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57章 背景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清欢怔了一下,随即反应了过来,甚至来不及穿鞋,就赤着脚飞快地跑到了门口,猛地将门拉开,就看见陈易冬站定在门口,身上穿着一件深蓝色的暗纹衬衣,更显得轮廓深邃英俊,袖口随意地挽到手臂的地方,手里托着箱子,正看着她笑。一辆黑色的轿车在他身后缓缓地开走。

    清欢愣愣地看着他,一动不动,耳边所有的一切都仿佛静止了下来,只能听见自己胸中的心脏,扑通,扑通地快速跳着。

    陈易冬站在原地,唇角噙着笑,眼睛黑而明亮,紧锁着她,朝她微微张开了双手,却没有说话。

    清欢终于忍不住惊呼了一声,然后飞快地朝他跑了过去,一头扑进了那个自己日思夜想的温暖怀抱里,她紧紧地将脸埋在他的胸口,感觉自己平寂疏离了好多天的心,仿佛也重新变得滚烫。

    “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就回来了?”她低低地说着,然后抬起头来,就撞进了他蕴含着笑意的眼睛里。

    “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他声音有些暗哑地说着,然后低头就吻了下来。

    久别重逢,这是个温柔而绵长的吻,他们就站在夜色中,柔黄的路灯淡淡地洒在两人身上,在地上勾勒出两道难舍难分的轮廓来。他吻得很温柔,但也很深入。一只手扶着她的脑后,另一只手抱着她的纤腰。追寻着她的舌......

    清欢被他吻得恍恍惚惚,身体软得一塌糊涂,脸滚烫得吓人,她轻轻地靠在他的怀里,轻声说:“我想你了......”

    陈易冬听见她这样娇软的声音,心里不由一软,又埋头轻啄着她芬芳轻柔的红唇,“你知道吗?你不在身边的时候,我真是一刻都静不下来,只好用了最快的速度将手里的事情处理完,就立刻赶回来了。”

    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的情话,经由他的嘴说出来,却让她觉得心里甜得像是抹了一层蜜似得,不由傻傻地笑着,揽着他后腰的手又紧了紧。

    第二天上午,清欢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已经没有人了,窗帘缝间有光透着进来,她有些困倦地拥被坐了起来,卧室里很安静,要不是呼吸间全是陈易冬的气息味道,还有身体传来的阵阵酸痛,她可能真的会以为自己昨晚是做了一个梦。摸到床边的手机,划开屏幕一看,已经临近中午了,屏幕上显示着好几个未接电话和未读信息。

    她哀叹了一声,反正也来不及上班了,索性给莫何发了个信息请了假。下床的时候,突然腿一软,差点没能站稳,自己昨晚被他折腾了一夜,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才放过她,她累极了,眼睛一闭就沉沉地睡过去了,这一睡就睡到了现在。

    既然请了假不用上班了,清欢便慢腾腾地起来洗簌穿衣,然后才走出卧室,听见书房里传来陈易冬的声音,“好的,我知道了,爷爷,你也要注意保重身体,等我这边一空下来就来看您,您要听医生的话,好好吃药,好好休息......”

    难得听见他对外打电话时能有这样温柔的声音,清欢轻轻地走了过去,从书房未关严的缝隙中看见陈易冬西装革履坐在书桌前,戴着蓝牙耳机看着墙壁上的视频投影,“再见,爷爷。”他敲键盘关了图像和话筒,眉心却习惯性地微蹙起,颇严肃的样子,这让她突然想起了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也是这样的表情。

    正在出神,陈易冬却抬头看见了她,问:“醒了?”

    “嗯……”清欢站在门口,揉了揉眼睛,还是没有进去。

    “站在那里干什么,怎么不进来?”陈易冬含笑看着她,双手交叉地坐在那里。

    “听见你在和家里人视频,不确定我进来好不好。”清欢低声说着,然后才慢慢地走了进来。

    似乎是听出她话里的那丝酸意,陈易冬挑眉笑了笑,然后伸手将她轻轻一带,拉到自己腿上坐着,双手环着她的腰,“那是我爷爷,我从小在他身边长大,习惯了每次出门回来后都会给他打个电话报平安的,他现在身体不是很好,我姐姐陪着他住在疗养院里的,等这一阵忙过了,我带你回去看他好不好?”

    听着他这样细致地和自己说着身边最亲近的人,清欢心里一阵柔软,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身体微微朝后,将头靠在他肩胛的位置。

    怀里的人乖顺得像只慵懒的猫咪,陈易冬揽着她的腰肢,感到她温热的呼吸洒在自己脖颈的位置,突然就有些心猿意马起来,他转眸看她侧脸,嘴角浮起一丝极淡的笑意,好一会儿了,才低声说:“今天不用去上班吗?”

    “请假了。”清欢摇摇头说。

    “那我们再回去躺一会儿?”他看着她,忽然凑过去,在她鬓角上轻吻了一下。话里的暧昧是这样的明显。

    清欢的脸不由一红,在他怀里微微挣扎了一下,“我好饿......”

    陈易冬低低地笑了,放开她后,手在她腰上的地方似无意般地轻抚了一下,“走吧,我带你去吃饭。”

    他带她去的是一家法式餐厅,却坐落在一个古色古香的中式庭院里,环境清幽,菜式也十分的别致,看得出是厨师花了不少的心思想出来的。

    清欢看着菜单上那些优美的图片就觉得十分有食欲,加上自己确实也有些饿了,于是就接连点了苹果鹅肝,烟熏三文鱼,还有一份沙拉......

    “这里的厨师一定会很喜欢你。”陈易冬只点了一份三文鱼后就合上菜单,然后含笑说。

    清欢转头看了一圈,餐厅里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桌人,每个人面前的餐盘里的食物都很少,大家都小口小口地吃着,吃了几口后,就将刀叉放下,慢慢地品着杯里的红酒,一派悠然自得的神情,似乎只有她才是正儿八紧来吃饭的那个人,怪不得刚刚服务员看她的眼神有着那么一丝意外。

    “来餐厅不就为了吃饱吗?”她撇了撇嘴,小声地说。

    陈易冬忍不住轻笑了一声,“来这里要吃饱可能得费点功夫。”

    清欢:“……”

    过了一会儿服务员就依次将前菜和主菜端了上来,正好印证了陈易冬说的那句话,每道菜的分量都极少,确实,想要吃饱的话不知要点多少份去了......清欢一边腹诽着,一边拿起叉子,尝了点儿鹅肝,味道很不错,又忍不住把整块都吃掉了。

    她刚吃完,服务员又很快过来给她上第二道菜,第三道,接着又是甜点和浓汤。

    旁边有几道诧异地目光投向他们这边,清欢头也没抬,吃得浑然不知,陈易冬则在一旁用一种宠溺地目光看着她,唇角是一抹温柔至极的微笑。

    清欢吃了甜点后才抬起头来,却不期然撞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宋海。他正和文静一起坐在离他们不远的一张桌子,目光不经意移过来,和她对上,下一秒便移开。

    他没有要和自己打招呼的意思,她也乐得清静,收回目光后,又继续和陈易冬聊天。

    临走前清欢去了一趟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却在走廊的拐角处看见宋海站在那里,正低头点着烟,听见她的脚步声后,就抬头看了她一眼,“清欢,能聊聊吗?”

    “我们还有什么可以聊的吗?”清欢站在原地,有些奇怪地看着他。

    宋海沉默了一下,缓缓吐出一口烟来,“你和陈易冬在一起了吗?”

    “和你有什么关系吗?”清欢冷笑了一声,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你知道陈易冬的背景和底细吗?”宋海叹了口气,“我不希望你什么都不知道地被蒙在鼓里,和他们那种公子哥儿沾上关系没什么好结果的,他们那种人是没有什么真感情的,我不想你受伤……”

    清欢差点笑出声来,“宋海,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来和我说这句话的?需要我提醒你,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吗?至于陈易冬和我是什么关系,我和他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这是我的私事,和你无关。”

    说完后她就头也不回地径直朝前走去。

    “你知道他爷爷是xxx吗?”没走几步,就听见宋海在身后冒了一句。

    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清欢的脚步不由顿了一下,脸上有些惊诧莫名,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见她停住了脚步,宋海又接着继续说:“你觉得那样的家庭,会能让你和他真的在一起吗?”

    清欢的脸刷一下全白了,放在身侧的手也不由握紧成拳头。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淡淡地开口:“宋海,我说过了,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劳你费心了,请你以后不要再来关心我的私事了,免得你太太产生什么不必要的误会。”

    说完后她就快步离开了这里,留下宋海一个人神色复杂地站在原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