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56章 玛莎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那天晚上我们聊了很久,就像我和他刚认识的那个晚上……然后他说提离婚其实也是想让我警醒到家庭的现状,并不是真的想和我分开。”特瑞莎脸上满是幸福和满足的神情,“到最后的时候他拉住我的手问我,愿不愿意和他一起回国......”

    清欢微微有些愣神,没想到事情会有这样的转折,特瑞莎虽然失去了工作,却意外地得到了丈夫的谅解,重新收获了家庭的幸福,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想到这里,她脸上不由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来,“特瑞莎,这真的是太好了。”

    “我们下个月就会启程去我丈夫的家乡了,将会那里重新开始全新的生活。”特瑞莎笑了笑,“今天能看到你我真的很高兴,这一走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了,能在临走前见到之前的同事,心里其实也挺欣慰的。”

    “要不在你走之前我们一起吃个饭吧,当做是为你送行了。”清欢诚恳地看着她,建议道。

    “不必了,我最不喜欢送来送去的那一套,徒添些伤感的味道。”特瑞莎摆摆手,笑着说,“能在这里遇到,聊几句,就挺好的了。”

    清欢也没再勉强,又陪她坐了一会儿后,就准备离开,好让她去陪丈夫和女儿的,谁知刚走了两步,就听见特瑞莎又叫住了自己。

    “清欢……”

    回过头,却看见特瑞莎脸上闪过一丝犹疑的神色,她似乎是斟酌了一下,才下定决心缓缓地开口:“有件事情,我想了一下,觉得还是应该告诉你。”

    清欢转过身,点了点头,笑道:“你说。”

    “我知道之前你一直觉得抢了我的项目而心里过意不去,可是我想说,其实你不必有什么介怀的,实际上在听说莫何将项目给了你之后我反而暗自松了口气。”特瑞莎停顿了一下,然后才继续说,“这个项目拿到手后能得到的利益固然是可观的,确实十分具有诱惑力,但是相应要承担风险也很大,不可否认,利益当前的时候,我也很动心,忍不住也想要去冒一次险,但是跟了莫何那么多年,以我对他的了解来说,这件事恐怕没那么表面上看来那么简单,你最好慎重决定。”

    清欢皱起了眉头,有些不解地看着特瑞莎,不明白她这番话的用意在什么地方。

    特瑞莎看着她这幅模样,不由轻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再把话说明了一些吧,之前公司同事不是一直对玛莎和miss宁离职的真正原因都猜测纷纷的吗?我建议你去查查实际的情况,特别是玛莎那里,据我所知,她被莫何连累的不轻,现在过的不是特别好,而我之所以还能全身而退,不过是没动妄念,所以才能看得清楚,懂得明哲保身罢了。”

    清欢愣住了,还没来得及细想特瑞莎这番话背后的深意,就见她朝自己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然后就迈步朝刚刚丈夫和女儿的那个方向去了。

    她离开后,清欢慢慢地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去,脑海里有些乱糟糟的,特瑞莎刚刚说的那番话包含了很多的信息量,但是她却又没有把话直接说开,明显是觉得点到即止就好了,剩下的想要知道的话,就自己去查,可是她都已经离开公司了,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明说的呢?这一切会不会是个挖好的坑,专门等着自己跳下去呢?

    清欢瞬间没有了刚来时候的那种闲情逸致了,又喝了几口咖啡后就匆匆离开了这里。

    回去的时候道路上不比来时那般空荡了,车辆和行人渐渐多了起来,清欢开着车漫无目的地在街上绕着圈,特瑞莎说的话一遍遍地回响在耳边,想了半天后,她还是拨通了小西的电话。

    “喂,小西吗?你能不能帮我查一件事情?”

    周一上班的时候,清欢前脚刚进办公室,小西后脚就跟了进来,还神秘兮兮地在把门关上之前,朝左右两边都望了一眼,确定无人后,才关好门转过身来。

    “有必要做的这样明显么?现在大家都知道你有秘密要同我讲了。”清欢将包随意地放在一边,好笑地看着她说。

    “我这不是保险起见吗,毕竟挖的可是大老板的料。”小西撇了撇嘴,然后坐在清欢对面,脸上是难得严肃的神情,“清欢姐,你让我帮你查的事情,有了一点眉目了。”

    清欢挑了挑眉,安静地看着她,等着她继续往下说。

    “之前离职的玛莎,离开德聚后,并没有在其他任何的一家公司继续任职,就像是在这个行业消失了一般,这种情况是很少见的,官方上看来她并不是因为过失离职,按道理不会混到没有其他公司愿意要她的地步啊,于是我又继续深挖了一下,这才发现,她没有继续工作的原因,是因为生病了。”说到这里的时候,小西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清欢姐,你知道她在医院看的什么科吗?”

    “什么科?”清欢心里突然有些紧张,但是还是尽量保持面上的风波不动。

    “根据我查到的消息,玛莎几次在医院都是去的精神科,而且是被家人强制性送去的,”小西顿了顿,“据说是因为她两次自杀未遂被家人发现,而且这种倾向还有更严重的趋势,家里人没有办法,只好将她送到医院,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现在她还住在城郊的一所疗养院内的......”

    “知不知道她精神上具体是什么情况?抑郁症吗?”清欢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一个答案,心下一沉,神色凝重地问。

    “这个就不知道了,事关人太隐私的问题,估计得花些功夫了。”小西看着她,有些担忧地问,“清欢姐,你叫我打听这个事情,是不是怀疑玛莎离职的事情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这件事情确实太凑巧了,她刚走,就得了这样的病,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得了病才离开的,还是说因为离职的事情受了太大的刺激......”

    “行了,这件事先到这里吧,你先回去上班,让我好好想想。”清欢轻叹了口气,没想到事情一开始就这么复杂,她此刻脑子有些乱七八糟的,完全理不清楚头绪。

    小西点了点头,明白这件事情有些出乎人意料,她可能也需要时间消化,于是就不再作声了,将手里的一个文件袋放在办公桌上,然后就起身离开了。

    她离开后,清欢拿起文件袋,打开看了一眼,里面是玛莎的资料,还有她去医院时医生下的诊断书。

    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才会将一个好好的人逼到这种地步?照片上的玛莎看起来很年轻,束着一个高高的马尾,笑起来时露出洁白的牙齿,和医院那份资料上憔悴的脸庞看起来判若两人,简直不敢相信这两张照片之间只相差了不到两年的时间。

    清欢盯着桌上的资料,眉头紧锁着,心里有些犹豫,自己还要不要继续查下去呢?事情一开头就给了她这么大的一个惊喜,很难预料查到后面还会查出些什么来。可是特瑞莎那天特意叮嘱的那几句话却又一直让她心里有些放不下。

    这时电脑上的公司内部聊天系统的提示音响了起来,她点开一看,是审计部的同事发来的消息,公司半年度的审查快要开始了,让她提交一下这半年来部门所有的项目预算,走账记录还有供应商的背景汇总。

    清欢暂时放下心里的事情,飞快地回复了一个好字,然后就开始找之前管理组上预算的同事玛丽拿相关的材料,正在她将所有的材料都汇总了准备发给审计部的同事时,脑海里突然飞快地闪过一个念头,她的手指在键盘上停顿了一下,就点开了玛丽的头像,然后打了一行字发送出去:把前两年所有项目的账目表都给我一个。

    消息发送出去后,清欢抱着手在电脑前呆坐了一会儿,心里说不出是种什么滋味,既有些忐忑不安,又有种即将要窥破这个秘密的兴奋感,因为她有种预感,如果心里的猜测得到了证实,那么莫何一直以来对自己的这种捉摸不定的态度,也会顺藤摸瓜地找出其中的缘由来,得知了原因后,自己将来也不会一直处于这样被动的位置了。

    晚上回到别墅时已经是九点多了,清欢又累又饿,从橱柜里拿出一盒方便面来,准备泡了将就对付一下,正打算往里面掺开水的时候,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走过去一看,是陈易冬打来的,脸上不由露出一丝微笑来,接了起来。

    “在干嘛?”电话那端响起他低沉的声音。

    “刚回来,准备吃东西呢,你呢?准备去工作了吗?”

    陈易冬却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径直问:“想我了吗?”

    清欢的脸微微有些发红,嗔怪地开口,“干嘛啊……”

    “快回答,到底想我了吗?”他在电话那边不依不饶地继续追问,大有种如果她不回答自己就不会罢休的架势。

    清欢被他这种小孩子的行径缠得没有办法,只好小声地回答了一句:“想了......”

    “好吧,那就准备开门吧。”陈易冬带着笑意说道。

    清欢一惊,立马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往窗外看去,接着就听见传来停车的声音,有人下了车,还有滑杆箱轮子滚动的声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