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84章 发生?

时间:2019-06-04作者:想素菲菲

    “好吧,朋友们,我们言归正传,打开你们的信封,然后一个个地念出上面的内容来。”芬克斯收到琼的眼神示意后,又看向面前的新人们,笑得十分的灿烂。

    大家都不疑有他,拆开信封后,就按照顺序将里面的内容都念了出来。

    “找到房子角落里的鱼缸,然后当众吞掉里面那条金鱼。”第一个念的男孩子脸色开始苍白起来,有些艰涩地吞了吞口水。

    “现场挑选一位女孩子聊天,二十分钟后回答其他人的提问,回答不上来就喝一杯龙舌兰。”第二个人的声音都有些颤抖,等念出来里面的内容后,明显就松了口气,还好只是喝酒。

    “挑选现场的三个男生,然后脱掉衣服蒙上双眼,反绑双手坐在凳子上,忍受这三人在十分钟内对自己的为所欲为。”第三个人念出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就有些凝固了。

    “闭上眼睛吃掉周围的人喂自己的任何食物。”

    “脱掉衣服,身体涂满油漆后绕着门口的喷泉池裸奔三圈。”

    ……

    清欢越听心里就越紧,她抽出里面的那张便签的时候手都在发抖,心里暗暗地祈祷着千万别是太奇葩的事情,否则自己只能放弃了。

    “拿一个空杯子,绕着最前面的人走一圈,喝掉他们往里面掺进去的任何液体。”轮到自己的时候,她轻声地念出声来。

    清欢心里一沉,然后抬起头来,看着自己面前的那一圈人,刚刚对自己有意见的那个女孩杰西就站在那里,感觉到自己的视线时,就转过头来朝她露出一个冷笑来。

    新人们都念完了自己信封内的内容后,芬克斯就宣布开始执行自己选到的任务。

    “有没有人要放弃的?我们不强迫你们,如果觉得自己不能做到,就放下信封离开这里,没有人会拦着你们。”他微微笑着说。

    有几个人到底还是放弃了,他们留下信封在桌上,然后面带遗憾地离开了。因为他们挑选到的信封里的内容实在有些夸张了。

    最后新入会的成员剩下的就只有不到十个人了。

    让清欢感到惊讶的是,在场的所有女孩,包括她自己在内没有一个人提出要放弃,还有那个要表演生吞金鱼的人也没有放弃,而是放下信封,真的去寻找那个金鱼缸了。

    她有些无语,拿起一个空杯子,准备先开始轮一圈,心里也打定主意,如果待会儿有人往里面倒很恶心的东西,自己就果断放弃。

    截止到现在,迎新会发展到了高潮的部分,老会员们个个都摩拳擦掌地准备开始好好地享受一下每年一度的整蛊新人的盛会了。而新成员们虽然脸上都挂着笑容,以此来展现自己的风度,但是眼里的苦涩却是一点也隐藏不住的。

    没有办法,为了今后的前途,现在只能默默地忍受,只要熬过了今晚,就等于半只脚已经踏入了华尔街。

    吞金鱼的男孩找到鱼缸,抱着玻璃缸就回到了会场中央,然后立刻就有人上前来,捞出那条金鱼,蒙上了他的眼睛,他的脸越来越白,但还是仰着头,张开了嘴。

    清欢转过头去,只觉得自己的胃都要痉挛了,这就是投行的学生会,孕育了无数投行精英的摇篮,为了能成功踏出第一步,有人竟甘愿为此忍受这种变态的要求。

    所幸的是,没有人真的让他吞下那条金鱼,而是在最后关头,将金鱼换做了一个同样大小的果冻样子的东西,放的那个人满脸的恶作剧笑容,将那个东西塞进那个男孩的嘴后,就哈哈笑着取下了他眼睛上的布条。

    当然金鱼早就被人拿走了,所以那个男孩以为自己嘴里的真的是那条金鱼,干呕了几下后,就朝着卫生间的方向冲了过去,显然他的反应都极大地取悦了围观的人,周围爆发出一阵阵轰笑来,气氛瞬间被点燃,然后就听见有人高声吆喝着:“下一个,下一个。”

    那个要被提问的男孩走上前来,芬克斯笑眯眯地看着他,然后问:“请问,刚刚第五个出来念任务卡的人叫什么名字?”

    男孩一下愣住了,完全没料到自己会被问到这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内容不是应该围绕刚刚那个女孩的吗?

    “哈哈,没答上来,给他一个shot杯。”芬克斯笑得开心极了,立刻递上一杯龙舌兰给他。

    那个男孩在一堆提问中很快就被灌翻了,期间关于那个女孩的问题只有寥寥几个,其余的全是些让人意想不到的。

    轮到清欢的时候,她有些紧张地拿起杯子,挨个从前面那圈人面前走过,可能是因为她是亚洲女孩,在社团里少见的缘故,这些人对她还算是比较友善,并没有很过分的事情发生,大都是倒一些果汁,啤酒,苏打水还有牛奶的东西,尽管是这样,这一杯五颜六色的东西看起来还是有些让人觉得恶心。

    走到杰西面前的时候,只见她唇角勾起一抹恶意的笑,然后拿过龙舌兰,往里面一倒就是大半瓶。

    清欢平静地看了她一眼,然后面不改色地从她面前走过,走完一圈后,大家都在旁边起哄:“喝下去,喝下去......”

    她端起这个大杯子,朝着众人柔柔一笑,灯火明寐间,这张笑脸竟然有些好看的有些飘忽,顿时就引出了几个男孩子的口哨声来。她深吸了口气,仰着头咕咚咕咚地将杯子的液体都喝了下去,等杯子见底的时候,周围就爆出雷鸣般的掌声来。

    迎新仪式还在继续,但是清欢脑子却越来越不清楚了,只觉得面前的世界开始飞快地旋转起来,自己莫名地兴奋和难受,情绪有些难耐地激动起来,胃也开始抽疼,酸水一个劲地往上冒,她软软地跪坐在墙角,一步也挪动不了。

    在她意识模糊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人扶起了她,温柔地在她耳边说着什么,但是清欢却一个字也没听清楚,只是忽然感觉到有些危险,但是整个人都在发软,完全没有力气推开这个人,只得被他强行地扶着走。

    她脚步一深一浅,腹中的恶心感也阵阵地袭来,但是却又吐不出来,那个人后来干脆将她抱了起来,然后朝着台阶上走去。

    他们穿过空无一人的走廊,然后来到一个昏暗的房间里,清欢感觉自己被放在床上,有人用类似皮带的东西绑住自己的手,接着又用一块丝巾蒙上她的眼睛,她挣扎着想挣开,却感到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然后那个人开始将她的裙子往上撩起来。

    “你会喜欢的。”那个人低低一笑,然后轻柔地说。

    清欢感觉到不对,拼命地摇着头,大声地喊出声来,但是无奈这个房间偏僻,下面又在开派对,她的声音被人听到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嘘......宝贝,别怕,享受这个过程就好了。我保证,你会喜欢的。”

    清欢极力地睁开眼睛,只看见面前模糊的人影,正在脱着衣服,然后朝自己压了上来。她像疯了似的用力地挣扎,还是没能挣开禁锢,反而头越发开始昏昏沉沉起来。天花板在自己的头顶飞快地转着,意识根本不受控制地陷入黑暗。

    不知道过了多久,清欢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印入自己眼帘的,是洁白的天花板和一盏复古式样的吊灯,周围一片寂静,没有了之前派对的喧闹声,醉酒前的回忆慢慢地回到了脑海里,她立马从床上坐直了身体,低头看自己的衣服,裙子还是之前的那条裙子,没有撕扯过的痕迹,她又伸手拉起裙摆,底裤还在。

    但是她的记忆只停留在那个人朝自己压过来的时候,之后就人事不省了,后面到底发生过什么,她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她极力地想去回忆,但是无奈大脑一片空白。

    清欢这个时候简直想抽自己两个大耳刮子,没事去逞什么能,那样一杯大杂烩,喝下去能保持清醒真的是见鬼了,这下好了,自己连到底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了。唯一的办法只能去医院做检查了。

    但是她都能想象到如果自己跑去医院检查,医生一定会问她检查什么,然后自己就回答,我可能被那什么了,但是因为醉的太厉害,都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被那什么,所以来检查。到时医生一定会用一种看笨蛋的眼神来看自己吧?

    做人蠢到这个地步也是够了......

    正在她连肠子都要悔青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醒了?”

    清欢抬头一看,却看见一道欣长的人影靠在门框边上,正漫不经心地看着自己。她怔了一下,随即就从床上跳了起来,冲到门口就朝着弗兰克扇了一耳光。

    响亮的耳光声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尤为的明显,弗兰克明显是没料到自己会受到这样的待遇的,一时间愣在了原地,直直地盯着清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