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66章 离开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节目放到尾声的时候,清欢放置在床头柜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忽然一下就坐了起来,以为是陈易冬打回来的,拿起来一看,结果屏幕显示是陈曦。

    她愣了一下,才自嘲地摇摇头,心想这人还真是经不起念叨,自己刚刚还在想陈曦看到节目后的感受,她这边电话就打过来了。

    “喂,小曦。”清欢划过屏幕接了起来。

    “清欢,明天我们能见一面吗?”陈曦在电话那段轻声开口。

    “明天啊?我不确定我有没有时间,”清欢有些迟疑地问:“有什么事吗?在电话里不方便说吗?”

    说实话,自从上次的事情发生后,她有些不太愿意继续和陈曦继续深交下去了,一个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只会一味逃避和被人牵着鼻子走的人,她不知道见面后还该说些什么,你说的她不懂,她说的你也不理解,两个人既然都不在一个频道,也只好分道扬镳了。

    “清欢,我过两天就要回老家了,走之前想和你见一面,我在s市也没几个朋友,说起来,你是对我最好,也是我麻烦的最多的那个人了……所以临走前想和你好好告个别。”陈曦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消沉和疲惫,听起来让人心中有些不忍的感觉。

    于是清欢在心底叹息了一声,沉默了几秒后,还是开口问道:“明天几点?在什么地方碰面呢?”

    和陈曦约好了第二天碰面的时间和地点后,清欢又看了一眼时间,发现不知不觉都已经快11点了,但是陈易冬仍然没有回来,她心底的那股不安又渐渐扩大,将手机在手心里摩挲了好一会儿,还是给他发了一条微信过去,问他今晚是不是不回来了?

    过了一会儿,陈易冬就回复了:在路上了,马上到家。

    看着屏幕上的那几个字,清欢的心突然又重新平静下来。她赤着脚站了起来,走到窗户边,拉开窗帘往楼下看去,外面漆黑一片,偶尔会有几缕微弱的光闪过,但是极快又消失了,过了一会儿,两道明亮的光从远处照了过来,越来越近,最终停在了楼下,是陈易冬的车。

    清欢嘴角微微上扬,正准备放下窗帘回到床上等他的时候,却看见他下了车后并没有直接进来,而是在车门前站定,低头点了一支烟。

    她愣了一下,掀开窗帘的手没有动,然后站在原地盯着他看,很有耐心地等着。

    陈易冬在楼下接着抽了两支烟,才慢慢地走上台阶。上楼推开房门的时候,就看见清欢抱着腿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上。

    “还没睡?”他有些惊讶地问。

    她抬起头来看着他:“你没回来,我睡不着。”

    “傻瓜……”陈易冬笑了笑,一边伸手松开衣领扣子,一边走了过来坐到了她身旁,手触到她小腿的时候,感到一片冰凉。

    “空调的温度开那么低,怎么不搭条毯子,就这么晾着……”他皱了皱眉,然后将她的脚放在自己怀里,给她取暖。

    清欢感到一股温热从脚心传到了心间,一时间有些恍惚,她张了张嘴,到底还是没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如果想说的话,应该就不会一个人在楼下待那么久了吧?

    不安的是自己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陈易冬,他给人的感觉一直都是那么沉稳淡定,那么胸有成竹的样子,仿佛任何事情都难不倒他,到底是什么样事情才会让他露出那样无奈的神态来?难道是和自己有关?也许是她的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处理?

    清欢开始有些不受控制地胡思乱想了起来,身体渐渐开始有些发冷,脚心不由朝他怀里又伸了伸。

    “还冷吗?”他摸着她的脚问。

    “嗯。”清欢点了点头。

    “要迅速热起来,我有更快的办法。”他说,一把将她横抱起来。

    清欢骤然腾空,心快跳出喉咙,慌得搂紧他的脖子。

    她明显感觉到今晚的陈易冬有些不同,猛烈,凶狠,像海上的狂风暴雨,她感到自己无法呼吸,沉入深海,被他的气息淹没。偶尔她想挣扎,双手徒劳地抓索着想浮出水面。可他总是抓住她的手,将她拖进水底,像一块强硬的巨大的礁石,压制着她。让她再次沉了下去。

    从未像这一夜般疯狂,清欢第二天起来时,嗓子干哑,脑子昏昏沉沉。下床时小腹涨疼着,浑身都发软。她又重新躺回去缓了好一会儿。转头看向闹钟的时候,已经早上十点了,陈易冬已经去上班了。

    又过了一会儿,清欢才慢慢地起来洗漱收拾,然后出门了。

    中午和陈曦约在一家甜品店,清欢到的时候她还没到,于是找了一个靠墙的位置,点了一个招牌甜品,刚点完东西,就看见陈曦从外面走了进来,一段时间没见,她很明显地瘦了一圈,脸色也有些苍白。

    待她走近坐下,两人四目相对,只是望着,都有些拘束。还是清欢朝她微微一笑:“最近过得怎么样?怎么会突然决定要回老家了?”

    “我和吴川分手了,我妈让我和她一起回老家去。”陈曦沉默了一下,才缓缓地说。

    清欢皱了皱眉,还是问:“你们不是都已经决定要结婚了吗?你妈妈也见过他了吧?怎么会突然又分手了呢?”

    陈曦低着头,唇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来“他和我在一起时从来就没和他的前女友断过联系,第一次被我发现他们有联系的时候,还和我说当初是他前女友嫌他没钱和他分手了,找了一个有钱的中年男人,他为此受伤很深,无论如何也不会再和她有任何联系的,是她缠着他不放,他则是不堪其扰,那次在酒店也是她骗他说那个男人对她不好,她很难过,想自杀,所以才去的。两个人并没有发生什么,而我居然还傻得相信了……”

    清欢有些无语,没有作声,听她继续往下说。

    “后来我们都在筹备婚礼和婚纱照的事情了,有天我微信突然收到一个陌生号码加我,问我想不想知道自己未婚夫是个什么样的人,那天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居然就通过了她的好友验证,然后就收到了好几张他们在一起时的照片,睡觉时的,吃饭时的,一起出去玩儿的……”陈曦的眼里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我当时看着那些照片,手都在发抖,只觉得天都要塌了,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居然会这样对我。后来我拿着照片去质问他,他一下就慌了,跪着求我,说他只是一时鬼迷心窍,下次再也不敢了,让我不要离开他。我看着他,突然就想起了他前女友对我说的一句话,他们是同一类人,互相是离不开彼此的,不管他是不是真的要和我结婚,但是却绝对离不开她的。”

    “所以你就决定和他分手了?”清欢慢慢地搅拌着碗里的冰淇淋问。

    “嗯,我不想再掺合到他们这种奇怪的关系里去了,不管他们是不是真的互相离不开彼此,都和我没有关系了,”陈曦有些疲倦地靠着椅背说“我妈知道了也没多说什么,就让我和她一起回老家,我也不想再在这个城市待下去了,于是就决定回去。”

    清欢极淡地扯了一下嘴角,看了她一会儿,忽然问:“你看那个选秀节目了吗?老猫他们进前三了,我看他发的朋友圈,有个不错的公司决定和他们签约了。”

    陈曦似乎没料到清欢这样直接地问这个问题,脸上露出一丝尴尬来,低头吃了一口甜品,含糊地“嗯”了一声,说:“他们也算熬到头了。”

    “不是熬到头了,而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终于实现自己的梦想了。”清欢放下勺子,坐直了身体,看着她正色说:“小曦,我记得原来我们刚认识时,你和我说起你的梦想时,身上仿佛都带着光,一双眼睛明亮得不行,我当时就在想,像你这样的女孩真的不常见,以后一定能实现自己的梦想,真正地点亮自己的,说起来你可能不信,那时你身上的那种渲染力也感染了我,在很多次我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多想想你,于是就又咬牙站起来继续朝前走。”

    “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陈曦愣了一下,然后苦笑着摇头说。

    “不是你不好,而是你没有明白,光有一颗空谈梦想的心是不够的,要实现梦想,还需要你身体力行地付出,即使遇到挫折了也不放弃,迎难逆流而上。”

    陈曦舀着碗里的珍珠丸子,没抬头,说话时语气却有些哽咽:“清欢,你明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才会成今天这个样子的……”

    清欢叹了口气,轻声说:“我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伤害已经造成了,你不能就破罐子破摔,让他把你想要追逐梦想的心也埋没了,吴川他算个什么东西,值得你因为他变成现在的这幅模样吗?”

    陈曦怔怔地看着她,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