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67章 失联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小曦,其实任何事情都不该是自己放弃梦想的借口,想要实现它,你只有用力斩开阻拦自己的那些荆棘,才能最终获得真正意义上的成功,一旦你有退缩的想法或念头,那么自己面临的就会是前功尽弃……”清欢轻声地说,“其实我说这些并没有要评判你的意思,只是希望今后你突然某一天回想起自己现在的决定时,不会后悔自己现在的决定。”

    陈曦没有作声,只是坐在那里,面如死灰,眼眶红透,她牙关咬着,整张脸都在颤抖,眼泪含在眼眶里直荡漾,却死死忍着不让它掉下来。

    清欢看她这幅失魂落魄的模样,面色松缓下去,叹息了一声,将手轻轻地覆盖在她的手上,“小曦,你已经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奋斗了那么久了,现在才来放弃的话,真的不会后悔吗?”

    陈曦慢慢地抬头,两大颗泪珠滚落脸颊,如雨而下:“我己经为了自己的莽撞和无知付出代价了,这难道还不够吗?清欢,你口口声声说的没有评判我的意思,可是你的每一句话里都透露着这个意思,你们总是说的那么好听,什么,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再怎么也改变不了结果,还不如放下之前的事,好好努力向前走,可是真的有这么容易吗?这些事没有发生在你们身上,你们真的能体会我的感受吗?你们能知道那种伤害带来的痛苦是什么样的吗?如果没有的话,又凭什么这么道貌岸然地来说我?”

    清欢一愣。

    陈曦站了起来,因为情绪激动的缘故身体轻晃着,像一面立着的玻璃,要碎裂开。

    清欢眉心微蹙起,跟着站了起来,“小曦,你误会我的意思了……”

    “是不是误会我心里很清楚,好了,清欢,我今天本来只是想和你好好道个别,毕竟你是我为数不多的几个真正意义上的朋友之一,”陈曦低垂着头,语气微冷,“只是现在看来,可能有一些东西是我误解了。”

    说完她也不看清欢的脸色,径直就转身离开了。

    清欢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又站了一会儿后,才慢慢地坐了回去,她有些无意识地用拿起勺子在碗里轻轻搅拌着,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刚和陈曦认识的情景,她素白着一张脸,朝她微微笑着,问她是不是顾清欢,那时的她笑起来时,眼睛里永远像是在闪烁着点点星光,哪怕是晚上跑场的工作再累再辛苦,她身上也永远充盈着一股自信和热情的力量,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些东西都渐渐从她身上抽离了……她也不再是原来的那个陈曦了。

    清欢闭了闭眼,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心里突然有种很累的感觉,生活有时最残酷的地方在于,它可以无声无息地去改变一个人,然后还要让你觉得,有些东西,似乎本来就应该如此。

    算了吧,自己现在也是一地鸡毛了,还有什么资格和精力去管别人的事,她苦笑了一下,然后叫来服务员买了单,慢慢地朝停车场走去。

    快到别墅小区的那个路口时,被清欢随意放在副驾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是小西打过来的,心里突然就有了种不祥的预感,于是将车停靠在路边后,才接了起来。

    “清欢姐,你看今天的朋友圈没有?”小西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紧张。

    “没有,怎么了?”清欢心里咯噔一下,问。

    “你翻翻吧,现在大家都要转疯了,文章里没有指明到姓,但是你看完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清欢怔了一下,匆忙挂了电话后,就点开朋友圈看,没翻两下,就看见了一篇名为《颠倒黑白:xx勾结却让无辜的人成为炮灰。》的文章。

    清欢脸色白了白,匆匆点开看,几十秒的功夫,她手心发凉。

    全文悲切煽情,使用第一人称讲述了我是一个从山村走出来的大学生,好不容易大学毕业后在众多想要抱上铁饭碗的人中杀出重围,考上了令人羡慕的单位和职位,这对于一个没有人脉和背景的农村出生的大学生来说有多困难,大家想想就知道了,可是就是因为自己没有背景,在单位工作后就备受欺凌,甚至还成为了派系斗争的牺牲品,明明是领导为了巴结一个x三代放行了一个本不该过的申请,后来事发后,领导为了自保,就将当时经手过这个案子的自己推出当挡箭牌,无辜的我被单位开除……自己失去了工作,家中父母以为我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气的不想认自己这个儿子,父亲病重在医院时,都不愿意见自己最后一面。

    文章阅读数早突破100000,底下评论的点赞数都破了两三万。其实里面的个人经历并不是被疯狂转发的真正缘由,真正的原因是这个作者只指了某个x三代,虽没有指名道姓,却隐晦地点出了他的家世,还有他女友的公司和负责项目。

    于是底下评论都炸开了,文章也被一遍遍转载。

    清欢如遭闷头一棍,双手直抖,留言区全是痛骂。

    网友们纷纷痛斥和不齿这些利用家里职权为自己谋利的x三代们,咒骂这些人占用社会资源却无所作为的行为,激烈言辞充斥着不断滚动的手机屏幕。

    她退出来拉动朋友圈,不同圈子的人都有转发,可见文章推广之程度。

    清欢顿时脑海里一片空白,再也不敢继续拉动手机屏幕了,她的小腿不停地打颤,慌张地想哭,可是突然想起不知道陈易冬看到了这篇文章没有,于是她又哆嗦着拿起手机,给他拨个电话过去,可是电话却传来机主己经关机的提示。

    手机从她的手里慢慢地滑落到了腿上,那股恐慌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几乎让她无法再发动汽车离开这里。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清欢整个人趴在方向盘上,其实最让自己感到恐惧的是无法联系上陈易冬,因为联系不上,所以她不知道这件事带给他的影响有多大,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状况,那种感觉就像是心里那座一直支撑着自己的大山忽然之间就崩塌了,她一点防备也没有,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脆弱得像一个失孤的孩子。

    不知道在车上趴了多久,也不知道给陈易冬拨了多少个电话,电话那段却始终是冰冷的机械语音提示,清欢全身如脱了力一般,但还是咬着唇,努力控制住情绪,让自己手脚不再发抖,然后才将车缓缓地开到别墅小区里停好,自己也开门进屋。

    诺大的客厅安安静静,从楼下到楼上,一切都保留着她出门前的样子,没有任何一点他回来过的痕迹,她失望地抱着腿跌坐在地上,眼泪终于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夜幕慢慢地降临,一点点地笼罩了整个房子,清欢蜷缩着靠着沙发坐在地板上,脸上泪痕已干,眼睛木然地盯着前方的那堵墙壁,她恨透了这种什么事情也做不了的无力感,可是现在除了等待以外,似乎自己真的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等他回来,告诉自己事情到底发展到了什么样的地步,告诉自己该怎么去做……

    清欢悲哀地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陈易冬放在了这样的位置了,似乎离开他,自己就什么也做不了,也不会做了。

    这时忽然有道刺眼的光闪过,还有车门被关上的声音,她怔愣了一下,心中有股狂喜闪过,立刻手脚并用地爬了起来,刚站起来,却感到腿一麻,差点没站稳,但是她却也顾不得那么多,一瘸一拐地向大门的方向跑了过去。

    还没跑到,却听门铃响了起来,清欢的脚步顿了下来,愣了一下,如果是陈易冬回来了的话,他又怎么会按门铃呢?

    她迟疑了一下,还是慢慢地思索着这个时间可能会出现的人的可能性,然后朝门口走了过去,拉开门的时候,整个人还是如雷击一般,呆立在了原地。

    门口站着两个手持警官证的警察,看见她后,其中一个警官严肃地开口:“顾清欢女士,我们是经济侦查科的,有个案子需要你和我们一起回去协助调查。”

    清欢看着眼前警察黑色的制服,还有路边停着的那辆闪着红蓝光芒的警车,突然感到一阵眩晕,身子一个不稳,差点软在了地上。

    面前说话的那个警官眼疾手快扶了她一下,皱眉问:“顾清欢,你怎么了?”

    “没事,我能去换个衣服吗?”清欢依靠着门框,死死地咬着唇,然后轻声问。

    两个警察相互看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清欢有些麻木地转过身,慢慢地朝着楼上走去。

    等她换了衣服出来后,和两个警察一起上了警车时,透过后视窗看见越来越小的那栋别墅,心里忽然浮现出一股悲怆的感觉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