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81章 MD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s市,夜风冰冷,厚黑的云密布天空。

    陈易冬打开门的时候,看到陈宛站在门口,他稍稍愣了一下,还是侧身让开一条通道,让她进来。

    “今天妈的生日,你没有回去,整个晚上她的脸色都很难看。”陈宛走到客厅沙发坐下,叹了口气说。

    “父亲的位置没有动,这次算是有惊无险,少了我,她的生日一样会很热闹,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差别,”陈易冬给她倒了一杯温水,放置在茶几上,神色很淡,几乎看不出有什么情绪。

    “你就不能好好和她相处吗?她毕竟是我们的亲生母亲,上次的事情,也是迫不得已。”陈宛轻声说,“你很清楚,那件事虽说是针对你来的,但是背后真正的意图却是冲着父亲去的,爷爷甚至因为这件事……”

    “姐姐,能不能不再提这件事了,就像你说的,都已经过去了,还提它做什么?”陈易冬静默了片刻,才缓缓开口。

    “那你总不能这样一直和妈赌气吧?我们毕竟是一家人。”

    “一家人?她当初把清欢送进去,直到我松口答应和宁家的婚约才同意放过她时,有考虑过我们是一家人吗?”

    陈宛怔怔地看着他,心里一沉,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直到此刻,她才有些感觉到,自己的弟弟对顾清欢的感情比她想象的,更深更重,陈易冬从小到大女人缘就很好,但是从来都看他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没见过真的对哪个女孩有多上心,长大后,身边的女朋友更是经常换来换去,家里提出让他去相亲结婚时,他又是一副无所谓,不太放在心上的样子,甚至还真的去过几次。

    所以她以为他是不介意的,却没有想到,以前的不介意是因为没遇到真正喜欢的人,一旦遇上了,就成了他心里一直过不去的那道坎了。

    其实在上次他带清欢到疗养院来,她就应该清楚的,原来他又何曾带过哪个女孩子到家里来呢?这么简单的道理......

    陈宛看着陈易冬高挑削瘦的身形独立在落地窗黯淡光线里,夜色在他身后料峭蔓延,他的脸上始终一丝表情都欠奉,但是从他的眼神里,她却看见了一丝孤寂和落寞。

    “有些事我们既然无法改变,就只能慢慢地适应,”陈宛站起身来,叹息了一声,“你无法改变你陈家人的身份,就只能接受它带给你的一切,否则的话,就只会让自己徒增烦恼而已,何必自己和自己过不去呢?你好好想想吧,我先回去了。”

    说完后,她就转身朝大门的方向走去。

    “接受是吗?”这时陈易冬的声音极淡地响了起来,“姐姐,所以你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这样自欺欺人地说服自己的,是吗?”

    陈宛的身子募地僵了一下,放在门扶手上的手也顿了顿,最终却什么也没有说,拉开门后就快步离开了这里。

    美国

    清欢踏着暮色回到公寓时,感觉自己全身都要散架了,她这段时间以来不停在图书馆,教室,打工的咖啡店,以及各大商场中间来回奔波,一天睡不够六个小时,还要耗费心力地参加一些学校里组织的义工活动,好在老师和同学面前刷存在感,因为在美国很多大公司在面试时,除了看你的学业成绩以外,还要看你在各种活动中同学和老师对你的评价,一旦他们认为你是个除了学习什么都不会的人,那么也就意味着你和这些公司彻底绝缘了。

    刚进门的时候,就看见苏静装扮精致地从楼上下来,看见她后仍旧是一言不发,然后目不斜视地从她身边走过。

    清欢叹了口气,苦笑着摇摇头,自从上次的事情后,苏静已经快两个星期没有和自己说过一句话了,就连戴维都看出了问题,悄悄地来问自己,是不是和苏静吵架了。

    “温迪,我听一个朋友说,明天下午在礼堂有个讲座,是摩根一个md过来做的,我想可能会对你有用,就帮你留了一张票,你要去吗?”戴维听见清欢进门的声音,就从厨房里冒出一个头来说。

    “真的吗?我当然要去,”清欢又惊又喜,“戴维,这真的对我来说太重要了,太谢谢你了。”

    戴维伸手挠了挠后脑勺,羞涩地笑了笑,“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只是希望你以后再做牛肉的时候,可千万别忘记叫我。”

    他自从上次吃过清欢烧的牛肉后,就对那个味道念念不忘。

    “放心,当然不会忘记了。”

    第二天下午,清欢到礼堂的时候,里面已经挤满了人了,已经没有了空位,她挑了挑眉,走到会场后面站着,心里有些诧异,这个人感觉有点来路,一个讲座,竟然能吸引这么多学生前来。

    到点的时候,礼堂前方出来一个男人,一头金发,眉高眼深,仪表堂堂,那一头金发在灯光下像是在发光,他脸上带着若有似无的微笑,正装笔挺,打着一条酒红色的丝光领带。看起来竟有些眼熟。

    清欢站在原地眯着眼反应了几秒,眼睛瞳孔不由慢慢变大,接着就是一副哔了狗的表情,我去,这不是那个分析师弗兰克吗?他怎么会在这里?站在讲台上又是干嘛?

    只见弗兰克十分有亲和力地朝台下的人们笑了笑,然后就开始不疾不徐地演讲了起来,先从他的学生时代开始,讲了学生会的经历,接着讲到他是如何进入摩根工作的,又是如何一步步地做到迄今为止摩根最年轻的md的位置的。

    他的演讲很有指导性,而且还带有一丝传奇的色彩,加上他长得又十分养眼,一时间台下鸦雀无声,大家都听得很入迷,除了清欢。

    因为她一时间还真的无法将那个之前还色迷迷地问苏静和她要不要去房间前先喝一杯的人,和面前这个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无限魅力的投行精英联系在一起。

    演讲完后是提问时间,大家都十分踊跃地发问,大多数都是一些关于职业建议的问题,弗兰克也面带着微笑很温和地回答着,到了后面的时候,还是有女生按耐不住,站起来问:“弗兰克,你结婚了吗?”

    “还没有。”他很有礼貌的回答。

    “为什么呢?是因为你太优秀了,所以对自己另一半的要求也很高吗?”

    “我想不是的,因为我对自己另一半的唯一要求就是要让自己第一眼就怦然心动,除此之外,别无其它的要求。”

    “听说投行的人私生活都很乱,你呢?也是一样的吗?”

    “当然不是,我对自己的要求很严格,因为我还没遇见那个能让自己心动的女孩。”

    清欢在下面听得肠子都在疼,想起他那娴熟的用微信钓苏静的那波骚操作,除了叹为观止以外,她找不到其他的形容词了。

    讲座结束后,十几个学生走上讲台围住了弗兰克,他也始终保持着和颜悦色的样子耐心回答他们的问题,清欢撇了撇嘴,然后离开了礼堂。

    走出来时天空开始飘起了小雨,她抬头望了望天上厚厚的云层,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顿住了脚步,自己没带伞,准备等雨小一些后再回去。

    “准备招呼都不打一个就离开?太冷漠了吧?”这时身后响起一个懒洋洋地声音来,清欢转过头去,却看见弗兰克双手叉在手袋里,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我想我们还没有到能打招呼的地步吧?”清欢面不改色地看着他说。

    “我那天告诉过你,如果你愿意和我共度一个美好的夜晚,会比你参加几百个什么社团或事这种讲座强多了,今天你应该明白,我没骗你吧?”弗兰克笑得很开心的样子,然后低头点了一支烟。

    “是吗?”清欢眼里却露出一丝讥讽,“如果那天我真留下来陪你了,你愿意帮我?”

    “也许吧,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弗兰克朝她吐出一个漂亮的烟圈,脸上露出一丝狡詰的笑来,“如果大家合得来,又何乐而不为呢?”

    “一个连真实身份都要隐瞒的人,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当时想要帮我?当我三岁小孩?”清欢嗤笑了一声,转过头去,看着越来越密集的雨帘,眉头轻轻地皱了起来。

    弗兰克低低地笑了,又深吸了一口烟后,才慢条斯理地开口:“其实你猜的不错,就算你那天晚上留下来了,我也不会帮你任何的忙。”

    清欢肩膀僵了一下,站在原地没动,半晌,才语带嘲讽地说,“无耻到你这种地步也算是让人大开眼界了,你用这种伎俩骗了多少女孩子了?”

    “什么骗不骗的,大家你情我愿,况且我也从未承诺过什么。”弗兰克一脸不在意地说,然后有些意味深长地盯着清欢说,“其实道理很简单,但是很多人都不明白——用色情关系来企图建立工作关系,是最蠢的办法。是个正常人都清楚,通过约会软件认识的人,怎么可能让她真的进入到自己的工作范围里来?那不是自找麻烦吗?特别我还是一个md,有多少双眼睛盯着我,又有多少人在暗地盘算着想拽我下去?”

    清欢扭头愣愣地看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不是想要建议吗?做个聪明的女人,这就是我想给你的建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