郑夕晨的身上戳出一个个的大洞来,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让她知道和自己作对到底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郑夕晨自始至终眼神都没有从权夜的身上移开过,她在等,甚至妄图想要从他的表情中看到一丝的涟漪,可是一眼望去看见的,却只有不耐和冰寒。

    是了,这就是他对自己的态度。她从一开始就期待的,到底是什么?

    郑夕晨艰难的扯了扯嘴角,神色恍惚:“我知道了。”

    “你知道了?你知道什么了?”张晓容神色狠戾地瞪了一眼郑夕晨,心头不由得一慌。

    难道这个贱女人知道了?怎么可能?我做的那么天衣无缝!

    可就算张晓容一遍又一遍地在心底告诉着自己,郑夕晨绝对不可能会知道自己的计划,可就算这样,她还是不敢直视郑夕晨的眼镜,就好似她的眼镜能够看透她的内心似的。

    “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郑夕晨轻扫了一下张晓容,看她这幅样子,就算她并没有所谓的读心术,也猜得到自己变成这幅样子,多半就是张晓容捣的鬼了。

    尽管知道,郑夕晨却还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谁让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呢?无权无势,又怎么可能比得过张家的大xiao jie?

    郑夕晨自嘲地笑了笑,再也没有抬起头去看权夜那张冷峻的脸庞,就连他的裤脚她都不想再看见一眼。

    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

    无论是那一晚的轻抚,还是那一次的吻,甚至昨天夜里把自己抱回了自己的房间,这一切的一切,全部都是假的。

    这样想来,那他是否从未把她放到过眼里?在他的眼里,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是可有可无的小保姆,还是只是一个代替颜怡的玩具?

    在权夜复杂和张晓蓉得意怨恨的目光下,郑夕晨支撑起她那单薄得仿佛下一秒就会被吹跑的身子,一步一个脚印坚毅地走出了这个让她难以呼吸的门。

    轻轻打开大门,郑夕晨这才发现,原来在不知不觉之中,都已经那么晚了。

    天边清澈若镜般的天空已被浮红的晚霞吞噬占领,那一轮弯月在红霞满天的云霄上静静摇曳,红日渐渐敛去它耀眼的夺目光辉,将这片云页交付于那暗淡无光的皎月之手。

    郑夕晨遥望着天边无法与曜日争辉的淡月,那么一刹那间,她竟觉得自己是那么像它。

    但是却又远远不如它。

    仿佛这般卑微懦弱而又渺小的自己,根本就不配自我觉得和它有所相像。

    那微淡的月光都像是在嘲笑她一般,时显时散。

    权夜疲惫的倚靠在窗边,身边张晓蓉唧唧喳喳的声音仿佛根本就闯入不了他静谧的内心。

    他那双若黑夜般绸滑的瞳也像这月光一样暗淡,其中倒映着郑夕晨渐渐远离的孤独背影,他竟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权夜,我说了这么多,你到底听没有听进去啊?”

    张晓蓉嘟着嘴,堵着气似的对权夜说道。

    她又不是瞎子,自然看得见权夜的视线从一开始都一直跟随着郑夕晨,对于她自己却是根本就不想看一眼。

    “说完了就回去吧。”权夜淡淡得说道,虽然不再像平日的那般咄咄逼人,但却让张晓蓉的心里更加的难受。

    她宁愿权夜冷冷的对她说出那个“滚”字,都不愿意看见他这样的不冷不淡,那反而让她觉得,自己和他之间的距离,越加地遥远了。

    还不等权夜说完,郑夕晨便忍不住冷哼了一声,说道:“追究?真正的目的?那么请问权先生,我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呢。”

    郑夕晨冰冷受伤的眼眸越加黯淡了下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不想再继续解释什么了。

    好像无论她说什么,都是错的。

    她微张着唇,看了看依旧面不改色的权夜,只觉得心中更是冷了好几分。

    “我没有做过的事情,我永远不会承认。”郑夕晨低垂着头,细长的墨色发丝遮住了她一般姣好的面颊,只露出了白皙的下颚,落在权夜的眼中十分的刺眼。

    看着她这副落寞的模样,不知为什么权夜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但就算是这样,他还是要公事公办,总要为自己公司里的那些人一个交代。

    “你如果说出来了你真正的目的,我就可以既往不咎,也不会追究你违背我们之间的条约的事情,违约金我也不会再继续追究……”

    郑夕晨冷冷的瞥了一眼张晓蓉,满是晶泪的眼眸中尽是冰寒。

    管家轻轻叹了一声,眼底闪过一抹沧桑之色。

    无论她说什么,权夜都听不进去,也不想听,更何况现在还有张晓蓉在一旁看着,他一定对自己失望透了吧。

    是啊,自己到底有什么目的呢?她的目的,不就是想要留在权家,哪怕是留在他的身边,留在权果的身边就好了吗?她还能有什么目的?

    他要去陪着夕晨姐姐,他要回去陪着她!就算权夜不同意他也要回去!

    然而管家铁了心似的,深幽的沧桑面颊上充斥着不安的疲惫感,无论权果怎么闹腾他都像没有感觉到,没有听见似的,毅然决然地执行着权夜给他下达的命令。

    是啊,她又能把张晓蓉怎么样呢?无论她再怎么挣扎,她始终都只是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而已,怎么比得上一个富家大xiao jie呢?别人要想要捏死她,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

    “管家!你放开我!”权果蹬着他的小腿,心急如焚地大吼道:“我让你放我下来!你听不见吗?”

    “呜呜呜……管家放我下来吧,好不好?我要去陪在夕晨姐姐的身边……我相信她……”权果无力地趴在管家的肩头大哭道,清澈的大眼中水雾纵横,一眨眼的功夫便将管家肩头的衣服沾湿了一大片。

    管家大手微微一紧,咬紧着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