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61章 求证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想起上次miss宁和自己聊起她丈夫的事迹,清欢心里就有些不舒服,加上本来和他也不是很熟,所以也没打算要和他多聊什么,打了招呼后就准备离开。

    谁知就在她转身的时候,王强却叫住了她。

    “清欢,你能帮我一个忙吗?”王强犹豫了一下,然后才开口。

    清欢愣了愣,还是点点头:“你说。”

    “阿宁她现在不肯接我的电话,她的朋友我几乎也联系不到,如果可以的话,你能不能帮我带句话给她。”王强眉宇间的痛苦神色一闪而过,然后叹了口气说,“她可以不要这个家,但是不能连自己的孩子也不要吧?晓雯昨天晚上发烧进了医院,一直在哭着要妈妈,你帮我转告一下她,离婚协议我已经签了,让她有时间回来拿,也顺便看看晓雯......”

    一个大男人,说到这里的时候,竟然有些哽咽起来。

    清欢听了后直觉得哪里没对,这和上次miss宁和自己说的话明显是有些出入的,眼前这个男人怎么看也不像是那个嫌弃她,等着她主动提出离婚的凉薄男人吧?

    “不是你提出的要和miss宁离婚吗?”她不由就有些讶异地问。

    “我没有啊,”王强疑惑地看着清欢说,“一直以来要离婚的那个人就是她,我并没有主动提出过……”

    清欢一下就怔住了,怎么也没有搞懂,如果王强说的是真的话,那上次miss宁骗自己干嘛呢?有这个必要吗?

    心里突然有些莫名地不安起来,她朝王强点点头,胡乱答应下来后,也没了心情继续逛了,就匆匆地离开了超市。

    回到家后,清欢抱着手,无意识地咬着右手的拇指指盖,在客厅里来回踱步,将特瑞莎告诉自己的事情,玛莎的事情,还有今天遇见王强的事情在头脑里全部联系起来,努力地寻找着其中的一些关键点。

    特瑞莎很明显是知道玛莎和miss宁被莫何利用的事情的,她上次也说了,自己之所以能在公司待那么久,一方面是自己跟了莫何那么久,确实有地方能为他所用,另一方面就是她能扛得住诱惑,并没有参与到那件事里去,才能明哲保身。而玛莎和miss宁却被莫何引诱了进去,心甘情愿地被他利用。

    事情发生以后,玛莎看清楚了莫何的真面目,痛苦之下却没有办法能自己走出来,落到进精神疗养院的地步,但是miss宁呢?从上次两人见面的情况看来,她明显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只是说了一些关于自己家庭的事情,提起莫何的时候云淡风轻的,仿佛自己陷得并不深,所以才能干脆地抽身的样子。

    可是为什么她要说自己离婚的原因是王强呢?只是为了推卸责任吗?况且既然她都看清楚莫何是怎么样一个人了,如果王强并没有坚持要离婚,反而有想重新接纳她的意思,她又为什么要那么决绝呢?

    清欢想得脑门儿都在疼,实在搞不懂这其中的弯弯绕绕。miss宁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呢?有什么必要在上次和自己见面的时候将自己的处境描述的那么艰难呢?

    她一个人在客厅里呆坐了很久,一些零碎的片段渐渐地拼凑起来,仿佛形成了一条长长地多诺米。

    有些东西,不去求证的话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真相,清欢想着就站了起来,拿起车钥匙后,朝门外走去。

    夜幕已经降临,临江的路边草木苍翠葱郁,紫荆花开了一树又一树,花瓣飘落在街道上,车和人踩过的时候,就会泛起阵阵的花香。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段,房价自然是普通人不敢企及的,莫何的公寓,就在这个以高价著称的小区里面。

    清欢将车停在路边,然后紧紧地盯着小区门口,她出发前找了一个借口给莫何的秘书确认过,他今晚没有任何应酬,所以应该会直接回家,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徒劳地守在门口会不会发现什么,但是心里却有一种预感,想要求证的事情,应该会在这里找到答案。

    小区门口的人渐渐地少了起来,就在清欢觉得今天可能会无功而返的时候,她突然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miss宁和莫何都一身运动装的打扮,应该是刚从健身房出来,两人亲密地挽着手,朝着小区里面走去。

    到了门口的时候,miss宁不知和莫何说了句什么,然后就踮起脚尖轻轻地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两个人的关系不言而喻。

    清欢愣愣地坐在车里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接着苦笑了一声,她还真没想到能这么容易就得到那个答案,miss宁显然才是欺骗自己的那个人,上次在医院附近的咖啡厅,她声情并茂地演了那么一场苦情戏,成功地博取了自己的同情,让她信了她说的话,目的应该是想让自己能去韦伯资本吧?

    可是为什么非是韦伯不可呢?miss宁又为什么知道韦伯一定会给自己融资呢?清欢的脸渐渐开始发白,自己一直不愿意去想的那个答案终究还是浮出了水面,其实他们一直真正的目的,是陈易冬吧?因为他们知道陈易冬和自己的关系,认为他一定会帮自己做下这个项目,所以两人就合起来演了一场戏,将自己一步步地引向事先挖好的那个坑。

    她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发动了汽车后,就离开了这里。

    回到别墅的时候,陈易冬也刚好到家,看见她的时候就走过来摸了摸她的额头,有些奇怪地说:“怎么了?脸色这么差,哪里不舒服?”

    清欢抬眸看他,然后轻声说:“我今天碰巧遇见miss宁的丈夫,听他说了一些他们的事情,结果我就发现,miss宁现在还和莫何在一起。”

    陈易冬听了后皱了皱眉,过了一会儿,才慢慢开口:“什么意思?”

    “当初我去找韦伯资本谈融资的事情,是miss宁给我指的路,当时我以为她是好意,所以就按她给我的信息找的文霄,现在看起来......”清欢顿了顿,“这应该是她和莫何实现商量好的,包括后来莫何那么容易就多放出那么多股份的事情,现在想起来也就不奇怪了,他们应该是知道文霄会看在你的面子上,给我做成这个项目。”

    陈易冬渐渐也听明白了清欢的意思,他的眉头拧得更深了一些,想了一会儿,又舒展开来,然后沉吟了一下说:“这件事文霄告诉过我,那份计划书我也看过,基本上没什么大的问题,你别想太多了,就当是被人利用了一把,反正你马上就要离职了,其余的事情也牵扯不到你的身上来了,安心准备你的入学考试,一切有我呢。”

    清欢怔怔地看着他,咬着唇,“我总担心他们的目的没这么简单……”

    “没事儿,我会找人去好好查一下的,你先别管这么多了。”陈易冬轻声宽慰着她,摸到她的手时候,发现竟然有些冰凉,于是就握了握她的指尖,“先去洗个澡吧,今天不在家里吃了,待会儿我们出去吃饭。”

    清欢不用看也知道自己此刻的样子有些狼狈,就点了点头,转身朝楼上走去。

    在浴室洗了很久,直到指尖都有些发白了,她才披着浴袍出来,但是手脚仍然没有半分暖意,推开书房,看见陈易冬正在办公桌前打电话,听见她推门的声音后,就对那边说:“先按我说的去做,有什么事情再联系。”

    挂了电话后,他就抬眸看着她,原本簇起的眉心微微松开,淡笑:“洗完了?饿不饿?”

    清欢摇摇头,然后赤脚踩着软绵的地毯走了进来。

    “等我回复完这几封邮件,我们就出去吃饭好吗?”陈易冬向她伸出手说。

    “嗯。”清欢将手放在他的手心里,然后坐到他的身边,感受着他掌心的温暖,心中稍定。

    这时他手机响了起来,清欢抽回手,随手拿了本书出来看。

    没讲几句,他放下手机,继续处理工作。

    清欢翻了几页书,然后就抬起头来看着他,他工作的时候表情清冷凌厉,有种寡情冷淡的感觉,却十分地有吸引力,这也是她迷恋他的样子。

    她看了一会儿,忍不住就放下书,将头轻轻地靠在他的手臂上,然后眼巴巴地看着他。

    陈易冬挑了挑眉,看着她黑白分明的眼睛,心底轻轻地叹息了一声,他平时工作的时候她从来不打扰自己的,今天却有些反常,想必那件事对她的影响还是有些大。

    想着他就合上笔记本,将她揽入怀中,手指在她腰间轻轻地摩挲,轻声说,“没事儿,别怕,有我呢......”

    清欢眼睛一热,坐入他怀,细细的手腕搂住他脖子,急切而主动地吻起他来。

    感受到她的热情,陈易冬眼瞳一紧,将她抱了起来,放置在办公桌上,丝质的浴带被轻轻扯,就滑落了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