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68章 拘留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7月20日,也就是星期一的上午,你去了哪里?干什么?”

    问询室里,白炙的灯光打在清欢那张本身就毫无血色的脸上,更显得她的脸庞如同纸一般惨白,她放置在桌上的手交叉着紧紧地握在一起,手上的青筋都有些突起了,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控制住让它们不再颤抖,她眼神有些空洞地盯着自己的指尖,没有说话。

    “顾清欢,你现在被德聚控告侵吞公款,也被姚xx指认曾经向他行贿的罪名,不是这样默不作声就可以逃避的,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见她并不回答问题,坐在她对面的一个警官神情严肃,突然又提高了些音量,“再问你一遍,7月20日,也就是星期一的上午,你去了哪里?”

    清欢眼睛微微睁大了一些,像是被他突如其来抬高的音量吓了一跳,视线从自己的指尖转移到了说话的那个警察身上,又沉默了一会儿,才像是想起来了似的轻声说:“那天早上我约了miss宁,也就是宁秋璐在咖啡店里见面。”

    “你们是几点见面的?你为什么会约她见面?”

    “我之前偶然碰见他丈夫,他说联系不上她,请我带几句话给她,我就试着给她打了电话,然后我们就约了一起见面。”清欢有些机械地回答着。

    “有什么话你不能在电话里告诉她吗?为什么还非要见面说?”另外一个警察一边记着笔录,一边抬头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似乎觉得她找的这个借口实在蹩脚之极。

    “她曾经是我的领导,在公司时也待我不错,我听说他们闹离婚的事情,觉得有些可惜,就想着和她见一面,好劝一劝她。”清欢低垂着头,说。

    问话的警察将她说的话都记录了下来,倒是没有再继续追问什么了,然后又问:“在一个月前,6月18号的时候,你和你们公司的总经理莫何参加过一个饭局,你还记得吗?”

    她呆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姚xx,也就是前文化局的局长,他指认你曾经和莫何一起企图对他行贿,但是他拒收了你们的礼物,有这回事吗?”

    “当时我只是接到上级指示要参加那个饭局,礼物是莫何准备的,我事先并不知情,后来吃完饭后我就先离开了,至于姚局长是不是收了那份礼物,我完全不知情。”清欢揉了一下额角,有些疲倦地说。

    “按你的说法来讲,就是这些事情你都不知道,全是莫何一个人的所为了?”最先开口问话的那个警察看了她一眼,冷笑了一声说。

    “我确实不知情。”清欢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麻木地开口。

    后来她又被问了几个不痛不痒的问题,接着又在笔录上签字确认,然后就被守在门口的警察带到了离问询室不远的一个房间里,门刚被关上的时候,她听见那个警察在和来换班的同事聊天。

    “这一个是要和早上转去拘留所的那批一起走的?”

    “是啊,刚才问完话出来。”

    清欢站在桌前,听见拘留所三个字时,身体突然不可抑制地抖了起来,她扶着桌边慢慢地坐在椅子上,整个人被一股巨大的恐慌笼罩了起来。

    她清楚如果到了警方要将自己扣押去拘留所的程度,那说明他们手里一定是掌握了可以控告自己的证据了,可悲的是,她直到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可以将她直接送到监狱里去……从事情发生一直到今天,这一波接着一波的打击让她一点招架之力也没有,如果说在昨天以前她还天真的以为可以依靠陈易冬来替自己解决这些问题,但是他的失联似乎已经说明了一些东西了。

    怎么办,到底要怎么办?清欢有些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事情可能比自己想象的要复杂,要严重,严重到可能连他也没有办法来保住自己了,这一关,自己真的过不去了吗?

    想到远在那个小城市的父母,自己要是出事了,他们该怎么办?想到自己这么长时间以来的奋斗,就换来这样的结果;还有要是真的进了监狱,出来后她那已经可以预见的悲惨下半生,清欢突然就再也忍不住了,伏在桌边声嘶力竭地哭了起来。

    清晨,在被带上去拘留所的车上时,她已经腿软得差点迈不开步子,被一旁的警察轻扶了一下,才勉强上了车,兜兜转转地到了城外的一个拘留所,接着又是一堂接一堂的问询,问完就直接被带回了房间,在此期间,清欢和外界几乎是断绝了联系的,只是在一个星期以后,有个据说是她的代表律师过来和她聊了一次话。

    通过和律师的谈话,她才知道了这个案子的具体情况,也明白了现在对她来说是极为不利的,莫何和miss宁完全失去了踪迹,估计已经逃离去了国外,所以德聚只好拿她来开刀,而且从莫何离开前埋下的很多伏笔看来,他早就做好了要拿清欢来当替罪羊的准备,因此现在警方掌控的很多证据都指向了她。

    听完律师的话后,清欢的心像是捧着一块寒冰,被冷风吹过,一下子全凉透了,她几乎可以预见自己的结局会是什么样的了,她的职业生涯,甚至可以说人生,就要在这里画上一个句号了。

    想来也可笑,在莫何让她担任miss宁的职位时,她还以为是自己的努力终于被人认可,机遇终于降临到自己头上了,却没有想到,也许在那个时候,莫何和miss宁就已经在开始布局计划今天的这一切了,挖好了坑,只等她跳下去。

    而她确实也傻乎乎地跳了下去,在陈易冬劝诫自己的时候,还和他闹得很不愉快过一段时间,现在想来,他说的话一点都没有错,她没背景,没经验,也没有资历,只有一点小聪明,侥幸取得过一些成绩而已,凭什么莫何会舍弃那么多比她更优秀,更有经验的人,选择她来做部门的领导?

    事情反常即为妖,可惜当时她却没有一点的防备心,还为此沾沾自喜,以为自己终于也要踏上精英的旅程了,然而现在发生的这一切都证明了,她不过是踏入了别人为她编织好的一个七彩的陷阱里面,如今浮华的云雾散开,终于露出了最里面那些泛着寒光的锋利刺刀。

    这一跤,她跌得太惨,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能帮我带句话给我一个朋友吗?”律师离开前,她忽然开口。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清欢觉得每一天都是漫长的煎熬,唯一支撑着她还能坚持下去的,就是她请律师帮忙带给小西的话,她让小西帮她联系一下陈易冬,然后想办法告诉自己,他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

    可惜一天天过去,始终没有任何消息带进来,清欢眼底的光芒也一点点地黯淡下去,她觉得自己就像是夜里被扔在深海的一只小小木船,风雨飘摇地苦苦支撑着,却始终不知道自己要飘向哪里,或者哪里才会是尽头。

    “顾清欢,你可以出去了。”

    某天清晨,清欢听到门被拉开的声音,然后一个穿着制服的警官在门口这样告诉她的时候,突然就呆愣住了,有些迟缓地转过头看了过去,一动不动。像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怎么?不想出去了?”警官看见她这幅痴呆的模样,不由觉得好笑。

    想,当然想,清欢反应过来,心中一阵激荡,连忙手脚并用地从床上爬了起来,来不及整理衣服,就疾步走向门口,然后那位警官便带着她朝着警卫室了走过去。她知道那里,进来时自己的物品都被封存起来,现在是要带自己去取东西了,看来她是真的能离开这里了。

    清欢一边步伐轻快地走着,一边极力平复自己此刻激动的心情,一定是小西联系上陈易冬了,然后他想了办法来把自己捞出去,那他会不会来接自己呢?她待会儿会不会看见他呢?

    一定会的,他那么爱她,一定会来接她回家的。

    清欢一想到这里,步履又变得快了一些,走到警卫室的时候,呼吸都变得有些急喘了起来,确认过物品,又签了几张纸上签了字,然后才被放行。

    她拿着包,像一只刚被放出笼子,重获自由的小鸟一般,欢快地朝着大门那边飞奔而去,越靠近大门时,心也不由咚咚地跳得飞快,就像是要从胸口里跳出来。

    远远的,清欢就透过铁门的缝隙,看见门外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一阵无法言喻的欢愉从心底升了起来,她几乎是跑着过去的,然后看见车门被推开了,从里面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挺拔男子。

    在离他还有几步远的地方,她的脚步慢了下来,渐渐地顿住了,站立在了原地。

    “清欢……”宋海有些神色复杂地看着她,轻声唤了一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