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76章 精英会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葬礼结束后,整个陈家的楼院里的气氛是低沉而压抑的,这本来是一家人难得聚齐的时刻,但是所有的人心情都不是太好,聚在一起也没有谁多说话,都各自沉默着做自己的事情。陈易冬的爷爷去世的事情给陈家带来的打击实在太大,甚至陈家在将来很长一段时间要面临的风险都会是难以预估的。短短几天的时间,陈父的脸就日渐消瘦了下去。

    傍晚,刚吃过晚饭,陈易冬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后,就站起身来,走到和客厅相连的小院里去接了起来,由于是背对着客厅的,因此没有看见陈母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她在那边的所有事情都已经安排好了?学校手续那些没有什么问题了吧?”陈易冬听完对方的汇报后,沉吟了一下又再次确认到。

    “没有问题,顾小姐已经办完了入学手续,开始正常上课了,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妥当了。请您放心。”

    “好,我知道了,辛苦你了。”

    挂了电话,陈易冬在心底叹息了一声,又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转身准备回到客厅,谁知刚抬头就看见自己母亲站在落地窗前,几乎是有些愤怒地在盯着自己。

    “你还在和那个女人联系?”陈母见他转过身来,就忍不住尖声责问道,“怎么,你还嫌她给我们家带来的麻烦不够多?还要继续和她纠缠?陈易冬,你心里到底还有没有这个家?还有没有你的父母,亲人?”

    “我没有和她联系,之前说过不会和她联系就不会再联系。”陈易冬站在台阶上站定,一张脸毫无任何情绪,“您不必这样疑神疑鬼的。”

    “我疑神疑鬼?”陈母被他气得冷笑了一声,“你没有和她联系,那刚刚的电话是谁打过来的?你如果不想和她联系,又那么关心她的现状干什么?”

    “我只是找人确认一些事情,能好让自己安心一些。”陈易冬忍耐地闭了闭眼说。

    “安心?”陈母冷冷地看着他,“你倒是安心了,但是你考虑过家里的情况吗?你考虑过如果宁夏知道你还和那个女人纠缠不清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吗?你别忘了,你已经订了婚的人了。”

    陈易冬听了后就皱起了眉头,目光有些锐利地盯着自己的母亲,刚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听见一个温婉的声音响了起来,“妈,宁伯伯一家过来了,正在前厅呢,您过去和父亲一起招呼一下吧。”

    陈母转头,就看见女儿陈宛神色淡淡地站在自己身后,看着自己时眼里闪过了一丝不赞同。于是她就顿了顿,然后点了点头,也不再和陈易冬继续这个话题,深吸了一口气后,转身朝前厅走了过去。

    陈母离开后,陈宛才走了过来,轻声地叹了口气对陈易冬说:“你明明知道母亲的脾气,又何必和她较真?”

    “我们大家心里都清楚,那件事并不关清欢的事,相反的,她才是被我连累的那个人,不是吗?”陈易冬有些忍无可忍地开口,一向不喜形于色的脸上也难得带了一丝愤怒的情绪,“那些人是因为看到她身后有我,才会那样算计她,这么明显的事情,难道母亲都看不到吗?为什么她还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怪罪在清欢身上?”

    “妈是什么样一个人难道你心里又不清楚吗?”陈宛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如果她事事都能看得清楚,想得明白,你和她的关系又至于如此吗?”

    陈易冬被自己姐姐噎了一下,一时竟然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好了,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无论是谁对谁错,你都已经做出了选择,既然这样,就该放手,好好地履行你身为陈家人的职责和义务,其实这样对清欢也好,她能够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没有你的存在,她也不会再面临那么多的算计了,生活也能够平静下来了,这些你心里都很清楚,不是吗?”陈宛走到自己弟弟面前,轻轻地抚上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

    陈易冬低垂着头,不再说话了,过了好一阵,他才闭了闭眼,抬头看了一眼已经墨兰的天空,只见厚厚的云层后,有那么一两颗星星的碎影,灿烂而孤独。

    确实,自己是该放手了,还她一个平静的生活,这是他欠她的......

    美国

    傍晚的时候,苏静像一阵风似得刮到清欢的房间,甚至没有敲门人就已经站在屋子中央了,语气十分激动地开口,“温迪,明晚在木屋酒吧,有一个和外校的联谊派对,你知道有哪个学校的人吗?”

    还没等清欢回答,她就按耐不住地自己揭晓了答案,“哈佛的,是的,你没有听错,是哈佛的,下周有个辩论赛是在哥大举行,他们要提前两天过来,也就是明天就到了,我好不容易弄到了两张邀请函,我们去吧,一起去吧……”

    “不去,我明天还有兼职。”清欢从一堆瓶瓶罐罐以及纸盒中见抬起头来,十分干脆地拒绝了苏静地邀约。

    “什么?这么难得的机会你居然不去?”苏静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仿佛觉得她疯了,“哈佛的嗳,你要是能钓上一个,那可真是......”

    “那我也不去,我现在是一没时间,二没钱,”清欢埋头在一张寄往国内的邮寄单上填写信息,“所以现在派对什么的,和我正式绝缘。”

    在和苏静,戴维一起在各种派对上厮混了一个月后,某天清晨,清欢看着银行发来的卡上余额,不由觉得心里凉飕飕的,自己再不去找工作,估计就得喝西北风了。于是她立刻开始在网上找起兼职的工作来。

    清欢的运气不错,刚好那天清晨她去买咖啡的那家咖啡馆在招人,经过面试后,她幸运地被留下了,每天下课后就过去当服务生,正好这时国内一些朋友知道她来美国后,都纷纷开始找她帮忙买东西,清欢计算了一下,帮着朋友买东西看似是一件挺小的事情,但是实际上占据的她的时间和精力并不少,拒绝吧,似乎也说不过去,于是她干脆也开始顺便做起了代购,这样还能挣点钱贴补自己的生活费。

    就这样,她每天的生活就被上课,兼职,代购占得满满的,所以苏静要她去参加的派对,她是真的没有时间去了。

    “真的不去?”苏静见她态度坚决,于是又重复问了一句,“这个机会真的难得哦,你不去我可就给别人了。”

    “真没时间去了,你找别人吧。”清欢坚定地回答,绝不被她诱惑了去。

    “那好吧,你不去我就找别人了。”苏静故作遗憾地摊摊手,“要知道,明天除了有哈佛的人之外,那个投行学生会的副会长也要去哦,听说你都交了三次申请了吧?还没通过?”

    清欢听了倏地一下抬起头来,“你是说芬克斯明天也会去?”

    苏静神秘地笑了笑,“你觉得我的消息什么时候出过错?”

    “那我得去。”清欢一下子站了起来,“明天我和你一起去。”

    在美国念书,学校里的这些社团是积累人脉关系很关键的一个环节,很多从学校社团出去后的社员们,都愿意推荐自己原来社团的人去他们就职的公司工作,而从哥大出去的这些精英们,就职的公司都不会差,在华尔街工作的,也不在少数,之所以清欢挤破脑袋都想进投行的学生会,是因为目前华尔街那些一流的投行里,很多身影都出自于这个社团,只有打进内部了,她今后才有可能得到去那些投行暑期实习的机会。

    但是这些社团却并不是那么好进的,同样的,你没有背景或是里面的人推荐,想要只凭着一张申请表就进去,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清欢的申请表递过三次了,但是一直都没有通过,这也是她最近很头疼的一个问题。

    所以听说副会长芬克斯明天也会去那个派对,清欢立刻像是被打了鸡血,觉得这是个十分难得的机会,如果能趁机和芬克斯建立一些联系,混得熟一些,也许他会愿意推荐自己也说不定。

    “有些人的态度之前不是那么坚决吗?你现在想去,那也要看我愿不愿意和你一起去了。”苏静见清欢上钩,狡猾地笑了笑,将那张邀请函拿出来扇了扇。

    “苏静,苏静,好苏静,你就让我陪你一起去嘛,你要我干什么,只管说,我顾清欢鞍前马后,绝没有半句怨言。”清欢谄媚地迎了上去。

    “我想吃红烧牛肉。”

    “我做。”

    “明天该轮到我打扫卫生了。”

    “哪能让您亲自动手打扫呢,我来,别弄坏您的指甲。”

    “孺子可教,那好吧,明天就勉强让你陪我一起去那个派对。”苏静笑得眯起了眼睛,自己的要求都被一一满足后,这才放过清欢,将明天去参加派对的邀请函给了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