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77章 不行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第二天傍晚,清欢和苏静一同到了举行派对的酒吧,走进去后就发现今天来的人真的不少,熙熙攘攘地都挤在一起,大多数都是清一色的白色面孔,而且白人女孩居多,夹杂着少数几个拉丁裔的,像清欢和苏静这样的亚洲面孔少之又少。

    “我怎么感觉怪怪的?”清欢悄悄地在苏静耳边耳语。

    “没什么好奇怪的,你以为这张邀请函好搞?花了我不少的心思,今天来的基本上都是各校的精英,简直一票难求。”苏静随手端起一杯鸡尾酒来就喝了一口,一边目光很快速地在场内搜寻了一遍,看哈佛的人来了没有。

    正在这时,突然门口掀起了一阵不小的喧闹,清欢顺着看了过去,只见几个人鱼贯而入,个个不仅颜值不错,而且气质十分出众,顿时就吸引了全场的目光,只见他们行走时都自带气场,举手投足之间似乎都在告诉着别人自己是精英,让人不自觉仰望。

    “之前听说要想辨认是不是哈佛的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了,”苏静挑了挑眉,又喝了一口杯中的酒,“今天见了才知道,果然就和传说中的一样,这些人简直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清欢赞同地点点头,然后又瘪瘪嘴问:“你喜欢这种类型?”

    “精英嘛,自然会有点傲气。”苏静唇角弯了弯,将酒杯放在桌子上,又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穿的裙子,故意将v领往下拉了拉,“人无完人,这点小瑕疵,还在我能接受的范围内,不和你废话了,老娘要去忙正事了。”说完她就迈着自信的步伐地朝着那边已经被围了起来的精英们走过去。

    清欢不由朝天翻了个白眼,不再去管她,开始四处寻找着自己今晚的目标人物是不是已经出现了。结果她在酒吧里转悠了一圈后,还真的看见了芬克斯,他在吧台那边站在,正和一个白人女孩聊得火热。

    清欢心里一喜,正想走过去的时候,却突然顿住了脚步,自己就这样走过去该说些什么?会不会人家根本就不想鸟她?在原地纠结了半天,最终还是鼓起了勇气走了过去。

    她走到吧台,就站在芬克斯旁边,然后找酒保要了一杯威士忌,小口小口地喝着,余光时不时地朝一旁扫过去,芬克斯起先还和身旁的女孩子专心地聊着天,但是没过多久似乎就感受到了旁边频频投来的视线,随即就转过头来,朝着清欢笑了一下。

    一个小时后,当苏静在酒吧的角落里找到清欢时,她正一个人坐在桌旁喝闷酒,桌上的那瓶威士忌已经下去了大半。

    “我刚看你的时候不正和那个金发帅哥聊得不错吗?怎么这会儿一个人跑这里来了?”苏静坐到她旁边,有些奇怪地问。

    “是聊得不错,我甚至都觉得我离他同意推荐我去那个投行学生会差不离了。”清欢抬头看了她一眼,笑嘻嘻地说着,眼神有些迷离。

    “那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苏静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撇撇嘴问。

    “因为后来他问我要不要去他公寓坐一坐,”清欢单手托着下巴,感觉说话时舌头都有些不受自己控制了,“我没,没答应,然......然后他搂着另一个女孩离开了。”

    “那你为什么不去?我看那个人挺性感的,咱不吃亏。”苏静一边说着一边低头点了一支烟,青烟从她的指尖袅袅升起,“还是说你在国内有男友了?想为他守身如玉?”

    “守身如玉?”清欢哈哈笑了一声,然后盯着面前澄黄的液体,笨拙地摇了摇头,“不,我没有男朋友,不需要为谁守身。”

    “你可别告诉我你还是第一次,”苏静突然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她,食指和中指夹着烟,鄙夷地开口,“要是你跑来告诉我你是必须要结婚后才能那什么的那种人,我简直就无话可说了。怪我,带错人来了。”

    清欢听了先是乐不可吱地笑了,像是听见了很大的一个笑话一般,笑得趴在桌上直不起腰来,过了好一阵才慢慢地将头歪在手臂上,眼角有泪珠溢了出来,瓮声开口:“我原来以为我可以的,真的以为无所谓的,因为没什么大不了的,失恋而已嘛,谁离了谁还不能继续正常生活啊,没了他,我照样要继续爱别人,被别人爱......可是刚刚芬克斯问我要不要去他公寓的时候,我却拒绝了,然后我心里突然就很难过,因为我发现如果对象不是他的话,我不想和任何人……我是不是很没出息,很没用?”

    她说着说着就泣不成声起来,眼泪逐渐将手臂都打湿了一片。

    一截烟灰漱得掉落在桌面上,苏静怔了怔,随即就眼带同情地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然后一把将她拖了起来,“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苏静开着她那辆奔驰轿跑带着清欢飞驰而去,清欢本来就喝了酒,上车后就难受得不行,歪在副驾驶上脸色苍白,遇上转弯的时候更是几欲作呕。

    “顾清欢,我可告诉你哦,你可别给我吐在车上了,我才洗了车的。”苏静一边握着方向盘,一边警告着她。

    清欢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她,然后一把捂住了嘴。

    “靠,我没事多管闲事干嘛,”苏静低声咒骂了一声,加重了脚下踩油门的力度,接着一路将车开到了一座金碧辉煌的酒店大堂门口,下车将钥匙扔给门童后,她又一路拖着清欢坐电梯直接上了酒店的最顶层。

    清欢一头雾水地被她拖着着,不知道她带自己来这里干什么,直到进了酒店的房间,苏静按下遥控器,落地窗的窗帘缓缓朝两边拉开,整个曼哈顿的夜色完全映入眼帘的时候,她才怔怔地站在房间中央,一动不动。

    “是不是觉得很震撼?”苏静站在她的旁边,忽然开口。

    清欢愣愣地点了点头,然后慢慢移步到玻璃窗边,看着这个灯火通明的城市,一时间竟不知道该作何感受了,的确,除了像苏静说的那种震撼以外,竟然找不到其他的形容词来形容自己此刻的感觉。

    “原来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到这里来,整个曼哈顿就这家酒店的视野最好,而整家酒店,就这间房的角度最好,能将这个城市最美的景色净收眼底。”苏静抱着手,也慢慢地踱步过来,“每当我看着这座不夜城的时候,就会发现,和这座繁华的城市比起来,我实在渺小得不能再小了,你看,街上来来回回的那些车和人,谁还没有个觉得自己过不去事和人?芸芸众生,在这世间不都是要承受完属于自己的那份苦难,最后才能给自己的人生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这就是你想劝我的吗?”清欢转过头,怔怔地看着她问,“只有看清了自己的渺小,才能看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都是微不足道的?”

    “当然不是,你想什么呢?”苏静也转头看着她,翻了一个白眼,“我是想告诉你,和那些没用的情绪比起来,你没有时间和资格去缅怀过去,因为如果你不把时间都用在实现自己的目标上,那么你就挣不到钱,挣不到钱,你就来不了这种地方看夜景,只能像刚刚一样,一个人悲惨地在酒吧的角落里买醉,最惨的是,也许你连去酒吧买醉的钱都没有......”

    清欢:“……”

    “你也觉得我因为一个不要我的男人,放弃了一次可能可以去一流的投行实习的机会很傻吗?”清欢苦笑了一声,转身走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

    “nonono,”苏静朝她摇了摇食指,“我并不觉得如果你今晚和那个人去了他的公寓就能得到什么了,只不过是觉得那个人条件还不错,如果需要的话,去睡一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各取所需嘛。”

    “可是我的确是失去了一次机会。”清欢叹了口气,抱着手坐在沙发上,“如果进不了学校的投行学生会,我要什么时候才能进得去华尔街啊?”

    “我从来不觉得女人该用自己的身体去换取些什么,再说了,也许你拿去换了,也不一定能得到,那不是傻爆了,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难道进投行的唯一途径就只有这个?”苏静挑了挑眉,“相信我,与其在这里想着怎么能进这些眼睛都长在头顶的人怎么混进社团,可怜巴巴地等着别人来推荐你,还不如主动出击。”

    “主动出击?”清欢疑惑地抬头看着她。

    “对啊,你还不如直接去找那些已经在里面上班的人推荐你去实习。何必中间还要绕一圈?”苏静朝她神秘地眨眨眼说。

    清欢傻傻地盯着她,一脸的问号。

    “瞧你这智商,”苏静叹了口气,将她从沙发上拖起来,推到浴室里去,“今晚就别想了,我们好好在这里泡个澡,敷个面膜,再美美睡上一觉,有什么,明早起来再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