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24章:滚蛋吧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她也可以安安心心地工作,过上她一直以来想要的生活。

    郑夕晨沉默了片刻,唇角勾起一抹苦笑。

    以她现在助手的工资,已经快要承担不起家里的债务。

    权夜面无表情的望着她,那冷淡无情的眼眸令郑夕晨有几分毛骨悚然。

    她咬了咬牙,心中有几分悲戚,若是做果果的保姆,以那三倍的工资,她就可以尽可能的快点还掉父亲的债务。

    想到这一点,郑夕晨心里有了几分动摇。

    回应郑夕晨的是一片沉默。

    可在她看来,是福是祸兮?

    如今已经答应了要做果果的保姆,她就应该扮演好保姆这个角色,好好的去照顾果果,尽到她应该尽的责任。

    郑夕晨收回心神,看了看医院墙上挂着的钟,现在已经上班十来分钟了,若是再不去看果果,果果该闹小脾气了……

    她不再去想任何其他事情,急匆匆的赶到权果所在的病房。

    现在债主那边的债务差不多能解决了,欠下的房租问题也不用再犯愁了。

    关于所有债务的问题都解决了,郑夕晨沉重的心情陡然轻松了许多。

    她的心里也就踏实了许多,这突如其来的放松感觉却令她有些不习惯。

    ……

    傍晚。

    郑夕晨下班之后没有在医院多逗留,跟果果道了别,便回家了。

    回到家之后,房间还是一个人都没有,空气中到处围绕着死寂。

    郑夕晨眸中划过一缕黯淡,忽然好不习惯一个人在家的感觉,心底渐渐涌现出一抹忧伤。

    今天,或许是她最后一天来到这个家了吧?

    作为权夜家里的保姆,她必须得住在权家,而权夜也给她下达了最后期限,让她明早便搬去权家别墅。

    她本想着……既然要离开,也要告诉林子峰一声。

    即便他们已经分手。

    万一哪天他回来见到换了人担心怎么办……

    她苦笑了一声,是她想多了,或许林子峰根本不会担心她。

    郑夕晨犹豫了片刻,嘴周还是从兜里拿出手机,解锁了屏幕,找到拨打dian hua的标志,滑动进度条,拨打了林子峰的dian hua。

    不知道他走了之后,还会不会接她的dian hua?

    谁知,下一秒dian hua里就传来一道机械的声音,直直钻入耳朵,刺到心脏。

    “对不起,你拨打的dian hua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郑夕晨咬了咬唇,隔了几分钟反反复复的拨打了好几次林子峰的dian hua。

    直到打了十几通dian hua,依然还是无法接通。

    或许是林子峰还在气头上,不想接她的dian hua吧……

    他现在,肯定是对她又气又恨,根本就不想见到她吧。

    既然他不想见自己,也罢,她也不强求。

    郑夕晨准备收拾收拾行李,忽然想到她交给房东的2000元房租。

    现在她既然要搬走了,那么,上一次交的房租应该找房东退回来……

    郑夕晨心里有些尴尬,若是真的把已经交了的房租找房东退回来,她实在有些难以开口。

    然而,钱,是她目前最需要的东西呀。

    2000元对于她来说,可是一笔很大的金额了,她这些年来省吃俭用,衣服都不敢买超过50元的。

    她唯一的动力,便是尽快还掉父亲的债务。

    想到这里,郑夕晨放下手中的东西,准备出门去找房东,把欠下的房租还给房东。

    郑夕晨刚想要去找房东,可没想到一开门,房东竟然在门口。

    这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张姐。”郑夕晨礼貌的唤了一声,自然明了张姐前来的唯一目的就是来向自己剩下的房租的。

    说来也是她不好,拖欠了房租……

    之前张姐肯给她宽限时间,她就已经很感激张姐了。

    张姐站在门口看着郑夕晨像是要出门的样子,有些疑惑,开口问道:“夕晨呐,你这是要上哪儿去啊?”

    郑夕晨微微一笑,客气的请张姐进来,“张姐,进来坐,我去给你倒茶。这么热的天,还劳烦你亲自过来,实在不好意思。”

    张姐看着郑夕晨这副温和的样子,心中嘀咕这郑夕晨是又想拖欠房租不成?

    想到这个可能性,张姐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语气不太好的说道:“我今天来可不是作客的。”

    张姐冷着一张脸,不给郑夕晨开口的机会,接着说道:“夕晨,现在已经给你宽限两天了,时期已到,你现在手头有没有两千,如果没有我就把这个屋子租给别人了,你快收拾收拾,明早儿就走吧,我也省的天天来你家探寻。”

    张姐这次铁了心,如果要不到钱,就必须把人赶走。她冷着脸,一副没有好脸色的样子。

    郑夕晨歉意的看着张姐,有些胆怯的开口:“张、张姐,之前拖欠了几天房租真的很抱歉,对不起。因为一些个人情况,明天我会搬走。这些年来,谢谢张姐的照顾。我……”

    话说到一半,忽然没了声儿。

    郑夕晨一脸难为情,有些难以启齿的开口道:“我、我前几天交的房租可以退……退给我么?真的、真的很抱歉,对不起……”

    说完,郑夕晨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

    可……她不得不这样。

    两千块对她而言并不是一个小数目。

    听到这里,张姐就更不高兴了,冷哼一声,“正好,我看你这穷鬼也交不起那两千块钱,我把它退给你,你赶快滚蛋吧!”

    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染满了严重的讥讽。

    格外的刺耳。

    郑夕晨非但没有生气,反倒是连连道歉,声音带着一分颤意,“张姐,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张姐目光讥讽,瞪大了眼睛,看着郑夕晨的眼神很是不善,她直接掏出两千块钱,讥讽的说道:“滚蛋的时候,最好把你那些东西全部带走,不要等忘记了,又来找我要,我没那功夫给你找东西!”

    郑夕晨硬着头皮拿过钱,点头也不是,不点头也不是。

    张姐哼了一声,厌恶的瞪了一眼郑夕晨之后,这才离去。

    郑夕晨看着手中的钱,心思复杂,第一时间便想着把这些钱打给父亲。

    这些钱,加上预支的工资,应该够还上债主的钱抵一阵子了吧?

    说实话,她身为还债人都不知道,到底郑国安和李丽欠了多少钱?

    在她的记忆中,他们不停的向她要钱,好似那债主那边的钱永远都还不完一般。

    郑夕晨有些头疼,拿出手机直接拨打郑国安的号码。

    dian hua的另一个很快被接听,里面很快传来熟悉的声音,“喂……夕晨,你打dian hua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郑夕晨顿了顿,“爸,我现在手头上还有一些工资,如果你那边紧急要用的话,我待会儿就去银行转账给你们,你们先用着吧。”

    dian hua那边,郑国安一听是女儿给他拿钱的这事儿,脸上立马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开心的差点dian hua都拿不稳了。

    郑国安呲牙激动的说道:“是真的吗?夕晨,你有钱了吗?哎呀,真的很感谢你啊,这边债主老是来催,说如果再不还的话可能我们都会没地方住了。夕晨,你能在这个时候拿钱出来,真的很感激你。我作为的爸爸,我还一直那么没用……我……”

    说着说着郑国安就声音低沉起来,带着一丝哭腔。

    她的话音刚落,权夜那双深如古井的冷眸中一抹笑意一闪而过,他收回目光,姿态优雅的转身,“好,你最好记住你答应的事情。”

    郑夕晨看着权夜的背影,他背着她,像是他们之间永远隔着无法跨过去的距离。

    还没有等郑夕晨点头答应,说完权夜就一句话不说的转身离去,身上沁着冰冷的气息。

    权夜目光清冷的和她对视着,视线仿佛从一开始就没有从她的身上离开过。

    他的眼光,仿佛能窥探人的心灵。

    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每一刻每一秒都是那么的刺鼻。

    郑夕晨垂了垂眸子,错开和权夜的对视,她鼓起勇气开口说道:“好,我答应。”

    她吸了口气,接着说道:“我答应你。做果果保姆。我会努力让果果变得开心的。”

    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了选择的权利,只能妥协。

    早点帮父亲还了债,她的父亲就不用再为钱的事情烦恼。

    明明他的身上带着生人勿扰的气息,令人难以接近。

    她笑了笑,或许在旁人眼中她很xing yun吧,能这般轻而易举的接近权夜。

    闻言,郑夕晨愣了愣,心中泛起几缕疑惑,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清楚眼前这个男人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半响,权夜敛了敛眸,挑了挑眉,不由人分说的开口说道:“你必须答应!”

    权夜的目光带着几分晦暗之色,他微微扬眉,薄唇微启,“做果果的保姆。”

    他的这句话听起来没有丝毫征询之意,仿佛只是在告知郑夕晨。

    郑夕晨仰起头看着他,她本能的想要拒绝,可唇瓣才微微张了张,拒绝的话却是未能说出口,她的眼睛黯了黯。

    她很喜欢在医院的这份工作,想要认真的努力的做好这份工作。可是现实却不允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