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63章 事发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市中心的交通永远是拥挤不堪的,马路上长长的车龙一点一点地朝前挪动,清欢趁着等待红灯的间隙,拨通了小西的电话。

    “清欢姐,你在哪儿呢?还有多久才能到公司啊?”电话那头小西的声音里有种掩饰不住的焦虑。

    “小西,你慢慢说,到底出什么事了?”清欢尽量平静地问她。

    “我们之前的那个项目出问题了,有人告我们侵权,法院传票已经送到了公司。”

    侵权?清欢几乎能听见自己大脑“滋啦”一声神经断裂的巨响,身子被电流击中般地僵直,她有些机械地开口:“怎么可能?”

    电话还没挂断,小西的声音从里面传了过来:“我们也觉得很不可思议,但是现在事情确实发生了,总经办已经派人过来问询了,技术部的所有人全部被叫去问话了。”

    清欢还没来得及反应,后面就传来车不耐烦鸣笛的声音,她抬起头一看,指示灯已经亮起了绿灯,于是急忙启动汽车朝前开去,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说:“别急,我大概二十分钟后就能到公司了,回来了再说。”

    “好,我知道了。”小西说完后就挂断了电话。

    清欢一把将耳机扯下,放在方向盘的手指开始发冷,她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之前一直漂浮在眼前的那片迷雾似乎终于要散开了,很多事情都将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了,只是她却不由自主地感到害怕,因为她不知道即将揭晓的结果,是自己能承受得起的吗?

    半个小时后,清欢从停车场坐电梯上楼,刚走到自己部门的那个区域时,小西就跟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叠资料,神色十分地凝重。

    “这是公司律师从法院复印回来的文件,是对方提供的证据和诉讼状,我大概看了一下,又上网查过了,对方提供的证据很充分,而且从时间上面来看,确实是技术部那边的问题,律师也说了,这场官司确实不好打。”

    清欢拿过文件翻了一下,咬了咬唇,“开发那边的负责人呢?他怎么说?”

    小西的脸色又沉重了几分,她顿了顿才回答:“今天总经办的人过来时,就没找到那个工程师,据他们组上的人说,他从昨天开始就请病假了,今天出事打电话时,电话就已经关机了......”

    清欢沉默半刻,问出了她最担心的问题:“韦伯那边知道知道这件事了吗?”

    “他们已经知道了,刚刚那边的负责人就打了电话过来,说是要立即停止第三批款项的付款,让我们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并且他们会保留对我们的法律追究权利。”小西深叹了口气,然后说。

    清欢心头一沉,扶额问:“莫总呢?他知道后是怎么说的?”

    小西听了后神色突然变得古怪起来,“莫总今天也没来公司,刚刚他的秘书联系过他了,他的手机也关机了。”

    清欢猛得抬起头来,紧紧地盯着小西:“你是说莫何也失去联系了?”

    小西点头:“出事后我们第一时间先联系的你,然后又通知了莫总的秘书,他的秘书给他打了电话后,就回复说联系不上。”

    清欢心里突然有些发凉,握着纸张的手指不由紧了一下,然后沉声说:“继续联系莫总,如果还是联系不到他,就让秘书去他家看一看。”

    小西应了一声然后就转身出去了,她刚离开,清欢办公桌上的座机就响了起来,是总经办派下来的人来找她谈话了。

    挂了电话后,清欢身子忍不住轻抖了一下,她站在原地稳了稳神,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才拉开办公室的门,朝小会议室走了过去。

    轻敲两声门,得到允许后,她推门走了进去,见一男一女表情凝重地坐在会议桌旁边,桌上摊开了一份文件,会议桌旁边还有一个三角支架,上面放着一台小型的摄影机,指示灯正在一闪一闪的,表示机器正在运转。

    清欢没料到会是这样一种场面,她抿了抿唇,站在会议桌旁一动没动。

    这时男子抬起了头,自我介绍道:“顾经理你好,我是这次事件公司内部专项调查小组的组长,我姓陈,这位是法务部的凌律师,我们将会针对这次侵权和融资的事件向你提出一些问题,希望你能如实回答,而你的回答也即将会作为证据提交给法庭。”

    清欢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才问出了自己的疑问:“不是只有侵权的问题吗?融资还出什么问题了?”

    “难道你还不知道吗?”陈组长抬起头,有些奇怪地问,“今天上午财务部的人查到,韦伯资本出资到新产品的所有款项,已经被全部提取转走了,转向了一个私人的账户,银行户主的名字叫宁秋璐。”

    清欢的脑袋突然嗡得一声,一下全部空白了,宁秋璐正是miss宁的全名,可是为什么款项会被转入了她的私人账户了呢?她的身体不可抑制地抖了起来,需要微微斜靠着会议桌的边沿才能勉强自己镇定下来。

    这时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她低头看了一眼,是陈易冬发过来的,很简短的一句话:什么都不要说,等律师。

    “顾经理,我们可以开始了吗?”陈组长抬腕看了一眼时间,又问。

    清欢忽然就反应了过来,紧接着意识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她缓缓地将目光落到对面两人的身上,然后才说:“我想等我的律师到了再回答你们的问题。”

    对面两人明显都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儿,陈组长才慢慢地开口:“顾经理,你负责的项目出了这样的问题,我想你有责任要回答我们的一些问题吧?”

    清欢点了点头,“我会回答,但是需要律师在场的情况下回答。”

    陈组长笑了一下,“你不用这样紧张和防备,我们只是例行询问一下。”

    清欢不再开口了,只是将视线转向了他们背后的那台摄像机上,抿紧了唇。

    会议室里的气氛突然沉重了起来,互相僵持不下,过了好一会儿,一直坐在那里没有发话的凌律师才转动着之间的笔,看了清欢一眼,然后不紧不慢地开口:“顾经理,如果你非要请律师也可以,那么这次的询问就会升级到另一个层面,我们会将你移交给警察,由他们来介入调查取证,从现在开始到问询结束,你不能和外界联系,也不能回家,即便是这样,你也坚持要让律师来吗?”

    这是在吓唬自己?清欢心里冷笑了一声,刚开始的那股恐慌渐渐地淡去,心里重新镇定了下来,这件事情很明显在公司发现融资款项被提取转走后,就已经报案了,他们现在无非就是在尽可能地收集证据,在韦伯将公司告上法庭的时候,尽可能地撇清公司的责任,将整件事的重心转移到个人的行为上,所以无论她要不要律师在场接受问询,自己都会被移交给来取证的警察手上。

    于是她十分平静地回答:“我坚持。”

    凌律师听了后不由挑了挑眉,指尖转动的笔停了下来,掉落在桌上,发出一声脆响,她不再看清欢,而是和一旁的陈组长交头接耳地说了几句后,然后陈组长才站了起来,收拾了一下桌上的文件,冷声道:“我们会去通知警察,在他们没有到来之前,你暂时不能离开这里,也不能和外界联系。”

    清欢漠然地看了他一眼,站在原地,没有作声。

    见她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陈组长似乎有些恼怒,迈步和凌律师一起离开了会议室,关门的时候,将门“砰”得一声重重地甩上。

    会议室只剩下了清欢一个人,顿时陷入了寂静之中,这时她才感到腿一阵阵发软,于是慢慢地扶着桌边坐了下来,然后一个人愣愣地盯着光亮的桌面发呆。

    款项今天上午全部打入了miss宁的账户,那就意味着他们真正的目的是在这比融资款项上面的,之前所有的事情都是为了在这一刻做准备,所以miss宁之前要在自己面前卖惨,博取她的同情,取得她的信任,好让她能按计划顺利地去联系韦伯资本,取得这个项目的融资,至于为什么一定要是韦伯呢?答案其实已经不言而喻了,因为陈易冬的缘故,文霄不会对她提交的项目产生太大的戒心,也不会过多的去调查什么。

    而莫何和miss宁应该早就知道产品的问题,说不定不只是知道,这件事可能就是他们一手策划出来的,不然怎么会事先埋下那么多陷阱?今天上午miss宁之所以会答应自己出来,并不是她真的想和自己聊什么,而是为了将事情进一步地引到自己的身上去。

    不然怎么会这么巧?转账就发生在她和miss宁见面的那段时间。这是想让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清欢后脊忽然阵阵发凉,莫何他们费尽心机地编织了这样精密的一张网将她网了进去,还能容她全身而退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