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花开荼靡 第43章 特瑞莎

时间:2019-05-18作者:想素菲菲

    从莫何办公室里走出来,清欢看着自己手里的这份融资计划书,不由还有些恍惚,自己刚刚居然就那么答应了下来,在知道了这个项目做成后,自己能得到的报酬数字时。她并没有花太多时间来考虑,就接下这个项目了。

    看来利益真的是能驱使人的最有效的方法啊,上一秒她还拒绝成为被莫何利用的对象,但是下一秒自己就毫不犹豫地接受了,清欢不得不承认,莫何真的是一个深谙人心的高手,他知道自己的顾忌是什么,也知道能打动自己的是什么。

    所以他才会在一开始的时候就直截了当地告诉自己,项目对接人不再是陈易冬,让她放松了戒备,再然后就抛出了一个她无法抵抗和拒绝的诱饵,那个时候的自己,没有了最开始时的顾忌和防备,面对着这样的诱惑,即使明明心里隐约觉得事情可能并不这么简单,但她还是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接了下来。

    因为从表面上看来,她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只要自己顺利找到融资方,做成这个项目,她就可以拿到自己的报酬,清欢单纯地认为,自己在这个过程中一切只要不违反法律规章和公司制度,莫何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对她来说就不那么重要了。

    同样的对莫何来说,她是不是真的要靠着陈易冬来做成这个项目,已经不在他关心的范围内了,他要的只是做成这项融资计划,至于过程是怎么样的,他应该一点也不care。

    清欢回到办公室后揉着额角坐回椅子上,一时间好像思绪万千,却一点有用的东西都整理不出来,自己并没有一点融资的相关经验,要怎么联系合作方,联系之前自己该做些什么样的准备,她真的是一点也不清楚。

    “清欢姐,这是今晚团建的人数和流程,你看一下,没问题的话就按照这个计划来做了。”随着一声敲门声响起,小西风风火火地推门进来了,一贯性的人未到声先到。

    清欢回过神来,接过文件粗略扫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没问题,就按这个计划来做吧。”

    小西应了一声,刚要转身离开的时候,衣服的外摆却无意间扫到了办公桌上的文件,那份计划书掉落到了地上,于是她忙蹲下去捡了起来。

    看到计划书的标题时,小西眼里突然露出一丝疑惑的神情来。

    “清欢姐,这个项目原来是你负责吗?”她将计划书重新摆放在办公桌上,然后问。

    清欢抬头看了她一眼,点点头,“嗯,莫总刚交给我的,有什么问题吗?”

    “也没什么,只是前两天无意间听见特瑞莎在露台打电话,她在电话里向对方提起过,说是自己快要负责公司新产品的融资计划了,等她完成这个项目,收入会有客观的增加,到时候法院在评判抚养权归谁的时候,自己这边的砝码也会重一些。”小西耸耸肩说。

    “她有说过她要负责这个项目?”清欢愣住了,一时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可是刚刚莫总才将计划书给我,并没有提起过有准备给特瑞莎这一茬呀。”

    “那有可能是她搞错了,”小西说完后就突然有些唏嘘的样子,“我听她组上的人说,她好像这段时间婚姻出了些状况,她老公要和她离婚,然后带着孩子回美国去,所以她这阵子脾气十分暴躁,动不动就发火,她手下的人每天上班都胆战心惊的,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惹到了她。”

    清欢有些哑然,记得有次休息的时候她无意间看见过特瑞莎在和组上一个同样当了妈妈的同事聊妈妈经,还记得当时提到自己孩子时,特瑞莎脸上流露出来的那种温暖而柔软的表情,明眼人一眼就看得出孩子对她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如果她的丈夫获得了抚养权带着孩子离开,不难想象对她的打击有多致命。

    “行了,你先去工作吧,这件事先别声张。”清欢收起思绪,在心底叹息了一声,然后轻轻地说。

    小西点点头,就离开了办公室。

    晚上部门团建后,一群人又吵着要去酒吧继续第二场,清欢本来是不想去的,难得不加班的夜晚,她只想好好地补个眠,这段时间睡眠完全的严重不足,但是却又拗不过小西的死缠烂打,硬是将她塞进出租车,朝着酒吧去了。

    到了酒吧后,一向号称酒量不错的特瑞莎却还没挨过第一轮就酩酊大醉了,中途说是去上厕所,但是却久久没有回来,清欢担心她出什么问题,就朝洗手间走了过去。结果刚走洗手间门口,就看见特瑞莎坐在外面休息区的沙发上,抱着腿埋首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特瑞莎,你没事吧?”清欢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问。

    特瑞莎慢慢地抬起头来,眼睛红红的,像是刚哭过,她涣散的目光渐渐重新聚焦后,看见是清欢,不由就咧嘴一笑,“没事,刚刚才把喝下去的酒吐出来,简直一点问题也没有。”

    清欢怔了一下,还没想好该和她说些什么,就听她又继续说道,“其实我刚工作那会儿,酒量是一点也不好的,而且我根本就不喜欢喝酒,但是你没办法啊,想要业绩就得应酬啊,就得喝酒啊,刚开始时每次应酬都特别容易喝醉,喝醉了就会说错话,办错事,后来我就想了一个办法,每次喝到一半的时候,就去厕所呕出来,呕完后又回去继续喝。”

    特瑞莎带着一丝得意的语气,“我能喝的名声也渐渐这样传了出去,奇怪的是,这样反而很少再有人灌我酒了,应酬也渐渐不是那么难受的一件事了,应酬好了,慢慢的我的业绩越来越好,业绩越来越好,就越受上司的器重,然后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位置,刚成功的时候我是真的高兴啊,因为我终于可以给我的孩子一个像样的生活了,别人家孩子有的,她也能有了,我送她去上国际学校,给她买昂贵的玩具,上各种兴趣班,让她像个公主那样生活,但是我没想到的是,最后她还是要选择要跟着爸爸……其实也不能怪她,小孩子始终要人陪的嘛,我要拼命挣钱,哪里有时间陪她呢?”

    说到后面,特瑞莎的声音开始哽咽起来。

    清欢沉默了一下,才轻声说:“你喝醉了,我先送你回去吧。”

    特瑞莎抹了一把眼泪,先是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不行,我不能就这个样子回去,会被他再拿着一个把柄,在法庭上作为我没资格抚养孩子的证据的,哪个法官会将孩子判给一个会醉酒的母亲来抚养呢?那样我就真的输定了。”

    清欢没想到特瑞莎就这样将自己的私人秘密说了出来,她也明白遇到这种问题,再多的安慰都是苍白和无意义的,于是也不劝慰她什么,只是伸手去扶她,“那我送你去酒店,开间房先睡一晚吧,你不能再喝了。”

    这次特瑞莎没有再拒绝,顺着清欢扶她的力道站了起来,跌跌撞撞朝着大门的方向走了过去。

    将特瑞莎扶到出租车的后排,清欢正准备也坐进去时,突然听见后面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她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是老猫。

    “清欢,真的是你啊,刚刚在里面我还有点不敢认。”老猫笑着走了过来。

    清欢笑了笑,“部门活动在这里,有同事喝醉了,我正准备送她回家呢,你们今晚在这里有演出吗?”

    老猫点了点头,“嗯,最后一场了,我也正准备回去呢,你一个人行不行?要不要我帮忙?”

    “没事儿,”清欢摆了摆手说,“她醉的也不是特别厉害,我一个人能行,你先回去休息吧,不用管我。”

    见她这样说,老猫也没多说什么,就准备转身离开,但是转身的那一刹那,他又回过头来,搔了搔后脑勺说:“清欢,有件事我想拜托你一下。”

    “嗯?你说。”

    “陈曦前两天不知为什么突然说要退出乐队,不演出了,原本我们订好的比赛排练她也不来了,大村跑去找了她一次,回来后就大发了一通脾气,这两天也天天喝得醉醺醺的,根本无法参加排练。”老猫叹了口气,“我打电话给陈曦,她也不接,你要是回家看见她的话,帮我劝劝她,这次机会挺难得得,就这样放弃了很可惜。”

    清欢听完后沉默了一下,然后才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了,我看见她后会劝劝她的。”

    “谢谢了。”老猫感激得朝清欢笑了笑,挥了挥手后就离开了。

    清欢看了会儿他的背影,才坐进车里,报了酒店名字后,出租车缓缓地启动离开。

    车行驶在马路上的时候,突然有几滴雨滴落在窗户上,不一会儿就发展成了瓢泼大雨,冲刷着整个城市,清欢转头看向特瑞莎,却见她将头靠在窗户上,双眼无神地看着窗外,脸上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孤寂。
小说推荐