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58章 浮现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在回去的路上时,陈易冬就明显感觉到清欢的情绪没对,她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只是呆呆地坐在副驾上,时而恍恍惚惚,时而又欲言又止地看他一眼。

    “好吧,到底怎么了?”陈易冬终于忍不住了,踩了一脚刹车后,将车缓缓地靠在路边停下,然后一脸正色地看着她问。

    清欢咬了咬唇,过了好一会儿,才紧紧地盯着他:“xxx是你爷爷?”

    陈易冬怔愣住了,他似乎没料到她竟然这么快就知道了,犹豫了一会儿后,才点了点头。

    “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是在防着我什么吗?”清欢突然觉得有些委屈,眼眶一下红了起来,“怕我知道了你的家世,从此就缠着你不放了?”

    “清欢,”他有些无奈地样子,低声说:“你别这样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清欢咬着唇坐在那里,定定地盯着他看,虽然在刚开始和他接触时就猜测过他应该是来自于富贵家庭,但是她怎么也没料到他的背景居然这样显赫,宋海说的话是不中听,但是至少他说对了一件事,他这样家庭的人,怎么可能娶一个像她这样普通平凡的女孩儿?还是说其实他本就没有打算过要和自己有什么结果的,一切不过是玩玩儿而已。

    一想到这里,她就有些难过得说不出话来,虽然和陈易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和他在一起时的那种感觉却是自己从未体验过的,那是一种热烈迷醉得让人难以自拔的感觉,有时只是不经意间抬头看到他英俊的侧脸,想到这个男人现在属于自己时,都会有一种异样的满足感和幸福感,让人生出一种恨不得和他一夜之间白头的那种感触来。

    但是两人能不能真的就一起白头呢?清欢以前本能地不愿去多想,只想沉溺在他为自己营造的这种美好中,再也不露出头来。

    她心里也明白这种自欺欺人的表象不会维持太久,却没有想到,会来的这样的快。

    看着脸色越来越白的清欢,陈易冬不由叹了口气,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轻声说:“清欢,对不起,一开始我没有告诉你,只是怕你对我有成见,那样的话我们连交往的机会都没有了。我并不是在防着你什么,反而是在害怕,害怕你会因为畏惧我的家庭带来的压力而拒绝我,你永远都不知道我到底有多喜欢你……”

    清欢怔怔地看着他,脑中一片混乱,全成了浆糊,完全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了。

    “清欢,你好好想想就应该知道,我们都不是看重家庭环境的人,我们是因为相爱走到一起,跟其他的都没有关系。”陈易冬将她又揽紧了一些,“我们只需要确定一点,那就是你爱我,我也爱你,这就够了,不是吗?”

    他的怀抱是这样温暖,目光是这样坚定不移,清欢终于渐渐平静了下来,一颗心也终于重新归于安定,因为她从他的语气中,也听出了不安和紧张,实际上他是在担心她不接受吧?

    她轻轻地靠在他的肩上,闻着他身上好闻的味道,慢慢地闭上了眼睛,索性心一横,不管了,反正她爱他,这就足够了,不管将来要面对什么,只要两个人相爱,就什么也不怕。

    很多年后,清欢在回忆起这个时候自己拥有的那种为了爱情不畏惧一切的坚定决心时,都会忍不住沉默,这世间大抵最美好的感受就是两颗相爱的心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共同面对将来那许多未知的时候吧?

    只不过当时的她却忘记了,世上从来太过美好的东西,都是易碎且无法长久的。

    第二天快下班的时候,吴晗突然给清欢发消息,约她下班后私聊。还偏偏不肯在公司谈,她想起了两天前发给他的那份资料,心里明白应该是有了结果了,于是就和他约在了离公司不远的一个咖啡厅里。

    下班后,清欢就直接过去了,到了那里的时候,吴晗已经坐在一个角落的位置等她了。

    “这是我整理出来的资料。”吴晗将自己的macbook转了一个方向,屏幕面向清欢,“从账面上看都有理有据,毫无破绽。”

    清欢听完后心里一沉,吴晗既然这样说,也就说明是有问题了。

    “问题在于这些大大小小的供应商。”吴晗一边说着,一边将那些供应商的名字都标红。

    “有什么问题?公司的供应商应该都是通过正常的招标流程进来的吧?”清欢眯起了眼睛问。

    “当然,但是仔细一查就会吓一跳,这些供应商背后的背景居然都和莫总脱不了干系,有的公司法人是他的亲属,有的公司的和他有直接的利益关系,比如说这个叫王强的,是他的表哥,也就是他姨母的儿子,而这家公司的老板,则和他一起控股开了另一家贸易公司。”吴晗将其中两家公司拧出来单独给清欢举例说明。

    如此明目张胆地利用职权徇私舞弊?清欢只觉得自己背脊发寒,她尽量控制住自己的声音保持平和,“这些东西都能确定真实性吗?毕竟这不算是件小事。”

    “当然了,我找的这家调查公司的人是我的一个铁哥们儿,他的路子算野的,才能打探到这么多东西,还有一个事情,那就是其实后来公司审计部门的人也察觉到了些不对,还没动手的时候,当时的负责人就跳出来引咎辞职了,就是玛莎和miss宁,她们离开后,不知道为什么,审计的人就不了了之了。”吴晗神色凝重地说。

    清欢一下想起了资料上的玛莎憔悴的面孔来,她是因为这件事情才落到那样的地步吗?因为她付出了,可是却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所以才会那样的不甘,那样的绝望,以至于到不想活下去的程度?

    在这个世界上,能迅速地剥夺一个人,特别是一个女人的求生意志的,除了爱情,不作他想了,结合后面看到的莫何和miss宁之间的关系,清欢突然明白过来了,玛莎应该是在离开后发现自己对于莫何的意义仅仅只是作为一个能被利用关系,当她失去了被利用的功能后,莫何就迅速抛弃了她,去寻找下一个替代品了。

    而玛莎应该是一心一意地爱着莫何的吧?不然也不会甘愿为他牺牲了那么多,所以在看清楚他的真面目后,她才会那样绝望,那样地想了结自己的余生。

    “清欢姐,我觉得这件事没这么简单,处处都透着一股古怪的味道,为什么审计的人在玛莎和miss宁离职后就收手了?从现在公司还没有过更换供应商的动作来看,绝不是莫何就此收手了,而是公司内部应该有什么顾虑,具体牵扯到了公司高层多少,现在还看不清楚,但有一点我觉得可以确认,那就是莫何突然让你来当这个经理,他背后的用意绝不简单。”吴晗有些忧心忡忡地看着她说。

    清欢坐在那里,脸色有些发白,她突然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一些事情,比如那次饭局的时候,为什么miss宁一定就要带她去呢?从后来陈易冬的语气听了出来,miss宁带她过去的目的很明确,她知道陈易冬想要她,所以就将她打包好送过去,以此来拍陈易冬的马屁。

    鉴于miss宁和莫何的关系,可以确定的是,当时这件事也是出于莫何的授意的,可是他们又是怎么知道陈易冬喜欢自己的事情的呢?而且提拔她来当经理这件事会不会也是想向陈易冬示好的一个表现呢?或是说莫何的这一举动,背后其实还有更深的意义?

    清欢突然有些不敢继续往下想了,因为越想,她就越觉得自己像是掉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中,身体早已失去了控制,而她整个人正在向着一个不知名的黑洞飘去。

    “好,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再好好想想下一步该怎么办。”清欢转着手里的咖啡杯,轻声地说。

    吴晗轻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将电脑收了起来,“那好,有什么事情记得来找我们,人多,总归想的办法也要多一些。”

    清欢朝他感激地笑了笑,“我知道了,谢谢你。”

    目送吴晗离开后,清欢又在座位上呆坐了一会儿,然后还是摸出手机给陈易冬发了一条信息,问他什么时候下班,自己有事要和他商量。

    陈易冬很快回复了信息,说大概9点到家,清欢抬腕看了一眼手表,盘算着自己这个时候出发到家也差不多了,于是就回复了一个:家里见。然后起身离开。

    炎炎的夏季让整个城市陷入到无比的闷热中,虽然咖啡厅离停车场只有一小段距离,却仍然走得清欢一身的薄汗,她到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洗澡,刚从浴室走了出来,就听见楼下客厅有动静,下楼一看,果然是陈易冬回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