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49章:相处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可是当他拿起医用箱中的纱布的时候,这就是有点奇怪了。

    在郑夕晨脑海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权夜难道要用纱布勒住她的伤口吗?这纱布直接的上去,那不是要疼死。

    权夜没有放手,这都上药了,总是要做完美来的。

    “别动。”权夜看着郑夕晨折腾的样子,越是用力,郑夕晨的手就越红,这样的动作应该是很疼的,可是为什么,郑夕晨就是不听话呢。

    医用箱就是在面前,他手中拿着纱布,已经是打算要怎么样的去对待郑夕晨了。

    “你到底是要做什么啊!”郑夕晨的心情是跟着权夜的动作去改变了,现在的权夜一举一动都是格外的让人害怕。

    “你倒是来试试,这到底是疼不疼。”郑夕晨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可是权夜已经是紧紧的抓住她了,是绝对驳回放开的。

    权夜好像津津有味的样子,一直在动着手中的事情,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手中到底是要给什么样情况。

    郑夕晨实在是受不了了,她是一个医者,这包扎的是事情来说是最为简单的,可是见到了权夜的手法却是一种根本就说不出评价的包扎了。

    权夜抬起头,看着郑夕晨不明所以,她刚才说什么?

    “不是这样包的,你先松开。”郑夕晨知道权夜到底是要干什么之后,这才是郑重其事的说着,从来都是见着最为包扎完美的,可是却是见到了这样子的包扎,这心中都不知道要怎么样的说了,但是看是看不下去了,这才是说出了嘴里的话。

    要是一直这样的看着权夜包扎,郑夕晨待会自己倒是会受不了的,想来想去,还是说出来最好。

    “我来包。”权夜脸色一沉,这个女人是在做什么,自己帮着她包扎了,还是这样的挑三拣四的?

    “往着右边一点点,你像是反转一下,这样,不对,往那边。”郑夕晨说着,一直在知之道权夜到底是要怎么做,但是权夜却是不在意的,反倒是郑夕晨说什么了,就一直望着郑夕晨说的反方向去做。

    见着自己的手现在已经是给包扎成猪蹄了,郑夕晨只好是深深的叹气。只是嘴角的笑却是没有停下来。

    “你看看,这都是成了猪蹄了。”郑夕晨拿着自己已经是包扎成猪蹄的手在权夜的面前挥了挥手,这意思是很明确的,就是在嫌弃。

    权夜能够感觉出来,但是郑夕晨手现在还是不错的吧,这手中的纱布一大圈,感觉真的是不错的。

    “很完美。”权夜不会承认自己包扎的不行,自己做事情一定要完美,现在来说急死最为完美的郑夕晨到底是知道什么,根本就不明白。

    当然权夜也是知道的,现在郑夕晨应该是很荣幸的,这样的包扎可是权夜第一次为着别人fu wu的。

    “真的完美啊。”郑夕晨再说着完美的时候,特意的加重的语气。十分的嫌弃,但是在心中,她却是在谢谢权夜。

    不管反观一想,着倒是也有点的不对劲啊,手上的伤,是怎么来的,郑夕晨到了现在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就算是权夜包扎完了她的手,这也是不能够说明什么的,就是权夜做出了事情,现在来补偿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权夜认真的仔细的再看了郑夕晨包扎部分,这是最为完美的了,从来都是没有见到过这样完美的包扎了。为了凸显出这完美的手,权夜可是用完医用箱里面所有的纱布了,现在来说,就是最好的。

    “权先生,有些事情我想要和你说一下。”郑夕晨这个时候才是想到了最为重要的事情,这是关于,权果的。

    “你说。”权夜整理好医用箱,淡然的说着,郑夕晨能够说出什么样的事情呢。

    郑夕晨停顿了三秒,在心中整理一下语言,这才是想到了要说什么的话。

    “权先生,我想要知道权果的童年。”郑夕晨很是正式的说着额,这就是最为在意的,不管是怎么说,权果才是郑夕晨最为在意的事情了。

    “我不知道。”权夜敛下目光,在心中有点黯然,这是很大的遗憾,真的是遗憾,不管是怎么说,都是权夜自己的不对的,这个时候来说是权果最为需要陪伴的年龄,可是权夜几乎半个月不着家,有些时候就算是在公司中呆着都是没有回到家里来的,这是一个遗憾,真的是一个很大的遗憾了,可是权夜也没有办法。

    知道权果的身子是不好的,但是身为父亲一直没有陪在身边,这也是因为权夜的疏忽,这才是有了权果重病的事情发生的。

    要是权夜和权果多多的交流,多多的沟通,现在也不会是这样的局面。

    “权先生,我问你,你可是知道中国最为重要的是什么?是本分,一个中国人,要知道自己是中国的。什么样的事情都是要最为在意的,可是权果不知打什么是饺子,更是什么样的事情都不知道,这根本就是不合理的。”郑夕晨大声的说着,这就是她最为在意的事情,就算是郑夕晨没有有过什么样的带孩子经验,只是现在郑夕晨知道权果的童年是这样子的,这而根本就接受不了。

    “我没有时间。”权夜皱着眉头回复郑夕晨,的确是这样的,他没有时间,很多时候也会直接的忘记了权果,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权果的出现,郑夕晨也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对此,权夜真的感到抱歉。

    权夜越是这样愧疚的样子,郑夕晨就越发的感受到生气,这是一个父亲的责任吗?根本就没有,这样的父亲要怎么说?

    “权先生,果果是你的孩子,你必须要负责,你这样对着果果是不公平的,一个孩子什么都不知道,该是团圆的时候,你为什么就不能够陪伴在孩子的身边,你可是知道?果果不知道饺子是什么,更是不知道所谓的春节。怕是果果从来都没有得过压岁钱吧。”郑夕晨越是说着,在心中想到的事情就越发心酸。

    “不疼了。”郑夕晨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不疼,回应权夜的话,就是这样的吧,权夜此刻抓着郑夕晨手,已经不是死死的抓着的,很是轻柔的握着,手中都感觉也是一种奇怪的,带着一丝的灼热。

    “恩。”权夜很轻的说道,药膏是很好的,只要是郑夕晨不再去动的话,这应该是很不错的,她听完权夜说出的话,猛然间注意到了权夜的动作。

    刚才权夜手里拿着的是烫伤膏,郑夕晨认识,而且刚才的时候,权夜好像就是在为着她上药。

    大声的质问权夜,完全没有起到什么样的效果反倒是让权夜加快了自己手中的动作。

    郑夕晨咬咬牙,权夜这个大尾巴狼,实在是可恨,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闭着眼睛不敢在看权夜到底是要做什么。

    她在心中想着,闭着眼睛等着权夜要对着她做出来的事情,可是手背上却是没有得到预期的疼痛。反倒是痒痒的,郑夕晨睁开眼睛,正好就见到权夜低着头,吹着自己的手背。

    权夜低着脑袋,郑夕晨第一次用着这样的样子看着权夜。他的头发不是很黑,反倒是那带着一点的亚麻色,颜色很好看。

    “不疼了吧。”郑夕晨看的出神,手中一直是痒痒的,带着一点点温热的风,搞不清楚权夜为什么要这样做,只是知道自己手中感觉是很清楚的。

    她害怕,真的害怕,就是怕权夜要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了。

    郑夕晨担心权夜再一次的伸出手来,往着自己的伤口上做些什么,现在已经是禁不起什么样的摧残了。

    “不是这样的。”

    郑夕晨呆呆的看着权夜的所有动作,才是放好了烫伤膏,卷了好几圈的纱布之后,又是卷了卷。

    “你放开我,放开我就好了。”郑夕晨紧张的说着,权夜刚才的动作真的让着她很疼,可是权夜一直没有放开手,这样的感觉让着郑夕晨真的难受,就是想要和权夜保持距离。

    郑夕晨出自心中的恐惧,这是一种难受的情绪,不明吧,权夜为什么要会这样的折磨她。

    “你放开我,你要是放开了我就不动了。”郑夕晨紧张的说着,只要权夜放开了就没有事情了,只要是放开就好了。她自己也是心疼自己,这样的感觉,要是在动两下,那绝对是格外疼的,郑夕晨忍着痛就是要让权夜不要抓住她,就是他放开自己的手,动的越厉害,权夜就抓的越紧。

    “这是你的手,你是真的不要了。”权夜的脸色不好看,郑夕晨这样的挣扎,手背伤口越发的红了起来,权夜感觉郑夕晨就像是一个不乖的孩子,一点都不听话。

    只是权夜到现在都没有放手,反倒是就紧紧的抓着她的手,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郑夕晨。

    她的眼睛挺大的,可是却是红红的,好像自己真的很疼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