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46章 怀孕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那群人离开后,清欢终于松了口气,有些感激地看着陈延说:“谢谢了,今天要不是恰好看见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陈延笑了一下,倒是没多说什么,看了一眼仍然躺在沙发上不动的陈曦,就问:“那是你朋友吗?她怎么样了?”

    “对,我朋友,她喝多了。”清欢一边说着,一边走到陈曦身边,用力地摇着她的肩膀,喊道,“小曦,小曦……醒醒了。”

    可无奈她再怎么摇晃,陈曦仍然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一点反应也没有,而站在一旁的陈延却不由皱起了眉毛,沉声说:“她不像是喝醉的样子,刚刚那几个人是不是给她吃了什么东西?”

    清欢听了心里一沉,想起刚刚那帮人明显都是一副嗑嗨了的样子,觉得陈延说的可能性极大,再看陈曦这副人事不省的模样,一股担忧渐渐涌上心头,她眉头微锁,转身看着陈延说:“能不能再帮我一个忙,帮我把她扶到出租车上,我有点担心她,想马上送她去医院,她的情况看起来不是很好。”

    陈延点了点头,走过来很轻松地一把将陈曦打横抱了起来,然后和清欢一起朝pub门口走去。

    到了门口后,陈延还是担心清欢一个人处理不过来,于是就和她一起将陈曦送到了医院去,到了急诊科后,医生探查了一下她的情况,当即就下了诊断,要立刻给她洗胃。并且说要是再晚来一些,可能会出大事情。

    清欢没想到情况竟这样危急,于是连忙在护士递过来的表格上签字,回答了一些例行的问题。

    “好了,我们先去给她洗胃,你去楼下缴费,然后把单子给我拿回来。”护士说完后就推着陈曦离开了。

    看着陈曦被护士推走以后,清欢的精神才稍微放松了下来,然后就立刻感到有些疲惫不堪了,她斜斜地靠着墙坐在走廊的凳子上,一动也不想再动。

    这时陈延搔着后脑勺走了过来,犹疑了一下后,就带着一丝恳切的态度开口,“嫂子,今天你在space遇到我的事情能不能不告诉我哥啊,否则被他发现我又从队里跑了出来,估计今后就没我的好果子吃了。”

    “嗯,没问题,”清欢坐直了身体,面带感激地看着这个大男孩,“今天真是太谢谢你了,还有,不用叫我什么嫂子,我叫顾清欢,你叫我清欢就可以了。”

    “顾清欢......”陈延默念了一遍她的名字后就笑着点了点头,“好,我记住了,那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还有朋友在那边等着呢。”

    清欢点点头,又起身将陈延送到医院门口,自己顺便也去楼下窗口将陈曦的医疗费用缴了,然后拿着一大堆单子重新回到楼上时,看见陈曦已经被推到了病房,护士正在给她挂吊瓶,看见清欢进来的时候,就有些面色不虞地开口:“已经怀孕的人了居然还跑去喝酒嗑药,就算是不想要这个孩子也不能这样不负责任不是?你们这些当朋友的也不说好好管管她……”

    “她……怀孕了?”清欢一下子就呆愣在了原地。

    “可不是吗?刚刚我看了她查血的化验单,有两周多了吧。”护士将液体滴落的速度调整好后,接过清欢手里的单子,轻轻叹息了一声说,“她虽然还年轻,但是也不能这样折腾身体,万一弄出个什么好歹,影响的可是自己的后半辈子,你们是朋友,就该好好劝劝她,别弄的后悔的时候来不及了。”

    说完她就拿着单子离开了病房,清欢回过神来,目光复杂地看向面色苍白地躺在病床上的陈曦,久久地说不出一句话来。

    第二天清晨,陈曦悠悠醒转过来的时候,就看见清欢站在床头柜边上,正从一个保温瓶里倒出一碗豆浆来,看见她醒了就笑了笑,“醒了?”

    陈曦点了点头,然后目光有些游离地看了眼四周洁白的墙壁,开口说话时声音很沙哑,“我在哪儿呢?”

    “医院,你昨晚喝了很多酒,又嗑了药,我到的时候你都人事不省了,所以只好立刻把你送来医院了。”清欢帮她把床头摇了三分之一起来,然后将豆浆端给她,“先喝点豆浆吧,我还买了小笼包,喝了豆浆后再吃一些。”

    结果陈曦本来还在喝着豆浆的,一听说小笼包三个字,突然就忍不住捂着嘴下床朝卫生间冲了过去,接着里面就传来一阵剧烈的干呕的声音。

    过了很久,才传来冲水的声音,然后陈曦才拉开了门,扶着门框走了出来,脸色苍白如纸,她看见站立在房间里盯着自己的清欢,呆滞了一下,接着就强扯出一抹微笑来,“可能是昨晚酒喝多了,一听见油腻的东西就想吐。”

    “小曦,你认为自己还能瞒多久?或者是你还想瞒多久?”清欢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语气冰凉,“为了那样一个男人,值得吗?”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陈曦低着头走到病床边坐下,咬了咬唇说。

    “吴川他知道你怀孕了吗?”清欢的语调冷漠,毫无温度。

    陈曦猛地抬起头来,瞪大双眼,“你……”

    “昨晚送你来医院,医生查了血的,单子出来不就什么都知道了?”清欢忍不住提高语调,“陈曦,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怀了孕还跑去喝酒,还嗑药,你要不要命了?”

    陈曦怔怔地盯着清欢,过了好一会儿,才低着头掩面痛哭起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知道自己怀孕时害怕极了,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我不敢和任何人说,只幻想着万一是自己弄错了呢?或者要是可以不经意地就让它流掉了,那不是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

    “所以你就跑去蹦迪,喝酒,嗑药,认为这样就能让孩子流掉?”

    “我没想要嗑药的,我到了那里后,点了酒坐在吧台那边,就有几个人过来和我搭讪,我想着和他们聊几句也无妨,还有免费的酒可以喝,我没想到他们会在酒里下药。”

    “在那种地方,过来刻意和你搭讪的人能心怀好意吗?”清欢气得不行,“吴川呢?你也没告诉他你怀孕了吗?他才是那个该为你肚子里的孩子负责的人好不好?”

    “吴川?”陈曦喃喃地重复了一遍他的名字,然后就冷笑了起来,“说喜欢我,要和我在一起的人是他,但是一边和我在一起,一边又和自己前女友纠缠不清的人也是他,他明明和我说已经和对方断干净了,但是却还是被我发现他们的聊天记录,就在前天的时候,他们还一起约着去了酒店……”

    清欢看着面前这个一脸憔悴的女孩子,有些不明白,她真的不明白陈曦身上的变化何以这样的大......自己还清晰地记得刚认识她的时候,她的眼里总是充满着对未来的希望的,那是一个努力地想要实现自己梦想的,浑身仿佛都带着光的女孩儿,虽然她的梦想不被家人认可,虽然她实现梦想的道路总是充斥着许多阻碍,但是她却从未想过要放弃,和现在这个纠结于一段混乱感情,满脸茫然,目光时而呆滞的女孩简直判若两人。

    到底是要怎样一种力量,才能让一个人在这么短的一段时间内,身上发生如此大的变化的?清欢突然很想摇醒她,好让她看清楚自己到底现在将自己置于了怎样的一种境地之中,她的事业呢?她的梦想呢?要因为像吴川这样渣的一个男人全盘放弃吗?

    但是看着已经泣不成声的陈曦,清欢却突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她默默地拥住了陈曦,任由她的眼泪沾湿了自己的肩头,她明白,其实经过了这一切,陈曦应该会知道自己错了,会看清楚吴川这个人的本质,也会知道自己的识人不淑,所以她现在需要的是安慰和陪伴,而不是指责。

    “那接下来你要怎么办?孩子是留还是......”等陈曦的情绪平复下来后,清欢轻声问她。

    “肯定是不能要的,”陈曦将头摇得像拨浪鼓,“我现在都自身难保了,根本不可能再生一个孩子,况且我也不想给那样的男人生孩子。”

    “那我帮你去联系医生做手术,你这几天就好好修养身体,什么也别想了,有什么事情,等身体养好了再说。”清欢轻叹了一口气说。

    陈曦点了点头,然后拉起清欢的手,眼圈又红了,“谢谢你,清欢,你总是在我最难的时候来帮我,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清欢拍了拍她的手,“别傻了,我们是朋友,互相帮助本来就是应该的,你先在医院好好养病,我现在得马上赶去公司,只请了半天的假,必须在中午之前赶回去,我通知了老猫,他待会儿会过来帮忙照顾你。”

    “老猫?”陈曦愣了愣说。

    “放心,我只告诉了老猫你昨晚喝太多了,其余的什么也没说,还专门叮嘱他不要再告诉任何人你进医院的事情。”

    陈曦听完像是松了口气,低着头没再吭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