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60章 探望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周末清晨的时候,陈易冬早早地就将清欢从被窝里挖出来,然后推着她去洗簌,换衣服......直到坐上车的时候,她都还是一副没睡醒的模样,头一歪又闭上了眼睛。

    车飞快地行驶在马路上,到了收费站后又一路上了高速,清欢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瞟了一眼窗外,发现有些没对,于是就直起身体来,揉揉眼睛问:“怎么还上了高速了?我们去哪里啊?”

    陈易冬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终于睡醒了?”

    清欢脸一红,嗔怪地白了他一眼,还不是某人昨晚折腾得太晚,害得她严重的睡眠不足。

    “上次不是和你说了吗?空了我带你去疗养院看爷爷,现在我们就在去的路上。”陈易冬一手扶着方向盘,懒懒地说。

    清欢愣了一下,然后“啊”了一声。

    “怎么了?”

    “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是今天去啊,我什么东西都没有买,第一次去见你的家人,总不能两手空空地上门去吧?而且我连件像样的衣服也没换,妆也没化......”清欢看了自己身上随意穿的一身t恤和短裤,哭丧着脸说。

    陈易冬瞟了她一眼,然后弯了弯唇角,“不用买东西,我们家没这规矩,爷爷喜欢自然就好,所以你这样去见他,说不定他还要高兴一些。”

    清欢白了他一眼,赶紧低头翻了一下自己随手拿的包包,看看里面有些什么,能不能补救一下,衣服是没办法换了,但是至少得化个淡妆吧,要不然自己这样睡眠不足的样子,脸色差得像个鬼一样,怎么见人啊?

    幸好包里一直都备着一个气垫粉底霜用来补妆,清欢连忙拿出来开始往脸上扑腾起来,然后又用了一支变色唇膏涂在唇上,弄完之后,看起来气色要比刚刚好了一些。

    陈易冬一边开车一边偶尔朝她投去一瞥,见她手忙脚乱地忙活着,心里不知为什么突然觉得有些高兴,唇角的笑容也抑制不住。

    疗养院在j市城外的一座山腰上,环境清幽无比,道路两旁是一排整齐的枝叶茂密的大树,将炎热的阳光阻挡住,在这样的季节,身在其中时还能感到空气中的丝丝凉意。大门有武警把守,检查了证件后才放他们进去。这样的阵势看得清欢心里一阵紧张,手紧紧地捏着包的背带,指节都有些泛白。

    陈易冬像是看出她的紧张,轻揉着她的脑勺,下巴不经意贴了帖她的额头。

    从大门进去后车又开了一会儿,穿过一个湖泊后,才看到前方有几栋红白相间的别墅坐落在山间,他们停在了中间的一栋门口。然后就有一个警卫员走上前来,看见陈易冬后,就笑了笑说:“首长从早上起来就念叨了半天了,还坚持要等你们来一起吃午饭呢。”

    “他又不听医生的话,这饭点都过了快一个小时了。”陈易冬听了后就皱起眉说,然后带着清欢朝里面走去。

    进去时陈爷爷正在指挥阿姨将菜端出来摆好,声音听起来中气十足,自带一股威严的气势,看见清欢他们进来时,脸上堆满了笑容,“回来啦?”

    “爷爷,您怎么又不听话啊,谁要您等我们吃饭了?”陈易冬走上前,有些不高兴地说。

    “偶尔一次,没那么严重。”陈爷爷摆摆手,满不在乎地说着,然后视线落在清欢的身上,眼里是忍不住的笑意,“这就是清欢吧?你好。”说着就向她伸出了手。

    清欢没想到陈爷爷竟然是这样一个和蔼近人的样子,心里不由一软,连忙上前躬身握手:“爷爷好。”

    握完手后,清欢还有些局促,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地看了一眼陈易冬。

    他含笑看着她,“傻站着干嘛,还不去洗手准备吃饭了。”

    清欢有些傻傻地“哦”了一声,然后就小跑着朝洗手间去了。

    听见她的脚步声跑远,陈易冬才看了爷爷一眼,问:“您觉得怎么样?”

    “你自己觉得呢?”陈爷爷反问他,“我觉得怎么样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和她在一起觉得怎么样,以后要共同生活的是你们,不是吗?”

    陈易冬顿了一下,说:“我喜欢和她在一起,她身上有种真实的味道,让人感觉很舒服。”

    “这就够了......”陈爷爷笑着点了点头,“只要你明白这个女孩儿是自己想要的,就行了,我看她看你的眼神透着真的喜欢,你好好对人家,别辜负别人姑娘的一片真心。”

    “母亲那里……”陈易冬犹疑了一下,轻声地说。

    “别管她,成天就在那里摆弄什么门当户对的那一套,也不想想,她原来嫁给你爸爸的时候,也不是什么大家闺秀。”陈爷爷听了就有些气哼哼地说。

    “爷爷,您又在背后挤兑母亲。”这时一个清雅的声音响了起来,陈易冬转头看了一眼,是自己的姐姐陈宛来了。

    “什么叫背后,她在我面前我也这么说。”陈爷爷瞪了她一眼,一脸不高兴地说。

    陈宛有些无奈地摇摇头,走过来挽着他的胳膊,“您又不是不知道,母亲就那样的性子,最多也就是嘴上说说而已,也没真的就做什么了。”

    “那是因为我还在这里,她不敢。”陈爷爷哼了一声,“要是我不在了,你看她会不会翻出什么浪来……”

    “爷爷,什么在不在的,您在胡说些什么啊。”陈易冬拧着眉,不高兴地说。

    陈爷爷愣了一下,看见陈宛也一脸不赞同地看着自己,然后就一裂嘴笑了笑,拍拍孙子和孙女手说:“好了好了,不说了,我们去吃饭。”

    说着三人就朝饭桌的方向走了过去。

    清欢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就看见饭桌上又多了一个人,眉目和陈易冬有些相似,非常漂亮且有气质,头发在后面挽成了一个髻,穿着一条浅绿色的连衣裙,美得如画报里的美人,清新脱俗。

    这应该就是陈易冬的姐姐了,她心里大概有了个底,果然走过去时,就听见陈易冬向她介绍道,“这是我的姐姐,陈宛。”

    陈宛朝她微微一笑,“你好,清欢。”

    “姐姐,你好。”清欢突然有些害羞,站在那里低声开口。

    陈宛看上去并不是很平易近人,但是礼仪极好,说话平静有度,表情从容淡定,目光与你真诚直视,让人感觉不到半点怠慢,吃饭的时候也颇为照顾清欢,吃完饭后又招呼人倒茶切水果置点心,倒让清欢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大家一起聊天的时候,陈爷爷和陈宛半点没有打探过清欢的家世或是私人的问题,只是大概问了一下她多少岁了,在哪儿工作之类的问题。

    听到清欢准备出国去再念书的时候,陈宛倒是赞同地点点头说:“多念书倒是好的,现在很少有女孩子能像你这样沉得住气,愿意放弃眼前的利益,选择继续深造的了。”

    清欢听了脸一热,有些讷讷地看了陈易冬一眼,这个建议还是他向自己提出来的,刚开始时其实她还不是很乐意。

    一边喝茶一边聊天时间不知不觉地就过去了,快到4点的时候陈易冬就起身说要走了,这里距离s市有3个多小时的车程,陈爷爷虽然舍不得,但是也不愿意他们开夜路,于是就起来送他们离开。

    临走的时候陈宛送给清欢一条翡翠项链作为见面礼,她接过后心里越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自己上门没带任何礼物,走的时候反而还带礼物离开。然后心里就暗暗决定,下次再见面的时候自己一定要好好去挑选礼物。

    回去的路上时,清欢转头看着陈易冬,然后轻声说:“出国前我想回家去一趟,你愿意和我一起回去吗?”

    陈易冬笑了笑问:“见你父母?”

    清欢也不正面回答,只是问:“你想去吗?”

    陈易冬点点头,“下个月的时候就要过中秋节了,那个时候我们一起回去吧,那样显得要正式一些。”

    清欢听了心里就突然甜滋滋的,父母到时候看见陈易冬后时应该会乐得合不拢嘴吧?真是想想就觉得无比地开心。

    工作交接期间就没有那么忙了,清欢也就结束了天天加班的日子,每天倒是能按时下班了,她也有了时间去逛超市,然后每天买菜为陈易冬做饭。

    这天她正在冷冻柜前挑选牛肉的时候,不小心转身时撞到一个人。

    “对不起。”清欢忙开口道歉,抬眸时却愣了一下,发现面前站着的男人自己认识,正是miss宁的丈夫——王强。

    “王哥?”她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打招呼道。

    王强愣了一下,站在那里似乎反应了一下,才认出清欢来,于是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说:“你好,清欢。”

    清欢大概有快一年没见过王强了,此时只觉得有些惊讶,因为面前这个男人变化很大,整个人消瘦了一圈不说,还憔悴得仿佛老了十岁,所以刚刚她还有些不敢认,怕自己看错了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