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55章 遇见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你说现在的父母为了能让儿女尽快地结婚,都已经没底限到这样的地步了吗?”清欢说完后就叹了口气,“还有陈曦,她怎么能把自己的终身托付给那样的一个男人呢?”

    陈易冬静静地听她说完,然后才开口:“其实我觉得陈曦这样的举止和反应应该是一种心理自我保护的机制在起作用,事情发生后,她可能本能地不愿意去正视和直面自己受到的伤害,反而从另一个蹊径或是角度去寻求一种自我的安慰和保护,比如不愿意承认自己是被强迫的,或是说服自己对吴川是有好感的,因为觉得有了感情基础后,再来看待这件事情,对她来说可能就没有那么得让人难以接受了,亦或是就像她说的那样,她其实本来就喜欢吴川呢?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样子,除了他们两人,没有人知道,而陈曦的母亲之所以能同意这桩婚事,或许是因为陈曦告诉她自己喜欢吴川,她是受了一定女儿的影响,再加上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们那代人的思想观念可能还比较陈旧,认为陈曦既然已经吃了亏,如果能和这个人有结果,也不是不行,所以这件事并不是那么难以理解,你也不必这样耿耿于怀啊。”

    清欢听完后就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才缓缓地开口:“她那天晚上回来的样子我还记得,要说她是自愿的,我怎么也不会相信。”

    她的语气里有一丝淡淡的失望,似乎是对他这样云淡风轻的态度有些不高兴。

    陈易冬听出她语气没对,垂着眼眸,几秒后,才抬眼,扶着额说:“清欢,我没有别的什么意思,也并不是不同情她的遭遇,只是现在的这种情况,很明显是她自己心态的问题,可能需要专业的心理咨询师的帮助了......”

    清欢怔了怔,自己下午时只顾和陈曦生气了,倒是把这茬给忘记了,她轻轻地叹息了一声,也许正因为陈易冬没有和陈曦有过任何接触,所以才能非常客观地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件事最根本的问题在什么地方吧。

    “好吧,我会试试让她去找心理咨询师聊聊的。”她轻声说。

    陈易冬见她依然皱着眉,明白她还没有完全释怀,但是自己马上要去工作了,没有时间再继续和她聊,于是只好无奈地叹了口气,“你今天也累了一天了,去洗个澡好好休息一下吧,周末的时候我找人帮你去拿东西,你就好好地给自己放两天假。”

    清欢也确实觉得有些累了,于是就点了点头,“你先去忙吧,我洗澡去了。”

    挂了电话后,她又在沙发上呆坐了一会儿,还是给陈曦发了条信息过去,将陈易冬提出找心理咨询师的建议给她说了,然而信息发出去后过了很久,陈曦也没有回复。

    清欢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拖着沉重的步伐去了浴室。洗完澡出来后,发现手机上有个未接来电,却不是陈曦的,她眯眼看了一会儿,觉得这个号码有些眼熟,回忆了半天才想起来是宋海的号码。

    他给自己打电话干什么?

    之前在医院那一幕不甚愉快的画面又浮现在眼前,清欢面无表情地将这条通话记录删除了,将手机随手放在床头柜上,然后就上床睡了。

    周末的时候清欢起了个大早,跑了步洗完澡后,就换了衣服出门去了,车从绕城高速下来,缓缓驶进市区的时候,城市的街道慢慢变窄,楼宇之间的间隙也越来越小,抬眼望去,就看见楼宇的缝隙之间,朝霞漫天,将天空染成粉色。

    清欢将车窗摇了一半下来,晨风轻轻地吹拂在脸上,说不出的舒服和惬意。自从到了德聚后,她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这样的自在和休闲的时光了,看着此刻难得安宁的城市,这几天由于陈曦的事情带来的郁结一扫而光,心情也变得爽朗了起来。

    她将车开到一条欧式复古建筑聚集的巷子口,将车停好后,就慢慢地走了进去,这里是s市的一个旅游景点,里面林立着许多的欧式风格的建筑,都是历史遗留下来的,现在变成了商业区,现在这个时候还没有什么游客,只有一些出来吃早饭的人三三两两地坐在外面,或在喝咖啡,或在聊天,整个画面风格是悠闲而自得的。

    清欢闻着满巷子的咖啡香往里走,然后找了一家露天咖啡店,在户外的白桌子旁坐下来。点了咖啡和三明治后,就抱着手坐在那里,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发呆。

    她喜欢这样来放松自己,可以将头脑暂时放空,什么也不用去想,只要安安静静地在这里坐上一会儿,等离开的时候就会感觉整个人轻松不少,很多时候想不通的事情,也通常会在这个时候茅塞顿开。

    正当她在喝着咖啡,放空思绪的时候,突然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传进了耳朵。

    “妈咪,我要吃冰淇淋,昨天爸爸说了,只要我回答对了那个问题,就能吃冰淇淋了。”

    “可是现在是早晨,如果你早晨就吃冰淇淋的话,会引起胃疼或拉肚子,那样妈咪就必须送你去医院了,去了医院,你可能就好几天都不能吃上冰淇淋了......”一个温柔的女声响了起来,“妈咪让你自己选择,看你是想要现在吃冰淇淋,然后接着好几天都吃不到,还是等一会儿了再吃,然后明天在合适的时间,还可以继续吃冰淇淋。”

    这个声音听起来很熟悉,清欢愣了一下,不由顺着声音的来源处转过头去,正好就看见特瑞莎带着一个十分可爱的混血小女孩坐在离自己三张桌子的地方,正软声细语地和女儿说着话。

    不知道自己现在过去打招呼会不会打扰到她们,清欢犹豫了一下,还没有做好决定的时候,特瑞莎抬头时也看见了她,怔愣了一下后,就朝她微微笑了笑。

    于是清欢就站了起来,走到了她们那张桌前,笑着和特瑞莎打招呼说:“早啊,这是你的女儿吗?真漂亮!”

    特瑞莎微笑着点了点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见旁边的小女孩儿睁着大大的蓝眼睛,奶声道:“谢谢......”

    特瑞莎和清欢不约而同地愣了一下,然后都忍俊不禁。

    这时从店里走出来一个金发碧眼,身材高大的男子来,他来到特瑞莎后面,扶着她的肩膀有些迟疑地看了清欢一眼。

    “这是我原来的同事,大家正巧碰见了。”特瑞莎伸手摸着他的手背,笑着说,然后又看向清欢,介绍道:“这是我的丈夫,弗兰克。”

    清欢微微笑了笑,然后伸出手去:“你好,顾清欢。”

    弗兰克也很有礼貌地笑着,然后伸手和她握了一下,“你好。”然后他又伸手抱起小女孩来,在她脸颊亲吻了一下,“爸爸带你去逛逛好不好,刚刚你不是说想看看那个池子里的鱼吗?我们现在就去好不好?”

    小女孩很高兴地点点头。

    说完后他又在特瑞莎的脸颊亲吻了一下,“难得碰见熟人,你们聊吧,待会儿我们再碰头。”

    特瑞莎笑着点了点头,视线一直跟随着自己的丈夫和女儿,直到看不见他们后,才转过头来对着清欢一笑。

    “你们看起来感情很好啊。”清欢坐下后,笑了笑说。

    上次还听特瑞莎说在和自己丈夫办理离婚手续,并且两人还在争夺孩子的抚养权,但是从今天看来,两人的感情很好,并不像那种闹得剑拔弩张的夫妻之间的模式。

    特瑞莎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然后微笑着说:“是不是觉得很诧异?我们两个看起来并不像要离婚的样子……”

    清欢低着头,一时没有接话。

    “其实我也觉得很神奇,那天我从公司辞职回家后,本来已经做好了要将抚养权让出的准备了,因为失去了工作,我简直一点胜算也没有了,于是就去幼儿园接了女儿,带她去海洋公园玩了一下午,然后又一起去超市买了菜回家做饭,打算尽量给她的童年留下一些美好的回忆。”特瑞莎回忆起那天的事情,脸上还有一丝惘然,“我们做好了饭,等弗兰克回家一起吃饭,吃完饭哄了女儿上床后,我就向他摊牌了所有的事情,并且也说明了自己愿意不再和他争夺抚养权了,只求他能给我多一些的探视时间。”

    “结果你知道他告诉我什么吗?”特瑞莎看着清欢,眼里是掩饰不住的笑意,“他说他本意也不是想和我离婚,只是我之前太在意工作,太在意收入,给到家庭和孩子的时间太少了,女儿发烧生病好几天,陪床的人永远是他,我可以一天都不出现在病房,他实在是忍受不了这样的生活了,于是就向我提出意见,谁知我并不放在心上,无奈之下,只好用离婚来威胁一下我,谁知道我听了后第一反应却是去清算财产,这让他很愤怒,一气之下就动了真要和我离婚的念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