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27章:真的很帅呢!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她眼睫毛颤抖着,眼中泛出复杂的情绪。

    她永远都不可能想到,没想到这样冷血的权夜就和五年前拿自己孩子做实验的人。

    郑夕晨瞪大眼睛,为了怕自己认错,还特地十分专注的看向问口,使劲地去认清他的背影。

    郑夕晨望向门外,看到的居然不是别人,是权夜。

    吓得她一下子坐起来。

    可惜权夜已经离开了,那背影只是瞬间的事情。

    权夜或许永远不知道,在他开门出去的那一刻,郑夕晨就转过头,朦朦胧胧中看见一个特别熟悉的身影。

    不在乎别人生死,不管别人感受。

    其实,这些都不是医生们的本意,她能看得出,医生是有那么一刻,想要去帮她的,可是被那个男的强行阻止。

    还不准打麻药…

    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她永远都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已经让她在生不如死的过程中失去了自己刚出生就被拿去救人的孩子。

    是她这辈子最痛苦的事情。

    好恨!

    当初只是想看一下孩子,哪怕只看一眼…

    可是他就像把自己当成空气一样,继续把孩子强行抱走。

    根本没有打算让自己见那孩子。

    不禁郑夕晨咬咬唇,抓紧铺盖,眼中的惊讶被愤怒吞噬。

    她很恨,恨那个不让她见孩子的那个男人,恨那个冷血无情的男人。

    是他毁了自己的孩子。

    已经过了五年了,她本以为会忘记那段事情,可没想到因为权夜…

    又让自己想起了。

    她不懂权夜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命令医生带走自己的孩子?

    为什么?

    郑夕晨看着这个背影和五年前那个背影那么相似,完全就是诧异状态。

    但是想着,这种背影应该只是凑巧吧。

    对,只是凑巧。

    权夜他怎么可能是五年前那么冷漠的人?

    现在他看样子虽说平时都不怎么说话,但是…

    也许,真的只是凑巧而已吧。

    想到这里,郑夕晨心里才缓缓平静下来。

    慢慢闭着眼睛陷入睡眠。

    果果醒了没多久,就听见门外管家叫自己和果果吃饭的声音。

    平淡的语气,带着一些高调。

    郑夕晨随口答应了一声好,管家便走了。

    并继续看向果果,叫他起床,掀开棉被。

    揉了揉眼睛,与郑夕晨的目光相对。

    随之打了一个哈欠,一些慵懒,问道:“夕晨姐姐,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是睡不着吗?”

    面对果果的关心,郑夕晨心里还是有一片温暖。

    默默感叹,这孩子真的很可爱。

    郑夕晨笑了笑,说着没有,可似乎又有什么话想对果果说。

    她弯下腰,尽量把头与果果头接近,方便与他说话。

    郑夕晨问道:“果果,夕晨姐姐呢现在有一个问题要请教你。你可不可以帮姐姐解决啊?果果你能不能把你妈妈的zhao pian给我看啊?”

    亲切的语句多么温柔,每一个笑容都深深烙印在了果果心里。

    郑夕晨知道果果这孩子天真单纯,要么说不,要么就说可以,不会像那些心机重的孩子绕一大圈**药。

    果果听了之后虽然有些疑惑,可是还是点头答应说好。

    因为郑夕晨对他是如此的好,她想要看自己妈妈的zhao pian,怎么可能不答应呢?

    虽然都不清楚夕晨姐姐为什么会突然想看妈妈的zhao pian,但对于果果来讲,夕晨姐姐想要什么,只要果果能做到的,他都会尽量去做。

    见到果果点头答应说好,郑夕晨就开心起来,正可以借着果果来寻找权夜为何如此冰冷。

    他的结婚对象到底是谁?

    为什么权夜就一定要让果果忘记妈妈?

    即使真的不在人世,也不用忘记啊?

    这时果果从某个地方找到zhao pian然后走过来,孩童般的声音传入耳里,“夕晨姐姐,这是我妈妈的zhao pian,旁边这位是我爸爸。”

    果果还特意伸手指了指,看见果果满眼期待的眼神,就知道她一定是一个温柔体贴的女人。

    居然把自己儿子丢在家给父亲照顾,但是…又或者那妈妈已经不在了呢?

    郑夕晨拿着zhao pian,眼睛盯着上面就像灵魂被抽干了一样,空洞得像一个布娃娃。

    睫毛、嘴唇的颤抖,瞬间郑夕晨就明白了权夜这五年来身上的秘密。

    zhao pian上的权夜笑的那么开心,笑的那么灿烂阳光,应该和这位女孩有着很开心很甜蜜的过往,只是如今权夜居然性格如此冰冷,原来都是有原因的。

    权夜并不是在这五年里变了心,而是对那个女孩一直深情难忘。

    不知不觉,郑夕晨想着那些东西根本没有注意到zhao pian,手一滑,一不小心zhao pian就一下子滑落到地上。

    砰。

    一个响亮清脆的声音打破这屋里的一片寂静。

    等到zhao pian落在地上摔碎的时候,郑夕晨才反应过自己没有拿稳。

    真是笨蛋!

    下一刻果果就大声哭泣着,在郑夕晨面前咆哮着,几乎是扯着嗓子哭着。

    果果眯着眼睛,视线对上慌乱如麻的郑夕晨,眼泪一下就飙了出来,“夕晨姐姐,你打碎了我的zhao pian…呜呜呜…那是我的妈妈…我的妈妈…夕晨姐姐,我讨厌你…呜呜…”

    面对小孩子突如其来的哭声,郑夕晨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本来就是因为自己的错,才让zhao pian摔碎的。

    这个结果也不是她要想的啊。

    果果哭得特别厉害,几乎房屋里都可以听到果果的哭声。

    很快,就会有人来查询怎么回事了。

    郑夕晨惊慌失措地想收拾那些玻璃碎片,却没料到自己手突然地就被玻璃碎片给割伤了。

    鲜红色的血液瞬间就在皮肤上迸出来,刺痛了她郑夕晨的眼睛。

    郑夕晨从蹲在地上的动作慢慢站起身来,顾不得疼痛,只在想办法怎样哄果果。

    郑夕晨灵光乍现,假装淡定着说:“果果别哭了,对不起对不起,都怪夕晨姐姐不好,都怪夕晨姐姐太笨,要不这样,我下次跟果果再重新买一个相框好不好?”

    现在的郑夕晨除了道歉赔罪就是想办法收拾那些碎片,如果被权夜知道了,说不定很有可能被ci zhi的。

    只见果果一直哭一直哭,就像根本没有把自己的话听见去一样,一直嚷嚷着,我讨厌你…

    她想她是可以理解果果,谁把自己妈妈zhao pian弄碎了,谁都会不开心,谁都会难过…

    本来就是她的错啊。

    郑夕晨,郑夕晨。

    你怎么就那也笨呢?

    你怎么就那么不聪明呢?

    这么简单的事情你都办不好,你到底在做什么?

    可是,她能怎么办?她自己能怎么办?

    郑夕晨在还没有处理好的时候,下一刻,门就被打开了。

    或许是因为果果的哭声。

    完了…

    郑夕晨已经顾不得手指上被刮伤的疼痛,只想着等到权夜进来的时候已经应该怎样才能掩饰或者弥补。

    在权夜的世界里,从来都没有下一次那么简单。

    错了就是错了,他的人生中只准错一次。

    这就是权夜,在哪里摔倒就在哪里爬起来,从来都没有第二次错误。

    权夜随着果果的哭声走进来,刚好看见果果在哭,郑夕晨收拾地上那些玻璃碎片的画面。

    权夜皱着眉头,怒火瞬间就从心底里涌现出来,根本毫不犹豫的就冲上前对郑夕晨大发脾气。

    这个女人真的是笨手笨脚,什么都不会,只会添乱。

    除了哄孩子…

    现在孩子也哄不起了。

    权夜走到郑夕晨面前,眸子的怒气依稀可见,不禁让郑夕晨打了一个寒颤。

    权夜他现在很生气很生气,让郑夕晨心里慌乱得不得了,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瞬间就让她忘记了自己看出他和五年前的转身背影很重合的那一件事情。

    现在的事情,就是处理好zhao pian的这件事。

    她知道权夜生气的严重后果,也知道自己会有一个最坏的下场。

    不是开除就是惩罚。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权总,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我一定会重新买一个来当做赔罪的,对不起…”

    他不准,不准医生们为自己帮忙。

    她当时已经难过到绝望,居然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她。

    那些医生护士都是冰冷体,浑身没有丝毫的热情。

    她真的不敢相信。

    这样五年前的事情,居然在现在重新回映着。

    根本就抑制不住想那些画面。

    她仍然还记得当时她苦苦哀求,已经痛不欲生,没有一个人救她。

    没有一个人肯帮她的忙,这些都是权夜一个人吩咐的。

    把自己孩子往死亡路上扔的人。

    她现在十分断定,现在的权夜就是跟五年前那个背影是一模一样,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谁说医生护士就是白衣天使,拿了别人的钱就什么也不顾的那种。

    都只是为了钱,为了钱不顾一切。

    真是一个奇迹。

    郑夕晨瞪大眼睛,仔细看着权夜背影,一步一步走出门外,转身。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居然这么晚来这个房间的是权夜。

    这个人对所有事件都不闻不问的男人,只关心跟自己有关的事情,他今天居然不请自来。

    等等…

    这个转身的角度,转身时候的背影,居然和…和五年前在医院的时候看到的背影很是相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