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44章 离开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次日早晨,清欢刚走进电梯,就看见已经在里面的特瑞莎了,她戴上了墨镜掩饰宿醉的倦容,望见清欢的时候也只是礼貌地点了点头说:“早啊。”

    “早。”清欢朝她微微颔首,然后就背过身体,眼睛一瞬不动地盯着电梯楼层不断跳动的数字。

    自从昨晚听见了特瑞莎透露自己的境遇后,她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说不清是同情还是担忧,也正是因为这种复杂的情绪,让她做出了一个决定,也许自己该在特瑞莎从别的渠道知道整件事情之前,提前告诉她真相。

    “特瑞莎,我有件事想和你说,你等会儿有时间吗?”想到这里,清欢就转过身对特瑞莎说。

    特瑞莎脸上有丝意外的表情闪过,随即又恢复了平常那种淡然的神情,点了点头说:“好啊,五分钟后我们在露台见?”

    刚说完,电梯“叮”得一声打开了,清欢点了点头,迈步出了电梯,回到办公室放下手里的包后,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就朝着露台的方向走了过去。

    到的时候,特瑞莎已经在那里了,她正低头点着一支烟。

    清欢也没绕弯子,直接说出了新产品融资计划莫何已经给了自己这件事。

    “你是说,莫何将新产品融资的这个方案给了你做?”特瑞莎在听完清欢的话后,喃喃地重复了一遍问。

    “嗯,是的,莫总昨天才找我谈的话,但是之前我并不知道,他曾经许诺过你这件事。”清欢轻声说,“如果我知道的话,是不会接这个项目的。”

    特瑞莎沉默了下来,抬眼看着前方,取下墨镜后的她,露出了下面那双有些红肿的眼睛,明显是由于昨晚哭过的缘故导致的。

    “其实我可以去和莫总说,放弃这个计划的,我本来也没什么资历和经验,接手这么大的项目,实在是有些勉强了。”清欢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有些冲动地开口说道。

    特瑞莎转过身来,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然后才微微一笑,“清欢,你这是在同情我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清欢有些着急地解释道,“我只是觉得,也许目前你比我更需要那个项目……而且确实你也是目前最适合这个项目的人。”

    “我知道,谢谢了,清欢,如果不是你告诉我这件事,也许我还沉浸在幻想里,以为自己能够通过拿下这个项目,获得足够的财力证明来争取抚养权,”特瑞莎笑了笑,似乎很平静地就接受了这个事实,“我不需要你刻意地让我些什么,说出来也许你不信,但实际上在你告诉我这件事的那一瞬间,我就决定了一件事情,与其浪费时间在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上,还不如在有限的时间内好好地陪陪自己的女儿,至少在她离开后,想起自己妈妈的时候,还有那么一段值得回味的时光,而不是在别人提起我的时候,她的印象中的妈妈只是一个忙碌的,模糊的身影。”

    这个时间,初夏的太阳已经完全升起在蔚蓝的天空中,整个s市被笼罩在一片金色里,微风轻轻拂动着特瑞莎额前几缕发丝,阳光轻轻地铺洒在她的侧颜,她微眯着眼,看着前方高低不同的建筑群,脸上是一种宁静淡然的神色。

    “特瑞莎,我……”清欢有些语塞。

    “没关系的,清欢,你不必感到内疚,你并没有抢走我什么东西,该愧疚的那个人不是你。”特瑞莎说着突然就冷笑了一声,“我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多年了,他居然一点情面也不讲,过河拆桥这一招……还真是他的一贯风格啊。”

    清欢明白她嘴里的这个“他”指的是莫何,她也不好插嘴,只好沉默地站在那里。

    从露台回来后,清欢看见特瑞莎直接去了莫何的办公室,大约过了四十分钟左右的时间,特瑞莎才出来,脸上带着一丝前所未有的轻松神色。

    清欢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朝着椅子后背靠了过去,在露台时特瑞莎对自己说的最后那一番话再次浮现在脑海里。

    “清欢,我不知道莫何为什么要将项目交给你,正如你所说的,你的资历和经验其实真的都不足以撑起这么大的一个项目,但是我跟着他这么些年了,对他这个人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莫何是从来不会做没有把握和意义的事情的,他既然将项目给了你,一定是看中了你身上的某些东西,并且他能确定这些东西可以帮助他达成目标的,我们相处时间不长,我并不算了解你,所以也无法得知莫何到底在你身上打的什么主意,和你说这些,也是希望你能做好准备,有个提防......”

    特瑞莎说完,就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是善意的提醒?还是说她其实仍然不忿项目落自己手上,所以故意那么说以此来扰乱自己的思绪?

    清欢有些头疼地想着,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是莫何看重的呢?难道他实际上还是在打陈易冬的主意?认为他绝不会放任什么都不懂的自己独自来完成这个项目?

    那如果她不借助陈易冬的任何力量,而是靠自己单独来完成这个项目,那是不是莫何打在她身上的算盘也就没有用了?清欢有些出神地想着,渐渐地心情又重新平复下来,然后坐直身体,在公司通讯录名单里,找出小西的名字来,接着发送了一条信息出去。

    午饭后,全部门的人都收到了特瑞莎的邮件,上面说她要休假一段时间,手里的工作和组上的人暂时都由莫何亲自接手和管理,直到找到合适的人来接替为止。

    这封邮件引起了部门上的轩然大波,所谓休假不过是离职前面的一个铺垫而已,这已经是一个大家都心照不宣的认知了,一时间大家都纷纷在猜测特瑞莎离开的真正原因,有几个人当时就将复杂的目光投向了清欢的办公室方向,因为早上的时候,有人亲眼看见清欢和特瑞莎一起从露台走了出来,接着特瑞莎就去了莫何办公室,然后就开始“休假”,这其中深含的意味不言而喻——特瑞莎离开了,代表着清欢的竞争对手自动弃权,那个位置已经是清欢的囊中之物了。

    清欢并没有理会这些意味深长的目光,还特别淡定地去了特瑞莎的办公室和她告别,从这件事以后,部门上的人都收起了之前对她的那种不屑和慢待,毕竟她连特瑞莎这棵在公司盘踞了多年的大树都连根拔起了,还有谁敢轻视这个人呢?

    晚上陈易冬依然在离公司一个街口的地方等她。

    清欢拉开车门上了副驾,车开出去没多远,就听陈易冬很随意地开口:“再过一个多月你们就要做绩效评估了,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还行吧,手上的工作都差不多收尾了。”她随口就说道。

    “那就是这段时间不会很忙了?”

    清欢想了一下,还是打定主意先不告诉他融资方案的事情,于是就点点头说:“嗯,大概会比前段时间清闲一些了。”

    “那太好了,我接下来会有几天假,我们找个海岛去度个假吧。”陈易冬看起来有些高兴地说。

    清欢顿时有些傻眼,她现在忙着新产品的项目,哪里会有时间和他一起去度假?但是刚刚又是自己说的不忙……

    “怎么了?不想和我一起去度假?”陈易冬转过头来,闲闲地看了她一眼。

    “没有,我只是在想,我这段时间可能请不到假,要不我们重新找个时间?”清欢胡乱地抓了一个理由。

    “我可以给莫何打个招呼,让他无论如何也批你的假,我相信他会愿意的。”陈易冬悠然地说。

    “易冬,我以为我们上回已经达成协议了,你这样说莫何不就知道我们的关系了吗?”清欢不轻不重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说。

    “你觉得他会不知道我们的关系?如果他不知道我们的关系,会把你们公司那么大的一个项目交给你?”陈易冬瞬间就冷了脸,“你说什么我都依着你,但是我没想到你完全不把我的话放在心里,我叫你离他远一点,你就是这样离他远点的?”

    清欢一下就愣住了,她不知道陈易冬怎么会这么快就知道这件事了,看来刚刚的那些对话都只是为了试探自己而已。

    看着他冷峻的下颚线条,她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只得有些无力地解释:“可这是公事,我并没有......”

    “你在拿这个项目之前就没有认真考虑过他背后的用意?你有过相关的经验?还是说你背后有融资方的资源?他凭什么就将这个项目交给你了?难道真是因为看好你的潜力?”陈易冬嘴角勾起一抹讥讽。

    清欢有些愣愣地看着他,突然觉得他嘴角的那抹讥讽是这样的刺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