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31章:宴会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郑夕晨拿手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张婶,我睡了多久了?现在几点?”

    张婶端起碗,勺起一勺粥喂到郑夕晨嘴边,“郑xiao jie,现在已经十点半了。”

    “管家,我生病了吗?”郑夕晨有些奇怪自己手背上为什么会有创口贴?抬起头疑惑的看着管家。

    权果趴在床边,小手拉着郑夕晨的手,一脸关切的看着郑夕晨。

    “是的,郑xiao jie,你发低烧了,已经睡了大半天了。”

    管家进来见她醒了后就走出了房间,不一会儿,门外又走进一个人,张婶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

    郑夕晨躺在床上,小脸苍白一点颜色也没有。整个人就像破碎的娃娃一样,毫无生气。

    权夜的眼眸闪过一丝不悦,“让你去你就去。有报酬。”

    一听报酬,郑夕晨的眸中飞快的掠过一丝受伤,连忙低下脑袋,自己在他眼里就是一个那么需要钱的人吗?

    权夜半响没听到她的声音,扭过头望向她,“怎么?”

    虽说郑夕晨平时都没有穿过什么好看精美的衣服,可没想到这次穿上那权夜选的礼服之后,在精美绝伦的锁骨配上那白雪皑皑发亮的项链,真的是美丽之极。

    连把mi shu和果果都看的一愣一愣的。

    宛若天仙一样。

    郑夕晨再露出整洁白皙的牙齿,照着镜子,都觉得这是另外一个自己。

    郑夕晨在mi shu的带领下,来到了宴会现场。

    郑夕晨有些紧张,看这里就像一个大市场一样,人来人往,空气中到处都是布满着红酒的香味儿。

    郑夕晨反而有些不习惯穿这样的礼服,觉得自己第一次根本就不适应,哪儿都不舒服。

    她在宴会里四处张望,张望着权夜的身影,脸上尴尬的笑招呼着跟她打招呼的人。

    郑夕晨随意找了一个空空荡荡的桌子坐下,然后就有fu wu员毕恭毕敬地送来了咖啡。

    “这是权总让我们为您准备的咖啡,请您慢用。”鞠了鞠躬,点了点头,郑夕晨望着她尴尬的笑了笑,然后看着fu wu员离开。

    这一听就让郑夕晨觉得有些纳闷儿。

    权总让他们为她准备咖啡?

    难道这一切都是在权夜安排好的?

    本来想问fu wu员原因的,可是她送完就走了,自己也没来得及叫住他。

    郑夕晨拿着咖啡开始喝了起来,然后若有所思着支撑着下巴,看着这些跳舞的情侣们,感觉自己真的不适合来这里。

    眼神有些空洞,仿佛在想另外一件和这个无关的事情,随之就有一个讽刺的声音传入了耳膜,“哟!这不是权总家的那位保姆吗?怎么?还有兴趣参加这个宴会?是权总让你来的吧?”

    后脊感到一股毛骨悚然,眉头一拧,转过头看了看,是一个陌生的女人。

    她并不认识,但是她敢肯定,一定是跟权总关系很高档等次的人。

    郑夕晨一听声音就觉得她肯定不怀好意接近自己。

    说话的这个人便是爱慕权总很久的女人,张晓蓉。

    看着她嘴唇上那大红色的口红真的是刺痛了郑夕晨的眼。

    这个人来干什么?

    看到郑夕晨一脸紧张的样子,张晓蓉觉得很是可笑,满眼露出的全是嘲讽,让郑夕晨浑身都不舒服。

    郑夕晨想着,这样的女人肯定得不到权总的青睐。

    只见张晓蓉慢慢接近郑夕晨,然后坐在她身边,看着她这个呆滞的样子,肯定是很少来这种宴会的。

    张晓蓉一脸坏笑,不怀好意地盯着郑夕晨,让她浑身发麻。

    张晓蓉转过头,大声叫了fu wu员过来。

    看着fu wu员过来之后,说:“fu wu员,把你们这里最经典的红酒多给我拿几份来。”

    “是。”fu wu员低着头,如实答应,便转身离开了。

    红酒?

    郑夕晨望着她,一脸茫然,完全就不知道张晓蓉到底想干什么。

    郑夕晨终究还是望着张晓蓉忍不住开了口:“请问你是…”

    还没等郑夕晨问完,张晓蓉就坏笑了一下。

    感觉是在嘲讽郑夕晨学识浅薄,不问世面。

    张晓蓉嘴角勾起险笑,然后冷哼一声,嘴巴凑近郑夕晨,眼睛瞪大的望着她,说:“我是谁你没有必要知道。郑夕晨,身为权总身边的保姆,必须有资格,你能品出红酒的年份吗?”

    郑夕晨眼眸飘忽不定,望着张晓蓉,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为什么要自己品红酒的年份?

    郑夕晨心虚的望着张晓蓉,说话都有些吞吞吐吐,“我…我不知道…我不能品出…”

    看郑夕晨这个样子,张晓蓉不禁轻笑了两声,眼眸里释放的歧视,郑夕晨不是不能看出来。

    看出来又能怎么样呢?她又不知道该如何反抗。

    张晓蓉继续说道:“想要占有权夜,就必须拥有这个资格,你必须会品红酒年份,要么你就离开他,离得越远越好,你要记住,权夜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好强大的战欲心,她的意思无非不就是怕郑夕晨霸占了权夜。

    可是现在的郑夕晨和权夜的情况比她口中说的那种勾引差太多了。

    郑夕晨连忙望着她,摇着头,比划着说:“没有…我跟权总只是上等和下等的关系,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去当保姆而已。”

    张晓蓉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听了郑夕晨的满嘴的胡话,或许只不过是敷衍而已。

    这下张晓蓉就有些不满意了,眼眸的嘲讽沁出了一些冷意,盯着郑夕晨。

    郑夕晨只能眼神飘忽不定,这是紧张慌乱的眼神。

    她郑夕晨到底在慌乱什么?

    过一会儿,fu wu员小心翼翼地端着一些红酒递了过来,放在了桌子上,摆设的整整齐齐。

    随之红酒味儿覆盖了张晓蓉身上原本散发出来的玫瑰花香。

    郑夕晨看着红酒,皱着眉头,露出恐吓的表情。

    郑夕晨连忙摆手说:“我不会喝酒…我…不会品红酒的年份。我…”

    尽管郑夕晨再怎么解释,张晓蓉那脸上的坏笑根本就一点儿也没有消失,仿佛随时都在看自己有没有出丑。

    她从头到尾就是在看自己的笑话。

    无时无刻都在看自己的笑话,自己就是她的眼中钉。

    张晓蓉看着她推推迟迟,支支吾吾也说不出个什么年份来,抿了抿唇,眸里闪过一丝阴冷的嫌弃。

    张晓蓉抬眸望着郑夕晨说:“这是最基本的,难道你都品不出来?会不会你还跟不上时尚啊?还是你根本什么都不懂,故意装出很懂的样子,来权夜身边幌着,吸引他的注意力?你死了这条心吧,他才不会看上你这个这么土的人。”

    说完就朝天呵呵笑了起来,这些话就像海浪一样,不断地在心里徘徊着,每一个字都在鄙视自己的身份卑微。

    她真的太过分了!

    就因为自己是农村人,所以身份一定要比城市人低人一等吗?

    她不会让这个嘲讽她的人得逞的,她才不是什么浅薄之人。

    权夜一双冰冷的眸子轻轻地掠过她,走到她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就是这么对自己的身体的?”目光落在她光着的脚丫子上。

    郑夕晨顺着他的目光往下看,连忙一溜烟的跑到床上去,乖乖的躲在被子里,睁着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权夜,“你是找我有什么事吗?”

    “过几天我会让人给你送来礼服,你跟我去参加一个宴会。”权夜看着窗外,淡淡的声音里没有夹杂着一丝别的感情。

    张婶见郑夕晨一脸倔强的样子,又见她的脸色好了些,不那么苍白了,便说道,“那好,郑xiao jie你好好休息,有事就叫我。”

    “嗯嗯,好的,张婶。”郑夕晨点了点头。

    郑夕晨喝完粥后就走下床站在落地窗前望着窗外一片漆黑的夜景,心中突然涌出一些莫名的情绪,她自己也说不上来,这股情绪是从何而来。

    “你就是这样不在乎自己的身体的吗?”身后突然传来权夜冷淡的声音。

    郑夕晨猛的转过头去,一双眼眸瞪得老大,“你,你还没睡啊?”

    郑夕晨见张婶喂她,连忙伸手接过碗,“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张婶你快去睡觉吧。”

    “郑xiao jie,少爷吩咐了,说是您醒来就让你赶快吃点东西。”说着,张婶就把碗放在床头上,扶着郑夕晨坐好,又放了两个枕头在他身后。

    郑夕晨有些愣住了,“宴会?可是,我根本什么也不知道啊。”郑夕晨的双眸里充满了不解,疑惑。

    权夜的圈子那么大,找个伴侣应该不是难事才对,自己什么也不会,说不定到时候还会给他丢面子,那多丢人。

    睡梦中的郑夕晨慢慢睁开了双眸,她感觉自己的头好疼,抬手就去揉了揉朦胧的双眼,双手撑起坐了起来。

    自己这是睡了多久?怎么觉得脑袋这么沉?

    夕阳的光芒洒在他们身上,任谁看了,都觉得这是一对感情深厚的母子。

    权夜就那样站在门口处,倚靠着门看着他两的身影。半响,转身离去。

    抬头望望窗外,漆黑一片,郑夕晨不禁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唔,好像有点饿了。

    突然房门被打开了,管家走了进来,看到正坐在床上的郑夕晨,“郑xiao jie,你醒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