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23章:发光体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从来都不会想过自己的感受。

    现在忽然担心起来,郑夕晨总觉得有几分怪异,直觉事情不是这么简单。

    呵呵。

    或许是之前都算计好了,要说什么。

    不用担心。

    他们就像吸血鬼一样,只知道从自己这里问钱掏钱,怎么可能有心思担心自己身体?

    过了几秒,李丽好像有些话不好意思说一样,就暗自用手推了推旁边的郑国安。

    闻言,李丽脸上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他们或许如果不是因为要钱的事儿,肯定会大发脾气。

    郑国安脸上情绪保持着温和,为了能要到钱,他必须让自己看起来客气些。

    “夕晨啊,李强他性格你也知道,生性调皮捣蛋,如果他有什么行动得罪了你,还望你见谅啊。我在这儿替李强跟你道歉。”

    郑国安语气诚恳,看起来像是十分诚意的样子,实则心里并没有太多在意。

    只是为了面子罢了,这些道理,郑夕晨都是懂得的。

    郑夕晨看向父亲为李强道歉,虽然很烦,可是心还是软了下来,“没关系,我不会放在心上的。你们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郑夕晨身心疲惫,不想多言,直接切入话题。

    当郑夕晨问出这句话后,他们脸色立马变得凝重起来。

    然后郑国安看着郑夕晨直接问出重点也不由得尴尬的笑了笑。

    “夕晨啊,我们今天来就是为了一个事儿。你也知道,最近债主常来我们家要钱,可是我们哪里还有钱啊,我们过来就是想问问你,你手头这边有没有一些钱啊,我们好去还债,那些债主就不会来我们家了,你说是不是……我们是真的借不到钱了所以才……”

    郑夕晨默了默,心中有些悲哀。

    果然……是为了钱。

    她在他们眼中难道真的就只是挣钱的工具?他们永远只会不停的她要钱……

    郑夕晨叹息了一声。

    她现在哪儿来的钱,前两天刚把所有的钱交给房东,现在又哪儿找钱给他们还债?

    他们就不会替自己考虑考虑吗?

    一心就想着要钱。

    越想,郑夕晨愈是觉得委屈,对于他们而言,她到底算是什么?她还能算是他们的女儿吗?

    她眉头紧蹙,忽然站起来,一一给他们算起账来。

    郑夕晨厉声说道:“我以前一有钱的时候不是被李强拿走了,就是被你们要去了,我现在这个房租不用交吗?我已经把钱交给房东了,所以上次李强没有要到钱,这次你们又来找我要钱,我哪儿这么多钱给你们?当我是什么?”

    郑夕晨再也忍受不了他们不停的向她要钱的日子。

    郑夕晨决定把这些年对他们的想法全部都说出来。

    郑夕晨继续说道:“你们不停地向我要钱,我难道就不生活吗?我不过日子,生活费不要钱吗?房租那边不交钱吗?难道要逼我走投无路无家可归你们才甘心吗?!我现在在医院上班没多久,工资还没发,你们就来向我要钱!有考虑过我的处境吗?”

    郑夕晨早已忍受不了他们对自己的区别对待。

    除了钱就是钱,仿佛没了钱他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可以相处。

    这种日子,郑夕晨受够了。

    她终于忍不住想要把这些年来心里的憋屈给说出来,让他们心里清楚这些年来,他们对待自己的女儿到底是怎样的。

    郑国安听到之后无奈的叹了叹气,郑夕晨说的其实并不是不无道理的。

    他的确很亏待这个女儿,让她这么吃苦。

    郑夕晨紧皱眉头,两眼瞪着他们,眼里说不出的复杂情绪。

    她怎么会有这样的一个家庭。

    怎么自己就那么的不幸……

    郑国安听着郑夕晨这般埋怨后羞愧的低着头,眼神里充满了歉意,说道:“夕晨啊,对不起啊,我跟你道个歉,我们也不知道你这么辛苦,这么累,如果……如果你实在拿不出钱的话那不好意思,我们打扰了,我们这就离开。”

    说完就给旁边的李丽使了一个眼色,准备拉她,可是被却李丽很快反驳,缩回了正要被郑国安拉的手。

    空气里萦绕着压抑的气息。

    李丽板着脸色望着郑夕晨,根本就是一副拿不到钱就别想赶他们走的那副表情。

    就算郑国安再不情愿继续为难郑夕晨,李丽也不会听进去,更不可能拿不到钱就走人。

    李丽给郑夕晨甩了一个白眼,对着郑夕晨讽刺道:“郑夕晨,你别不识好歹,给我们钱是你应该做的事情,你现在爸爸和我欠了债,父债子还,你是女儿,也要履行这个责任,你听到了吗?”

    当李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郑夕晨只能默默忍受,没有回绝的反应。

    咬咬唇,看着李丽,却不能反抗。

    郑夕晨再看看郑国安的表情,根本一点儿反驳的迹象都没有,不免有些心凉。

    李丽看着郑夕晨不说话,又继续说道:“郑夕晨,别以为你不说话就没事,这个钱你还也得还,不管也得还。别以为你可以找理由逃脱得了,不要想着就这样算了。我可不想为了这个破钱在这里浪费时间,我先走了,话已经给你带上,你就想办法还钱吧。”

    说完就站起身来,一副高傲自大的样子,离开了房间。

    看着父亲转身出去的那一刻,郑夕晨眸里渐渐泛起了涟漪。

    哪怕她心里万分憋屈,可她也万万不能不管自己的父亲……

    只是现在她根本没有钱……

    郑夕晨有些头疼,她咬咬牙,现在她只能试试看能不能预支工资。

    ……

    第二天一早,就迎着清晨的阳光,走向医院。

    今天,就是看她表现的时候。

    万一医院那边可以预支工资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

    到了医院,她急匆匆就要到主任办公室去。

    恰巧,刚想着要找主任,就看到了他,她两眼亮了亮,忙忙叫住了他,一路小跑到主任的面前。

    “主任……请等一下。”郑夕晨平缓呼吸,望着主任,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听到她的声音,主任停止了脚步,转过头,看向郑夕晨,“怎么了吗?”

    “主任,请问这个月的工资……我可不可以先预支一下。我拿着有急用……”郑夕晨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望着医生。

    郑夕晨的心中有些紧张,又有些慌乱。

    她害怕主任会拒绝,拒绝了不仅钱拿不到,反而降低主任对她的印象。

    她在期待,多希望主任答应点头。

    主任抿了抿嘴唇,看着郑夕晨,好似预支工资在他手上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

    “我可以先预支给你,但是你必须在接下来的任务中好好干,最好不要跟我出任何的错误!不然佣金拿回。”

    听到这里,郑夕晨眼睛放亮。

    主任他……他答应了。

    自己可以拿到预支工资了。

    她想,此时此刻,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开心的事情了。

    郑夕晨带着灿烂的笑容跟主任告别,心中轻松了许多,她抬起头,才走了十几步,她忽然怔住,一眼看到了不远处的权夜。

    想要忽视掉这个男人真的很难,哪怕是在人群中也能一眼看到他。

    他就像一个发光体,那一身凛然的上位者气息以及那俊美的容颜都令人无法不注视着他。

    只是,他……怎么会在哪里?

    那,刚才她跟主任的对话他都听见了?

    又或者,他……只是刚好路过?

    郑夕晨顿住步伐,收敛了几分笑意,心中陡然有几分紧张,她颚了颚首,“权总,早上好。”

    郑夕晨依旧是一脸平淡,“嗯,不过后来没有找到钱就走了。”

    没有拿到钱是真,但没有拿到钱就走是假。

    事实是……李强是被权夜教训走的。

    郑国安尴尬的开口:“对了,女儿啊,李强上次是不是来这里骚扰过你啊?你有没有怎么样?”

    问起这事儿,李丽脸上表情有些难看,感觉就像郑国安净扯些没有用的东西。

    郑夕晨望着郑国安,有些惊讶。

    他知道李强来骚扰过自己?

    是从李丽那里知道的?

    最终,郑国安脸上有些不耐烦的情绪,或许是因为被李丽时不时推的原因,生怕郑国安不会向郑夕晨问一般。

    她就好像只是他们挣钱工具,他们都说,自己是他们女儿,为他们挣钱都是应该的。

    但肯定不能当着他们的面说出来。

    虽然李丽和郑国安肯定知道了李强被人暴打的事情,但是她也不能说的那么清楚。

    毕竟是自己女儿,父亲向女儿问钱始终都不好意思。

    好像这时才看到了郑夕晨的眼睛有些微红微红的,郑国安不由地关心道:“夕晨啊,你眼睛怎么了?是不是哭过了?”

    郑国安低着头,一脸憨厚的样子不知道该不该说。

    在不停被李丽推手之后,郑国安深呼吸,抬起头,望向对面的郑夕晨。

    郑夕晨被这么一问,反而不好意思低着头,自己眼红被父亲看见,他又不会说些什么。

    郑夕晨觉得烦心的事情还是不要告诉他们的好,淡淡说道:“没有,只是刚才眼睛进了沙子,我去揉了揉,我眼睛就有些泛红而已。你们不用担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