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62章 前兆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第二天中午,清欢坐在窗边,盯着咖啡杯中的白色心形出神,半个小时前她给miss宁发了一则信息,约她出来谈一谈,本来没指望她能答应出来的,谁知没过多久她就回复了自己,两人约在了市中心的这家星巴克里。

    手中的勺子搅碎了那颗心,她想起自己刚刚进职场时,那时候miss宁就是她的领导,说起来也有了近六年的时间了,在没有到德聚的时候,miss宁其实很照顾她,不管是刚进公司时因为懵懂无知经常犯错的自己,还是后来不思进取表现平平的自己,miss宁都对她表现出了极大的耐心和包容心,不然就她原来的那个状态,就算是以前的公司,也不能一干就是那么多年吧?

    在她心中其实对miss宁一直是怀有感激和尊敬的,否则也不会在刚开始发现miss宁利用自己的时候,还忍气吞声了那么久,直到实在忍无可忍的时候,才和她撕破了脸。

    清欢实在是不明白,一个人何以前后的变化会那么的大,miss宁那样一个理智果敢的女人,竟然会因为一个男人走到今天的这一步……家庭,孩子,事业通通都可以抛在脑后,不管不顾。

    她心底叹息了一声,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放下杯子,抬头时就看见miss宁从外面进来,看见她后就直接走了过来。

    miss宁坐下,点了杯咖啡,也没有绕弯子,直接就开口问她:“找我出来有什么事吗?”

    “那天我在超市见到王强了,他让我带句话给你。”清欢转着面前的被子,缓声说,“晓雯生病住院了,每天都在哭着要妈妈,他联系不到你,刚好碰见我,就让我转告你,他已经同意离婚了,让你回去那协议办手续,顺便也看看晓雯,无论怎么样,那是你的亲生女儿。”

    “看来你是都知道了?”miss宁盯着面前的被子,脸上没什么表情,声音也没什么起伏,似乎对清欢知道真相这件事,并没有太过于惊讶。

    “为什么?”清欢问她,眼里是掩饰不住的失望之情。

    “你应该知道为什么啊……”miss宁轻笑了一声,将身体往后仰,靠在椅背上,“我爱莫何,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就这么简单。”

    “但你知道吗?他实际上一直在利用你,”清欢听了后情绪突然有些激动,不自觉地抬高了音量,看见周围有人朝她们投来目光的时候,她又压低了声音说,“他只是在用你来当挡箭牌,一旦你没有用处的时候,会变得和玛莎一个下场,这一点你想到过没有?”

    在听到玛莎的名字时,miss宁的眉梢微微抬了一下,唇角勾了勾,“连玛莎的事情你都知道了,看来没少做功课啊。”

    清欢看着她,神情有些凝重,“你真的不怕莫何会像对玛莎那样对你吗?”

    “我和她不一样,”miss宁耸了耸肩,满不在乎地说,“我没她那么死心眼,也没她占有欲那么强,最关键的一点,莫何爱我,不爱她,所以我又怎么会担心莫何会那样对我呢?”

    “你怎么就那么确定莫何爱的人是你呢?可能玛莎之前也像你一样肯定他爱她,所以才会那么心甘情愿做他手里的棋子。”清欢听了后,眉心不由皱了皱,”而且你不觉得这种利用手里的职权谋取不正当利益,又把锅甩给一个深爱自己的女人去背的行为很渣吗?这样的男人真的值得你这么抛夫弃子地去爱吗?”

    “清欢,我们大家都不是才刚入社会的雏鸟了,心里应该都明白,这个世界烧杀抢掠的肮脏事那么多,比起来,这些根本都算不了什么,莫何只不过选了另一种方式来发挥自己的价值罢了,他那样才华横溢的一个人,他的付出,他为公司带来的庞大效益足以令他值得享受远超于公司给予的待遇,而且他真正的身份你应该也知道了吧?你见过哪个富家公子是靠着公司给的工资来生活的?”miss宁面色十分平静地开口:“所以他值得,完完全全值得。”

    清欢看着miss宁眼里闪过的那丝执念,心底叹息了一声,明白自己可能无论怎么说,也丝毫不会改变她对莫何的想法或看法,也根本不会从她这里能获知关于那个融资案背后的真正目的了,她看向窗外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然后才轻声说:“我知道今天再说什么都没用了,但是有件事我觉得还是该告诉你,玛莎自杀了,还是两次,她离开莫何的时候,已经有了他的孩子,在她第二次选择结束自己生命的时候,孩子没能保住,她现在已经被自己家人送进了精神疗养院。”

    miss宁在听到玛莎孩子没有保住的时候,脸上有一丝动容,但是极快就闪过了,她握紧了手中的杯子,犹自倔强地开口:“那是她贪了心,违反了游戏规则,怪不得别人。”

    清欢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她,miss宁的脸在逆光中渐渐模糊起来,过了一会儿,她才慢慢站了起来,然后缓声开口:“宁姐,我还记得之前我刚进公司的时候,当时的我总是急于想表现自己,想在工作上做出些成绩来,证明自己的能力,结果工作确实是做好了,但是却和同事的关系没处好,他们都觉得我是一个想踩着别人往上爬的人,因此背后没少给我小鞋穿,当时的我受了委屈,一个人躲到阳台上哭,被你看见了,你对我说过这么一句话,你做了什么,有没有被人看见,别人怎么说你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要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看得清自己就可以了,剩余的,时间自然会去评判,现在,我同样想问你,你到底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又真的看清自己了吗?”

    miss宁倏然抬起头来看着清欢,一时竟有些语塞,她将头转向窗外,深吸了一口气,不再说话了。

    清欢也不欲再和她说下去了,王强的话她已带到,其余的她也实在是无话可说,于是就转身朝门外走了过去。

    清欢从咖啡店里出来,缓缓地朝着公司的方向走过去,盛夏的s市,空气里热浪汹涌,不到半个小时的路程,就走得人如同被水里捞出来的一般,站在公司门口的时候,脑海里又浮现出miss宁脸上那种冷硬的表情来。她突然就不想再往里面走了,因为自己不想再在这样一个勾心斗角、乌烟瘴气的环境下,继续前行了。

    傍晚的时候接到赵美心的电话,她到s市来出差,明天一早开会,于是趁着晚上没事,就约清欢出来吃饭。

    清欢接到电话后自然是非常高兴的,这段时间发生了那么多的事,她正想找个朋友好好聊一聊,赵美心的到来,终于让她可以找到一个合适的人述说了。

    两人约在市中心一家餐厅酒廊里,夜景极美。

    赵美心一看见她就挤眉弄眼地笑了,“某些人看起来气色不错呀,看来这段时间没少被滋润嘛……”

    清欢翻了个白眼,“我的气色一直都很好。”

    赵美心白了她一眼,“你是不自己照照镜子,上次回来的时候跟个鬼的样子差不多,感觉魂都没有了。”

    清欢:“……”

    吃完饭,两人在酒廊的露台上喝酒,一边俯瞰楼下的街道,红灯亮,车流阻滞,人群汹涌地涌过十字路口。

    清欢和赵美心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说到自己在申请去国外读书的事情时,赵美心沉吟了一下说:“看得出来陈易冬是真心喜欢你,不然谁会真的把你的梦想,你想做的事情放在心上,还这样支持你去做?一般的男人,他们在乎的只是你能为他们带去什么,而不是你想要什么,就这点来说,陈帅哥还是很不错的。”

    清欢抿着杯中的鸡尾酒,心里突然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是啊,自己和陈易冬在一起后,他的确对自己很好,但不是那种事事都依着你的好,而是真心实意地在为自己着想,将她说过的话都放在心里,然后竭尽全力地帮她的那种好。

    这种感觉美好的不像是真实的,有时候清晨醒来转头看见他的侧脸的时候,清欢就会忍不住想,自己到底是有多幸运,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居然会爱自己,会选择守在自己的身边。每次这样想的时候,心里就会有种恐慌的感觉,因为她不敢想象,要是有一天他不爱她了,不和她在一起了,自己该怎么办?

    这样的情景光是想想都让人觉得害怕,清欢闭上眼轻轻地叹息了一声,“美心,两情相悦的感觉是这样的好,好到你会担心,要是这段感情最终不能有一个好的结果,那得是一件多让人痛苦的事情……”

    赵美心转头看她,然后叹了口气摇摇头,“清欢,你知道自己现在这样像什么吗?像是一个明明年纪轻轻,却成天担心自己会不会死掉的人,你既然拥有美好的当下,就好好享受就行了啊,一定要为了未知的,你不知道未来会不会发生的事情让自己现在就活在这种恐惧中吗?真的是杞人忧天。”

    清欢听了就愣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才扶了扶额,是啊,这样简单的道理自己怎么一直就想不明白呢?活在当下最重要,不是吗?

    正在这时,手机滴滴响了一声,她拿起来看了一眼,发现是小西发过来的:清欢姐,出事了,速回公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