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32章:该结婚了吧?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张晓蓉随意拿过一瓶红酒,为自己倒上一杯,转头就递给了郑夕晨,“你不是权夜带来的人嘛,既然是他带来的人,我想品酒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吧。”

    郑夕晨皱着眉头,一脸不愿意的推辞着:“我真的不会品酒,我也不会喝酒。我……”

    张晓蓉见她一脸疑惑的样子,心中更是有些得意起来。嘴角勾起一丝坏笑,感觉是在嘲笑郑夕晨的学识浅薄,没见过世面。

    “那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郑夕晨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女孩子是来找事的。

    郑夕晨眼光飘忽不定,她疑惑的看着张晓蓉,不知道对方卖的是什么药,也不敢轻易就答应了。

    “fu wu员,拿几瓶不同年份的红酒出来。”张晓蓉似乎是没看见郑夕晨眼中的窘迫一样,招手唤来fu wu员。

    “我是张晓蓉,我的爸爸是张氏的董事长。”张晓蓉得意的扬起了唇角,眼底划过一丝轻蔑。

    郑夕晨见实在推脱不了了,看着手里的酒杯,她是放下也不是,拿着也不是,就感觉自己手里好像拿了了个烫手山芋一样。

    张晓蓉坐在旁边看着她犹豫了半天都说不出酒的年份来,眼眸里闪过一抹鄙夷。

    她一脸嫌弃的看着郑夕晨,“果然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市民。真不知道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若是想以此来吸引权夜的注意力,那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张晓蓉的话一字一句都像是飞刀一般刺伤了郑夕晨。

    郑夕晨低了低头,抿了抿唇,不得不承认,张晓蓉的那些话刺中她了。而这些却只是因为她的身份普通。郑夕晨不禁攥紧了拳头,她紧咬着下嘴唇。

    不过她是绝对不会在张晓蓉的面前示弱的,她凭什么示弱,就因为她是千金大xiao jie,而她什么也不是?

    不想看到那些为难她的人最终因为她的示弱而展现出得意的表情。

    郑夕晨死死的握着拳,低着头,眼中充满了愤怒,可是却无法改变这一局面。

    张晓蓉见她不说话,便俯下身子凑到郑夕晨的耳边,话语中充满了蔑视,“郑夕晨,就在刚才,我已经查到你所以的信息了,这个,你做的吗?你以为你喷了香奈儿香水,穿上了定制高跟鞋,你就是公主了吗?可到头来,丑小鸭还是丑小鸭,根本不会有什么本质上的改变。”

    郑夕晨低着头不说话,她也没办法反驳,因为她说的都对。

    张晓蓉张了张嘴似乎还想在郑夕晨耳边说些什么,眼眸突然撑大,还带了一丝惊喜。

    “权夜,你来啦。”张晓蓉连忙从沙发上站起来,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扬起一分恰到好处的微笑望着权夜。

    郑夕晨突然听到张晓蓉喊着权夜的名字,连忙抬起头来。

    紧接传来的就是权夜那冷若冰霜的声音,“张晓蓉,我的人还轮不到你管,你还没那个资格。”

    这就是权夜,说话从不留有情面,也从不在乎别人的感受,冰冷残酷,不给别人一丝希望。

    张晓蓉的脸色在听到权夜的这些话后,猛的一下变得惨白。

    郑夕晨转过头去看向张晓蓉,刚才还极其嚣张的张晓蓉此刻突然气势全无,反而还有种狼狈的感觉。

    权夜不多看她一眼,伸手拉过郑夕晨就走,衣袖突然被人拉住,权夜有些不耐烦的转过头去,张晓蓉一脸可怜的看着权夜,“权夜,为什么?”

    权夜淡淡的瞟了她一眼,“我需要给你da an吗?”

    听到这句话的张晓蓉再也不顾及自己的礼仪,高贵的姿态了,她猛的跌落在地,双眼无神的看着权夜,喃喃道,“为什么?我爱你爱了那么久,我那么爱你。”

    权夜不再多看她一眼,直接拉着郑夕晨走向了舞池。

    “权先生?那个……”郑夕晨还没说完,抬眸看到权夜那冰冷的眸子,不用她说,权夜也猜到了她要说的是什么,只是他不想再继续刚才那个话题了。

    牵住郑夕晨的手,“接下来,跟我的步子就可以。”

    郑夕晨连忙慌乱的点了点头,只是还没等她真正反应过来,权夜就拉过她的手,一手搭着他的肩,一手搂着他的腰。郑夕晨有些不自然的脸红了红,她还是第一次和男生跳舞。

    舞曲开始了,权夜低头在她耳边低喃,“跟我我的步子走就好。”语气说不上温柔,却也没那么冰冷了。

    郑夕晨这下不止是脸红了,连耳根也红的发烫起来,她有些不懂权夜的这些举动究竟是什么意思了。是单单为了刺激张晓蓉吗?可是,看权夜刚才对张晓蓉的态度不像是只是让对方吃醋的表现。

    可是,她也不敢直接问,不,不是不敢,是没资格,她不过是他们家的一个保姆,哪来权利去过问自家主子的事情。

    想到这,郑夕晨不禁暗了暗眸子。

    权夜敏锐的察觉到了郑夕晨的情绪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低头看了看郑夕晨,发现她面色如常,敛了敛眸,继续专注跳舞了。

    这一画面落入张晓蓉的眼里,张晓蓉整个人气的都快发疯了,她现在恨不得直接扒了郑夕晨的皮!然后再抽她的筋。

    手指的指甲掐入肉中,可是张晓蓉丝毫没察觉到疼痛。反而越攥越紧。她的眼睛里好像有怒火在燃烧。她愤愤的站起身,拿过自己的包就走了。

    晚宴上张老特意把权夜拉开和自己坐一桌,再看这一桌有些什么人,张晓蓉,张晓蓉的父母以及张老,除此之外就是权夜和郑夕晨了。

    这外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张老要和权夜说些什么事。

    果不其然,吃饭的途中,张老几次提及张晓蓉的婚事,又问权夜是否有中意的人选,又讲了许多近年来张氏企业的发展。言语字间都是想要和权氏联姻的意思。

    权夜却一脸平淡的边听张老说一边夹菜吃饭,还时不时的给郑夕晨夹一些她够不着的菜。这让张老多少有些尴尬。

    饭后,张老沉思了一会,决定直接开门见山,他抬起头直视权夜,“小夜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该考虑结婚了吧?”

    权夜低头沉思了一会,才抬头答道:“嗯,是的。”

    张老和张晓蓉,以及张晓蓉的父母一听,眼中皆是一喜,张老忙问道:“是哪家的姑娘,能这么有福气嫁给年轻有为的权总啊。”

    郑夕晨也好奇的抬头看向权夜,真不知道是哪个女孩这么xing yun可以嫁给他。

    权夜微微勾唇一笑,目光渐渐变得深情起来,他缓缓望向郑夕晨,张老心中突然有种不妙的感觉。

    “我中意的人,便是我今天带来宴会上的人,便是现在就坐在我身边的人。郑夕晨。”权夜边说边握住郑夕晨的手。

    郑夕晨听完权夜的话,已经是愣在原地了,她现在是脑子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郑夕晨有些无语的撇了撇嘴,可是她知道她现在怎么解释也没有用,张晓蓉现在怒火冲天,根本听不进她的话。

    张晓蓉见她半天不说话,便以为她是承认了,心中更加气愤。

    “来吧郑xiao jie,升为权夜的女伴,怎么能不会品酒呢?”张晓蓉眼眸中沁过一丝冷意,看向郑夕晨的目光更是充满了恨意。

    “张xiao jie,我不记得我和你有什么过节,为什么?为什么你好像对我有敌意?”郑夕晨皱了皱秀气的眉毛,困惑的望向张晓蓉。

    张晓蓉听了她的话,反倒一脸玩味的看向她,“和我有过节,呵。”她冷笑一声,语气中都充满了不屑,“你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接近权夜,我告诉你!他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

    张晓蓉语气中强烈的占有欲让郑夕晨都为之一震。

    张晓蓉的意思无非就是她霸占了权夜罢了,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看出来她霸占了权夜的。

    这个女的是瞎的吗?没看出来权夜和她之间只有上司和属下的关系吗?

    可是不管郑夕晨如何推辞,张晓蓉向她伸开的手依旧没有缩回去,她今天可是打定主意了,一定要让这个女人在众ren mian前出丑。

    将酒放在沙发旁的桌子上后,fu wu员便离开了。只留下张晓蓉和郑夕晨两个人坐在那里。

    可是不管她心中有多恨,此刻她都得忍下来,嘴角仍挂着虚伪的微笑,至少在外ren mian前,她必须是高贵优雅的姿态。

    张晓蓉将酒杯几乎是硬塞到郑夕晨的手里的,她看向郑夕晨的目光中也充满了嘲讽。

    “郑xiao jie,我想向你请教一下,怎样才能品出红酒的年份呢?”张晓蓉不理会郑夕晨的拒绝,依旧我行我素的说着,眼中充满了轻视。

    哼,一个市井小民也好意思挤进我们上流社会的圈子?还黏在权夜的身边。

    张晓蓉有些得意的看着她,“没什么,我只是想向你请教一下而已。”

    “我没什么可以帮助你的。”郑夕晨婉言拒绝,嘴角挂着一丝礼貌又不失礼仪的微笑。

    郑夕晨有些不解的望着她,品红酒?这是什么意思?

    第十七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