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26章:看错人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郑夕晨摸了摸权果的小脑袋,目光朝窗外看去,外面的世界越来越黑,也不知道林子峰找到住处了没有……

    郑夕晨摸着权果小脑袋的动作格外的轻柔,她不想让自己的情绪感染到果果,唇角微微勾起,温温笑道:“果果睡不着呀?那姐姐给你讲故事好不好?讲着讲着,就会睡着的。”

    郑夕晨身边,有些委屈说道:“夕晨姐姐,你是怎么了呀?怎么坐在这里半天都不讲话……”

    自从今天早上林子峰摔门出去的那一刻,到现在为止,他一直都没有主动联系过她……

    郑夕晨回过神来,忙忙转过身看向权果,只见那小脸上的嘴唇嘟的高高的,像是有人欺负他似得。

    郑夕晨被他这副模样萌的噗嗤一笑,她把手搭在权果的肩膀上,柔声道:“都是夕晨姐姐不好,刚刚竟然走神了,果果不生气了好不好?唔……都这么晚了,乖果果该睡觉了,你看,都已经九点半了呢。”

    她关掉郑国安发来的短信,翻了翻手机里的信息箱,信箱里安静躺着的林子峰这个名字,是那么的刺眼。

    “在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马路边走着一个娇小玲珑的女孩子……”

    下一刻,郑夕晨开始讲着灰姑娘的故事,讲的很用心。

    至少现在她满脑子出现的大多数五年前的场景,或者一些关于和林子峰的场景。

    那些画面就如同魔咒一样不停的在脑海里窜来窜去,无法抑制。

    灰姑娘是一个动人的故事,正如她所经历的,每一件事都是充满了值得回忆的。

    直到故事的最后一个字落下,她微微一笑,转过头看,果果已经睡着了,睡的很安稳,那小模样看起来可爱到了极致。

    郑夕晨眸中泛着幸福的光芒,把被子搭在他身上,怕他着凉。

    隐约还听见果果的嘴里叫了一声“妈妈”,不由得心里为他感到心疼。

    真希望果果的妈妈快点出现,把他缺失的母爱补回来……

    这是一个十分可怜的孩子,哪怕生在如此富贵的家庭,他也跟普通家庭孩子一样,都需要父母亲的关爱。

    她怜爱的摸了摸权果的小脸,只想把自己无法对那生死未卜的儿子无法表达的爱,无限用在眼前这个孩子身上。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对果果时不时的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她和果果十分合得来,就像是她亲生的感觉一样。

    她多么幻想有一天,自己的孩子能和果果一样,调皮却聪明,又可爱。

    想着想着,困意泛上郑夕晨的眸底。

    她动作轻柔的睡在了权果的旁边,也许是太疲倦,下一秒她便陷入了熟睡之中。

    ……

    深夜。

    凌晨两点。

    一辆低调的迈巴赫行驶在大路上。

    权夜坐在车上,翻阅着手中的资料,一路热闹的夜景,他哪怕是一眼也没有看。

    许是太过吵闹,他那双冷淡的双眸微微一抬,无意间就盯向了那不远处的夜宵摊。

    他挑了挑眉,以他过目不忘的眼力,他一眼认出那坐在夜宵摊独自一桌喝着闷酒的男人。

    似乎是叫林子峰,郑夕晨所谓的男友。

    他漠然的转过头,移开目光。

    司机从镜头敏感的发现到权夜的视线停顿了几十秒,他跟着视线朝夜宵摊望去。

    见权夜的视线竟然停留在了夜宵摊那个喝闷酒的男人身上好几十秒,司机咽了咽口水,他什么时候见权总关注过这些?

    这种垃圾的大排档夜宵摊,根本不值得权总去关注!

    思索了片刻,司机最终还是恭敬的开口道:“权总,需要停车吗?”

    权夜挑了挑眉,声音低沉,“不用,直接回家。”

    司机听到权夜的回答,就再也不说一个字,继续开车。

    就像,刚才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现在已经是深夜两点多钟,权夜渐渐泛了些困意,眼皮微沉,修长的手指伸出支撑起脑袋。

    司机注意到权夜的动作,不忍打扰,开车的速度放慢了些许,离家也越来越近。

    权夜双眸微磕,他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让一个他原本认为不会再有交集的女人住进这个家。

    住进了这个家,跟果果离得这般近。

    这一切的一切,是不是代表着,总会有那么的一天,郑夕晨这个女人,会知道所有的真相。

    回到家,别墅中格外的安静,只有管家一个人站在门口,打望着。

    他知道权夜会回来,所以一直站在门口等候。

    看到权夜终于回来,管家一喜,脸上的皱纹瞬间放松。

    管家立马恭恭敬敬的走到权夜面前,低着头,恭敬道:“少爷,你回来了。”

    权夜的目光环视了别墅内一圈,淡淡的点了点头。

    “少爷,你请来的那位保姆已经和小少爷一起睡着了。”管家一一汇报着。

    听到这里,权夜眸中闪过一抹暗光,郑夕晨和果果一起睡的?

    半响,权夜把身上外套脱了下来,递给管家,“我知道了。你先下去,这里我一个人够了。”

    说完,他脚步微抬,朝搂上走去。

    清脆响亮的脚步声在这寂静的夜晚响起,好似一首有旋律的伴奏。

    他的视线盯着前方,看着那间门未掩上的房间。

    越来越近,每踏前一步,他的步子便轻柔的一分。

    门缝中,透漏着些许微光。

    权夜有些无奈,这个女人……睡觉竟然忘了关灯。

    他轻轻的推开房门,朝床边慢吞的走去,脚下轻的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许是今夜喝了太多酒,忽然感觉头有些晕眩,他顿住步子,按了按太阳穴,晃了晃眼睛,眼前的景象清晰了许多。

    瞳仁里倒映出床上睡的香甜的两人,唇角双双挂着笑容,似乎都正在做着什么美梦。

    权夜微微一怔,有那么一瞬间,他差点以为这是属于他的温馨家庭。

    但,却永远不可能。

    郑夕晨留在这里唯一的作用就是,好好的照顾果果。

    这些年来,他何尝不心疼果果没有母亲?

    只是……

    权夜眸光微闪,他静静的坐在床沿边上,宽厚的大掌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权果肉嘟嘟的小脸儿,瞧着权果的小手不安分的打开被子,他唇角微微一扬,手指提上被子再度给权果盖好。

    时间太晚,许是此刻的他太过放松,他的眼皮渐渐有些沉重。

    墙壁上奢华的钟嘀嗒嘀嗒的响着,仿佛是在提醒现在已是深夜。

    权夜眼皮沉沉的,意识有些昏沉,在酒精的渲染中,郑夕晨的脸庞慢慢在他眼中变化,竟然变成了另一个女人的模样……

    他忍不住伸手去抚摸她的脸颊,喃喃道:“颜怡……”

    手慢慢的,慢慢的靠近,直到触碰着她那光滑柔嫩的肌肤。

    睡的正熟的郑夕晨忽然转过身,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人在摸她的脸颊,她迷迷糊糊的眼睫毛眨了一下。

    她的动作,令权夜的醉意和困意散了去,瞳仁微缩,他愕然发现他的手竟然在抚摸郑夕晨的脸颊!

    好似手指触了电,手指瞬间缩了回来,好似生怕被她发现一般。

    他收回目光,不再去看郑夕晨。

    他晃了晃头,立马神智清醒,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干了多么愚蠢的事情。

    他刚才居然错把郑夕晨当成了颜怡……

    想到这里,郑夕晨眸底泛出一丝波澜,她抿了抿唇,至少——现在还有果果这个小天使她能够陪伴。

    她目光柔和的看着权果,思索片刻,突然想到了灰姑娘的童话故事。

    “果果,今天我跟你讲一个灰姑娘的故事好不好?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故事,姐姐保证你听了很喜欢。”

    这些郑夕晨曾经多想把它用在自己孩子身上。

    如果五年前那个男人没有那般冷血取走她的孩子的骨髓,或许她还有机会能够见到自己的孩子……

    五年了,也不知道那个男人现在怎样?也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是不是还幸存着?

    又或许,还活着,被别人家领养,又或许早就在那场医院里已经死……

    她这辈子也可能都见不到那可怜的孩子了。

    或许是因为天生的母性,郑夕晨十分懂得照顾孩子,比如果果哭了该怎样哄着他,果果睡不着该怎么让他乖乖睡觉……

    权果哪里关注过时间早晚?看见郑夕晨没有睡,他哪里睡得着?

    “好呀。”权果满眼期待,开心的点了点头,爸爸可是从来没有给他讲过童话故事呢。

    郑夕晨看权果点头说好,心里特柔软的快要化成了一滩水。

    她忽然觉得,这些对林子峰的担忧可能都是多余的想法吧。

    或许,他根本就不再需要她。

    她拨打了林子峰好几通dian hua也是一直无法接通,看来……他,这次是铁了心了不想再见她一面了吧。

    郑夕晨无奈的摇了摇头,她还自作多情怕他进不了门,不知道自己搬了家。

    脑中浮现出昨夜她和林子峰在床上发生的事情,她不知道到底是该责怪林子峰不顾她的感受,还是该责怪自己竟不愿和他发生那种关系。

    权果在旁边玩了好一会儿,这才发现郑夕晨半天没有说话,权果嘟了嘟嘴,慢慢的走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