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29章:你在心虚什么?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那个,权先生,我,我先进去了。有些困了。”说着,郑夕晨还装作真的困了的样子打了个哈欠,便打算绕开权夜走进房间。

    权夜却突然抬手将她拉住,“你在心虚什么?”

    “权,权先生,你怎么还没睡……”郑夕晨低着脑袋,眼眸的余光偷偷瞟了眼权夜,又飞快的把头低的更低了。

    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压抑的感觉,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人生会过成这样。

    权夜看着眼前越来越低的脑袋,敛了敛眸,“你在心虚什么?”

    “没有!我没有心虚。”郑夕晨猛的一抬头,却不想权夜在刚才质问他的时候朝她走近一步,郑夕晨一抬头,就又一次地撞上了他的下巴。

    郑夕晨哄好果果睡着后,一个人走到阳台上坐在那秋千上望着远处。

    郑夕晨被他捏着下巴,痛楚让他的额前冒出了岑岑冷汗,一双秀眉也紧紧的皱在了一起,痛苦的闭上了双眼,艰难的开口道:“我,我不是故意的。”

    权夜一把甩开郑夕晨的下巴,举止优雅的掏出手帕擦了擦刚才捏住郑夕晨下巴的右手,专注的神情总让人产生一种错觉,好像他刚才是碰了什么很脏很脏的东西一样。

    仔细的擦过手后,权夜一脸不屑的把刚才的手帕扔在了地上,这个举动看的郑夕晨眼中一阵刺痛。

    郑夕晨被他狠狠地甩开下巴,整个人踉跄了一下,摔倒在地,而权夜扔掉的手帕,正好落在了他的面前。

    郑夕晨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屈辱,他撑着自己站了起来,一脸倔强的看着权夜,“贸然进入房间是我的不对,我道歉,不小心打碎了相框,我也说对不起,可是,权先生,我认为你也应该为你刚才的行为给我道歉!相框我会赔,赔一个一模一样的还给你。”

    权夜朝郑夕晨的位置向前走了两步,薄唇轻启,“呵,赔,你赔的起吗?!我最看不起自以为是的家伙了!”

    郑夕晨抬起头与权夜直视,语气不卑不亢,“权先生,我希望你不要看不起别人,是,我是没钱,可是你的相框我一定会赔给你的。”

    权夜敛了敛眸,“你拿什么赔?!郑夕晨!你爸妈欠的可是高利贷。”

    权夜的话一说出口,郑夕晨就一件震惊的看着他,“你调查我?”

    权夜站在旁边,冷眼看着她,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郑夕晨只感觉到了自己的自尊心正在被别人狠狠的踩在脚底下,她紧攥着拳头,眼眶中的泪珠拼命的不让他落下。

    “我不干了!”空旷的阳台上回响着郑夕晨的声音。

    权夜原本漫不经心的眸子突然泛起了危险的眸色,“你已经签了合同了。违约金你付不起。”

    郑夕晨仿佛被人抽去了所有力气,她无力的跪倒在地上,眼泪滑落下来,她就立马伸出手去擦掉。

    “郑夕晨,你逃不掉的。”权夜扔下这么一句话后就离开了阳台。

    郑夕晨终于控制不住了,眼泪就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般往下掉,怎么止也止不住。

    过了一会儿从房间里走出一个一身黑衣的保镖,他们走到郑夕晨面前,“郑xiao jie,少爷让我们带你去客房。”

    郑夕晨擦干眼泪后,保镖还伸手扶了她一把,郑夕晨语气淡淡的对他说了句“谢谢。”

    “少爷说小声点,别吵醒了小少爷。”进入房间的时候,保镖出声提醒道。

    可是郑夕晨已经没有力气回答他了,只是点了点头。

    客房:

    “郑xiao jie,少爷说这两天就让你呆在这里,禁食两天后自然就放你出来了。”保镖说完就离开了房间。

    郑夕晨坐在床上,眼眸淡淡的扫过这个房间每一处,吸了吸鼻子,往床上一倒。

    她这是被监禁了吗?

    郑夕晨眨眨有些疲倦的双眼,她突然心里有些酸涩,他以为当初权夜告诉她要让果果忘了他的妈妈是因为他已经变心了,不想再听到那个女人的任何消息了。

    没想到,原来他不是变心了,反而是因为深爱,所以才不想去听关于果果妈妈的任何消息的。

    郑夕晨突然好羡慕果果的妈妈啊,她记得,zhao pian上的那个女子,温文尔雅,唇角微微勾起,气质就算是在相片中她也能感觉到非常的优雅,那是她永远也达不到的。

    郑夕晨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却不想,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人影,林子峰,他最近过得怎么样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回自己的公寓去找她,不过,应该不会吧,毕竟自己那样拒绝了他,他怎么还会去找自己呢?

    可是他如果回去找了自己怎么办?看到他的公寓已经没人了,他会找他吗?

    虽然已经分手了,但郑夕晨心里对林子峰还是有一些眷恋的,毕竟在一起那么久了,说没有感情,那肯定是骗人的。

    郑夕晨最终还是浑浑噩噩的睡了过去,一夜无梦。

    权夜坐在房间里,手里拿着那张颜怡和他的合影,当初他不小心被果果看到了这张zhao pian,他就一直倔强的认为zhao pian中的颜怡就是他的妈妈,怎么改正也没办法。

    颜怡,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了?权夜轻抿一口高脚杯里的红酒,脑海中不知不觉就出现了另一个人的身影,郑夕晨!自己怎么会想到他?!

    权夜猛的清醒了过来,将高脚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这一夜,注定无眠。

    清晨,阳光射进权果的房间,洒在他的被子上。

    “小少爷,该起床了。小少爷。”管家的声音回荡在权果的睡梦中。

    权果伸手揉了揉眼睛,满是困意的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看清楚来人不是郑夕晨时,不开心的皱起了眉头,不悦的说:“夕晨姐姐呢?夕晨姐姐去哪了?”

    管家伸手从旁边拿来权果今天要穿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边给他换上,边解释道,“小少爷,郑xiao jie她由于家里有事,就先回去了。”

    权果是何等的聪明,小眼珠子咕溜咕溜的转了两下,立马朝管家质问道:“是不是爸爸!是不是爸爸把夕晨姐姐赶走了?!”

    管家被权果突然提高的声音吓了一跳,额前冒了些许冷汗,“那个,小少爷,是郑xiao jie家里突然有急事,所以才先回去处理事情了,两天之后才回来。”

    权夜的眸中迅速掠过一丝狠厉,嘈杂的夜色里,权夜轻蔑,含笑的嗓音像是一把锋利的 shou,直接划破郑夕晨的耳膜。

    他一把捏住了郑夕晨的下巴,厉声说道:“谁允许你进那个房间的了?!嗯?我是让你来照顾果果的,不是让你来多管闲事的!还有,我记得我告诉过你,让果果忘掉他的妈妈!你现在是在做什么!郑夕晨,我希望你摆正自己的位置。”

    郑夕晨被权夜狠狠的掐住了下巴,他的力度仿佛是要把他的下巴捏碎一样。

    郑夕晨心想的是只要自己在权夜发现之前把相框换了,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见郑夕晨还不打算说实话,权夜抬起眼眸冷冷的看着她,眼中的危险显而易见。“我最讨厌说谎话的人了!”

    郑夕晨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难道他已经知道了吗?怎么会呢,他今天不是。郑夕晨猛的抬起头看着权夜,眼眸里充满了恐惧。

    “你还不打算说实话吗?”权夜一双冷眸紧紧的盯着郑夕晨,郑夕晨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她扭过头看着权夜那双看不见底的眼眸,眸底泛起一丝波澜,她动了动唇,“我,我,”咬了咬下唇,郑夕晨低下头不说话了。

    郑夕晨见躲不过去,有些僵硬的转过身,挣脱掉权夜拉着他的手,笑着打哈哈道:“没有啊,我干嘛要心虚,我又没做什么。”

    “唔……”郑夕晨连忙往后退了一步,伸手揉揉自己的头顶,不禁在心里腹诽道,这人的下巴到底是什么做啊,这么硬,害得她脑袋好疼啊。

    郑夕晨吃痛的呼出了声,“嘶~”她的胸口像是困了一头狮子一样,想要逃出铁笼一般,横冲直撞,想要挣扎出来。

    权夜站在郑夕晨面前,额角的青筋暴起,清冷英俊的脸也变得阴鸷可怕,眼神就像是千年寒冰一般紧紧的盯着郑夕晨。

    郑夕晨突然感觉如坐针毡似得,脑子也一团乱。

    还有权果妈妈相片的相框,那个相框看起来应该是要很贵的,那怎么办,她现在哪有钱去买啊,而且,她怎么样才能找到机会出去啊?

    郑夕晨回想着自己过去的二十五年,好像自从自己长大了,开始赚钱了,每天好像就是活在帮自己的父亲还债的日子里的,自己好像是一刻空闲的时间也没有。

    对了,郑夕晨猛的想起来,自己好像还没有告诉自己的爸爸郑国安自己换了工作,来了权夜家当权果的保姆的事情,还有李强,他会不会又去医院找她闹事啊。

    郑夕晨紧锁眉头,陷入了沉思,连身后走来一个人也没发现。

    “怎么在这?”权夜冰冷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吓得郑夕晨猛的从秋千上跳下来,扭过头一脸强装镇定的望着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