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69章 发泄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为什么会是你?”烈日下,清欢站在那里,语气十分平静地问他。

    宋海叹了口气,走上前来,握住她肩膀,低声说:“我们先上车吧,离开这里再说。”

    “我问为什么会是你!”清欢突然一哆嗦,打开他的手,眼泪就这么夺眶而出,“陈易冬呢?他为什么没来?”

    “我们上车再说好不好?”宋海又握住她肩膀,试图安抚,“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你现在就告诉我,”她泪流不止,尖锐地打断他的话,再次打开他的手,“陈易冬他去哪里了?他为什么没有来?为什么是你不是他......”

    “清欢,你冷静一点!”宋海的脸色铁青,下颌隐忍地抽搐了一下,“你先跟我走,我再慢慢和你解释一切,好吗?”

    “我不走……你现在就告诉我。”清欢抬起头来,心里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死死地盯着他,“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为什么没来?”

    宋海看着她,沉默了几秒,然后才寒声说:“陈易冬他不会来了,现在根本没有人能联系上他,所有有关他的消息都被封锁了,我们根本就无从探查。”

    清欢怔然,双目失焦,似乎是没听懂他的话,喃喃地开口:“你说的联系不上是什么意思?消息被封锁了又是什么?他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宋海双目复杂地看了她一眼,有些不忍,但是还是轻声说:“不,他没有出什么事情,只是被家里保护起来了,陈家认为,在这种风头浪尖上,他不适合出来。”

    一瞬间,清欢的心像被利刃穿透,疼得没了知觉。

    不,她不信,她不信陈易冬会是这样的人,会因为要保护自己而不顾她的死活,清欢觉得自己已被撕裂,泪水再不受控制,颤抖着手摸出手机,一遍遍固执地拨着那个号码,可是电话那端传来的,仍旧是那个冰冷的声音:您拨打的号码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她终于忍不住,握着手机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宋海无声地站在一旁,等她发泄够了,哭得再也流不出来泪的时候,才慢慢地蹲了下来,用纸巾替她擦去泪水和汗水。

    回市区的路上时,清欢抱着腿蜷缩在汽车的后座,眼睛直直地盯着窗外,过了好一会儿,才木然地开口:“是你帮我从里面出来的吗?”

    宋海沉默了一下,然后才点点头,“你出事后,消息传到了你父母那里,他们急的不行,没有办法就给我打了电话,我了解了具体的情况后,又找了律师去检察院问,本来都说你这个案子挺棘手的,要脱罪的可能性不大,可能也是你运气好,前天的时候宁秋璐在香港自首了,她把所有的罪名全部承担了,承认是她和莫何故意陷害你。并主动将转走的公款上缴了……”

    “只抓到了她吗?莫何呢?”清欢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问。

    “她本来提供了莫何藏匿的地方的,但是等警方过去的时候,那里早就没有人了,估计是先受到风声后逃了。”

    清欢不再说话了,又重新将头靠在车窗上,神情呆滞,整个人从内到外都透着一股死寂的味道。

    宋海将她安置在市区一所公寓里面,然后又将门锁密码和小区的门禁卡给她,说:“你先在这里暂时住下吧,休整一下再作打算,这里基本的生活用品都有,你待会儿看看差些什么,可以去楼下的那所超市买,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就给我打电话。”

    清欢站在客厅中央,没有动。

    宋海叹息了一声,将门禁卡放在一旁的茶几上,转身准备离开。

    “宋海,”她突然轻声开口,“这次谢谢你了。”

    宋海的身体僵了一下,也没有回头,只是低声说了一句,“好好照顾自己。”然后拉开门就走了出去。

    等公寓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清欢才慢慢地滑坐在地上,滚烫的泪水再次流了出来......她到底还是输了,再次输得一无所有了,她的心,她的情感被伤得千疮百孔,本来以为自己找到了今生挚爱了,却没有想到,那只是自己的一个误解,她以为他爱她,但是殊不知,他其实爱的只是他自己。

    傍晚,天空中的云乌沉沉地压了下来,空气沉闷得让人喘不过气来,湿度也似乎已经达到了顶峰值,还不到7点,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所有的一切无不预示着一场暴雨的即将来临。

    宋海有些烦躁不安地扯了一下自己的领带,开车在高架上艰难地挪动着,心里还想着刚刚公寓的管理员给自己打的电话,说是两天没有看见清欢有出过门,也没有见她点过任何外卖,去按门铃也没有人开,担心她一个人在里面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于是赶紧给宋海打了电话过去。

    幸好他那天临走时专门去给楼层管理员打过招呼,请他平时多帮自己注意一下清欢的动态,如果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一定要给自己联系。

    这还不到三天,电话就打过来了。

    好不容易从拥堵的高架上下来,宋海一路以最快的车速赶到了公寓,刚进单元楼,就看见管理员忧心冲冲地迎了上来,“顾小姐在两天前的时候出去过一趟,还买了些东西,然后就再也没看见过她出门了,我看那天她回去的时候精神也不太好的样子,就有些担心,上午按了一次门铃,下午的时候又按了一次,都没有人来应门。”

    “好,我知道了,谢谢。”宋海有些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然后直接坐电梯上楼,按开了密码锁后,就推门走了进去。

    刚进屋就闻到一股刺鼻的酒味,他不由皱起了眉头,捂着鼻子按开了灯,却看见清欢就躺在地板上,没有动,身边堆了好几个酒瓶子,有啤酒,有红酒,还有威士忌的......

    “清欢,清欢……”宋海走到她身边,推了推她的肩膀。

    “别碰我,”清欢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然后咕哝了一声,又转过头去闭上眼。

    “清欢,你喝这么多酒做什么?快醒醒。”宋海见她还能睁眼说话,心里放心了一大半,又生气她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语气不由带着一丝发怒的征兆。

    “不要管我……”清欢似乎挺讨厌有人在自己耳边闹个不停,伸手在空中乱挥了挥。

    “你给我起来,躺在地上做什么。”宋海扯住她的手,欲将她拉起来。

    “你放开我,”清欢不肯,挣开他的手,两只手不停在空中乱舞着,“你不要管我好不好,让我一个人待着......”

    “让你一个人待着,然后好醉死在这里吗?”宋海寒声说,“为了一个男人,你就甘愿这样作践自己?这世上没有了他,你就活不下去了是不是?”

    “你闭嘴!”陈易冬三个字像是戳中了她最痛的地方,清欢突然坐了起来,尖声开口,“我活不活得下去不关你的事,我也不想听你说话,你给我出去。”

    见她这幅样子,宋海的脾气也突然上来了,他咬着牙,大力将她扯出去,拖上走廊。清欢赖在地上尖叫,指甲把他手背抠出血痕;他将她一路拖进卧室,拖进衣帽间,拖到巨大的穿衣镜前。

    他将她从地上拎起来,面对镜子,“你好好看看,你现在是一副什么鬼样子?”

    清欢捂着眼睛不看,大哭,挣扎撕扯要逃,他从背后掐紧她的腰,捏着她的下巴逼迫她看向镜子。镜中,她眼睛浮肿,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披头散发,身上的白衬衫上还有红酒留下的印记,可谓是狼狈不堪。

    “你看看。你给我好好看看!”宋海捏住她的脸,盯紧镜子里她的眼睛,“这个世上有什么人能值得你这样折磨自己?除开了他,你还有父母,还有朋友,为了一个并不在意你,并不关心你的人,你这样来伤害自己,怎么对得起真正在意和关心你的人?”

    清欢霎时崩溃,大哭:“你们都说的简单,说的简单,可是我好难过啊,我的心真的好痛,痛的连呼吸都觉得是困难的,这种感觉你们怎么能懂,怎么能知道啊……”

    她抓他的手,再次想要挣脱,可他一把将她转过身来,正面相对,咬着牙说:“但是你别无选择,再痛,再难过,都只有熬着,等它慢慢淡去,顾清欢,你难道还不明白吗?除了你自己,没有人可以帮你。如果连你自己都放弃了,你就真的被毁了。”

    清欢怔然地坐在地上,接着便嚎啕大哭,然后一个人爬上床把自己蜷成一小团,将脸埋进枕头里继续哭。

    她知道宋海说的是对的,因为同样的话,自己不久前还对陈曦也说过,当时她也是像自己这般回应的,现在她终于能感同身受了,所以就更加伤心欲绝。

    清欢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直到嗓子哑了,眼泪干了,哭不动了,然后才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