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亲吻101次:代孕娇妻娶一送一 第22章:来访

时间:2019-05-18作者:贩梦

    有好几次在和果果一起说话时分了神,她总会想到林子峰。

    每次想到那一幕她的心就血流不止般疼痛着。

    虽然不痛,但是郑夕晨很愧疚。

    还好只是个小口子。

    自己不应该在果果面前露出那样地情绪的。

    她居然还在想那个跟自己分手的林子峰。

    鲜红色的血渐渐渗出肌肤,刺痛了她的眼。

    她不用上班了?是被下任了吗?

    她知道权夜完全有这个权力可以把她给下任掉!

    自己哪里做的不够他满意?

    现如今已经欠下一屁股债,妈那边一直催着用,房租还有两千没有交,又失去了男友。

    如今,如果再失去这份工作的话,这不是要她往绝路上走么?

    不行,绝对不行。

    郑夕晨咬咬牙,眼中慌张不得了,赶紧道歉,“我是哪里做的不够好我会改进的,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

    想要说什么却像堵在喉咙里一样,断断续续,根本就是想到哪儿说到哪儿。

    权夜望着郑夕晨,眼眸释放出冰冷的气息。

    脸上的情绪从来就没有真正阳光过,这起码是郑夕晨认识他以来最确定的事情。

    一天到晚都是那样严肃庄重,像是对待每一件事那么严肃,又像是根本就是冷血动物般。

    也不知道是不是郑夕晨的错觉,总觉得权夜这个人,这样冰冷的样子好像在哪儿早已见过了,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

    权夜突然觉得这个女人可笑,冷冷的开口说:“我说了让你失去这份工作吗?果果既然这么喜欢你,那你就辞去这份工作去做果果保姆,我就给你比你在医院一个月的工资高出三倍工资!”

    语气冷淡,清眸里偶尔闪过一缕耀眼的光,棱角分明的面孔就像是王子般。

    这个人虽然冷血,有时候他的做法真的无法让郑夕晨忍受,但外表就是那么有吸引力。

    当郑夕晨听到之后眼睛瞪的老大看着权夜。

    有些意想不到的结果。

    三倍……的工资?

    如果她有三倍的工资就不用愁关不上债主的钱也不用愁房东的那里欠下的两千了。

    可是……

    她是郑夕晨啊,护士这个职业是她这么多年努力得来的。

    怎么可能说不干就不干?

    她不可能为了钱就去辞掉自己的喜好,绝对是不可能的。

    郑夕晨做了深呼吸,平复了心情,望着权夜,像是已经做好了决定。

    “权总,我不能因为钱的事情把这份工作辞掉,护士这个专业是我这么多年一心的梦想,也是我努力得来的,如果是你,我想你也不会这么轻易放弃自己的梦想吧?哪怕他身份有些低微,工资不是很理想,起码我做了我喜欢做的,那就足够了。”

    郑夕晨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根本不是那种预先好的。

    拒绝的很理所当然,也很爽快。

    权夜有瞬间的怔忡,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那么缺钱的女人居然一点儿也没有经不起you huo。

    就这么坦然的拒绝了他的要求。

    三倍的工资她居然都会拒绝,这是权夜根本没有想过的问题。

    这还是第一次被人拒绝。

    心里有些不悦。

    权夜抬眸望着她信誓旦旦的样子,紧皱眉头望着郑夕晨,“你必须答应!”

    郑夕晨听了之后心里很不明白,为什么非要去当保姆!

    郑夕晨望着权夜,忍不住问他:“为什么?”

    可是权夜根本就不想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冷冷的说道:“你不需要知道原因。”

    你不需要知道。

    这句如此冰冷的话大概也只有在权夜这样的人嘴里说出口。

    他从来都不想让她知道任何理由,也不可能告诉她。

    她根本没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可能也是为了果果吧。

    他并不是冷血到一丁点儿别人的感受是不在乎的。

    不知道为什么,郑夕晨想到这一点,心里就莫名的放松。

    ……

    晚上。

    郑夕晨到了家,发现平时一直在沙发上等她的男票林子峰,今天居然不在。

    今天早上被林子峰摔门时候掉落的东西还在那里原封不动摆放着。

    一种不安的感觉莫名袭上心头。

    僵愣在那里,过一会儿郑夕晨就在屋里每个房间都找了个顶朝天,也没发现关于林子峰的任何踪影。

    她找的坐在地上,像是浑身瘫痪了一样。

    林子峰他是不是离开了……

    他从早上出门的那一刻起,就没有再回来过……

    林子峰他,一直都没有回来。

    一直都没有。

    他的东西都被搬走了,这个屋子乱七八糟,可能林子峰在找他东西,准备再也不回来了。

    林子峰……

    想到这里,郑夕晨又埋头痛哭起来。

    外面斜斜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掠过她的肌肤,就像为她踱上了一层金huang se的衣装。

    可是这阳光再温暖,也温暖不了郑夕晨此刻的心了。

    她此刻头顶上一片乌云下着雨,这些阳光都是虚无的。

    她蹲在那里,手使劲扯着床单,几乎用尽了全部力气去把眼泪哭出来。

    撕心裂肺,血流不止。

    这样痛彻心扉的感觉,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痛彻心扉生不如死的感觉,她早就应该习惯了啊……

    可是为什么心痛的还是想大声哭嚎。

    尽管没有任何人来关心她安慰她,或许大声哭出来,发泄一会儿,心情就会好一点。

    或许,自己还是会he ping常开朗的那个她一样,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林子峰、林子峰。

    她谈了那么久的男朋友,居然说离开就离开。

    又或许,当初就不应该和林子峰在一起,他们在一起,就是一个错误。

    “叮咚、叮咚……”

    不知哭了多久,郑夕晨被一阵突如其来的敲门声转移注意力。

    这么晚了,还有谁会来?

    不可能是权夜和果果,也不可能是林子峰……

    难道是李强?

    他又来闹事儿了?

    不应该啊……

    郑夕晨不再去想那么多,擦干眼泪,虽然眼睛看上去还是有些红肿。

    郑夕晨慢慢站起身,走向门口,开了门。

    在开了门后余光瞟到两个很熟悉的身影,抬头一看,她愣了愣,居然是李丽和自己的父亲郑国安。

    他们……怎么会来这里?

    难道又是关于钱的事儿?

    这让郑夕晨在看到李丽就想起了上次dian hua里索问她要钱的事儿不得不让她想到这一点。

    如果这次不是因为钱,他们不可能无缘无故来到这里来探客。

    郑夕晨有些呆滞,“你们这么晚来……?”

    郑夕晨望着他俩,明明都是自己认识的人,一个是自己的父亲,一个是自己继母,可偏偏为什么,她郑夕晨此刻的对他们的感觉是如此的陌生。

    就好像从来都没有见过他们一样。

    他们一般不是要钱就是借钱。

    她对于他们而言,除了钱还是钱,要不然估计多近都不会shang men拜访。

    李丽看向郑夕晨一脸的不悦,说,“夕晨啊,我们大老远跑来,你就不让你父亲和我进屋坐坐?”

    这说的让郑夕晨有些尴尬。

    他们是长辈,就应该礼让他们。

    郑夕晨连忙把门打开,请他们到屋里随便坐坐。

    还好林子峰收拾东西没有把客厅弄乱,要不然那一片狼藉的样子肯定会被他们嘲笑的。

    “我先给你们泡杯茶,你们先坐会儿。”

    “这孩子……”

    泡茶是最基本的礼数。

    说着郑夕晨就去厨房泡了两杯茶奉献在他们面前,但是他们并没有因为她的礼貌而感到开心。

    反而板着个脸,一件不愉快的样子,茶动也不动。

    郑夕晨尴尬的看着他们,好像在他们眼里,自己和他们有天壤之别般。

    权夜目光冷清,薄唇微启,冷漠的吐出一句话:“郑夕晨,从今天过后你不用来医院上班了。”

    轰!

    如同突然乍现的雷电一样轰隆闪过。

    当他把郑夕晨叫出去时,还看到郑夕晨那脸上淡淡的忧伤。

    权夜背靠在墙壁,双手插在裤兜,一番别有风味儿的样子,背影都是那样好看。

    郑夕晨满脸疑惑的望着权夜,不知道他在这个时候约她出来,到底是因为什么。

    空气中一片寂静。

    来来往往的护士医生都会偶尔用异样的目光瞟他们一眼。

    权夜眼眸微眯,一一把郑夕晨的情绪变化看在眼里。

    郑夕晨今天状态一直都不好,照顾果果心不在焉。

    郑夕晨那疑惑的情绪瞬间被这句话僵住。

    什么?

    郑夕晨不想让权果担心,毕竟是她自己的事情,嘴唇扯出一抹微笑,然后说:“没事,一会儿就好了。”

    的确,郑夕晨没有骗权果,这个伤口不大,只要包扎一下就没事。

    她顾不得伤口,立马看向权果,看见他那有些害怕的表情,有些惭愧,“夕晨姐姐,你没事吧。”

    权果的关心是在听起来很舒心,孩童音的关心就是不一样。

    孩子听到郑夕晨说没事,看了看她脸上的表情,才放心下来,“果果不要吃苹果了。夕晨姐姐,你给我讲童话故事吧。”

    郑夕晨望着这么天真浪漫的孩子心里暖洋洋的,也不知道刚才是怎么了,突然就走了神,划出一道口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