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53章 升温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清欢就接到通知,说是产品的审查已经通过了,她愣了一下,没想到昨晚那顿饭局的效率居然如此之高,接着心里突然就隐隐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没对,可是具体又说不上来。

    昨天吃饭的时候那个姚局长既没收礼物,也没为难他们,难道就专门等着他们这顿饭放行?有些说不过去呀......但是思来想去也没有什么让人觉得可疑的地方,最后清欢索性也就不再去想了,反正能赶在签约之前将问题处理好就行。

    重新过了一遍合同的范本,然后又和韦伯确认了明天的签约时间后,清欢才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瞟了电脑屏幕一眼,方才惊觉已经快2点了,而自己今天还滴水未进,怪不得刚刚感觉胃有些隐隐抽痛,于是她就准备下楼去买个三明治来垫一下。

    出门左拐,路过小西的位置时,发现她带着耳机正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不知道在看些什么,脸上还露出一丝花痴的表情,清欢挑了挑眉,一丝恶作剧的念头在脑海闪过,于是就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准备冷不丁地吓她一跳。

    结果快走到她背后的时候,清欢就顿住了脚步,自己也不由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因为小西电脑上的人她熟悉无比——正是远在海外的陈易冬。

    “清欢姐?”小西感到有人站在自己身后,就转头看了一眼,发现是清欢后就放下心来,看见她盯着电脑也看得认真,不由就面带得色地开口,“我的男神帅吧?这是他昨天在美国一个峰会上的讲话,视频出来的第一时间我就下载了,你说他怎么能帅成这个样子?”

    清欢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盯着电脑,这次陈易冬演讲的题目是中国的开发性金融是否会对国际秩序构成挑战,他从中国相关的金融活动,债务的可持续性,环境保护和社会稳定以及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作用几个方面来做的论证。台下的观众都听的十分认真,不时看到有人低头在记录着些什么。

    屏幕上的陈易冬一身英伦打扮,儒雅而绅士,和平时比起来少了一份随意和漫不经心,多了一分专业和认真,十几分钟的英文演讲专业,幽默,字字珠玑,纯正的英伦发音优雅而性感,他站在巨大的深蓝色屏幕前面,整个人显得挺拔迷人。

    这是清欢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陈易冬,他看起来和平时不一样,身上仿佛带着光,让人的视线无法从他的身上转移开来,她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那感觉就像心里那棵刚刚发芽的小苗,已经迅速地生长起来,长出了茂密的叶子,几乎遮住了她整颗心。

    清欢觉得心里满满的都是两人一起相处的点滴,或甜蜜,或酸涩,都化作浓得化不开的一团,久久地萦绕在心头……

    演讲结束后,陈易冬又回答了几个问题,然后才边解开衣服纽扣边往台下走,视频也刚好定格在了这一刻,镜头里的那个男人眉目俊朗,仿若上帝精心打造的杰作。

    “真不愧是我的男神,”视频结束后,小西仍然痴痴地盯着屏幕,“你说做他女朋友的那个人是不是上辈子拯救了地球啊?”

    清欢:“……”

    “别在这里花痴了,赶快准备一下明天去签约时的要准备的东西。”她有些心虚地说了一句,然后就转身快步离开了。

    “那些东西不都早准备好了吗?也已经确认过了呀。”小西搔了搔后脑勺,有些不解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喃喃地说。

    傍晚下班后,清欢难得没有加班,而是回去后掐着陈易冬起床的时间,给他去了电话,自从他去了美国后,两边的时差不一样,再加上两个人都忙着工作上的事情,所以只能在她这边晚上下班后,他那边刚起床的时间能通上话,而且这个时间还得在清欢晚上不用加班的情况下才可以,所以几天下来,他们也只通过两次电话。

    “起来了?”电话接通后清欢轻笑着问。

    “嗯,刚洗完澡出来,你呢?已经回家了吗?”陈易冬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柔意。

    “刚到家,躺在沙发上呢。”清欢靠在柔软的抱枕上,笑着说。

    “明天就要和韦伯签约了,准备的东西怎么样了,都弄好了吗?”

    “都弄好了,就等明天去签合同了。你那边呢?事情还顺利吗?”

    “挺顺利的,如果问题不大的话应该可以提前两天回来。”陈易冬微微笑着说。

    “真的?”清欢眼前突然一亮,坐直了身体,“明天和韦伯签完约后我手里的事情也可以暂时告一段落了,等你回来后要不我们找个地方去玩儿两天?”

    “好啊,”他笑了笑,在电话那边沉默了两秒后又说,“清欢,昨天我去拜访了一下我大学时的教授,聊天时无意间他提到自己还在带学生,我就突然想起了你,也和他大概提了一下,他说你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申请学院的入学考试,当他的学生......你之前不是提到过你的梦想吗?但是你毕竟没有系统地学习过这套理论知识,凭着你现在的能力和经验,想要跨进这个门槛还是有一定难度的,但是如果你能回学校重新深造一下就不同了,这将会是一块敲门砖,也会是你进入到这个行业的一条捷径,怎么样,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清欢愣了好一会儿,才问:“我……可以吗?”

    陈易冬忽然笑了笑:“我也不知道。但是你要不要试试呢?”

    清欢一时竟说不出话来,既有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又有一丝微微的失落,如果自己去申请念书的话,应该会走至少两年吧,这样他们两个人就会变成异地恋,不,应该是异国恋了,但是从他刚刚说话的语气听来,像是不太在意的感觉。

    就算要和她离那么远,分开那么久,他也无所谓吗?

    “我考虑考虑吧,这毕竟不是件小事情。”清欢突然就有些意兴阑珊地说。

    陈易冬在电话那端沉默了一下,然后才说:“我只是觉得这是个机会,你既然有自己的梦想,也想要努力实现它,为什么不抓住这样的机会呢?我觉得你的路,远不止于此……”

    “好了,我知道了,我会考虑的,好吗?”清欢突然打断了他,“易冬,我有些累了,想早点洗澡休息了,我们先到这儿吧。”

    他听出她情绪的低落,却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是自己哪里说错话了,但是自己等会儿有个会议,现在也必须要准备一下了,于是也只好轻声说:“好,那你早点休息。”

    “嗯,你也别太辛苦了。”

    “清欢,”陈易冬在挂电话前突然叫了她一声,然后顿了顿,“我想你了......”

    清欢心头一跳,接着整颗心又变得柔软起来,她低低地应了声,“嗯,我也想你了,很想很想……”

    电话那端,虽然是自己主动挑她的,但是这一刻,陈易冬的心境也变得激荡起来,他突然有种冲动,很想不管不顾地立刻坐飞机回到她的身边,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再也不要分开。这是他第一次在一段男女关系中有这样的感觉,而也是在这时,他才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做甜蜜的折磨。

    挂了电话后,陈易冬在落地窗边站了一会儿,深深地吸了口气后,才转身换衣服准备离开,幸好自己还算是个自控力不错的人,不然他还真不敢保证在这种满脑子里都是她的情况下,要怎么继续接下来的工作。

    想到这里,他就苦笑着摇摇头,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像个刚出庐的毛头小子似的,对待一段感情会这样的小心翼翼,患得患失,会因为她的一句想你变得激动不已,也会因为她突然的沉默变得消沉起来,原来真的爱上一个人时,竟然是这样的一种滋味。

    中午的时候陈易冬接到文霄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说好像姚局长之前打听过清欢和他的关系,这件事不由让文霄有些警觉起来。

    “你说莫何那小子不会借着顾清欢在打你什么主意吧?这合同咱们还签不签啊?”文霄在电话里有些纠结地问。

    陈易冬眯了眯眼,将那份融资计划书在脑海里重新过了一遍,然后又问:“他们在姚局那里的审查有没有什么问题?”

    “我上午的时候找人问了一下,之前好像是因为政策突然收紧的缘故,所以就审得慢了些,问题倒也没什么问题,姚局长不过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所以才将这个周期缩短了,让他们先通过了。”文霄想了一下才说。

    陈易冬靠着椅背坐着,好看的眉头微微拧着,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放在桌上的食指也轻轻地敲击着桌面,过了一会儿,才缓声开口:“先签吧,他们的计划书,产品的研发情况之前我也找人调查过,问题不大,融资金额也不是什么大数额,估计莫何也是想尽快促成这笔交易,好给自己增加一些日后在德聚的砝码,这次先不管他,我回去就把清欢从德聚弄走,他以后也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了。”

    “好的,听你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