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51章:陈氏变故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果果,你爸爸说话从来都是算数的,说了答应肯定就答应了。”郑夕晨捏到满意为止,这才是收回了手,心情不错的看着果果说。

    “夕晨姐姐,你手怎么了?好像一个大包子哦。”权果不明所以的看着郑夕晨手中的伤口说着,的确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大大的包子。

    “夕晨姐姐,爸爸以后是真的不没收我的玩具了吗?”权果做完功课之后,偷偷的走到了郑夕晨的身边说着,胆怯询问的小眼神,简直萌化了郑夕晨的小心脏。

    “xiao jie,你叫我办的事情已经做好了。”龚航低着脑袋,惨然一笑,到了现在两个人的相处方式已经到了现在这般的地步了吗?

    下意识伸出手捏住了权果软嫩的小脸上,轻轻的捏了好几下。

    权果的小脸微微泛红,皱皱鼻子,却是没有说什么,黑溜溜的眼睛一直盯着郑夕晨。

    张晓蓉眼中带着愤恨,龚航是在陈家管家的孙子,从小和张晓蓉是一起长大,但是两个人之间发生了点事情,到现在已经是无法挽回的地步,张晓蓉现在如此的讨厌龚航,不想要见到他。

    “夕晨姐姐,一直摸脑袋是会长不高的,可是果果很喜欢你摸脑袋,以后你一天就摸我一次好了。”权果第一次避开了郑夕晨的抚摸,最后往后面退了一步,好像真的是要和郑夕晨拉开距离一般。

    郑夕晨还没有搞懂果果这是什么意思,这心中猛然间一跳,果果这是不喜欢自己了吗?开始反感了吗?

    还没有彻底的想出da an,果果就是说了起来,解释完了之后,郑夕晨更是觉得小孩子的世界简单,没有太多的弯弯绕绕,喜欢就是喜欢。

    就算是知道了自己有可能长不高,也是不想要和郑夕晨生分。

    “果果,摸脑袋是不会长不高的哦。”郑夕晨才不管这么多,果果不知道是哪里知道的,但是这样不好的观念现在还是不要有最好了。

    “昂,不会长不高吗?”权果睁大眼睛看着郑夕晨说着,不会长不高的啊。

    “恩,果果要乖,以后不挑食,一定会比爸爸长得还高的。”郑夕晨眼中划过一丝狡黠,看着权果闪着光芒的眼睛,这样骗果果是有点不好,但是这也是正常的,不挑食现在还这么小,等长大了之后,身子会越发的高起来的。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高过权夜也是正常的,说不定以后比权夜还有帅。

    “好,以后果果绝对不会挑食了。夕晨姐姐,晚上我们可以吃饺子吗?”权果不断的点着头,萌萌的睁大眼睛说着,郑夕晨知道卖萌可耻,不过,怎么样都是拒绝不了果果的。

    反正饺子做起来也轻松,果果喜欢的话就多吃点咯。

    权夜回到公司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喝水,刚才在家的时候权夜一直没有喝水,当时权夜的嗓子真的很不舒服,可是自己一直在忍着,总是不能在郑夕晨面前出丑。

    公司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权夜说多了话,实在是忍不住了,随便找了一个借口马上就离开了别墅。

    “总裁,张老的mi shu说有事情要见你。”权夜身边的助理急匆匆的走了过来,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睛说着,话中语气都有点急切。

    权夜点点脑袋,权氏和陈氏的合作有点重要,所有对着张老也是有点面子,如果没有的话,那张晓蓉就不会再出现在他的面前。

    “总裁,陈氏最近出现变故了。”助理,抬起脚步,才是伸出腿,马上又收了回来,对着权夜开始报备。

    权夜挑眉,陈氏出现变故?这是怎么回事?

    “让他进来。”权夜轻扯嘴角,手中放下了文件,放在桌子上之后,发出一声轻响,助理眼镜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白色的光芒,接着助理走出了办公室,身形笔直,权夜的目光依然是放在了自己手中的文件上。

    好一会之后,权夜办公室的门缓缓打开,门外走进来了一个年龄看起来挺大的人。

    手中拿着小小的一个文件包,脸色冷冷的。

    “权总,我姓吴,是张老身边的mi shu。”吴mi shu进来之后,直径走到了权夜的办公桌面前,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也许这是mi shu和助理的通病,吴mi shu脸上也是带着眼镜的,而且这样子也是冷冷的。

    权夜没有理会,吴mi shu而已,这次来也不知道是要说什么。

    “权总,张老犯病了。”吴mi shu介绍完自己,呆愣了片刻,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不愧是权总,高高在上的模样,让人就是忍不住的想要崇拜。

    当着吴mi shu开口的那么一瞬间,权夜就没有心思在停下去了,没有时间听废话。

    可是说到了张老犯病的那么一瞬间,他手中一顿。

    张老犯病了?

    权夜抬起脑袋,从吴mi shu进那么一瞬间到现在,这才是认真看了吴mi shu一眼。

    吴mi shu被着权夜看了那么一眼之后,这才是感觉到了什么是上位者,浑身都好像要臣服一般。接着吴mi shu再一次的说着:“权总,张老现在在医院中,现在外界还没有发布消息,只是张老说了作为合作伙伴,权总有权利知道。”吴mi shu在权夜的注视下说着,心中却是惶惶的。

    “什么时候的事情。”权夜皱着眉头,刚才看了一下数据,陈氏的股票在前几天的时候好像就有点变动。

    果然,在权夜说道这句话的时候,吴mi shu的脸色都变了不少。

    “五天前。”吴mi shu脸色没有好看,在他心中自己都有点说不过去了。

    忽然间权夜笑了一下,一个个都是老狐狸,算计事情都算得这么好。

    张老五天前出事了,到现在才和他说,这中间肯定发生了什么,不然张老不会和他说的。而且现在还是派着一个mi shu来。

    权果没有理会郑夕晨的话,反倒是一直在吹着气,郑夕晨也没有抽回手,反正现在来说,吹吹的的感觉也很不错。

    “夕晨姐姐,吹吹就好了,这样就不疼了。”权果抬起脑袋,认真的小眼神瞅着郑夕晨,感觉现在的权果才是一个大人,这嘱咐的样子就是想要让郑夕晨好呆着就对了。

    “果果,姐姐不疼了,这是一不小心碰到的,你爸爸已经包扎好手了。”郑夕晨说话的时候越是说道了后面,声音还有点小了,这如同包子一般的手,的确是权夜包扎的,但是这就是事实。

    “嘶……”郑夕晨在脑子中组织语言的时候,权果就动手了,没察觉的动作,无法阻止。她正中权果的手,倒吸一口凉气之后却是什么话都说不了。

    “夕晨姐姐,你手受伤了吗?”郑夕晨的声音太过于明显了,权果就算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也是猜出来了一点。这才是紧张的看着她。

    郑夕晨心里有一丝的郁闷,要怎么说?这伤口是父亲出手搞的,可是到了现在就好了,这儿子也要出手动两下,郑夕晨要怎么说?

    “不疼,不疼,吹吹就不疼了。”权果轻轻的捧着郑夕晨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嘴边上,嘟起嘴,小心翼翼的开始吹着气,这就是在帮着郑夕晨在缓解疼痛了。

    “不疼了,果果,姐姐不疼了。”郑夕晨在心中某一块柔软的地方,猛然间塌陷,眼前的权果很可爱,不仅仅是可爱,权果吹气的样子和权夜一样,她忽然间有种感觉,自己是这一对父子捧在手心中的水晶一般,这样被呵护着,感觉很好。

    郑夕晨眨巴眨巴眼睛,权果以为好奇,伸出手还在上面摸了两下,小孩子下手没轻没重的,直接在郑夕晨的伤口上用力按了两下。

    手中的感觉真哒很舒服,这小脸的感觉真的不错,而且果果这想说却又是没有说话的小表情更是让郑夕晨有蹂促的心理。

    权果看看手,又看看郑夕晨,最后点点头,小脑袋上下动着,眼神中的似懂非懂,郑夕晨忍着笑,最后实在忍不住了,这才是用着完好的手揉揉权果的脑袋,权果真是一个小可爱。

    果果是权夜的孩子,不知道权夜小时候是不是这样的,真的好可爱。

    张晓蓉讨厌龚航,可是她知道,自己有什么事情只要是龚航知道了,就一定会做好,次数多了,是傻子才不会利用这样的人。

    她明白,所以叫龚航做什么都自然,不过这只是限制于dian hua之中,见面之后张晓蓉就像是见到世界上最为恶心的东西一般嫌弃龚航。

    “哼,我现在不想见到你。”张晓蓉听完龚航的话,心情好了很多,但是依然对龚航没有多大的好感。

    这一次他没有多停留,转身潇洒的走出病房,关门的时候小心翼翼,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

    张晓蓉早早就知道郑夕晨身后的背景,没有后台,家中的一切都是拖累,全部的人就是依靠郑夕晨而活。

    郑夕晨现在身边有权夜,要是闹腾什么出来,更会让人生厌,可郑夕晨复杂的家庭关系,就是一个突破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