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50章:心跳莫名快了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郑夕晨手上的伤口上药的时候是很疼的,但是现在药效出来了,几乎是感觉不到疼痛了,有也只是凉凉的清爽感觉。

    “嗯,果果的功课你多注意……”权夜想了想,自己刚才想要说的事情,好像没有多少了,关于孩子的生活之类的事情,权夜没有办法再说什么了。只是说出一个重点之后就禁了声。

    “当然,如果权先生不愿意的话,那也得要多回来看看果果。”郑夕晨一直偷偷瞄着权夜的表情,冒出来丝毫的不愿意只还好,郑夕晨这才是改变的话锋,不能一直回来,就不能吧。郑夕晨略微有一点点的失望而已。

    郑夕晨身份不过是照顾孩子的保姆而已可是郑夕晨却是这样的喜欢权果,如此维护权果。

    “嗯,手还疼吗?”权夜点点脑袋,这意思其实是答应了郑夕晨每天会回来看果果,顺带回来吃饭,正好看到郑夕晨低着脑袋,在扒拉自己手中的纱布,这才是问了一句到底疼不疼。

    郑夕晨听到权夜的话,手一顿,脸上红红的,心跳莫名快了起来。

    权夜知道郑夕晨这样其实是在关心权果。一直以来疑心及重的权夜知道,现在郑夕晨不知道权果是自己的孩子。

    但是现在门外的人却是敲门了,外公来是不会敲门的,而知道她生病的好像就只有权哥哥了。

    “xiao jie,中午午餐想要吃什么?”张晓蓉的面部表情,随着进来的人说着的话,马上就变化,样子十分的明显,从着最为开始的欣喜,到了最后的嫌恶,眼睛瞪大大的看着眼前走进来的人。

    “你怎么来这里了?”张晓蓉盯着眼前的人,眼中嫌弃的眼神还有嘴里说出嫌弃的话的一起都是十分的嫌弃的。

    张晓蓉现在看到眼前的人就感受到一阵的恶心。

    “爷爷叫我过来的。”穿着黑色西装,低着脑袋很是顺从的低着脑袋,说话的声音很小声,就好像怕惊扰眼前的人一般。

    只是张晓蓉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眼前人的态度,反倒是因为眼前人开口的那么一瞬间彻底炸毛。

    “谁给你的权利叫爷爷的,你不过就是一个下人!”张晓蓉大声的说着,在龚航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她就很难受了,为什么现在会见到龚航!

    “董事长说,今天没有空来陪伴xiao jie,特地叫我来的。”龚航听完张晓蓉的话身子微微僵硬,迟疑半会之后这才是说了出来。

    “滚出去,我不想要见到你。”张晓蓉激动的说着,手紧紧抓着白色的被单,因为太过用力,张晓蓉的指尖倒在泛白。

    现在的张晓蓉真的很生气,见到眼前的人就是一阵的愤怒。

    “xiao jie董事长说了,现在你的身子没有恢复好,保持冷静,对病情好。”龚航抬起头,眼中满满都是关心的,一直的看着张晓蓉,眼中关心真是很明显。

    只是张晓蓉根本就没有在意,越是听到了龚航这样的嘴脸,心中的嫌恶怎么样都忍不住。

    张晓蓉讨厌龚航,最为不想要见到的就是龚航。

    “xiao jie,中午想要吃什么?”龚航瞧着张晓蓉的表情,这次淡然的接受了这样相处方式了。

    就算是张晓蓉的样子越发的嫌恶,龚航现在也不会离开这里的。

    “龚航,我叫你滚出去!”张晓蓉抓住手中的枕头,很是生气的往着龚航所站着的地方丢了过去,伴随着她的怒轰,很是激动的情绪,上下起伏的胸口,张晓蓉还是没有忍住,又是大声的喊着。

    “滚出去!”

    “xiao jie,中午想要吃什么?”龚航说着话的时候一直带着微笑,但是不管是怎么样都没有对着张晓蓉感到生气。只是因为张晓蓉的激动的声音,龚航的眼神慢慢的暗淡了下去。

    天知道能够见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这是有多激动,这样的感觉是安奈不住的,但是知道了张晓蓉受伤了之后,心中的担忧也不知道是多少。

    “见到你之后,我什么胃口都没有了,你滚出去!”张晓蓉大声的说着,一直在叫着龚航滚出去。就是不想要见到龚航。

    “xiao jie,董事长说了,问着xiao jie你中午的时候吃什么。”龚航依然是站在了原地,什么样的表情都没有,就是问着张晓蓉一句话。

    他今天才是知道了张晓蓉是受伤的,担忧的心情没有人知道,因为两个人的身份,龚航一直在忍耐,忍耐着这样的思念。

    “外公说什么你就做什么,真可笑。”张晓蓉见着眼前的人根本就说不动,这才是转过了路子开始了变相的讽刺。

    眼前的人半点都比不上权哥哥,没有能力确实一直在想着做自己做不到的事情,这不是所谓的梦想,龚航的做法是一种可笑的做法。

    “董事长的话我做到就好了。”龚航说话的时候,脸色越发的发白,这样的感觉很是难受,心中就好像是有人在撕扯,鲜血直流,却是没有没有丝毫的办法去阻挡。

    龚航到了现在都没有勇气抬起脑袋看着张晓蓉,不得不说他喜欢张晓蓉而张晓蓉也是知道的,也是为张晓蓉知道了,才是会这样的看着他,对着他的感觉都是激动的讽刺。

    “龚航,你知道吗?我见到你知道就是一阵的恶心,你最好马上就出去,你连权哥哥半点都不上。”张晓蓉说话的嘴脸很难看,双臂环胸抱着,看着眼前的龚航,心中那一种恶心的感觉越发的强烈。

    一个没有担当的人出现在她的面前,这样的人张晓蓉都不屑与他同在一片天空下呼吸,最后还知道了龚航喜欢自己,知道之后,张晓蓉越发的嫌弃眼前的人了。

    龚航听到张晓蓉嘴里说出的话之后,眼神如同死灰一般。

    最后就是一直养着,脚踝是重要的但是张晓蓉很不甘心,为什么权夜的眼中只有郑夕晨,两个人亲密的让张晓蓉嫉妒的发狂。

    张晓蓉想要做的事情很多,可是不管是怎么样,现在自己都不能动弹,走路都不利索,在郑夕晨的面前都没有气势。

    “叩叩……”张晓蓉的思绪被敲门声打断。

    “权先生,你放心吧,我会把果果当做自己亲生孩子看待的。”郑夕晨说这话的时候浑身都是充满着母爱,如果没有算错的话,当初那个孩子现如今也是如此年纪了。尽管她已经极力掩饰自己的有忧伤,权夜还是感觉到了那一种的情绪。

    “郑夕晨,带好果果就好。”最后权夜留下这样一句话之后就走了,步履匆匆,看来是有急事了,等权夜走了好一会,郑夕晨还是扒拉着自己手中的权夜包扎出来的手,想要拆掉,可是思考一番又是觉得不妥。

    权夜亲手包的,不对……自己的老板,亲手动的,这要是不在意的话,那老板生气了怎么办。

    还是留着吧,好好的留着,等好了再说。郑夕晨如此想着,看了好几眼,这包着都样子,没错,手中包着都样子,好想也挺好看的。看多了也就顺眼了。

    医院的病房,安检的可怕,空气中遍是蔓延的消毒水味道,张晓蓉躺在病床已经好久了,脚上的伤医生说有点严重,这就算是好了之后,都不能穿高跟鞋。

    郑夕晨悄然一笑,权夜刚才说的话也是有了一点的改观。头一次见作为父亲,却是如此不会管自己的孩子。

    “不……不疼了。”郑夕晨口吃的说着,眼神飘忽不定,望着其他地方。

    她脸色没有多好,这见不到太阳,脸色发白,身子也有点发软。

    “进来。”张晓蓉有点疑惑,但是语气只之中更多的欣喜。这么一段时间来,就只有外公来了几次,这次受伤之后没有对外宣布,张晓蓉身边的朋友也不多联系,她都是一个人呆在病房的,越是无聊就越发的觉得自己委屈,不甘心。

    “权先生,你是一个父亲,果果很希望你在他身边陪伴的。”郑夕晨话语中充满着谈判的意味,刚才权夜不说话,郑夕晨这才是突然想出来的。

    今天果果见到权夜回来了之后眼中带着的期盼谁都看得出来,要是权夜能够一直回来该有多好,有哪一个孩子是不希望爸爸陪伴在身边的,如此的心思,是谁都看得出来。

    “权先生,我知道我身份是说不上话,可是果果就是一个孩子,孩子的童年有多重要你明白吗?”郑夕晨抿嘴,看着权夜的眼神都是埋怨的,现在孩子的想法是最重要的,启蒙的时候也就是现在。可权夜做出来的事情,郑夕晨都不满意。

    权夜听完郑夕晨的话却是在沉思,他对于孩子的一切都是带着迷惑的,因为他自己也是没有童年。

    郑夕晨说着的时候心中有点紧张,因为刚才说到这个提议的时候,一旦权夜答应了,那以后权夜都是要回来了,那就是要一直见面了,还会一起吃饭。

    权夜轻皱眉头,他没有多少的事情,如果一直陪伴,那自己的工作效率会减少很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